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六十八章 北方

第六十八章 北方

  听完天不一的话,李清摸了摸下巴思索道,“谁知道那里面会有什么东西,真得到了好东西会有我的份么?”

  “我不同意!”此时却突然听到剑心持反对意见。

  “贤侄,你这是怎么了,就是牺牲一下,万一被他看中,咱们才有机会拿到宝贝啊!”天不一劝说道。

  “我要与家父商议,毕竟我咽不下这口气。”

  不久剑心离开了,据他所言,半日便可归来。

  李清与铁手君闲聊道:“剑心家不是无名之辈吧,怎么他也有可能被选中当第子呢?”

  “你有所不知,这剑心与他父亲剑王,本来就是归心山庄的人,归心山庄擅长收集天下剑法,他们家的人记忆力以及模仿力都很强,以他的天赋我想你的武功他看一遍便能学个大概,归心山庄收集的一些功法有一些虽然罕见却并不厉害,所以这类的功法迷惑海烈不会有任何问题。”

  铁手君回答的很有耐心,他与李清现在是平辈的姿态,其实他不知道李清现在的年龄当他爷爷差不多都够了。

  “原来如此,那前辈,我想知道……”

  李清眼神略微往别处一扫,铁手君立刻会意。

  然后示意他去一旁空地,二人均未抽剑,随手比划了起来,趁此机会,铁手君低声说道:“敢讨论他天下会的人可真不多,不过今天既然是你问了,我就会说。”

  “呵呵,前辈真性情,晚辈愿闻其详。”李清与他交手换位之际,微笑道。

  远处负手站立的天不一眼神若有若无地看向这里。

  “天不一之前在江湖上并不有名,我只知道他是一个铁匠的儿子,后来得到那古玉之后这才实力突飞猛进,不过他的成名之路是建立在屠杀之上的,而他这天下会的前身是一座城,当年的城主得罪了他,他便率人屠了城,占领此处之后他们天下会开始大量招兵买马,最终成为天下第一势力。”

  铁手君说的简单,不过这势力可不同归心山庄,其中的腥风血雨就算他不说,李清也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形。

  “好了不说了,再说得话他就要起疑了,不过我想听听你对此事的看法。”铁手君说道。

  在李清看来,虽然这铁手君心思缜密看起来光明磊落,能排在第二也一定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他试探着说道:“在下也是第一次听说此事,尚有许多地方不太明白,那海烈是什么人,还有那第四个人确定是海烈吗,不能听他一面之词。”

  “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替别人着想,当时我们与他皆不熟,不过后来验证确实是海烈,那剑王还去找过他,他的为人我说不上来,他的脾气很是古怪,别人对他奉承根本无用,而且脾气时好时坏,总之他武功奇高,江湖上无人敢招惹他。”

  “什么……他居然这么厉害,难怪天不一前辈这么忌惮他!”

  李清甚至怀疑,他们三个加起来也未必是海烈的对手。

  半日很快就来到,那剑心姗姗来迟了。

  他想说地话全部写在脸上,“家父同意了。”

  “同意了?怎么会……”李清纳闷,怎么会有父亲这么对自己的儿子,而且逻辑上不对,他自己受了伤而且海烈的厉害他不是不知道,万一自己的儿子露了陷那可就是必死无疑,所以此事绝没有这么简单。

  “嗯嗯,我也是没想到剑王兄这么舍得,想必那怨气太大,好,今日暂且在这休息,我看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吧?”天不一微笑道,看起来不慌不忙。

  “明日?你还有何打算?”铁手君皱眉道,难怪他不悦,这计划完全不急于一时,他看了一眼李清,李清感觉到了一丝关切。

  “贤弟,我明白你的意思,确实不慌,我是这样想的,海烈居住在北方,距离我们中部还是很远的,按照正常脚程算,快马需要半月才能到达,李清与剑心贤侄明天出发不算晚。”

  “至于我们,我天下会近日还有事要做,明日需要做些准备,至于铁手君你本身就为一方游侠,只要到时候能互相联系到就好了,如果喜欢我这里留下也好啊,呵呵。”听天不一说的挺好,铁手君怎会听不出这是逐客令。

  点了点头未说什么,他在这星空里打坐休息。

  李清与剑心也没意见三人都盘膝打坐。

  太阳初升,四人道别,三人离开,只留下天不一不知处理什么事物。

  第一次进来是偷偷摸摸的,现在与这两个高手一起出来感觉很不同,天下会奇珍异宝也不少,不过三人走时只是一人带走一匹快马。

  这马儿很快,连李清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终于出了天下会的范围,李清回头看去这里依稀可以看到残垣断壁,仿佛想起了当年这里被血腥屠城的场景。

  “就要走了,不知前辈要去哪里?”李清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一旦你们得手,将消息放出,天不一就会想办法联系到我的。好了,趁着天色好,再见!”

