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五章 预知

第五章 预知

  “你究竟是谁?”张自豪站起身来,声音略微有些抬高。

  “你就叫我任我行吧,我是孤儿这名字很适合我。”年轻人道。

  “任我行?逗我呢,怎么不叫令狐冲!”

  “没跟你开玩笑,你自己看喽。”那人递给张自豪自己的身份证。

  张自豪定睛一看,还真叫这个名字,只是身份证上显示的出生日期竟然跟自己是同一年的。

  “就算你叫任我行,你谢我,难不成你也……”

  “嗯!”青年嗯了一声,又点点头算是证实了他的猜测,“我是去年加入的,今天是特地来拜访的,要不是你,那里我就回不去了,我如何还能施展自己的胸襟抱负。”他说的情真意切,张自豪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呵呵,你的能力是什么?”

  “预知未来。”短短四个字竟然让张自豪万分震惊。

  ……

  话说两日前张自豪进入部落寻找生还者的时候,发现大家元气并未大损而是躲在了那几处当初关押过他的超重力房屋里。

  那里不但防御强悍,而且能够抵挡怪兽的吸收能力。

  当时这里大部分人都在,因为是年关,大家还是彼此在一起的好,没想到会出了这档子事。

  只有星辰跟洪晟两人不在,他并没有任务,而且部落受到袭击的时候,他们属于自由支配的时间。

  先谈星辰,家族遗传病犯了,就在张自豪两年前消失后不久他就发现自己的导电能力越来越差,而且电流仿佛没了束缚,自由流动。

  他要破解家族成员的死亡原因,如今家族成员只剩他这一人,而且他具备了其他人群没有的现代医疗条件,他要解开这个谜团。

  赵武跟老魏商量后决定让他秘密治疗,洪晟执意要陪他前往,考虑到他是副教官而且去药族也可能遇到诸多困难,便放心的让他去了。

  一年半的时间,星辰回来了,如今的他不再是当年那个调皮,好斗的他了,踏入了神之部落,里面的工作人员已经不认识他了。

  “你……你是?”这名保安,是两年前从部队特批过来的,他跟以前的星辰仅仅见过两次面,以至于现在完全陌生。

  星辰淡淡地从怀里拿出一物,这是一张贵宾卡,那人一看便微笑着示意他上去。

  星辰未上去,而是在一楼中间大厅里接了杯水,坐在一单一的座位上,看起来有些落寞。

  “队长,有一可疑男子位于中央大厅。”刚才那名保安感觉此人深不可测,于是悄悄呼叫了他们的队长。

  几十秒后公孙步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在远处深吸一口气,才调整好状态近处观察。

  他这两天心里忐忑不安,前天的那次事件吓得他最近都不敢睡觉了,生怕晚上睡觉外星人会把他抓走。

  此时他仅仅看到那人的背影,有些熟悉却又不敢确认,而且那一头金黄犀利的发让他有种压力。

  公孙步还是鼓起胆量坐到了他的面前。

  “你是…星辰?”看到对方那张帅气成熟的脸,确实跟以前的星辰有八分相像,可是星辰的脸上没有这么长的一天疤,从左眼上方眉毛一直延伸到嘴角,更是给年轻人凭添了几分狰狞。

  “呵呵,老步,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不,只是变化太大不敢认了。”公孙步看到故友重逢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记得你去美国接受地狱式训练也没这样啊,这一年半你经历了什么?”

  “我一来就发现大家气氛挺紧张,这段时间有什么大事发生吗?”星辰问道。

  张自豪家里,那个任我行已经跟小张混成了朋友,自然的就跟他讲了一些他走后的事。

  尸盟与血煞门自从上次见过面以后都销声匿迹,后来陈飞跟以前的朋友打听到原来尸盟要灭血煞门,血魔召集他的两个师哥助战,他的二师兄血意正好就是匪帮的一位长老,只是闭关多年他的师弟不知道这层关系,所以在血煞门驻地,尸盟被血煞三子加上匪帮的众弟子斗了个两败俱伤,从此太平了这么久,直到章鱼事件爆发,大家重新唤起了防御的意识。

  听他这么一说,往事一件一件浮上心头,张自豪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紧张的问道:“谢云还好吗?”

  在丧尸世界的这几天他可没工夫想这事,今天这一聊天,不由得担忧起她的未来来。

  “你说的那个谢云,可是谢云姑娘?”任我行疑问道。

  “是啊,怎么,你知道?”

  “你小子看起来斯斯文文,大义凛然的怎么还是个色胚。”任我行白了他一眼,“前段时间她已经跟那个叫小雷哥的喜结良缘了。”

  “什么?”张自豪瞪大了眼睛,事情太戏剧性,他完全没想到这事。

  “哈,听说你跟他们关系都不错,我可得劝你啊,这个……”

  “够了,怎么跟唐僧似的。”张自豪突然有一种不舒服的心情,莫名的烦躁。

  “我行兄弟我给你讲个笑话你请你务必帮我个忙啊。”张自豪还有一件事更重要,抛开这件奇怪的婚事,他要忙自己的事。

  看着他疑惑的点了点头,张自豪说道:“有一天,向问天开车带着任我行回家,天比较黑向问天路况不熟便由任我行指点,前方不远有一个坑,任我行大声喊道,向左使,向右驶啊。向问天慌了,到底向左驶还是向右驶,任我行急了,向右驶,二人惊险路过,又来到一个路口……”

  “大哥,再讲一会儿我就要死了!”任我行委屈道,“说吧什么事?”

  “我还能不能见到李清!”

  “找人啊,这有些难度,不过我粗通玄学,快说那人生辰八字吧。”

  “这……”张自豪好歹是修仙之人,占卜找人这种事竟然还要求别人难免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李清的生辰八字他记得清清楚楚,以前李清给他讲过卦术,用自己的生辰给他练习,可惜他丝毫不通,不过这生辰八字还真这么巧让他记住了。

  张自豪在屋里找了一张纸就认真的写上了已知消息,任我行点了点头,眯着眼掐指一算,仅仅是片刻就猛然睁开眼睛。

  “命理不凡,命理不凡呐,想不到你竟然有如此的朋友,经历过大难不死,甚至修仙问道,实在难算啊,不过既然你是我兄弟我豁出命也得算算。”

  张自豪暗叹他的不凡的时候,看到对方眼中的黑色眼眸里面充满了无数画面,仿佛过电影一般,可惜太快看不清楚,这个场景如果李清在的话一定会吃惊不已,再差一步他就到卦术的最后一层卜天境界了!

  “噗,一口老血喷出。”

  张自豪敲打了他的后背两下,连忙问道,“怎么样,发现什么了。”

  任我行指着张自豪半天没说话,直到又吐出一口老血才说道,“天机不可多泄露,可以。”

  说完昏了过去。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