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六十四章 飞行伞

第六十四章 飞行伞

  “若真是这样的话我的同伴可能会陷入危机,不行,我得赶快回去告诉他们!”李清着急道。

  “想要离开这里除了自身实力,还要有法宝,这正是我想要说的。”老者说罢,手上多了一物,正是李清没见过的至宝飞行伞。

  “使用方法便是将伞打开,然后将你的法力注入进入,之后便可以按照心意想去哪就去哪。”

  老者说罢,李清深深的折服了,他没见过这么变态的法器。

  “那这把伞我要如何还你?”李清接过之后问道。

  “上面有我留下的印记,到时候我自然会收回,你也可以跟着飞行伞一起回来。”老者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李清来了兴趣,憋了这么多年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当即李清便是马上启程,要走时老者叫住了他。

  “介不介意也把你的能力暂时封印起来,这样有助于你观微的学习。”

  “这……”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喜欢别人把自己的力量给封印住,何况是作为蜀山长老的李清。

  “如果你不同意,咱们的师徒轻易情意可就到此为止”

  事到如今没有什么好说的,飞行伞是他借给的,若是就这样放弃了观微学习,不免有些遗憾,于是便同意了。

  飞行伞的速度很快,李清很快就到了人类聚集的地方。

  这里的人类与地球上的并无区别,李清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人的本事有多大,只是他们看起来似乎对别人都充满了警惕。

  李清此时牢牢记住一件事,他的力量被封住了,不能胡乱说话,因此此时看起来很受约束。

  飞行伞价值连城,到了地方李清立刻将那东西收了起来,不过依旧被人发现。

  一切就从此时说起,在这个世界有一个势力,里面的人类战斗力普遍被外界高一些,他们非常团结,一旦有入侵的敌人必然会得而诛之。

  李清在他们地盘上站了有一下午,一开始他将飞行伞收起来还没事,后来李清要去别的地方,由于实力缘故无法御剑他想远距离飞行,这才将伞拿了出来。

  一位彪形大汉说道:“朋友,刚才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奇特的法器必然会有一些非常的藏匿手段,李清刚刚发现不对,那飞行伞立刻消失的无踪无影。

  “什么东西,刚才我没拿什么东西啊?”李清说道。

  “少装蒜,这里往前数五百里是我们的地盘,往后数同样是,我看你也没有势力的认证标记,最好老实点,有好东西乖乖拿出来,我们天下会会给你留条命的。”那大汉说道。

  李清这才观察到,那人手腕上有一处特殊标记,其他来来往往地人手上也都有这样的标记。

  他不禁暗道,自己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就算是这飞行伞不把自己送到个好地方,也不能是无人区送到狼窝的节奏。

  此时的他就是个普通人,那夜王剑就算是召唤出来他现在的实力也拿不动,说不定还会把剑给遗失了。

  正思索着,那大汉明显不高兴了,一拳打在了李清的脸上,一时间,各种感觉纷纷涌了上来,就像是将醋坛子打翻了,说不出的酸痛。

  来来往往地人谈笑着,有的驻足观看,李清感觉自己一世英名全都毁了。

  忽然他胸口一阵滚烫,在地上,李清将手探到怀里,正是那飞行伞上面的温度,一串强烈的信息传递进他的脑海。

  “你小子,被打的滋味不好受吧,是不是很久没有体会到被凡人打的滋味了,你不要说话,因为现在我不在这里,你记住你面对的仅仅是一群普通人,飞行伞按照我的指示只会带你到相对安全的地方,记住临走时我交代你的……”

  声音是直接灌输到脑子里的,再结合此时的情景,李清接收的格外清晰。

  轻轻地擦了擦嘴角粘上的灰尘,李清冷冰冰地眼神望着那大汉。

  “你小子,看着挺高的,怎么会这么不经打,好半天才站起来,真是废物!”

