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第我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那些人敏锐度极高

第我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那些人敏锐度极高

  生儿育女是人生大事,这非常严重了!

  夜弄影眉头一拧,也觉不忍,“莫怪你一点都不愿意透露了,这样对一个循规蹈矩的乖巧女子来说,委实太过残忍了。”

  她这句话还挺中听的,但仔细听下去,也觉得古怪。

  端木雅望睨着她:“你怎么说得,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就没有多大感觉似的?难道你就不需要生儿育女啊?”

  “那当然!”

  夜弄影理所当然道:“我夜弄影是谁啊,有谁配得上我为他生儿育女?我可是恨不得没有葵水的,葵水多麻烦啊,要是可以没有葵水,我不知道多高兴。”

  端木雅望脸都黑了,虽然那是每个人的意愿。

  但,她还是忍不住道:“万事无绝对,你不要这样说,小心会遭报应。”

  人的一生,她不相信夜弄影会没有心爱之人,没有愿意为之生儿育女之人。

  夜弄影不以为然:“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你忘记了么,现在天道都不存在了啦,以前还能说一说天道,现在天道都没有了,如何报应?”

  话罢,她盯着端木雅望回归正传:“对了,那方若星这事儿,你之前说你会想办法,是不是就是有办法的意思?”

  “那一块深山温玉,是可以改变个人体质的,多多少少都能抑制她体内的冰寒之气的,不过,想要彻底改变,还是需要治疗的。”

  夜弄影道:“你要如何治疗。”

  “办法我肯定是有的,不过,在治疗好之前,肯定不能被方若星知道的,不然她这么胆小,估计会被吓到。”端木雅望正色道:“我打算找个机会,跟方主上说一下,看看他会如何处理。”

  “这是个好办法。”

  夜弄影点头赞同道:“毕竟方若星对她爹爹甚是顺从,他若同意你治疗,方若星定然不会有半句反驳之言,也不会深入追问自己病症的。”

  “嗯。”

  端木雅望说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她顿住了说话的声音。

  门外很快就响起了敲门声,门外的人道:“端木小姐,热水挑来了。”

  “好。”

  端木雅望应了一声,对夜弄影下逐客令,“你还不走?”

  夜弄影坏坏一笑,“小姐,不如我们来个鸳鸯浴?”

  端木雅望呵呵的冷笑两声,饶有趣味的盯着她:“夜小姐,你这鸳鸯浴说得还真是顺口,看样子是没少颠鸾倒凤?”

  “……”

  夜弄影脸瞬间黑了。

  “哼!”夜弄影也知道自己根本就说不过端木雅望,恼道:“占你一点便宜怎么就那么困难呢?”

  “谁叫我聪明?”

  “……”这下,夜弄影彻底丧失了跟端木雅望对话的**,白她一眼,转身就开门离开了。

  端木雅望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到门口,让人将热水挑进来。

  她沐浴一番,便在房间内筑起一层结界,便开始修炼。

  修炼前,她从医疗系统将公玉澜止给她的那些秘籍都拿出来翻了一遍,几乎是花了一两个时辰重新悟了一遍,在夜深深深的时候,才开始入定修炼。

  这一次,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前所未有的浑厚。

  她心中甚是惊喜。

  就忍不住继续修炼下去。

  殷徽音修炼完毕,出定的时候,见端木雅望还未曾睡觉,不由得拧起了眉,不过见她专注,也不吵她。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端木雅望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殷徽音捏了捏眉心,“小雅望,你一个晚上都没睡?你可还要争斗的,你要是精神不足,专注力不够,争斗场上是很危险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啊?”

  端木雅望惘然,朝窗外看过去,却见窗外明亮一片……

  “已经天亮了?”端木雅望都呆了。

  “是的。”

  殷徽音无奈道:“你一夜未睡,你今天……”

  “应该没关系。”端木雅望伸手打断他的话,“我也不算太困,况且一个上午一街的争斗,我中午再歇息一个时辰左右,我还年轻,可以的。”

  “……”

  殷徽音已经不想再说她了。

  毕竟,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才好,无奈道:“罢了,你自己把握个度便好。”

  “好。”

  端木雅望笑着应了一声,看看时间,道:“还有一点时间,我再睡半个时辰吧。”

  “嗯。”

  殷徽音自己也闭目养神,不再去吵她。

  事实上,一夜未睡,再睡半个时辰就被迫醒来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

  在方府上的人敲响她的房门,叫她起来的时候,端木雅望几乎是眼睛都睁不开的,整个人昏昏沉沉,几乎没有任何意识。

  她恨不得再趴回床上呼呼大睡。

  倒是小白鹿醒了,警告她道:“姐姐,你要是再睡,估计要错过争斗了。”

  于是乎,她是闭着眼睛梳洗完毕,脚步漂浮的被方府的人灵者去厅子用早膳的。

  她去到厅子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到了。

  夜弄影见她出现,啧啧两声,“我们等你都等得膳食都凉了,你可总算出现了。”

  端木雅望很想白她一眼,但还是先礼貌的对方主上和发现道:“雅望失礼了,让大家久等了。”

  方若星见她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端木小姐,你昨晚是没有睡好么?是不是不习惯?”

