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周王侯 > 第八五四章 兵临城下

第八五四章 兵临城下

  阳武县东城楼上,得知敌情警报的众人已经快速登上城墙。站在城墙之上往东看去,七八里外,连绵不断的博浪沙沙丘上烟火升腾。自北向南数座山丘的顶端都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那是报警的烽火,是敌军来袭的征兆。

  六座烽火一起点燃,那绝非是因为担心城中看不到消息,而是敌情紧急,敌军众多之兆。每一座烽火控制的范围在左右两里之地,六座烽火齐燃,那说明来犯之敌几乎横跨十余里范围,人数必是铺天盖地。

  “所有兵马立刻登城防守,所有人,快快。”魏大奎大声吼叫着,城下一千禁军和六七百县城杂牌军早已从各条石阶登上城墙,准备迎敌。

  “怎么回事啊?不是说这里没有敌人么?来了多少人?教匪们来了多少人?”郭冕慌张的道。

  “殿下,目前敌情未知,殿下不要慌张。殿下一慌,下面的兵士百姓们可没了主心骨。殿下放心,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没那么容易攻破城池的。”林觉沉声劝慰道。

  郭冕惊魂难定,喃喃道:“好个郭昆,居然骗我说阳武没有敌军,这是要害我死在这里么?回头我必要找他算账。他居然带着绝大部分兵马跑去封丘了,这里才是教匪攻击之处啊。郭昆,你给我等着。”

  林觉皱眉道:“殿下,现在说这些不好吧。这一次可不是谁的过错,更不是故意为之。我想,咱们是中了教匪的调虎离山之计了。封丘一带是佯攻,是吸引我大军前去的诱饵,而这里才是他们真正想要攻击的目标。这绝非小王爷故意所为。”

  郭冕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了,忙道:“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林觉,你得拿个主意。你之前就说这里是教匪攻击的重点的,你应该知道如何解救吧。”

  林觉道:“殿下,咱们即刻派人快马去想都虞候他们求援,他们发现上当之后必会在三日内赶到救援。大军一到,情势自缓。”

  “对对对,立刻派人去求援。可是……三天时间……我们能撑的过去吗?”郭冕道。

  “殿下,下官也不知道。事在人为,全力为之便是。结果如何,只有天知晓了。”林觉沉声道。

  说话之间,突然有人大声叫道:“来了,来了。”

  众人忙朝远处看去,但见数条火把的长龙正从博浪沙连绵的山丘之中奔涌而出。像是黑暗中奔涌而出的岩浆一般,火把通明的几只队伍冲出山丘驰道之后便立刻散成漫天星火,只片刻便铺满了地面,朝着阳武县城滚滚而来。

  “我的天!这得有多少人啊。”有人发出了惊叹之声,这一声也代表了很多人的心里要说的话。

  漫山遍野全是火把,每一个火把下边都是一名敌人,眼前便有上万敌人。还有更多的敌人正从博浪沙沙丘之间源源不断涌出。估摸着起码有两三万之敌。

  “完了,这么多教匪,这可如何守?我们还是赶紧撤吧,守不住了。”郭冕脸色发白,喃喃道。

  魏大奎

  紧张的舔着嘴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之前还因为无法参与和教匪作战而心里不快,现在可好,教匪铺天盖地的送到眼前了,他却发现,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了。

  “这是京北五县教匪主力无疑了。果然他们是要攻我阳武的,本县就知道他们必会来这么一手。只是他们人数太多了,怕是真棘手了。”赵有吉皱眉轻声说道。

  “那还等什么?魏大奎,护送本王赶紧走。这仗没法打。”郭冕跺脚叫道。

  魏大奎尚未说话,林觉冷声开口道:“来人,护送殿下回县衙休息,保护好殿下。所有人按照之前的计划各就各位,准备迎敌。”

  郭冕愕然道:“林觉,你……什么意思?”

  林觉拱手道:“殿下莫忘了,你现在是平叛大将军,临阵脱逃,朝廷是要追责的,皇上是要发怒的。殿下不要担心,如果当真城保不住,我等拼死护送殿下突围便是。但未战先走,万万不可。”

  郭冕惊愕以对,林觉不再多言,沉声对郭冕身旁的卫士喝道:“还不护送殿下下城去,还等什么?”

  郭冕皱眉跺了跺脚,一摆手转身下城。

  林觉看着呆呆站在一旁的魏大奎道:“魏都头,你呢?你是要留在城上和我们一起守城,还是要下城去陪着晋王殿下呢?”

