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四十一章 自残

第四十一章 自残

  张自豪盯着二长老的脸,越看越来气,就好像这老家伙天下第一了一样。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青青动用她的灵识探查了一番,叹息道:“唉,如今退化到只有元婴巅峰的实力的灵识,已经看不出什么来了,不过最近你遇到的这些帮派都有强大实力者坐镇,有不少已经接近仙界强者的实力了,正如你所想丐帮的能力非常全面,无论攻击,防守还是生命回复基本无懈可击,不过所谓完美本身就是不完美,看似无懈可击的事物本身就是漏洞百出,只要仔细发现一定会有破绽。”

  “我靠,你说了半天就是告诉我要靠自己喽?”张自豪没好气的吐槽了她一句,青青不再说话。

  这下可好了,处境陷入了两难,他不能撤退,因为好兄弟还在里面,可是不撤退这边丐帮弟子成千上万又多是普通人,他实在是不好滥杀无辜,唯有依托他的两个兄弟把星辰带出来了。

  “二长老您贵为丐帮的高人前辈,晚辈只是一个刚出道的小辈,能跟你交手真是三生有幸,既然这样小子斗胆请求文斗。”张自豪想了半天就想出来这一个对策。

  二长老心里鬼的很,暗道:你小子见我这里人多势众才提出什么文斗的破规矩吧,不过我这把老骨头最好不要跟年轻人硬拼,有了什么闪失也不好。

  “呵呵,你且说说怎么文斗法。”二长老想先顺着他来,要是有什么不妥再翻脸也不迟,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所谓文斗,顾名思义就是文雅一点的打斗,要是太暴力把贵帮的这一个落脚地打坏了我也不好看,第一次来怎么能这么粗鲁呢?所以我想让您出三个比试的项目,比什么都好。”张自豪淡笑着抱拳说道,此时一旁的悟空跟五长老打的跟激烈,墙上被蹦掉的砖瓦有很多的碎屑都在乱飞,让人们不由得对他俩的战场闪开的距离越来越大。

  “嗯?”二长老纳闷了,居然是让他出题目,难道真的是嫌那样打斗会影响与丐帮的关系而故意找虐找输吗?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遇见,对方看起来是让他随便选出三个比斗方式,实际上还是有条件的。

  首先就是不能太过暴力,其次大家都是武林中人,他又是堂堂丐帮的长老比试的话自然就是跟武学沾边的东西。

  于是思索了一会儿,又偷瞄了一下张自豪,他知道张自豪巨力惊人,刚才他已经尝试过了,正常的弟子承受一次他的部分功力已经足矣一招毙命了。

  “不能选力量方面的……有了!”二长老眉毛一挑,说道:“你是客人,而且今天你我有缘在这里比试所以我提出的第一个题目就是我们丐帮的打狗棒法。”

  “打狗棒?”

  “居然是打狗棒?”……

  周围观看的精英弟子全都开始窃窃私语,没想到二长老第一个比试的东西竟然跟打狗棒法有关,那个帮法传说只有历代帮主才有资格学习,除了帮主以外丐帮历史上还有长老学习的例子,那都是为帮里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前辈。

  这回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大家也都很是关注,张自豪看到其他弟子的眼神也感觉怪怪的。

  “这打狗棒法是前任帮主教给老夫的,他说咱们帮派的这套武功有别于其他帮派,没有专门的心法催动顶多只能是个不错的棍法,所以我演练一遍,你若是能将其记住就算是赢了你看可好?”

  二长老的这一说法也能说的过去,既然有不传的心法在,那么展示给外人也不算是泄露机密,这样弟子们也没再有异议。

  张自豪眉头皱起,他不知道有什么猫腻,说道:“好,你尽管演练就是。”

  随后二长老毫不犹豫,立刻抄出随身携带的棒子,演练起来。

  张自豪看的聚精会神,不光是他,所有的弟子都在暗暗记住,就算是没有心法的打狗棒法那也是了不得的武功。

  这套武功张自豪看起来确实是妙,不但行云流水动作无破绽,而且攻防兼备,如果配合上心法催动那产生的能力必然相当巨大。

  “好了,演练完了,看看你记住了多少?”二长老已经收棍,轻喘了一口气,眼睛盯着眼前的张自豪。

  只见其目光有些空洞,似乎在不停回忆刚才的那些招式套路,过了几息的时间张自豪的头上竟然隐约有灵光冒出。

  二长老大惊,他看的出张自豪竟然有一些初窥这套武功的门道了,暗想,坏了,若是被他悟透一点那也对不起前帮主。

  张自豪睁开眼睛,二长老仿佛看到了一丝精芒,这副锐利的眼神似乎就是一种高手的象征。

  “蹭愣愣!”张自豪情不自禁的将袖子里的巨阙剑召唤了出来,吓了二长老一大跳,他不解这么巨型的武器这小子是怎么放袖子里的?