  端木雅望拉着小白鹿在空座上坐下来,道:“习惯,也睡得好,就是忙了一下事情,睡晚了一些。”

  “爹爹说,争斗的时候休息是甚是重要的,你休息不够,会不会有影响?”方若星担心的问道。

  “我们这么年轻,三天三夜不睡觉,问题都不大,不会有影响的。”端木雅望温声道:“多谢方小姐关心。”

  “应该的。”

  方若星俏脸粉红,她目带兴奋的道:“端木小姐,爹爹已经同意我前去观看你们争斗了。”

  端木雅望朝方主上看了一眼过去,方揽洲温和的笑了一下,“星儿一直呆在府上,这样的争斗我也很少让她去看过,让她见识一番也是好的。”

  端木雅望点点头。

  于是,大家便开始用膳。

  用膳完毕之后,他们几个人上了马车,在沅陵的驾车下,去了之前平放飞船的场子,乘坐飞船,前往争斗所在地。

  方若星几乎不曾在外人面前路过眼,认识她的都是大家族的人,再加上方揽洲为了保护她,特异质让她戴上面纱,倒也没有引起轰动。

  不过因为她是跟着端木雅望他们一起来的,所以旁人也还是会多瞧她两眼,其余的没有再多了。

  一开始方若星还很紧张,她在端木雅望身边步步亦趋,抓着她的一角袖子跟着她走的,见到大家没怎么关注她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对端木雅望道:“幸好大家都不看我。”

  夜弄影笑了,“有她在,在场所有人都得不到太多的注意力的,你放心好了。”

  “嗯!”

  方若星重重点头。

  因为来得早了一些,测试也有一点时间才开始,他们便先去了观众席,找了位置坐下来。

  端木雅望叮嘱小白鹿道:“我们去测试的时候,你好好看着若星姐姐知道么?”

  “知道了。”小白鹿倒是乖巧。

  方若星有些不好意思,“白白是弟弟,哪能让他照顾我。”

  “他比较熟悉。”

  端木雅望伸手拍拍她肩膀安抚一番,正要说话,但她敏感的发现,好多尤其炙热的力量朝她看过去。

  她蹙眉,禁不住回看过去,但她刚转头,还没看见脸,那些人便很快就拧过头去了。

  也就是说,那些人敏锐度极高!

  “怎么了?”

  夜弄影察觉到她神色有些不对,问道。

  “我感觉这一街会有不少高手。”端木雅望抿唇道:“你届时争斗的时候,也要小心,不要大意了。”

  夜弄影没接话,她抬眸四处看看,很多人都在跟人聊天,并无不妥。

  她道:“我怎么感觉不到?”

  端木雅望半真半假的眨眨眼:“估计是因为你比我弱?”

  “呵!”

  夜弄影冷笑了两声,觉得自己要是再跟端木雅望说话,她就是傻子!

  方若星听着她们的对话,倒是心生艳羡,“你们关系真好啊。”

  她就没有这样好的,可以开玩笑的朋友。

  夜弄影有点生气,本来想伸手捏她脸的,但想起自己现在是男儿身份,便生生忍住了,没好气道:“你眼光真不好,我们哪里关系好了?”

  “就是好。”

  方若星不会跟人争辩,却也坚持己见:“我觉得是好的。”

  夜弄影还要说话,身后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银铃般的笑声,一个属于小女孩的声音脆生生的从他们身后响起:“星儿姐姐,什么是好的呀?”

  西门樱玥?

  端木雅望一听这个声音,立刻拧头循声看去。

  这一看,才发现西门樱玥不知何时,居然已经在他们身后的座位上坐着了!

  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感觉到!

  她心下沉了沉。

  而方若星,在西门樱玥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就整个人僵直住了,一动不动的,整个人陷入了极度紧张的状态。

  她根本就不敢回头。

  “端木姐姐好呀。”

  西门樱玥站了起来,依旧是一袭樱花色的襦裙,双手背在后面,小身子微微前倾,笑吟吟的看着端木雅望,模样像极了一个小仙女。

  “西门小姐。”

  端木雅望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沉静的看着她。

  西门樱玥撅了噘嘴,一副不高兴的埋怨端木雅望:“端木姐姐,不是让你来府上找我的么,你为何一直不来?”

  端木雅望看着她无辜的神色,“我有事情要忙,暂时没空。”

  “那你为何有空去方府?”

  小女孩歪着脑袋,一副天真的模样,脆生生道:“西门府和方府距离算不上远的,坐飞船也不过是半个时辰的事情。”

  端木雅望笑:“这个我并不知,况且我也没有飞船。”

  “哦。”

  小女孩静了一下,不知在想什么,忽然问道:“那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飞船,不是你的么?”

