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六十七章 古玉

第六十七章 古玉

  (女生文学)

  “排名……我沒排名。”剑心说道。

  “击败他你就是第一了。”李清忽然说道。

  “击败他……”

  铁手君眉头一皱。这可是再明显不过的蛊惑了。剑心尽管很冲动可不会这么容易被迷惑。

  只是在他的惊讶中剑心居然将剑指向了天不一。

  “怎么会。”铁手君眼中充满不可思议。这天下第一对人的影响实在太大了。“不对。是因为那个人。”

  铁手君将眼神转向了李清。却见他像沒事人一样默默关注着战况。

  “你用了什么方法。迷惑了他的心智。”铁手君用质问地语气问李清。

  “沒有迷惑他啊。我只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Www。wenxuemm。com”

  “笑话。什么奇怪的感觉。我不知道你会什么妖法。我想试试你的身手。”铁手君扬了扬手里的剑说道。

  李清确实沒有蛊惑他什么。只不过刚才他脑海里仿佛看到了剑心与天不一身上的一丝戾气。感觉这样说可以激化他们。沒想到真的可以。剑心剑拔弩弓。准备寻找天不一的弱点。一方面那铁手君摊开手。也准备寻找李清破绽。

  李清灵力不在。身体也为凡人。除了内力不足。跟他们比其实也不差什么。内力一定程度上是可以依靠剑术來弥补的。

  终于双方一齐开战。李清的眼中只有他的对手。这个世界凡人中的强者。铁手君。

  此人天赋异禀却很自负。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李清看到与他对了几招。对方根本就沒有抽剑。他却对那剑很感兴趣。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铁手君的剑法非常独特。步法之精湛让人沉醉。不过跟李清比起來未免太稚嫩了一点。如果同样的状态下。此人在张自豪手上走不了两个回合。

  李清依靠蜀山剑法与铁手君周旋也算绰绰有余。不过他现在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实力。有好多次取胜的机会都白白浪费。

  此时铁手君身上受了多处伤。却都不足以致命。再看李清衣服完好。顿时多少有些气愤。

  铁手君沉思了一下。右手握住了剑把。他准备大开杀戒。

  另一方。光剑与那把神剑之间的对决一时也未分出胜负。剑心天赋奇高。年轻气盛所以招式凌厉锐不可挡。这天不一。经验丰富。正值壮年中气十足。更是显得游刃有余。

  双剑交错之际。天不一突然说道:“不能再打了。我叫你们來是有重要的事要谈。怎么会打了起來。”

  剑心受到点醒。二人一齐震开。剑心退了好多步才稳住。看起來是输了。

  不过这已经让天不一十分惊异了。过几年说不定这天下第一就是这后生的了。

  二人运用内力稍微做了下调整。压住了内心升腾起的血意。之后二人将目光集中在李清他们身上。

  “贤侄。你之前见过这个人吗。”天不一说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剑心摇头不语。他从沒见过李清所施展的武功。

  “怪了。你们归心山庄不是收藏天下武学么。你们想必也沒见过这功法吧。”天不一试探道。

  “无可奉告。”

  “奥……呵呵。其实我跟令尊还是很熟的。不然也不会请他來。”天不一尴尬说道。

  “要來了。”

  “什么要來了……”天不一眼前一亮。原來是这铁手君要出剑了。

  他视剑如命。传说自从五年前得到这把剑之后打仗从沒有败过。并且所有见过他出手的人都死了。

  李清之前地配剑是巨阙。也算是名器。且常年感受仙气滋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使用之时使人神采奕奕。且正派之人用剑会与剑完美契合。威力无量。

  然而当看到这把剑的时候。就算是他手里的夜王剑也黯然失色。“夜王剑你怎么了。”

  上古传说。当一把邪剑受到恐惧之时就会回归本源。在李清手中本來寒冰之色的夜王剑。此时恢复了它原本黑夜的颜色。李清将它拿在手中感受到剑的痛苦。以及各种负面情绪无奈只得将它丢弃。

  “这究竟是什么剑。”李清吃惊极了。他也纳闷居然天下间有这般厉害宝剑。不可能默默无闻。

  “天不一前辈。你们天下会收集天下名剑。不知这把你知道吗。”剑心发呆之余好奇问道。

  “这……这……我不会是看错了吧。居然是上古十大凶剑之一。是上界的产物。仙魔妖都使用过。”

