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七十一章 试探

第七十一章 试探

  “你……”

  李清感到着急,可惜来不及接住.

  那拜月瞪大了眼睛什么都没发现,他有些失望,不过还有些兴奋。

  “什么都没有,你也看见了东西已经摔了,里面什么都没有,那……我就先走了。”这次拜月做的也不怎么精彩,他准备溜之大吉。

  李清见事已至此便罢手,回到海家堡的时候已经是晌午,此时正好赶上午饭,平时都是李老爷子准备这些。

  果然饭已做熟,李清进来之时发现海烈已经回来了。

  “师傅您回来了。”李清连忙鞠躬作揖。

  “听说你前去追击拜月,可否追到?”让李清站好后,海烈立马问道。

  “追是追到了,不过那个琉璃瓶子被打坏……”李清有些为难道。

  “算了,也不怪你,一个瓶子碎了也就碎了,回来就好,快吃菜吧。”

  李清坐在座位上,有些纳闷,海家堡别说是一个昂贵的瓶子,就算是丢了几吊钱那也得讨个说法,想不到海烈会如此大度。

  正所谓睡不言食不语,一顿饭过后海烈去了房间休息,李清也随之而来。

  “怎么,还有事?”海烈说道。

  “是啊,师傅忘了临行前让我加紧修炼,回来检验我?”李清提示道。

  “哦哦。”海烈一拍脑门说道:“这一回来就忘记了。”

  李清无意之中从他的神情慢放之中感受到了一抹不自然,心道:自己是想多了。

  后院够宽敞,李清此时状态还算可以,虽说是追击拜月一整晚,可好歹没有打斗,此时体力居然奇迹般的恢复了。

  拉开了架势,李清用他再熟悉不过的蜀山剑法与海烈交手。

  老管家在一旁默默看着,他点了点头,李清可谓是进步神速,他随着内力的增强随之带来的是速度的加快,且动作更加飘逸。

  一开始海烈用海家的家传武功对招,那武功十分有名,人多来拜师的人要学的就是那套功夫,他们海家可是出了三代用剑高手。

  虽说是凡间的功夫,可在这个世界里,凡人是可以与仙人抗衡的,这世界仙人的定义他不知道,可好歹那位疯疯癫癫的老前辈应该就是仙人无疑了,那境界之高令他望尘莫及。

  海烈招式稳扎稳打,防守的凌厉程度也非同小可,李清此时应付起来已经吃力。

  毕竟没有灵力维持,这些内力再多也仅能抵个分毫。

  不过海烈内力深厚,此时李清正是精力最集中地时候,他忽然发现海烈接下来使用的招式他好像在哪见过。

  隐约中发现与昨晚那把可疑的剑十分类似,可是这分明是大活人,正在李清分神之际,海烈一剑就放在了他的喉咙上。

  一滴汗液从他脸上低下,这可是生死的时刻,海烈缓缓将剑放下,说道:“你输了,不过我会以此作为衡量你的标准,下一次只许超过这次。”

  海烈说完未再过多停留,只留下李清想之前的事。

  之后的几日李清每天都会在中午的时候与海烈比招,后来他渐渐发现,蜀山的**越来越不适合自己,反而平常的剑招在他手里运用起来能够超常发挥。

  那海烈看在眼里,便将自己的海家剑法一点一点传授给了李清。

  海家剑法一共九九八十一招,招式与招式之间可以千变万化,海烈告诉他总共可以变化九万六千次。

  如今他已经学会了上卷所有招式共五十一招,这一卷的功夫主要是讲了如何见招拆招,以及应对剑术高手的一些实用套路,虽是凡人编撰可使用起来,功夫又提升了不少。

  下卷功夫则是这个世界一些必杀技的整合,整整三十招,全部是仿照一些强大家族的必杀技,竟然能够融汇到这个剑谱里,编撰之人一定运用了大气力。

  李清在海家堡住了也有段时间了,平时他可以自由出入这里,日子久了自然会有人注意到他,所有海烈收徒一时便不胫而走,这孟州一代海烈名气很大,所以李清自然受到了别人注意。

  退隐之人收徒,江湖上确实没有规矩说不可以,毕竟一些前辈高人的归隐可能会使得一些珍贵**失传,在江湖上会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

  又来到这孟州最大的茶楼,李清不是这的常客,仅仅来过几次,他发现最近两次过来明显别人会多看他几眼,那茶馆老板殷勤的过来亲自奉茶。

  “李少爷您又来了。”

  茶楼老板给他打着招呼,李清笑了笑,接过茶水,问道:“最近江湖可有什么异像发生?”

