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二十章 迎战强敌

第二十章 迎战强敌

  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常人想见一次朱雀比登天都难。这误打误撞的仙侠却是撞见了。

  “呵呵。您是神兽。不会这么小气吧。我俩无异冒犯还请恕罪。”仙侠惹又惹不了。唯有继续说好话。斩神可能一开始的性格设定便是如此。到了关键的时候他的话语就变得异常的少。

  “哎呦。我滴娘唉。我看见朱雀了。长得好吓人……”仙侠一边说着。一边用照片功能将朱雀的相片快速拍摄传了上來。

  要知道他此时说话的频道正是他的佣兵团频道。仙侠难得在此处发言。以至于此时他的数千小弟展开了疯狂的讨论。

  不过……“老大。第一时间更新我瞅着你现在的位置不太对劲啊。”他的头号小弟有着专业副团长之称的落魄皇帝一针见血的指出此时的格局。

  对此仙侠忍不住爱特他。“我这是突发感慨。用生命卖萌……”

  接着仙侠的声音又在天地间消失了。醉酒先疯拍了拍花海纵横的肩膀说。“姐夫。你看我表哥超吊嗳。”

  “一个身上有我族的气息……小子你为何有我的力量。”

  仙侠本來正要习惯性接言。现在真的愣住了。他心里那个纳闷啊。斩神有朱雀的血统。这概率还真低。这家伙隐藏的未免也太深了吧。

  目光凝视斩神。此时对方的眼中露出的不是怯懦。是一种仙侠无法理解的表情。

  “族长。”

  斩神目光正面注视朱雀。声音不卑不亢。仙侠也需要重新打量斩神。既然他真是朱雀族人。那他死去的兄长应该也是。不过此时却有些扑朔迷离。

  朱雀不语。斩神继续说道:“承蒙族长还能看出我的出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谢谢您。好歹我也与您沾亲带故的。放我这位兄弟离去吧。他是被我带过來的。”

  “哦。说來听听。你跟我沾亲带故。这小子还有什么面子让我放。”朱雀好像來了兴致。

  仙侠才进來这个地方到现在其实大脑就很紧张。否则他又怎会注意。他在朱雀眼里就是个蚂蚁。人要捻死蚂蚁又怎么会跟蚂蚁说话。

  不过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距离此处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域外战场了。

  战场之中有一位常穿白色盔甲的精英。奉命维护那里的秩序已有数年光景。这其实是修罗有意提拔。他的这份军功不可谓不小。

  近日军营里骚动的有些厉害。他以精英士兵队长的身份对那些闹事的玩家进行过处理。不过无效。那些玩家为了军功什么都不顾。他也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当初跟他一起诚心混战场。一起刀口舔血的兄弟们不知在几年前就全都离他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能混到今天不死。除了绝对的力量。那就是在各种困难下都可以苟活的一份睿智。既然他现在终于熬到可以不用必须亲上战场的程度。就越是要加紧管理这里的秩序。

  正在想对策的时候。那少年的影子又出现在他专有的军帐内。

  白衣小将不敢怠慢。连忙站起來。越过桌子迎接了一下贵客。

  他心里直打鼓。修罗距离上次到來还沒几天。这次怎么又來了。他担心是因为自己管理不善。而被老大來问罪呢。

  “不必行礼。”修罗清脆的声音中却能带出威严。确实不愧是修罗城抗把子的存在。

  白衣小将挺直了腰板对修罗说道:“修罗大人近日频來此处想必有了用得着属下的地方。属下必定万死不辞。”

  “我问你上次让你关注的人怎么样了。”

  “嗯。”小白从心底里感到吃惊。老大这么多年來从沒有听说过对什么人如此关心过啊……

  “这……你是说的那一位刀仙的。他现在不在帐中。他去了、去了……”修罗之前确实嘱咐过他别让仙侠真的死了。一开始他也正是这么办的。包括前面几次仙侠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白衣利用修罗赐予他监视战场的能力都差一点要出手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过看到仙侠的实力他暗自咋舌。这小子完全沒必要保护啊。以至于后來他就失职了。

  “他去了哪里。”修罗问道。他并不紧张。玩家是会主动下线的。npc之间默认这种情况的合理性。

  “我听负责传送的将士说他跟斩神去了烈域之海。属下看护不利还请责罚吧。”

  烈域之海颇具威名。他的记忆力凡是过去挑战的沒有存活下來的。不过最近两日。斩道兄弟与那名刀仙先后进去挑战。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军中并无规定不允许此处战士进去挑战。你何罪只有。”

  虽然听到修罗这么说。让他悄悄松了口气。可是修罗气场太强。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來。修罗已经沒了身影。

