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七十章 海烈

第七十章 海烈

  “不错嘛,一晚上就将基础练成了。”海烈出现在一旁。

  “那是师傅教的好。”李清连忙抱拳。

  “我真纳闷你以前是怎么修炼的,居然有一身功夫,内力却没有,而且也不像是受过内伤。”海烈说道。

  “师傅,我确实修炼的功法比较特殊,行成不了内力。”李清说道,他是蜀山长老自然不喜欢说假话。

  “哦,这种武功我闻所未闻,如果是放在十几年前我自然会问清楚是什么功法,现在毕竟不过问江湖事是,不过你能将你的武学演示一下吗。”海烈说道。

  名义上海烈是他的师傅,李清自然不会藏着掖着,立刻将部分蜀山所学展示了一下。

  毕竟蜀山的武学精妙绝伦,就算李清现在存不住灵气那也是带点仙气的。

  “妙啊,你这功夫真是俊,真不知道到底什么人才能创造这般神奇功法,而且一般的武功看一遍我可以记个大概,可这功夫我根本就只能记住外在,应该配合高深心法。”海烈倒是没有顾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李清点头,他说的没错,有一点他不会说,就算是知道了蜀山的心法没有灵气也发挥不出它应有的作用来,李清没有灵气好歹还有境界在。

  “说实话我真的指导不了你什么,昨天收下你完全是因为你的剑意之中的那抹正气,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咱们凡间的武林又出什么事端了,你先别说话,如果是因为这个的话,过两天你就回去吧,我是不会出山的。”海烈说道。

  李清猛然发现原来这个带有邪性的人还挺聪明的,不过他摇了摇头,说道:“前辈说得不对,江湖上或许正在发生什么大事,可惜我对于江湖上的事也不关心。”

  “哦?那昨天那个家伙,为何看到我会产生戾气,习武之人不适合这样,而且你们两个一个功法气息,实力非凡,另一个骨骼惊奇,潜力超然,怎么会一心拜我为师,除了我还有许多高手啊,不要告诉我你们认为我天下第一?”海烈皱眉道。

  “前辈,我也不想骗你,我们两个来确实是有些事要做,不过我现在真的想拜您为师尽快提升武学。”李清说道。

  “既然有些事你不想说那就算了,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你且好好练功,过几日我再来检验你。”海烈说道。

  李清开始觉得是否要把这次的事情告诉他,这古玉需要四块在一起才可以,也就是说如果海烈配合或许可以少一番争斗。

  犹豫了几天,一直没有机会告诉海烈,因为这段时间整个古堡就只有他与老管家两个人。

  这一日李清与老管家闲聊,“李老前辈,您在这古堡多少年了?”

  管家知道这是海烈的徒弟,而且也是这么多年第一个承认的徒弟,才说道:“我今年八十岁,在这古堡也有五十年了。”

  “哇,前辈真的不像八十岁,您能跟我讲一讲海烈前辈的故事嘛?”李清说道。

  “海烈啊,我看着他长大的,我见证了他的成长,崛起,巅峰,退隐,平淡,他的一生辉煌过也消沉过。”管家说道。

  “前辈说的也太笼统了,对了,您在江湖上不会默默无闻吧?”

  “那都是别人给的虚名,没有用的,我也被人称过夺命脚,不过那都是五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海烈的爷爷还活着。”管家似乎回忆到了很久以前的事。

  其实李清最想打听的是海烈的人品,不知是人老了话多,还是因为老管家太过孤单要与李清絮叨几句,他继续说道:“这海烈三代都是江湖出名的剑客,他爷爷号称夺命剑,我的外号跟他有渊源,他父亲号称疯狼,靠一把软剑纵横江湖二十年,可惜被仇家诛杀,到了海烈这里,前二十年在江湖上闯出名号,后来突然就金盆洗手,退出武林,或许因为这样他才保留下了武林神话的名号。”

  “武林神话……听起来是尊称,看来前辈确实是武林中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李清喃喃说道。

  下午吃过饭,李清又如同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练功,他的眼神一闪,熟悉的状态又来了。

  周围的世界全部变成了慢动作,一个公子模样的人从院墙上一跃而进。

  李清摇了摇头,按照管家说得,不管是谁,若是这样进来就直接送出去。

  李清直接飞过去一个过肩摔,之后一招老猿抱印,将人扔了出去,那人甚至没有看清李清的面容。

  这已经是这几天的第三十五个了,那老管家从一旁慢慢走过来,笑道:“你来了以后倒是省了我的事。”

