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尘道途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姹魅圣女

第六百一十九章 姹魅圣女

  十日后,没等刘玉找到合适时机,便听说洛尘前辈随寒鸾真君离开了白鲸港,前往了“冬焰岛”,听说这“冬焰岛”于北海之中,地处东元界最北端的极寒之域,乃是冬水盟三支之首南宫世家的驻地。

  南宫世家乃隐世一族,大部分族人不理世事,避世修行,极少在外露面,北海州适于凡人居住之地皆在圣鲸、银狼两族辖下,

  而“冬焰岛”所在的极寒冰域,天寒地冻,由大量零散冰岛,与岛屿之间万年不化的厚厚海面冰川组成,乃真正的不毛之地。

  北风呼啸,昏暗低沉的云层中三艘灵船顶着护罩,极速穿行,其中一艘船身通体白玉,其上雕有百种飞禽,簇拥着船首的孤傲玄鸟,正是长孙蓉的座驾灵船“玄凰”。

  另两艘形如海中快鱼,船首尖平,船体深蓝,乃是兹涅家的精品灵船“旗鱼”,此行,兹涅家族大族长“怒洋鲸主”与二族长“怒海真君”,携后辈怒冬,随同寒鸾真君与洛尘真人一同前去拜访“冬焰岛”。

  “玄凰”上长孙蓉与寒鸾相对而坐,寒鸾秀眉微皱,目光眺望窗外远处电光闪动的云海,不知在沉思着什么,明眸一转,寒鸾看向长孙蓉,缓缓开口说道:“洛儿,你不是一真想知道为师,此行为何要带你来吗?”

  “师尊,这是为何?”此行长孙蓉一开始便不想来,但师尊却执意要带上她,说是有要事,但问有何要事,师尊却总是推脱,说时候未到。

  “本门开宗祖师的道号,与宗史简章你可记得?”寒鸾并没有直接回答,却反问道。

  “洛儿身为宗门弟子,这些自然铭记于心,本门开宗祖师“寒松真君”为一介散修,游历东元多年,最终落居云海,于落凤山渡九阳天劫,成就灵婴道果,后开宗立派,广收门徒,是为本门开宗老祖。”

  “本门建宗一万五千七百载,玄鹫师姐为本宗第八代掌门,师尊更是本宗除“寒松老祖”后的第二位灵婴真君。”长孙蓉身为孤儿,从小便在灵冰宫长大,对灵冰宫宗史自然了如指掌。

  “没错!本门开宗祖师道号“寒松”,但祖师他并不是宗史上记载的一介散修,而是出至上古名门“寒水宗”,也就是如今冬水盟三支之首的南宫世家。”寒鸾点点头,但话声一转,道出了只有少数人方才知晓的宗门秘史。

  “那为何宗史却记载祖师他为一介散修?”长孙蓉闻言一愣,不由地问道。

  “其实这样记载本就没错,因为祖师“寒松真君”他游历至云海时,已被“寒水宗”逐出师门,并被南宫世家除名,也算是一介散修,且此事知晓之人甚少,牵扯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秘辛,所以宗史上便如此记载。”寒鸾解释说道。

  “这其中秘辛,也是时候告诉你了。”寒鸾脸色凝重的自语后,接着说道:

  “寒松老祖俗名南宫秋,出至“寒”字脉,天资卓越,三百出头便渡劫结丹,为“寒”字脉精锐弟子之一,且同时身为“寒”字一脉掌教之子,若不是后面发生变故,寒松老祖留在族中修行,极有可能接任其父,成为“寒”字脉下一任掌教。”

  “发生了何事?”长孙蓉忍不住问道。

  “寒松老祖当年奉命下地底洞窟,清缴暗魅女妖一族,其他间却私下救了这一异族的“姹魅圣女”,且在后来的接触中两人相恋,此事后来被宗门发现,三脉震惊,其父严令其立即处死异族妖女,不然将与寒松老祖断绝父子关系。”寒鸾神色黯淡,摇头说道。

  事发后,南宫世家举族震惊,要知道暗魅女妖一族生性淫荡,为正道不耻,虽听说其族圣女,冰心玉洁,天性仇视男性,与其族人淫性截然不同,但知晓之人甚少,世人皆误传其为万**王。