  张自豪也不说话,就这么的用剑演绎了一下刚才那棍子的意境,立刻就有精英弟子反应过来了,原来刚才二长老并未将真正的招式显露出来,其实只不过是随便凑了几套武功里的招数进去。

  谁知他一心想着千万不要不小心用出打狗棒法的招式,却把它的意境施展了出来,这就导致了张自豪现在用的武器不对,招式套路跟刚才的完全都不像的情况下,竟然施展出了打狗棒的感觉!

  “啪!啪!啪!”二长老假惺惺地鼓起了掌,在张自豪施展完了之后。

  “刚才晚辈在短时间内就记住了这点东西,不知道算不算合格了呢?”张自豪谦虚地问。

  “哈哈,少侠所施展尽管跟老夫所展示的不一样可也不容易了,我看就算平局吧,你的实力可能已经与我持平了,要是在修炼个三年五载想必超过我也不是不可能的。”二长老一边挖苦敌人,一边继续偷瞄张自豪,暗道:比力量他年轻气盛的我占不到便宜,比领悟力他也是个奇才,既然这样……

  “贤侄啊,你看这习武之人一般都能耐得住寂寞,所以毅力一般都远超常人,咱们一老一少何不比一比打坐入定如何?”二长老说道。

  张自豪随即愣了一下,心中窃喜,这老家伙这回不就是撞伤口上了,跟修仙者比打坐,这不就是作死吗?

  二长老看到他的表情,以为张自豪是胆怯了,接着说道:“你我二人从现在开始,谁先入定谁就算赢了怎么样?”

  张自豪装了一副惊恐的样子说道:“好、好吧……”

  接着有两个弟子找来两个干净点的铺团,张自豪把它铺在地上,随后盘膝坐了上去,又作了个请的动作,二长老也席地而坐。

  “那咱们就开始吧!”二长老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心想,这么紧张地环境下他怎么可能入定呢?

  一息之后,二长老猛然把眼睛睁开,他惊呆了,那铺团上的张自豪竟然打起呼噜来了。

  呼噜震天响,他做梦也没想到天下间竟然有入定如此迅速的人。

  又过了几息的时间,张自豪骤然醒了,连嘴里流着的哈喇子瞬间就停了。

  “这局算我赢了吧?”张自豪问道。

  “这……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天赋,临危不乱不错不错,那好这局算你赢,算你赢了,之前我们第一局算是平局的话,我看我们再来一局吧,接下来要不我们……”二长老盘算着能拖一点是一点。

  “且慢,呵呵,二长老,咱们刚才好像没讲好规则,我看要不接下来我再赢了你们放了我朋友,要是贵帮真的需要什么帮助我自当受犬马之劳,若是我输了我任凭你们发落,你们尽管靠人海战术抓了我们就是。”张自豪镇定地说。

  “这……”二长老眼睛滴溜溜乱转,随后对身后的一干弟子说道:“大家都听到他说的了吧,咱们丐帮是名门正派说话会算数了,今天这最后一局比试的内容就是…自残!不知道你敢不敢?”二长老狠狠地说道。

  “血腥是血腥了点,但是这也伤不到别人,确实是个好建议。张自豪微笑着点点头,他心里在想:这老家伙估计是有什么迅速恢复身体的手段或者宝物,不过…怎么不说是互残呢,你插我一刀我插你一刀那多有意思。

  “年轻人你可别意气用事啊,我老胳膊老腿的,而且已经半只脚进入棺材了我倒是不怕,你可别为了此事送了命,这样吧,我放你们四个出去,今天的事就此作罢,你可能不知道吧,你刚才进去的那两个朋友遇见的丐帮弟子可没有我身旁这些有教养。”二长老蛊惑道。

  “感谢二长老的好意,我命由我不由天,阎王爷也不肯收我,我看咱们就开始吧!”

  “好小子,那我就先来了,上刀!”二长老大喝一声,身后立即有人递给他两把匕首,他将两把匕首用力地碰了碰,声音有力,看起来也是锋利无比,随手扔给张自豪一把。

  接着二长老就往左胸上来了一下,看起来插的地方是肺部,接着鲜血冒了出来,看起来就像是在作死,不过他还是立刻抬起了头说道:“该你了!”

  “呵呵。”张自豪轻声笑了起来,他学着二长老的动作也朝自己左胸来了一刀,这一刀下去就连张自豪都浑身颤抖,那鲜血简直就是喷涌。

  接着他跪伏在地上,痛苦地说道:“来、继、继续…”

  不少丐帮弟子为之动容,有的已经不忍心再看下去了,有的已经留下了泪水,这是多么伟大的兄弟之情啊。

  “唉、你这又是何苦,再来两下估计直接流血就流死你。”二长老充满同情之色,尽管这样他说还是继续伸出自己的左手,准备一刀穿透手心。

  “且慢!”张自豪在他将要下手的时候打断了他。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