  听着对方的嘲讽,李清突然有了很奇怪的感觉,他看到那人张嘴说话的动作越来越慢,包括手势也跟着慢了起来,其他人的动作也是如此,自己就像是活在缓慢世界里的正常人。

  那人挥舞着拳头再次袭来,李清本能的躲避,现在的身体没有灵气的滋养实在是差的可怜,尽管那速度很慢,可依旧躲避起来十分艰难。

  连续躲开了三次攻击,却没有被这拳风粘上丝毫,一些人看出了其中的难度。

  如果是两个普通人打架,能做到这样的太慢了,所以李清立刻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有了之前的经验,李清也放松了起来,之所以紧张不只是因为力量消失,还有就是他本身的原因。

  多年以前,在地球上李清一直是一个游戏中的强者,现实里的失败者,这样的状态整整伴随了他人生的前二十多年,所以当力量消失的时候他人性的缺点就立刻暴露出来了。

  连续用王八拳打了那大汉记下,看着大汉被打倒,李清猛喘了几口粗气,他看了看其他围观的群众,忽然他的眼睛捕捉到了一丝东西,他从其他人的眼神之中分辨出了一丝胆怯,这是别人的心理作用,按说自己是不可能看到的,可是这情绪竟看的如此清晰,仅仅是一瞬间,那情绪又捕捉不到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李清站起身来,刚才被他打倒的大汉也默默地坐在一旁不敢吱声,李清随意往一个方向走去,那个方向的立刻给他让道,脸上没有刚才那种嘲笑般的表情,有的只是凝重甚至是一丝恐慌。

  李清强装镇定,他的心里也是很兴奋的,他自己的性格沉寂了许多年,也清高的很多年,现在他更想坐回个普通人。

  “喂,你们看那人杀气好重啊……”

  “是啊,看到没,他居然往总部方向走了。”

  正被人在背后谈论着,李清蓦然回头瞪了他们一眼,心道:“刚才那家伙不是说了,前后五百里都是他们的地盘,管他是去哪,最后大不了再用飞行伞回老前辈那里去。”

  一想到那位前辈的可怕,李清立刻释然了,自己还怀疑过他的能力,现在看来之前几十年地努力并非无用功,想来十分惭愧。

  此时正是傍晚,李清也看出了这个地方的特点,人类的穿着打扮看不出是什么时代,倒有点像九十年代左右的地球,而之前一直见到的老者又像是古代打扮,这样的情况让他也搞不懂。

  这被叫做天下会的地方,既像是黑社会势力,又像是民间松散的自由组织联盟,总之既有松散的一面,又有凶狠的一面。

  他将袖子往下放了放,这样别人注意不到他的手腕就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走了差不多半日,他也是又饿又困,没有灵气的支撑,李清甚至普通人都不如,毕竟他的肠胃几十年没有过饥饿感。

  这里人居住的地方也很怪异,大部分的人都是男子,每个人的房间都很简单,他终理解了那老者之前让他做个草屋了,都很简谱,这些房子隔音也不太好,甚至可以听到个别男男女女的声音。

  他来到一处木屋前,听到里面有细微动静,知道有人在,李清敲了敲门。

  开门的果然是一个男子,此人穿的很破旧,可是却很整齐,看到敲门的是李清他很警觉的东张西望。

  “你有事吗?”那人问道。

  “大哥不要误会,我想讨口饭吃,小弟刚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希望大哥关照。”李清说道。

  “你等着。”

  那人将门关上,片刻又打来,扔给了李清一包东西,变让他离开,李清打来包裹一看,是几块干粮还有黑面包,想来现在饿了,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此时再难吃的东西都会是山珍海味。

  荒凉的街角上,人们喜欢待在屋子里,天色也渐黑,李清孤零零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蹲着,多年前的蜀山上他绝不会想到今天。

  “兄弟们,过得还不好不,小豪,你老叔我好无奈啊……”

  似乎人性往往很残酷,就像是夜里精力旺盛无处发泄地人喜欢虐待流浪者一样。

  李清幻想着众兄弟团聚,在一起吃着大餐,不知不觉就打了个吨,忽然莫名地醒了,李清看到身前站着两个少年,他们在干什么?

  仅仅过了零点一秒,他看到了暴露在空气中的胯下之物,那两人居然在尿他。

  一个机灵使得李清瞬间站了起来,然而脸上的液体让他全身都火辣辣得。

  他就这么站着满脸死灰色,眼前这两个人他恨不得要将他们生吞活剥。

  “喂,你看这个乞丐什么眼神啊?”

  “额,你这都看得清楚啊,他怎么站起来了?”

  两人的对话很随意,仿佛自己就像是可有可无的空气一样。

  “麻痹的,你们的父母怎么教的你们。”

  仅仅说了一句话,李清不再多说,他的实际行动十分残酷,只怕这两个人下半辈子要废了。

  李清走后,那两个少年强忍着痛苦,拖着沉重的脚步向看不见的黑暗走去。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