  世人皆知海外的种种危险。域外战场的范围内有大量士兵囤积倒也安全。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从修罗城传送而來。到了域外战场不敢远走。因为出去以后沒有地图容易迷路。而且海外野兽厉害异常。单独出去都会遇险。正是因为这样。有探险爱好的人仅需要在传送阵那边付出一定的代价后就可传送到想去的凶地。这样就闹不了还沒到地方就被野兽吃了的笑话。

  修罗独自走在海外。一点危险沒遇到。他这次清修了如此短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多年的旧伤已经到了一个修复的瓶颈。虽未完全恢复。可短时间内也无可奈何。第二个原因就是他想起多年前因为仙侠的老师于富贵用小牌子对他呼救时。他无意中观察到的那位强者。虽然二人仅仅是超远距离观望片刻。也未聊几句话。可传授修罗手下专属技能这绝对算得上是示好了。

  几天前他察觉到海外有异常波动。其实也是因为几十年前的那次偶然发现。每过一段时间修罗都会对那里“侦查”一下。他不想欠别人情。尤其是修罗这个级别的巅峰强者。那似无意的举动也算是表示偶尔关注下朋友。蛮荒虽未再跟他说过一句话。第一时间更新不过也习惯了偶尔传來的问候。

  消失已久的大陆最强刺客忆挑战大陆第一刀客(与蛮三刀并驾齐驱的男人)蛮荒的这一战役沒有逃过修罗的眼睛。

  当时他就想出去近距离观察战斗。可是他处于关键的修炼时机下。这才赶过來。顺道看看仙侠。

  修罗在一处不知名海域停留了几息时间。似乎做出了一个决定。身影骤然消失。

  仙侠那边紧张了起來。朱雀这老家伙在他眼里那就不算个东西了。明明这么强了。还一副猫捉老鼠的态度。什么玩意啊。不过仙侠是打定了主意。实在沒有办法他就是死也不能往造化玉碟里面躲。说不定朱雀可以看出这件宝物藏匿“尸身”中。那可是仙侠在游戏里。乃至于他在宇宙间最宝贵的物品了。

  “朱雀前辈。小子我知道打不过你。可是我也是听着您的威名一步步成长起來的。您就是我成长路上的一处明灯。是我迷茫时候修路的路标。是我……”

  “停。说的恶心了。”朱雀声音中透露着烦躁。

  “遭了。马屁沒拍好。拍马屁股上了。这马该踢我了。”

  仿佛一连串危险信号闪过。朱雀巨大的褐色眼睛中闪现出一串火光。仙侠准备逃跑。纵然打不过他也得跑不是。

  “额等等。”斩神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族长大人不要杀他。我看您就杀了我吧。我好歹是您的子孙。我死在您手上也沒怨言。”

  “斩神兄。快起來男儿膝下有黄金。像这种弑杀成性的家伙不值得你下跪。”仙侠到现在可算是将血性激发了出來。

  “妈蛋。老子今天要挑战你。”仙侠见拉他不起。也不耽搁。巨阙重剑跃然手上。

  纵然是朱雀也是瞳孔一缩。刚才它正奇怪。人类之间都是这样的吗。

  它的子孙甚多。像是斩神这种几乎人类基因的大有人在。所以也可就可以称作人类了。

  看到仙侠亮出重剑之后它对眼前的蚂蚁产生了好奇。第一个好奇就是沒人注意的一件事。仙侠作为刀客。手里正在使用一把剑。有点游戏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能是因为巨阙剑面太宽被别人当成了刀所以也沒人考虑这事。第二就是源于鸟类的天性。朱雀喜欢收集漂亮的。闪闪发光的东西。

  巨阙乃蜀山重宝。因为这个李清差点被治重罪。要不是师傅跟掌门单方面偏袒。他就遭了大难。就不是现在的禁足在山中这么简单。

  朱雀还是出手了。为了不损害仙侠手里的“宝贝”。它尽量压低了力量。随意召唤出了一个火神兽來跟仙侠打。

  仙侠一看老对手來了。习惯性的冲上去一阵对砍。很快火神兽败下阵來。仙侠感觉这个很弱。比他一开始遇见的都弱。

  不过事情肯定沒这么简单。朱雀也不嫌麻烦。又随手一个火焰兽丢了下來。

  “我擦。这两种兽可不是一个程度的。你确定跨度要这么大吗。”仙侠现在那是毫无顾忌。本來就抱着将要死去的心态。

  由于之前火焰兽惊艳的一招把仙侠打得躲到造化玉碟里。再次面对的时候难免不让他产生心结。忍不住将重剑握的更紧了一些。好歹之前也打过。他让自己迅速冷静下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