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十六章
  “落魄兄弟,守镇的时间大约是多久啊?”张自豪想起这一重要问题问道。

  “标准的六个小时。”落魄郑重的回答。

  “什么,居然有这么长时间!”

  张自豪不太清楚的是,系统并非不近人情一点面子不给,虽说是六个小时,可这中间给玩家一段时间的喘息机会,毕竟游戏资源有限,系统要确定参与考核的团队是否有那个实力。所以战斗分为好几拨进行。

  二人谈话结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这个时间段张自豪已经将暴风鹰隐藏在镇子里面了,远处渐渐有了骚动,果然比起刚才的天雷滚滚之势的鹰族们,现在的形式看起来更严峻的多。

  小张飞到了镇子的城墙之上向下俯视一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怎么我的佣兵团进行一次守镇战弄得跟国战档次似的?难不成这又是游戏里对于我的试炼的一环?”

  此时藏身在张自豪怀中的暴风鹰幼宠露出小脑袋好奇的看看外面坏境,而且身体本能的瑟瑟发抖了一下,又将身子全都藏起来仅仅露出头部,张自豪宠溺的摸摸它,说道,“小家伙放心吧,不管你以后变成什么材料,只要是一天跟着我,我就会想办法把你打造成逆天的BOSS,突破你父亲的等级限制。”

  小暴风鹰完全不明白这个人类在说什么,但却是非常喜欢他身上的气味,又蜷缩进了他的衣服里进入梦乡,张自豪顺便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做小白,因为它的毛发是白色的,虽然有一丝杂色可也不影响美观。

  “轰!轰!轰!”

  张自豪走神的一段时间,突然听到了山下剧烈的声响连续传来,并且明显感觉到地动山摇,张自豪大吃一惊,那落魄却镇定道,“老大莫慌,我想是斥候以及偷袭大队埋伏在山下的炸药起了作用,野兽天堂的怪物虽然牛奔,可以没有摆脱动物怕爆炸的特性,看着吧他们会变得畏畏缩缩的。”

  待到烟雾渐渐散去张自豪看清了下面的情况,由于它们已经有部分上了山,再次观察的时候显然少了障碍,张自豪难得说了一些令人振奋的话。

  “那啥,底下的怪物们虽然人数众多,力量也恐怖可也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就攻上来的那些怪物看,它们实力非常之弱,咱们先别使用暴风鹰的力量,我带100名厉害点的玩家杀了它们就是,来一只杀一只,来一千杀一千,让他们知道不但现在我们要占领野兽天堂,就是将来我也非要占领那边不可!”

  随后张自豪身后一片叫好声,不知从何时起,醉酒仙侠这四个字不仅仅代表一个睾丸(高端玩家简称),同时他就是力量的代名词,也是屌丝势力的代言人。

  100人也就是目前所镇子里所有玩家的总数的10%,可是人不可能永远生活在游戏里,所以哪怕是现在也就三百多人在线,当然高手在线的比例要大,所谓高手也大多是时间磨练出来的。

  也就是说仅仅是这野兽天堂的试探性攻击张自豪就派出了大约三分之一实力的人员,显然就是要给敌人颜色看看。打来了关闭的严严实实的正门,张自豪带头,他的兄弟,醉酒先疯,醉酒少年,醉酒悟空等人紧随其后,并未有宿舍兄弟的身影,可是平时他的那几个同学偶尔也回来,尤其是许飞他可是为这边建设投入了很多钱的。

  张自豪宛如一尊魔神带着他的强悍手下就杀入了山下,刚才突如其来的连环爆炸已经吓得这些本就不是很厉害的野怪如同惊弓之鸟现在看见张自豪他们居然杀了出来,尤其是那些人实力都非常强,更是吓得打头阵的野怪们打起了退堂鼓。

  不过连同张自豪在内的一方高手还是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那些本来已经退缩的野怪突然打了鸡血一般冲着他们猛然发起攻击。

  张自豪可不管这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是野怪就会按照他刚才说的执行,接着这100位强者在张自豪这一大神的光环照射之下开始了疯狂地屠杀。

  ……

  慕容家今天又热闹了起来,过年这段时间他家可谓是门庭若市,慕容博这个人平时就广交朋友人缘极好,而他本人不但因为“绝世”的原因受到国家的重视,而且还与炙手可热的洪家势力关系密切,大家都知道他的漂亮女儿就是洪老爷的孙子媳妇儿,这么硬的关系谁不想巴结?