  魏大奎感受到了林觉话语中的蔑视,顿时气血往上涌起。林觉和赵有吉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都敢和敌交战,自己倒不如他们?那也不用活着了。

  “所有兄弟,各就各位,准备迎敌。”魏大奎瞪着林觉,高声大吼道。

  林觉呵呵笑道:“这才对嘛,难不成咱们大周当兵的不打仗,倒要我们这些文官御敌不成?岂非是天大的笑话。”

  林觉的行为大大的稳定了士气平复了众人的恐慌。有些时候,所有人都六神无主的时候,就需要有人站出来领头。有了主心骨之后,紧张和恐惧会少了许多。但往往就是这站出来的人很少,能够站出来的,基本上都非寻常人物。关键时候,金子就会发光。林觉一介书生在面对此刻情形是的镇定大大的鼓舞了士气。士兵们按照之前的部署纷纷就位,紧张的看着城下正席卷而来的火红一片的火把的海潮,刀出鞘,箭上弦,等待命令。

  城下,铺天盖地的青教教众终于冲到了数百步之外。领军的是青教天龙大护教孟祥,正是他,奉了海东青之命赶往京北五县聚集教众执行夺取阳武县的重要使命的。时间对孟祥而言也是极为仓促的,他赶到五县之后首先需要将教众从各县集合起来,然后才能对阳武县发动攻击。当他尚未将教众聚集在胙城的时候,便已经得到了一万禁军渡河北上的消息。

  孟祥心里清楚,就算自己将五县教众全部集合起来,形成一只数万人的队伍,那也绝非是一万禁军精锐的对手。对于教众们的战斗力,孟祥心知肚明。于是孟祥立刻进行了应对。来之前海东青便曾面授机宜,孟祥按照海东青的主意,命东明分坛坛主徐德

  亮即刻带着本县教众故意抵近封丘,以吸引在赶往阳武县的一万官兵的注意力。

  此举果然奏效。当飞鸽将禁军大部队抵达封丘的消息传到胙城之后,孟祥大笑不已。当下率领从长恒县、韦城和滑县赶到胙城的上万教众,裹挟了一大批昏头昏脑的普通教众开赴阳武县。这只队伍的人数高达两万六千之众。带着这么一只人数庞大的队伍,面对阳武县那可怜的不到千人的防御力量,孟祥知道,这必是手到擒来的结局。

  城下火把猎猎,全部穿着黑袍的教匪队伍比夜晚的天色还要黑暗,笼罩在城下方圆七八里的地面上。孟祥骑着一匹马而缓缓的从教众之中走出,策马上了城外斜坡,来到城下百步之外勒马站定。

  “阳武县县令赵有吉在不在?出来说话。”孟祥掀开黑袍风帽,朝城头高声叫道。

  赵有吉看了一眼林觉,林觉笑道:“赵县令听他说几句,也自无妨。我猜他必是要吓唬你投降的。”

  赵有吉一笑,现身于城楼垛口之间,朝下方冷声喝道:“阳武县令赵有吉在此,你是何人?”

  孟祥呵呵大笑道:“赵县令,何必多次一问?你知道我们是谁。本人乃青教座下首席天龙护教孟祥,今日率我圣教天兵来此,赵县令,你若识时务者,便开城投降。本护教向你保证,绝不动你和你的家眷一根毫毛,保证你的安全。并且城中百姓也秋毫无犯。如若不然,城破后将你全家诛杀,挫骨扬灰。城中抵抗之人,也尽数诛杀。我青教向来对邪魔外道绝不手软,你不信可问问从胙城逃来的人。数日前,我青教血洗了胙城,杀邪魔数千,你应该是知道了。你知道对抗的下场,奉劝你抓住机会。”

  夜风将孟祥的话送到城上,所有的人听着孟祥的话都能觉得脊背后面冒凉气。胙城被屠城的事情早在城中传播开来。那晚青教起事,胙城王县令带着少量人手拼死抵抗。城中不少百姓也自发加入抵抗青教的队伍。但最终还是没能挽救胙城被攻占的命运。之后青教教匪为了报复百姓的抵抗展开了大屠杀。小小胙城百姓不到一万五千人,硬生生被杀了两千多人。那一夜简直血流成河,惨烈无比。现在对方证实了这件事,并扬言要对阳武百姓如此,怎不叫人胆颤心寒。

  “哈哈哈。”赵有吉仰天大笑,负手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一群邪教反贼。什么狗屁青教?一群邪教徒罢了。你们大逆不道,啸聚造反,朝廷大军已然出动围剿,尔等尚不知悔悟。不日尔等便都要被朝廷剿灭,还敢来我阳武县撒野。尔等邪教徒给我听好了,朝廷已然下旨,邪教教众受其蛊惑者情有可原,但倘若继续助纣为虐者,绝不可赦。你们倘若此刻悬崖勒马,尚有一线活路,再继续跟着邪教祸国殃民,必死无疑。你们倒要来劝本县投降?该投降的是你们才是。”

  “放肆!你敢诋毁我圣教?城破之后第一个要死的便是你。”孟祥大声喝骂道:“而且因为你适才的冒犯,城破之后我们要血洗阳武县,杀个鸡犬不留。”

  :。:

看过《大周王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