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联盟之谁与争锋 > 第304章 输了比赛,输了全部!

第304章 输了比赛,输了全部!

  很荒唐,真的很荒唐(联盟之谁与争锋469章)。

  就因为过去签订的一个可笑合同,竟然一直牵扯到现在。

  许平洋从余洛晟他们手上已经掠夺了太多,甚至不仅仅是金钱的问题……

  而现在,他还要张开他那满嘴恶臭的獠牙狠狠的咬他们一口,要彻底毁掉他们!

  余洛晟坐在沙发上,脑海里全部都是几年前的画面。

  许久,余洛晟内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无论是他们这边控诉许平洋当初的掠夺行为,还是许平洋利用那个莫名其妙增加年限的合同来摧毁他们,眼下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到底会不会影响他们周六的比赛!

  ……

  第二天下午,余洛晟、周严、林东、大罗四人不得不前往人民法院。

  由一名法官负责此事的处理,一进入到审理出,余洛晟他们就看到了一名年轻的女法官。

  同时,他们也看见了许平洋和他的助理孙亮。

  孙亮坐在一旁,许平洋咧着嘴,露出了满嘴因为长期抽烟而显得难看无比的黄牙。

  他的牙齿像老头,牙齿与牙齿之间的缝隙很开,只要一咧嘴你就感觉这家伙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而他的头发也因为绞尽脑汁的去想怎么算计别人而掉了很多,秃顶得非常严重。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许平洋满脸笑容的和lm战队的人打招呼。

  “操……”大罗尼玛两个字还没骂出来就被余洛晟狠狠的瞪了一眼。

  大罗那冲动的性格真该改一改,这里是法院,闹事的话更会对他们不利。

  大罗来之前就已经整个人都快气炸了,一看到许平洋露出那犯贱到了极致的笑,他肚子里的气就全部涌了起来,恨不得直接用手指把他那瘦瘦的喉咙骨给掐断!

  余洛晟面无表情,坐在了法官指定的位置。

  法官看到原告和被告都已经到齐,于是按照章程念读。

  年读的内容并不是非常的复杂,法官将合同的一些主要内容给勾勒了出来……最重要的问题正是时间上的问题。

  许平洋手上拿着合同的复印件和原件,递给了法官,并且陈述案件事实。

  许平洋仿佛早就准备好了陈述案件的读稿,咳了一声后,大声的说道:“四年前我的俱乐部和他们四人签订电子竞技合约,合约中表明我的俱乐部将支付给他们每个月一千五百块钱工资……”

  “附属条件为,选手一旦离开了俱乐部将不能假如到其他俱乐部和战队中,不能与俱乐部形成竞争的关系,否则俱乐部有权让选手退出比赛(联盟之谁与争锋469章)。”

  “期限为五年!”

  许平洋刚陈述完,大罗就忍不了了,指着许平洋大骂道:“你放屁!!什么五年,签订的时候明明只有两年,是你自己改了合约!”

  “肃静!”法官不满的喝令道。

  大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法官将合同放到了投影仪中,然后圈出了重点,开口说道:“现在,被告表示合同出现过修改,时间本应该是只有两年,那么等等请出示你们的合同、证据或者证人。”

  一说到合同,余洛晟等人就沉默了。

  许平洋看到余洛晟等人那副不吭声的样子,脸上更是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几年前,他们翼队就被他许平洋耍得团团转,几年过去了,他们一点长进都没有,一到法院里来就像怂包一样,除了骂脏话什么都不会。

  问题是你越在法院里咆哮、大骂,就是越对自己不利,只有冷静的将事情陈述出来才有可能解决。

  想来也是,他们的合同已经被许平洋他拿走了,他们手上根本就没有合同。反倒是自己手上有他们的签字和手印,这个一对照就很明显了。

  这场官司,他赢定了,而他们lm战队也不可能存活下去,至少到八月十三号之前,他们战队不可能参加lpl的比赛。

  八月十三号,呵呵,s世界赛事的名额都定了,他们还能够掀起什么大浪来!

  至于来年他们要是再参加lpl,他许平洋总能够找到办法治他们!

  “年限被改了,我们和他签订合约的时候,合约上分明写的是两年,法官可以查一查上面是不是有更改和电脑处理的痕迹。”余洛晟让其他人安静下来,陈述自己的看法。

  法官点了点头,让人员去鉴定合同。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法官宣读的结果让lm四人再一次陷入到困境中。

  “年限没有更改的痕迹,鉴定科的表示,该合同上打印的字有三年以上。”法官说道。

  余洛晟目光冷冷的注视着许平洋。

  许平洋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时间明明变了,却看不出更改的痕迹!