  端木雅望摇了摇头:“不是。”

  西门樱玥笑眯眯的开口:“姐姐你很穷么?”

  这个要她怎么回答?

  端木雅望道:“跟西门小姐相比,定然是很穷的。”

  “就是买不起飞船了?”

  端木雅望点头:“可以这么说。”当然,其实她也暂时没想过要买,飞船到底是要地方放置的,对她这种时常出远门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方便。

  西门樱玥又哦了一声,歪着脑袋道:“那姐姐,我送你一辆飞船可好?”

  端木雅望愣了一下,忙道:“不敢当不敢当。”非亲非故,岂能收人哦欧诺个系?

  再说了,这个小女孩的东西,她可没胆子收!

  西门樱玥一双大眼微微眯起:“为何不敢?我都开口要送你了,你还嫌弃?还是你根本就是在嫌弃我?”

  “绝对没有。”

  端木雅望正色道:“只是无功不受禄。”

  “这怎么能说是无功呢?”小女孩笑眯眯的,一派天真道:“你的乾坤袋可好玩了,里面的东西更是好玩,我拿了你的东西,自然也要送你一点东西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哥哥知晓了,会骂我的。”

  端木雅望脸色微变。

  这么说,她拿了她乾坤袋的东西了?

  西门樱玥盯着她,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姐姐,你是在生气么?”

  端木雅望抿唇,冷着唇角道:“西门小姐,里面有我很多的东西,而且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恳请你能将之归还给我。”

  “姐姐,你这话我觉得就不对了。”小女孩俏生生的晃了晃食指,小小的年纪思维能力强得可怕,也蛮横得可怕:“这东西来我手上了,就是我的了啊,你说归还很不对的,你要是想要,可以跟我说送你。”

  夜弄影挑眉,双手挽胸的欣赏着西门樱玥的模样。

  她小时候就已经够让大人们头疼了,再厉害的几乎都不敢惹她,不曾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比她还无赖!

  真是……有趣!

  “那,那明明是端木小姐的东西。”

  听到这里,一直僵硬着身子的方若星忍不住了,开口替端木雅望说话:“西门公主你本应该好好还给她的,岂,岂是你的东西。”

  “若星姐姐今天身体好了些么?”

  西门樱玥忽地抬眸看向她,大眼笑得弯弯的,看起来甚是可爱。

  方若星看着,却险些坐不住,屁股往后挪了挪,企图拉开跟西门樱玥的距离,她舔舔嘴巴紧张道:“我,我身体一直就很好。”

  “哦?是么?”

  西门樱玥摸着小下巴:“敢问若星姐姐,你可否敢跟我上去争斗一番?”

  方若星俏脸血色褪尽,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还说你身体很好呢,你看你,连跟我打都不敢。”西门樱玥哀声叹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方才说话这么大声,这么有气势,我还以为你身体好了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方若星咬着嘴唇,根本不知道怎么反驳。

  端木雅望看着西门樱玥,蹙眉道:“西门小姐,你虽是小孩子,但知道方小姐身体不好,也不应该这般挑她痛处说。”

  小女孩抬首,惊奇的对上她的眼睛,好奇的问:“她身体不好关我何事,为何我要让着她?再者,她并非我亲人,她的痛处与我何关?”

  夜弄影扶额:“……”

  这样的小屁孩,简直没办法跟她对话啊!

  因为,她是真正的没心没肺没同情心,或许除了她哥哥,她也是没有感情的!

  端木雅望双手抱胸,也侧着脑袋看着她,忽然话锋一转,问道:“方家和西门家,孰强孰弱?”

  西门樱玥答道:“光轮门主的话,我哥哥和我定然更强一些,整体而言的话,方家人多一点,应该更强一些。”

  话罢,她又加了一句:“这话是哥哥说的,不过,我并不信。”

  “你哥哥可曾骗过你?”

  小女孩静了下来,摇头:“不曾。”

  端木雅望耸耸肩道:“那你哥哥说的肯定是真的。”

  端木雅望说完,又问她:“你一天修炼多久?”

  小女孩睨着她:“你问这个作甚?”

  “你说说看,我再告诉你。”

  西门樱玥噘嘴道:“一两个时辰吧。”

  “哦,那不够努力。”端木雅望一副可惜的道:“你哥哥定然修炼时间比你多上很多。”

  “你怎么知道?”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你就说是不是?”

  “是。”

  端木雅望听罢,一笑:“方家人多,以后只会越来越多,你们人数也只会跟他们差距越拉越大,大家都是大家族,实力就算弱也弱不到哪里去,你这般不思进取,要是方家日后要……”

  “才不会!”

  端木雅望话还没说完,才几岁的小姑娘就已经知道端木雅望接下来要说什么了,瞪她道:“你吓唬我!”

  端木雅望耸耸肩,“你还小,以后日子长着呢,不如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我有没有说错?”

  小女孩哼了一声,“你说了这么多,不过是想让我不要欺负若星姐姐,再要我乖乖的回去修炼罢了,我才不上当呢!”

看过《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