  可是见天不太一样,洪鑫放下了游戏里面的公会与他父亲亲自登门拜访,洪鑫他爹可不是个一般人物,平时专心在家研究如何发展壮大家族产业,一来是为了大家着想这二来嘛自然还是为了等他爹洪涛驾鹤之后继承庞大家业,所以就连慕容博这个几乎就成为他的亲家的人都好多年没见到过他,上次二人见面还是雪舞在订婚那天逃走的时候,那对于洪战(洪鑫的父亲自称是这个名字)来说如同被人在脸上结结实实的扇了一巴掌。

  所以这次慕容博不敢怠慢,不管是出于对亲家的礼貌还是出于对贵客的待客之道他都要做到对人家态度极为友善,提前一天他就命人将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而且还将自己这些年珍藏的名贵瓷器以及字画拿了出来,他知道洪涛最喜欢这些东西,把这个交给洪战对他本人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这天中午也就是张自豪他们正在浴血奋战的时候,洪战父子慢悠悠地登门拜访,慕容博夫妇带着他们的女儿慕容雪舞亲自出来迎接,这么多年了谁也没有这么大面子能让慕容博把他的妻小带出来。

  慕容家家门也不小,他们在这寒风之中能够出来迎接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所以洪战来了以后还是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而他的儿子则把目光死死的定在雪舞曼妙的身体上,这么久不见,雪舞还是像以前那样美丽动人,让他心头有一丝丝骚动,洪鑫非常高兴,因为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对外界事物产生应有的感觉了,以前他的作风就不正派,所以他在的地方经常陪伴着几个美女,曾几何时他的身边不再有美女,或许现在的他对于女尸都要比活生生的人要感兴趣吧。

  本来自从那次张自豪再次不辞而别以后,雪舞认为二人恐怕再无交集了吧,谁知命运偏偏跟他开了个玩笑。

  当年星辰以张自豪朋友的名义送给她了一颗无名珠子,本来应该随着张自豪的消失而烟消云散,可是由于她常常将那东西置于身边,她总是能感觉到那东西可以时时滋养她的皮肤,这对于一个爱美的姑娘来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或许星辰最初想要送给她这个宝贝除了可以屏蔽气息恐怕就有这个原因吧,可是如果星辰知道这个珠子是什么东西的话,可能不会这么痛快的交给她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刚才就在为了迎接贵客,她在屋里梳妆打扮的时候,那颗有些被遗忘的珠子在盒子里发射出一道强光,雪舞吓了一跳,再确认是盛有无名宝珠的盒子以后她大着胆子慢慢地打开了盒子。

  接下来的一幕让她极为震惊,让她至今难以忘记那份感觉,圆圆的珠子变得晶莹剔透,最后渐渐变成透明之色,那强光渐渐退去,雪舞瞪大眼睛,她竟然在里面看到了张自豪的映像。

  正是此时他所经历的事情,张自豪带着弟兄们正在屠杀野兽天堂的怪物们,虽然敌人人数众多,可他们人类还是有优势,那大批野怪数量正在锐减,看到这里她也确定了这是游戏世界,“该死的混蛋,又出现在游戏里了,哼!”

  可能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在看到张自豪映像的时候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的开心,接下来的细节令她渐渐将眉头皱了起来。

  张自豪屠杀野兽的时候,每死去一个都会有一团黑气往天空跑去,令她意外的是那神奇的珠子竟然可以顺着那团气息延伸,除了这一处地方有黑气聚集,周围别的地方也有黑气往天空的同一处聚集,随着深入观看,那最浓郁的地方竟然趴着一只魔兽。

  魔兽的身体在遥远的天空之上,具体有多远她也不知道,那魔兽似乎是在睡觉,有意无意的就会有一丝黑气被他吸走,那野怪长得很抽象很难说长得是什么样子,不过她看的清清楚楚它张着一张巨嘴。

  “饕餮!”这两个字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张自豪曾经无数次说过这个物种,而且她也知道张自豪在游戏有个终极任务就是杀了那个魔兽,所以作为她的朋友,她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张自豪,可是转念一想,张自豪这个混蛋已经“抛弃”她好多次了,她至今也不知道在小张的眼里自己算是什么位置,有没有那个妖娆的女人高?在雪舞眼里那个叫做苏曼的人对她威胁最大。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他的母亲在门外提醒洪伯伯要来了,她才想起今天有大事得做于是抓紧补了个妆出去迎接,以弥补上次逃跑之罪。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