  许平洋在那里笑,笑得很趾高气昂还有一种智商碾压别人的优越感。

  余洛晟昨天晚上特意去回想当时签合约的情形,他、林东、大罗、周严、赵庭华都清楚的记得看合同的时候是两年,可签下了之后为什么就变成五年了。

  到底是在签的时候被掉了包,还是许平洋之后用什么方法改的,余洛晟根本就不知道。

  他们那个时候都还很年轻,看完一遍合同后并没有想到合同被换了,顺势就签了,之后也没有去检查,毕竟上面的文字确实太多,他们都只关系怎么打好游戏而已。

  不得不为自己和其他像自己这样的人感到悲哀,长期宅在家里面,缺少这种防范心理和法律知识,被人算计后却带来了如此没完没了的痛苦和麻烦。

  反观许平洋,似乎这一切都安排好了,都算计好了,他要做的只是该用的时候用出来而已!

  他们什么都没有!证据、证人都没有。

  上个星期想到的第七份合同到现在还没有下落。

  第七份合同在ace联盟的资料库里,建峰已经在想尽办法从那里拿到当年长空俱乐部合同的备份件,只要能够拿到第七份合同,所有的谎言无功自破,他们也将狠狠的给许平洋一道回击!!

  可是,该死的负责四年前电子竞技合约合同的人在广州,建峰只从那位ace联盟俱乐部的成员那里要到了那人的地址,没有电话。

  如此建峰不得不做当天的飞机飞往广州找那个当时的负责人,询问他四年前翼队的合同是放在了哪里。

  ……

  和许平洋对峙除了争吵就是争吵,林东和大罗最先控制不住情绪在法庭辩论的时候和许平洋吵了起来。

  法官强制制止这无聊的争吵,提出双方调解协议。

  调解协议,许平洋不可能同意调解,lm战队这边也不可能同意那种可笑的调解,最后自然是由法官来判定。

  女法官推了推眼镜,目光扫视着两边的人。

  兴许,以女法官审理案件的经验,她已经明白事情问题出在哪里,也知道有可能是许平洋耍诈欺骗了这些容易冲动和过于年轻的孩子,但是证据摆在那里,她的宣判不能因为知性而定夺。

  “宣判:合约从8月13号合同生效,也就是说,离五年合同有效期还有4个月的时间。据原告提供的资料和信息,被告在去年已经组建了战队并参加了与原告改俱乐部同一赛事的比赛,形成竞争关系。这违背了合同附属条件的规定。被告没有证据可以提供,法院将强制要求你们解散战队和退出与原告俱乐部竞争关系的比赛,至于赔偿一项,法院认为不合理,原告将无权向被告索要赔偿这一说。被告人余洛晟、被告人林东、被告人罗豪辉、被告人周严,是否同意判定?”年轻的女法官用一种严肃的口吻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终止他们的比赛,不要再给我的俱乐部带来更多的损失就行。”许平洋又笑了起来,一副非常讨好法官的模样。

  这个判定让余洛晟、周严、大罗、林东等人如遭霹雳,他们为了这个战队付出了多少,怎么可以说解散就解散,为了lpl的冠军比赛,为了打入世界联赛,他们怎么可以说退出就退出!

  大罗已经气得整张脸都通红了,不是他藐视法律,而是需要法律的时候,法律永远站在对面,大罗恨不得将那个愚蠢的法官也抓下来揍一顿!

  “大罗,控制好你的脾气。我们回去,调整情绪,晚上还有训练,明天还有比赛!!”余洛晟抓住了大罗,用一种冰冷的口吻说道。

  “别忘了执行你们的义务!”许平洋旁边的走狗孙亮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了。

  “义******!!”大罗暴跳如雷的吼道!

  周严一把抓住了发疯的大罗,眼睛却是注视着余洛晟。

  周严的眼神有些无奈,也有些无助。

  这个审判,和宣判他们死刑有什么区别!

  ……

  四人已经不知道如何走出法院的。

  大罗狠狠一脚踢在铁栏杆上,整个栏杆嗡嗡作响。

  林东颓然的坐在地上,看上去很绝望。

  周严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傍晚的余晖洒落在这条灰尘很大的街道上,一辆大车驶过,尘埃满天飞,笼罩在他们四个有些失魂落魄的青年身上……

  这条路,到底还要经历多少坎坷?

  明天就是比赛了,得到的却是一个死刑般的宣判。

  怎么不让人绝望?

  余洛晟靠在一块泥墙上,胸脯有些起伏。

  裤兜发出了短信的声音。

  余洛晟缓缓的拿出了手机,接听了电话。

  大罗、周严、林东同时转过来,注视着打电话的余洛晟,但愿不是再有什么坏消息了。

  “恩,好,我知道了。”余洛晟点了点头,挂掉了电话。

  “怎么样?”周严急忙问道。

  “是李美琦。”

  “她说什么!”

  “她让我们打好明天的比赛,不要即便我们上诉审判成功后,反而输了这场关键的比赛。”

  “上诉?”

  “对,上诉!”

  “我们能赢??”

  “能!我不管你们今天心情有多糟,有多少怨气,最好全部给我放在比赛上,输了明天的比赛,我们真的输了全部,给我记好了!!!”

看过《联盟之谁与争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