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七十七章 往事

第七十七章 往事

  “你们在搞什么?”海烈放下手里的剑,提起酒壶继续喝了起来.

  “前辈别再喝了,前辈!”李清夺过他手里的酒壶,让他无法再喝。

  “给我,快给我,让我喝个够吧!”海烈上去疯抢起来,李清将酒壶扔给了铁手,铁手继续扔给剑心。

  “你快把酒壶给我!”

  “给你可以,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呵呵呵,还敢跟我提条件,你、你说啊小子。”海烈叫小说Www.ZHUzhuDAO.COM道。

  “你与那杀手是否相熟?”

  “杀手,什么杀手?”

  “明知故问,就是灭我剑家满门的杀手!”

  剑心不愿提起这些,那海烈一听双目好似有了神采。

  “你小子是剑家人?”

  “我正是剑王之子,剑心。”

  “剑心……快让我看看,这么多年你过得怎么样?”海烈好似变了个人,现在主动靠近剑心,抚摸了一下他的脸。

  “前辈,这是……”李清不知为何,感觉他们两个身上的气场相同,而且不经意间,这俩人偶尔散发出的戾气也极为相似,这究竟是为何?

  “喂,前辈,你怎么了!”剑心有些不爽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往事,那杀手我不识。”海烈说道,不过在李清的眼中,他出现了一些变化。

  “我看,既然我们三个来了,基本上也排除海烈兄的嫌疑,咱们就商议一些其他事情吧。”铁手君低声道。

  “铁手前辈,你想说什么?”剑心问道。

  “我想知道那日海烈打伤剑王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想不单单是为了那小块玉佩吧。”

  “你们都想知道?”海烈问着现场每一个人。

  “没错,我们都想知道。剑心也着急说道。

  “那好,既然你们都问到这份上,我海烈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当时我和剑心一样意气风发,正因为如此我才一心习武而忽略了身边的人。”

  “你们也都懂得,男人长大了总是要娶妻生子的,我碍于父亲施加的压力而娶了我的表妹,怎么说呢,她是那样的美丽、贤惠,可惜我将我的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习武之中。”

  “我说这些你们可能听的很烦吧,呵呵,反正我也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那一年我认识了一位很谈得来的朋友,他很聪明,无论什么功夫一学就会,我与他逐渐成了莫逆之交。”

  “一开始我们整天练武、比武,后来开始邀请他去我家里玩,就是在这段时间,他与我的妻子相识。”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能猜出来,一来二去的他俩渐渐好了,而我知道的很晚,后来的一天妻子告诉我,她怀孕了,当时我莫名得非常兴奋,并且保证以后退出江湖安心陪孩子,后来就在孩子出生以后,她告诉我,孩子可能不是我的……”说着说着海烈哽咽了起来。

  “这……前辈,这伤心事真是让人心碎。”李清实在不忍心打断他。

  “我将她赶走之后听说她跟那个朋友走了,当年我跪在我爹面前发誓,这辈子都不再碰女人!所以我武功突飞猛进,逐渐成为武林中年轻一辈的高手。”

  “一直到多年以后,我在四处挑战高手,恰好感应到巨宝出世,一切就又变了,那巨宝不知是何物,居然散发着一种吸引人的能量,而且功力越深厚的人受到的影响越大。”

  “为了拿到此宝,我知道速战速决的道理,连续杀了二十多个武林高手之后,我见到就那块宝玉。”

  “咳……我打断你一下,那宝玉好像是我先发现的?”久久未发声的铁手君说道。

  其他人已经完全沉浸在这个故事里,这才想起铁手君进入了这个故事,当时的情形究竟是什么样李清非常想知道。

  “你所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不仅仅只有我们这类人,那古玉一开始被我发现时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个破岩洞中,一开始我杀到最后,你们三个都没到,我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少年,大约十七八岁,他就像是一个乞丐一样趴在地上,当时我就问他,那宝物的吸引这么明显,一定在这附近,是不是他藏了?”

  “那少年虚弱地说,已经被他吃到了肚子了,这个可续命,他如果不吃,或者拿出来都得死!”

  “你是怎么做的?”剑心突然说道,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剖开了他的胃,从他的胃里拿出了一块石头,然后他的尸体发出了五彩得光芒,他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我没有完成考验,我无缘奇迹之门。”

  “就这样那石头从我这飞走,摇身一变变成了那块宝石的模样,我再次见到那块宝石的时候,是从气息上判断出来的。”

  “呵呵,当时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你们三个都在这里,我本来是想夺过宝石来,回去再好好研究,谁知,这三人中就有夺我妻子的那个朋友。”

  “当时你们三个围攻我,我不恨你们,这话我放在现在说,就算现在你们三个再联手我也不会怕,铁手你现在知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三个联手对付我的时候,我为什么只伤了剑王吗?”

  “这……这不可能,你说的都是假的!”剑心听到这里,他已经受不了了,一直以来他的父亲教导他习武做人,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以自己是归心山庄的少庄主而自豪,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是父亲与别人偷情来的。

  “剑心,你接受不了没关系,有一点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从没有因为恨你爹而想杀他,当初废他经脉就是因为他没有好好照顾你的母亲!”

  海烈的话如同一道重雷击中到剑心的身上,他从小母亲就死了,所以从没有人跟他提过这事。

  “爹啊,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爹啊,你说话啊!”剑心痛哭了起来,他唯一的依靠,他的父亲现在也离他而去,而且这不明不白的事情也无法从他口中得到证实,剑心拿起一旁的酒壶狠狠地喝了起来。

  李清与铁手对视一眼,都是满脸叹息。

  忽然铁手眉毛一挑,说道:“这事情还没完,你的那块怎么就没了?”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