  其实李清对这里的江湖丝毫不关心,他这么问也无非是找个话题,这也符合他武林神话的徒弟这一身份。

  “呵呵,如今江湖暗流涌动,不过要说大事,最近还真出了一件。”

  看到老板神秘的样子,李清多少有些兴致,问道:“出了何事?”

  “那中部的齐州境内,鬼火王一整个势力被屠了,据说手段极其残忍连老弱妇孺都没放过。”

  李清心里咯噔一下,这鬼火王他好像听说过一样,齐州旁边的青州他知道,那个地方现在是天下会的地盘。

  忽然他一拍桌子,暗道一声:不好。

  那鬼火王的名号是在剑心嘴里听说的,剑心说鬼火王与他们关系极好,这么说来地话剑心他们的归心山庄可能有危险。

  茶馆老板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李清意识到失态连忙尴尬地说道:“您说除了这件事,前几天好像也说过类似的事。”

  “可不是嘛,几天前的消息说的是齐州南面的雷州,那里也有被屠满门事件,手段如出一辙,江湖上都说是那天下会所为。”

  李清闻言暗道:那些中部地区距离此处很远,说不定那些消息是自己离开以后不久就发生的,总感觉与自己这次盗古玉的事情有关联,可要说没关联得话,那天下会已经牵扯进去了。

  今日李清揣着心事回去,正好撞见海烈在院子赏花。

  看到李清过来,忍不住问道:“为何愁眉苦脸?”

  “今日出门听闻最近江湖动荡,虽不干我辈之事,可闻之总有不喜。”李清说道。

  海烈未说话,李清试探着说道:“师傅您真的不为所动吗?”

  海烈静静地站在那里,良久才回过神来,“江湖之事自然由江湖中人解决,你若看不过现在走便是。”

  从他的嘴里李清听出了不满,又有些无奈,毕竟是退隐之人,海烈也很为难。

  不过这并不影响李清与他的谈话,李清严肃地问道:“那您与那归心山庄的人可有过节?”

  似乎如一道闪电击中海烈,他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李清一眼,开口质问道:“我与归心山庄之事江湖中人所知甚少你又从何得知?”

  李清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之前他似乎是对李清太好了。

  不过李清说道:“我听一位前辈说得,他叫铁手君,此人说话分量极大,我想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一听是这个人,海烈的脸上稍微放松了一些。

  “以后不要再跟我提归心山庄,也不要再说铁手君,不过我要问你,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事了!”海烈说道。

  “只是随便问问,之因为今天听说鬼火王被屠杀之事,别人都说是天下会干的,也有人说是归心山庄的铁剑干的,我这才想起来这个问题。”李清说道。

  “确实是件大事,鬼火王十几年前的时候与我交过手,他与铁剑半斤八两,剑王不可能轻易杀了他。”

  此事本来就这样不了了之了,第二天李清在出门的时候意外看到了剑心。

  他全身伤痕累累,见到李清自然是用尽了力气。

  不敢将它放到海家堡,李清只能带着他到了医馆,经过大夫的鬼门十三针,那剑心的伤势已然控制住了。

  他逐渐从昏迷中过度过来,已经过去了一天多,剑心睁开之后满眼都是血丝,他大吼着:“杀,杀!我要杀光你们!”

  李清点了他的几个穴道这才使得剑心情绪稳定下来,之后继续陷入沉睡。

  待到他睡去,李清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有事啊!他最担心的就是那屠杀事件牵扯到归心山庄。

  李清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为了不让海烈起疑他这才回来,有空再去医馆看望剑心,他此时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不过事情却跟他想得一样,那归心山庄未能幸免于难,不过具体的事情现在也不方便问,李清便决定那古玉之事尽快得手,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他就不能坐视不理,哪怕只能尽一点点力也是好的。

  “深夜过来所谓何事?”海烈屋里的灯未关,,李清来的时候感觉他是在等自己,进去时发现他正在看书。

  “没事,只是两日未归想来看看师傅。”李清抱拳道。

  这海家堡里里外外差不多所有地方他都去过,唯独这海烈的卧室他没有进过。

  神识不在了以后,李清凭借他在疯子前辈那的修行,单单靠眼力也能有所发现。

  ...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