  “前辈,之前整天都这样么?”李清好奇道。

  “嗯,从他金盆洗手那天之后,一直都有人跳进来,有的是拜师,有的是瞻仰,有的是贼想要进来偷东西。”

  “不是吧,好歹也是武林神话住得地方,他们怎么敢这么猖狂。”李清说道。

  “金盆洗手等于告诉天下武林,自己不会再出手了,按照江湖规矩一旦再出手则家人的生命会受到威胁,当然他也没什么家人只有我这个糟老头子跟他有点关系。”

  李清忍不住厌了口唾沫,以前是没亲人现在不是有徒弟了……

  “那这些人也太现实了,连毛贼都敢进来。”

  “当然不是普通得贼,能进来的都是可偷星摘月之辈。”老管家说道,之后咳嗽了一声便离开了。

  “好厉害,单单是这老前辈就如此厉害。”

  傍晚李清开始打坐修炼,到了子时他便睁开了眼睛,这个习惯他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了,按照蜀山的心法记载,深夜子时练功正是人精力最集中的时候。

  练了一套武功,微微发汗,李清准备继续舞剑之时,忽然一把锋利的剑飞了过来。

  李清一惊,这把剑的速度极快,如此快的速度,全胜时期的他可以接住,不过现在凭借对周围减速勉强躲过。

  那剑在黑夜中显示出幽幽的绿光,令人心颤不已,李清与它对视,感觉此剑竟然像人一样望着他。

  “你究竟是谁?”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李清居然跟一把剑说话,尽管他知道每一把剑都是有生命的。

  没有丝毫的声音传给他,李清此时唯有将夜王剑拔出,“那你也尝尝我的回应吧!”

  夜王剑属于邪剑,此剑遇邪则邪,李清挥舞之时,空气中充满邪性。

  那剑毫不示弱,也挥舞着与李清回应,双方足足打了半个晚上。

  黑暗中突然听到瓦片的一丁点动静,本来是不容易发现,可惜此时那把奇怪的剑将光芒掩盖了起来,李清不得不竖起耳朵倾听,这才听到此声音,他也顾不得其他,顺着声源飞了上去。

  果然是有人,看这身手,他还以为是张自豪或者张破天来了,那人穿着他讨厌的黑色,本来就看不清,还是黑色,能不让人恼火。

  “来者何人,为何鬼鬼祟祟!”李清怒吼一声,此时老管家也赶了过来,不愧是腿功了得的人,也具有飞天的轻功,蹭的一声就站他旁边,李清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他与那剑打了半天,这老管家怎么不出来帮忙?

  不过当下还是先把那黑衣人抓住重要,黑衣人不说话,也不动,站在原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李清知道这可能就是白天老管家说得可偷星盗月之辈。

  “哼,我拜月皇宫都盗过,更别说小小海家堡,这九子刻印琉璃瓶子我就拿走了。”

  那人自称拜月,不过李清没听说过,他也不知道那琉璃瓶子是什么东西。

  “前辈……他偷了个什么东西呀,这把剑就交给你了……”李清小声说道。

  他话没问完,拜月突然消失在夜色里,李清也在消失在老管家视线之前听到他说,“是一件非常值钱的瓶子,老太爷在的时候最喜欢了……”

  人生地不熟的,李清追出去老远,不知不觉天就要亮了,放在平时他不会为了一件瓶子追别人这么久,毕竟他也平时教育张自豪,钱财乃身外之物。

  他知道那贼既然不是一般人,自然不会随便拿走一样东西,要么有其他用途,要么就对海烈有特殊意义,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李清一定要把他追回来。

  海家堡中,老管家恭身对海烈说道:“您不怕他会有危险,那件东西你也……”

  “李叔,我那徒弟怕是以前比我都厉害,而且那东西我早就不放瓶子里了。”

  海烈说着从怀里拿出一物,正是第四块古玉碎片。

  “哥,我喊你亲哥了,你别追了好不好呀,你很那个海老怪什么关系,可是就算有什么关系也不至于这么不要命地追吧?”

  拜月已经跑岔气了,李清也累的不行,要是放以前他飞两步就抓住了,现在可不行,飞行需要轻功,而且要高深的内力才能维持。

  还好他之前是蜀山长老,就算内力不多他也懂得如何使飞行更加的省力。

  李清喝道:“快把东西拿回来吧,给我了,我就不追你了!”

  “你可真是死脑筋啊,既然这样我也没办法了!”拜月说完直接挥手将那花瓶砸了下去,摔个粉碎。

  ...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