  随后李清与剑心快马疾驰,跑出去老远,二人沉默不语,突然之间变成两个人,而且彼此也没交集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

  “等一等!”李清突然喊道。

  “怎么了?”剑心皱眉,他一路上心里在想别的事情,根本就是马带着他跑。

  “这里是什么地方,杀气太重,咱们慢点跑吧。”李清说道。

  剑心跳下马四处看了看,说道:“放心好了这里是鬼火王的地方,与家父是故交。”

  “哦,那我就放心了。”李清说道。

  二人现在停了下来,索性下马休息,在马背上其实也是很累的,李清将水壶递给剑心。

  “常出门?”

  这是剑心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

  “是的,而且我去的地方每次都非常远。”李清淡笑道。

  拧开壶盖喝了一小口,剑心叹了一口气道:“北方孟州,距离咱们这里颇为遥远,我也是第一次去,家父在我小时候曾经忍着重伤独自去找过海烈,最终又被他打出来。”

  李清忍不住问道:“不是说抢宝贝的时候将令尊打伤的吗,二人之前也无血仇,何不等伤养好再去?”

  剑心突然眼眶睁的剧烈,说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父亲从未提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流露出对海烈的记恨,不过身为人子我必然回去讨个说法!”

  李清点了点头,看来其中还有隐情,而且这次剑王同意他过来想必也让剑心感觉不安。

  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休息了数时辰,二人决定连夜赶路,夜里凉快马儿休息够了也愿意多跑。

  终于十余天后二人到达了北方。

  “这断魂山还真是险啊,若不是李清大哥的好身手,我可能已经掉到悬崖里了。”剑心心有余悸道。

  “哪里哪里,还是你反应得快,我这也是临时反应的。”李清客气道。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李清与他成了好朋友,毕竟剑心还很年轻,不像铁手君他们那样心里装着事,刚才也确实在翻越北方与中部分水岭断魂山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要不是李清的感悟又有所提示,及时进入奇异的时空减速状态,那剑心有可能坠崖。

  过多客套的话也不多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李清也不会将这件事放心上,他反而对自己的进步很兴奋,看样子那观微他多少领悟了一点。

  北方人彪悍,这一点从他们外形上可以看出,李清还好,这剑心就显得瘦小了些,不过剑侠一般也都是这般打扮。

  打听消息必然要去客栈酒保,李清他们对此深信不疑,二人来到一家面积还算大的客栈。

  “小二哥沏壶好茶。”李清说道。

  剑心也乐得自在,放下剑与李清闲聊。

  待小二上来,李清问道:“不知这孟州怎么走?”

  小二一听这个立刻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剑心那剑晃了晃,喝道:“不说一剑杀了你!”

  小二吓了一跳,李清连忙劝阻,“稍安勿躁啊,来这个给你。”

  不知从哪弄来几个钱,李清给了小二,他这才战战兢兢地说道:“孟州距离此地也不近,二人乘坐的马匹乃极品马,两日便可到达。”

  “嗯,海家堡听说过吗?”

  “你说孟州那个?哎呦我说客官,那地方在当地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海家堡上上下下只有海烈大人与管家两个人,据说是他嫌烦将别人都遣散走了,我跟你们说啊,这每年到他那里拜师学艺的人那可是海了去了……”

  听了半天,李清稍稍放心,至少他现在还没有徒弟,而且海家堡也不是什么禁区,这样就好办多了。

  付了茶钱,李清与剑心便牵马离开,直奔孟州。

  路上剑心忍不住问道:“为何不吃过饭再走?”

  “只有茶钱了,咱们的马还白吃了上等草料,当时候没钱付账那得多窘迫,所以拔腿就走才好。”

  剑心惊异的看着这人的背影,他越来越搞不懂李清了。

  孟州在这一带很有名,盛产肥桃,而且还有个出名的海烈在,这活招牌带动了当地发展,所以一进入这里,李清就感觉到了此地的富裕。

  [小说网,!]

  ...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