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联盟 > 第143章
  因各个世界时间流速不一样,张自豪等索性就在原处修炼。

  系统提示他们换地图已经差不多三个日落,依然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多久才会执行。

  这一天,张自豪再次进入造化玉蝶,小青与龙前辈对于他进进出出也早已熟悉,未有人打扰。

  山河破碎图中的四山中最高的那座山上,张自豪现在就喜欢在这里顿悟,他的修炼已经在这里进行很久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劫云就要来了。

  他要渡劫,这件事仅告诉过李清,一来他对于修炼蜀山之事所知甚详,二来张自豪心中自有无名疑虑,总感觉兄弟中有人不可信,却又说不上来,一切的解释皆归结于修为不够。

  小灰灰自然无法进入造化玉蝶,却可以长久停留外界,在这未命名世界,张自豪将造化玉蝶存于它的腹中,这样会放心些。

  “劫云还有一年就要来了,渡劫成功我就白日飞升,成为真真正正的仙人,我可能是地球很长时间以来唯一一个境界上达到仙人的人。”张自豪脸眉冷竖,未有丝毫得意之色,年轻的脸上充满着深沉,以前他常常说李清忧郁,现在的他比他犹有过之。

  “恩?这是……”

  张自豪突然从高山飞下,离开山河图,他感应到小青的位置,连忙飞去。

  却见小青盘膝而坐,双手结印,印堂之中有一道墨色印记显现,给人一种中毒又像是走火入魔的感觉。

  “青青,你的气息忽强忽弱,究竟出了什么事?”张自豪未敢惊扰他,仅仅是用灵魂深处那种主仆之间的烙印呼唤她。

  张自豪知道,青青以前提醒过他,她的修为逐渐减退,作为高高在上的神器器灵能甘心认他做主人足以说明问题。

  现如今,张自豪每次进步都会细微感觉到青青的实力,她依旧比他强一些,不过随着实力的拉进,他的地位似乎真的高了。

  青青睁开眼睛,看着张自豪平静了许多,开口道:“我知道你要渡劫了,恭喜你。”

  “前几日我不就告诉你了,你现在怎样?”张自豪问道。

  “我也不清楚,失去的记忆太多了,造化玉蝶经手了多少主人我也记不得了,不过算上你,我印象里有六个主人,至于我这伤势,不知道我能撑多久。”

  看着青青一脸失落的样子,张自豪甚是心疼,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张自豪以为自己见到了女神,她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是比真神还要厉害的。

  之后从她的身上张自豪感受到了师长般的关切,在修炼前期与龙前辈教给了他不少生存经验,这些东西都是珍贵无比的,不过最让张自豪心疼的却是青青的遭遇。

  数千年孤寂的生活,少女般纯净的心灵,却不知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追求的应该是什么。

  “那六个主人都挺厉害吧……”张自豪挤出一抹笑容说道。

  “厉害呀,龙星斩排第二。”青青说道。

  “哦,那是身体受到重创后的他,还是巅峰时候的呢?”张自豪好奇道。

  “巅峰状态他也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他是龙星斩上一个主人,对了,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进入玉蝶第三层,那里有东西留给你。”青青忽闪着大眼睛说道。

  “如此炸天吊的人物,必然留下惊天动地的东西,你可不可以取来让我开开眼界?”张自豪兴奋道,青青是器灵,理论上所有空间她都可以任意穿行,这点事情应该难不倒她。

  “这个……不行,我和你说过,实力弱了以后我也进不去了,进入那里要承受万倍时光流速的威压,不是因为我是器灵就能随意进入的。”青青抱歉道。

  “啊,这样啊,真是可惜,不过除了第三层不知名的东西,这山河破碎图到底是谁放进来的,我至今领悟不透。”张自豪说道。

  “龙星斩知道的比我多,他已经告诉你了,这是原始宇宙的知名道具,不过这图被勉强塞进这玉蝶里,内部受了严重损伤,有强者留下的烙印也荡然无存了,你在这里面究竟修炼到什么成果了?”

  “这里有四座山,一高一矮一陡一普通,目前我已经在三座山上领悟到了些许皮毛,那矮山我给他起名回头山,每次攀爬它的时候我越是想爬上去就越上不去,它可以是最矮的山也可以是最高的山,现在我能在百步之内登顶,那陡山也有些名堂,一开始越来越陡,最后甚至负角度攀爬,要知道越爬的很高掉下去越惨,在这图里可是不能飞的,可是一旦我鼓起勇气战胜它的时候它就越来越平,最后如履平地,不过我始终未爬到山顶过,或者说它才是最高的,那图画中最高的山更加怪异,这是真高,第一次我连续爬了十几年才登上山顶,期间地形地貌无数次变化,一会是雪山,一会是森林,再一会就像是火山,不过山顶之上景色真的很美。”

  “哈,这么说这高山已经被你征服了,你很不错啊。”青青笑道,她的笑容让张自豪心安。

  “才没这么简单,我下山的时候用了五分钟,感觉这山没这么高,我的领悟还不够,不过这第四座山最邪门,龙前辈说这是仿照不周山建的,我每次上去都会感受天地威压,我现在的修为不知猴年马月才能上去,看来这山最难。”

  青青听完他的话,开心地笑了起来,似乎暂时忘了烦恼,她笑道:“果然是当局者迷,最难的不是征服不了的,而是自以为征服了的,最起码你知道修为高了就行了,不是吗?”

  青青说完,张自豪证住了,她说了如此的一个哲理的问题,还真的是当局者迷。

  “真是惭愧,我应该早早的向你请教。”张自豪谦虚道。

  “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会尽量帮你。”青青说道。

  张自豪忽然注视着她。

  “怎么了?”

  “你转过身去。”张自豪说道。

  “为何?”

  “照我说得做。”他再次强调一遍。

看过《绝世联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