  因此当南宫秋扬言要迎娶这异族妖女为妻时,三脉掌教大怒反对,南宫家为上古传承名门,一向重视家族清誉,即便离开中州,无奈退守北地,也一直以中州世家自居。

  南宫世家退居北地后,族中长老商议,全数赞同通过了一条新族规,便是南宫族人,无论男女皆不可与北地蛮人通婚,违者立即逐出家门。

  更别说,如今族中子弟竟要迎娶异族妖女,这事若传出去,还不让中州其它上古世家笑掉大牙,南宫世家岂不沦为他人口中笑柄。

  所以“寒”字一脉掌教,也就是南宫秋的父亲,责令南宫秋立即与妖女断绝关系,且将所藏妖女交于族人,即刻公开除死,以正族风。

  “师尊,那后来呢!”长孙蓉握紧手心问道。

  “寒松老祖即至云州,建下本宗,结果自然是与族人决裂!”寒鸾叹口气,接着说道:“当年老祖自愿与南宫世家断绝关系,带着本门祖母“姒风”,历经重重磨难,迁居至云州。”

  “祖母虽为外族,但与师祖两情相悦,洛儿想不明白,为何师祖族人甚至家人,皆齐力反对呢?”长孙蓉脸显愁容,惋惜问道。

  “这世间有着太多无奈,并不是有情人,皆能终成眷属,宗规,名誉,世俗目光,甚至亲情,这些皆可能成为羁绊与束缚,洛儿你历练尚轻,这些你以后自然会明白。”寒鸾苦笑说着,不由望向窗外,陷入了沉思,想起了那年的辉月山,阳春时节,花开漫山。

  当年她与妹妹寒鸯先后结丹,一同奉命携礼,前去辉月山参加简月仙宗庆典,当时东元界各宗俊秀皆齐聚辉月山,乃为盛况,就是在庆典期间,她与寒鸯一同遇到了那绝情寡义之人。

  初遇那人丰姿潇洒,气宇轩昂,飘飘出尘,令各宗才俊逊色,令人砰然心动,后那人总是无故借机搭讪自己,寒鸾一直于天雪山苦修,从未经历男女那些事,处事尚浅,面对如此出众之人,内心已然窃喜。

  正当寒鸾懵动,心中暗生倾慕之际,竟发生那人屡屡搭讪自己,只不过是为了靠近,讨好自己的妹妹寒鸯。

  寒鸯天真烂漫,一刻都闲不下来,那副冰肌玉骨,出水芙蓉之姿,确比平日沉闷少言的自己,讨人喜欢,多少年她一直便只能是一旁观者。

  “师尊,师尊,师尊!”长孙蓉一连叫了几声,也不见师尊寒鸾回应,师尊遥看窗外,目光幽怨,好似陷入了沉思,长孙蓉从未见师尊,流露出这等神色,也不知师尊想起了什么。

  “嗯!洛儿,何事?”寒鸾回过神,不由显露几丝慌促,但很快便收拾容颜,恢复以往的镇定。

  “为何宗史上没有本门祖母“姒风”的一丝记录?洛儿从一些古籍上的记载看到,暗魅女妖一族生性邪恶,难道事实真如上面所说的那么不堪吗?”

  “是否也正因如此,寒松老祖与祖母相恋,才不为家族所容?”长孙蓉从一些古籍上看到过,暗魅女妖一族淫而好杀,喜掳掠男子行乐,不由忍着羞耻之心,委婉侧问道。

  言外之义,便是在问,难道祖母“姒风”也如传闻中那般作风?因此宗门才没留下关于此秘辛的一丝记录?

  “暗魅女妖一族生性淫邪,确为正道所不容,但祖母“姒风”乃女妖一族圣女,并不是世人口中传的那般不堪。暗魅女妖一族中圣女“姹魅”,乃女妖一族皇族,洁身自爱,品性高贵,与普通女妖截然不同。”

  “宗史中未记录祖母“姒风”的事迹,皆因此事太过隐秘,牵扯甚多,知晓之人越少越好,历来也只通过宗门掌门或长老,口口相传,往后若听到些闲言碎语,切莫轻信动怒。”寒鸾一听,便听出长孙蓉言外之义,解释并叮嘱道。

  其实还有一事,寒鸾并未点明,那便是长孙蓉身具“玄阴姹女”道体,便是体内觉醒了先祖“姒风”的血脉。

  暗魅女妖一族的“姹魅圣女”,体内同样天生便孕育一道玄之又玄的先天“姹女精元”,其功效比长孙蓉的“玄阴姹女”还要逆天。

  :。:

看过《玄尘道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