  “不会吧。那这究竟是哪一把。”剑心说道。

  “排名第二的杀生剑。斩尽天下因果。死后不遭报应。”天不一缓缓说道。

  李清依旧被这把剑所吸引。之前他一直感受到致命的吸引力。此时他也有一分恐惧。那把夜王剑在空气中震颤。看起來就要散架了。李清无奈将它召回这才作罢。

  “你的剑呢。”尽管杀生剑拿在手里。这铁手君依旧很在意李清的小动作。他的剑凭空消失了。

  “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題。”

  “我不杀无剑之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铁手君说完。收剑。

  直到此时李清不得不对这人重新评价。为这份原则也该点个赞。

  掌声响起。铁手君回首。正是天不一在鼓掌。

  “精彩啊。真是精彩。铁手老兄今天我算是开了眼。只怕我天下第一的位置要给你了。”天不一自嘲道。

  “谦虚了。今天來这耽搁的时间不少了。说罢究竟是什么事。”铁手君岔开话題问道。

  “这……”看了眼李清。天不一说道:“罢了。索性就说了吧。”

  李清也很好奇。他与三人进屋。待众人坐下。天不一又拿出一个杯子。重新将茶水满上。

  “这个东西。大家还有印象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天不一从怀里拿去一块玉佩。可惜碎掉了。李清看到这玉的成色。估计时间在万年以上。价值连城。不过碎成这样。

  “这玉……”剑心欲言又止。

  “贤侄。这个东西当时是一块完整的。只是当年被四个人抢夺的时候摔成了四份。这其中一个就被我抢到。另外两块分别在铁手君与令尊身上。”天不一说道。

  “沒错。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也不是什么高手。铁手君说道。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得到这东西以后我的实力突飞猛进。后來就创立了这天下会。还成了天下第一。”天不一说道。

  李清大吃一惊。不过他感觉气氛怪怪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么隐秘的事情居然敢让自己知道。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有这种感觉。我的实力隐约与这件东西有关。”铁手君的表情看起來并不是很吃惊。看起來早就知道了。

  “那天不一前辈。今天到底所谓何事就别卖关子了。”剑心说道。

  “最近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处十分隐秘的地方。那里有一处机关。上面有一个凹槽。那大小与这古玉几乎一样。而且那个地方就在当年我们发现那古玉的附近。”

  说话的时候。天不一死死盯着铁手君的眼睛。他不相信对这个他会不动心。

  果然铁手君说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所以喽。叫我们两个來就是为了打开那个机关。”剑心说道。

  “当然。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天不一说道。

  “我有个问題。那第四个人他是。”

  听剑心这么问。李清也十分感兴趣。那人究竟是谁居然今天沒被天下第一请到。

  “那个人就是海烈。”说到这人。剑心也是一惊。

  对于这个人他知道的太清楚了。剑心知道他的父亲就是被此人所伤。多年來一直有旧伤在。只是当时还小知道的不是很多。所以对他恨之入骨。沒想到二人之中还有这段渊源。

  “你可能不知道。当时那海烈已经是一方高手。要不是我们三个临时联手。那古玉就被他一人拿去。你父亲也是那时候受得伤。想必现在沒什么大碍了吧。”天不一说道。

  剑心看了看铁手君。这人很有原则。还是有些可信度。见到他点了点头。剑心默默记下了这事。

  “只是这海烈号称武林神话。十年前就退隐江湖了。我想请也请不动。”天不一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所以里就请我们两个來。跟你一起去找他。到时候继续联手。他可不会这么傻会配合。”铁手君说道。

  “兄弟别这么说。本來我是这么想的。他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抢过來。也算是报了伤剑王的仇了。只是我现在另有计策……”

  顺着他的眼神。二人将目光聚集到了李清身上。

  李清感觉到了一丝紧张。“什么意思。”

  “小兄弟别紧张。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海烈隐居多年而且也沒有子嗣。每年都会有许多人拜师。都被他拒绝。我想让小兄弟你与剑心过去试一试。实在不行再执行第一计划嘛。”

  这计策倒是让铁手君眼前一亮。这天不一能创建这么大的势力。果然不简单。

  “我为什么帮你们。好处呢。还有你说了很多人都拜访他。我们就一定行了。”李清说道。

  “小兄弟说的沒错。不过他收徒有标准的。一定要资质奇佳。我想这一点二位绝对沒有问題。还有就是他不喜欢他的徒弟根别的什么大势力大门派或者他的仇家有关系。所以你们带艺入门不要用他见过的武功。我想这也沒问題吧。第三点非常重要。这位兄弟。我观察你很久了。你居然沒有内力。可塑性很高。”

  “如果你成功成为他的徒弟。盗走那玉佩。咱们得到宝物。各自四分之一怎么样。”天不一胸有成竹地说道。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