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六章 电话

第六章 电话

  “我行兄弟,你快醒醒啊!”张自豪摸了一把脉搏,若隐若现,知道这家伙刚才耗损了不少修为。

  于是果断地将龙神力打入他的体内,强行灌输进去一点龙神力,渐渐有了一点反应,出乎他所料,任我行这么轻易就缓过来了。

  “你怎么这么紧张?我知道一定是看到我吐血吓呆了吧,哈哈。”任我行笑道。

  “靠,你没事啊,吓死我了。”张自豪使劲拍了他一下,心有余悸道。

  随后二人又一起吃了午饭,经此一事二人关系明显好了许多,可能是他身世可怜张自豪有了深交之意。

  中午喝了不少酒,期间张明启忽然说道,“这位小兄弟看起来眼熟,早年似乎见过。”

  没等他说话,张明启自己摇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几十年前的事了,可能仅仅是长得相像。”

  张自豪一听来了兴致,“老爸,何种往事说来听听吧。”

  “啊、这……”张明启欲要开口,忽然欲言又止,张自豪知道他母亲在这不好开口,传音也不太好,所以就想放放这事。

  “嘟、嘟…”

  “喂?”张自豪接起了响起来的电话,这个电话号码是十二位的,他们两个都是用的这种号码说明都是自己人。

  电话一接听开始他皱眉,后来就乐了连说三个好字,便挂断电话。

  “我行兄弟,下午去上海吧?”张自豪说道。

  “儿子又要走啦?”赵香兰开口说道。

  “是啊,你还记得那个赵雷吧,他马上就当爹了,刚才高兴的他给我打电话了,下午我去看看他。”

  这么一说他的母亲不会阻拦,赵雷她也见过,挺不错的一个孩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了,用一种哀怨地眼神望着张自豪。

  小张尴尬一笑,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这事还没有个着落,不自觉的就想起唯一还算与他合适的两个女子,一个是雪舞,一个是苏曼,真不知道他对她们究竟是爱还是什么。

  最后任我行有些为难的同意跟他前往上海,张自豪兴奋地用巨阙剑承载任我行。

  “兄弟慢点飞,不知有句话当问不当问?”剑上,任我行突然说道。

  “请问,要是嫌快我慢点就是。”

  “你师承何处?”

  张自豪谨遵李清教诲,他的师承断断不能说,不管是龙神力的继承还是蜀山这半吊子的能力都是不可外传的,于是说道,“小门小派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

  “兄弟别误会,这把剑我听你说叫做巨阙,总感觉不是凡物啊。”任我行继续说道。

  “你说这把剑啊,并不是我的,他是我让你查的那人之物,我只是保管。”张自豪心道,既然他能算出李清修仙这东西也本来就是他的,推给他也不算骗人。

  “额,既然这样,这御剑之术据我所知一般人不可能掌握,你的超能力不是这御剑之术啊。”任我行认为自己就要把重点问出来了。

  张自豪连忙岔开话题说道,“到了,这里就是赵雷以前的私人据点。”

  任我行一撇嘴:“哦。”

  雷神帮一向嚣张,要是因为上次那事就换了地盘也说不过去,所以他断定赵雷的住处还在这里。

  果然这里人的气息非常浓郁,他能感受到这个装修过的帮派驻地有不下四百人。

  张自豪清了清嗓子,推开一扇门,接着就有十几个持枪的人把张自豪围了起来。

  张自豪知道没有确信的信物自己恐怕外门都进不去。

  “这个东西都认识的吗?”张自豪从兜里拿出了一个东西了,他兜里放着好多牌子,随便拿出了一个,那个正凶神恶煞一手拿枪指着张自豪一手接过牌子的人就看了一眼,吓得牌子掉在了地上。

  “血、血、血煞令。”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他们的手都忍不住颤抖,“呵呵,兄弟,瞧瞧你吓得他们。”任我行笑道。

  张自豪眼神一冷,“还不快去通传!”

  那小子拿着血煞令立刻就冲到了里面,大叫“不好了!”

  不久他从里面出来,“说道,小雷哥不在里面,他留下吩咐,如果是贵客登门请去这个地址。”

  那人递给张自豪一张信纸,上面写了一个地方,张自豪抱拳谢过后,拿过血煞令离开了此处,剩下那些人摸不着头脑。

  “哈哈,兄弟刚才笑死我了,我说那令牌你从哪弄的啊?”任我行哈哈笑道。

  “那摸摸我的口袋”,空中张自豪让他摸摸自己右口袋,任我行从里面瞥了几眼吓了一跳,“血煞令,尸盟令,雷神令……”

  “看到了没,都是我没事收集的,我就知道会有用。”张自豪得意道,那两个牌子是他上次拿的,当时场面混乱谁会顾得上牌子,可是刚才那地址挺远的竟然在蒙古国境内,张自豪在一处僻静隐秘之处,挖洞才得以偷渡过去。

  “行啊兄弟,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看起来如今的神之部落当以你为翘楚了。”任我行从土里钻出说道。

  张自豪只是笑笑不接言,是不是翘楚他不知道,不过确实如今可用之人少之又少。

  “嘟……”

  “喂,老爸怎么了。”

  电话那头张明启已经逼音成线,说道:“突然想起来的事有必要和你说一下,二十多年前那时我下山执行任务,恰好碰见中国境内有一强者吸食人血,我将其追杀到日本,后来在那里它联合日本人与我血战,当时尽管我修为深厚,奈何那几个日本人功法怪异,打又打不死,以至于我灵力耗尽差点就被他们杀害。”

  张自豪认为这事一定不寻常,要不然他父亲不可能这时候告诉他。

  “谁知竟然又来了一个高手在众人之中将我救走,那人一个肩膀背着我,另一只手竟然可以在逃跑的时候徒手搏斗,终于将那吸人血的家伙打伤,成功逃走,后来我无数次回想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那个人的样子,可是那人的声音,与体态跟那找你的朋友极为相似……”

  十分钟过去了,终于讲完,张自豪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眼前这人与那种级别强者相提并论。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