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蚍蜉传 > 30建瓴(二)

30建瓴(二)

  和陕西、湖广、江西等地不同,四川至今并没有强力的总督或督师专门负责节制诸部兵马,孙传庭即便职责上挂着兼制四川之名,但他根基在陕西,陕西尚未整备完全,短时间对四川也无暇顾及。而当前四川巡抚陈士奇虽好兵书韬略,但在四川任上许久,别无建树,仅因循守旧罢了。川中文武看出他言过其实,并不畏服他,尤其是分散各地的各镇各营兵马势力,更是占地为霸、各行其是,甚至相互之间攻击仇杀,几为常态。

  四川一盘散沙,对张献忠而言是好机会,对赵营而言,同样机不可失。

  张献忠在武昌府接连受挫之后,果断奔走江西。他手段过人,软硬兼施,很快收并了江西各地众多山匪水寇,众复至五千余。

  六月中旬,奔袭建昌府却被益王朱慈炲提前逃走的张献忠率军转进吉安府,兵临府城之下。其时江西按察使兼分巡湖西道岳虞峦正在城中会晤各地官员,讨论清剿张献忠的事宜,未曾料到张献忠会忽然到来。张献忠仅以义子张化龙一人手持铁钩,钩树攀登,一跃而上城头,继而大呼杀人。仅杀一人,守城官军皆惊溃,张化龙随即下城,又杀了一个守城官兵,官兵遂狂奔而走。张献忠则率主力疾驰城下,张化龙从容开门迎入,吉安府城瞬间易手。岳虞峦等官员闻讯,从偏门逃亡。

  夺取了吉安府的张献忠随后再攻建昌府,弹指而下,接着席卷南丰、广昌等县,无往不利。待攻克抚州后,兵力扩大到万人,兵锋一度直抵广东的连州、韶州等地。但六月底,袁继咸、吕大器纠集官兵,开始着手反击,接连收复多处州县,张献忠与军师王秉贞、薛正贤商量后决定及早收手,掉转枪头,重新西进。七月初,再抵与湖广交界的袁州,大会群贼,自称“大西王”。

  张献忠虽此前在河南、湖广伤筋动骨,但来回南直隶、江西等地这几年,以战养战,元气渐渐恢复,野心再起,便重新厘定全军军制。

  因“东席先生”潘独鳌、“西席先生”徐以显皆没,遂改原先的“四先生”为“前后军师”,王秉贞为前军师,薛正贤为后军师。又分军三营,由马步军总管王尚礼、马元利总制。其一为精骑营,为老本嫡系,马军为主,营将王自奇、张化龙、张文秀、张能奇四人;其二为水军营,兵员多为大江沿岸招纳的水贼,通水战,营将王复臣、王自羽、窦名望、高文贵四人;其三为步军营,也是新近归附的各地土寇,协战其他两营,营将白文选、冯双礼、祁三升、贺九仪四人。另有杨武、狄三品、关有才等等将佐各有任职。

  张献忠的野心并没有受到挫折的打击而减弱,在大江以南的纵横捭阖给他带来了十足的信心,尤其是听说李自成自称为“新顺王”后,自认不输于李自成的他也急不可耐地称王,且开始认真计划新阶段的军事行动。

  军师王秉贞给他的建议是先略湘、赣二江,再进四川,正中他的下怀。

  张献忠其实很早就开始考虑入川的事,但又怕进到四川天牢之地,一旦腾挪不开将无退路,是以始终拿捏不定。王秉贞善于察言观色,对他道:“李自成霸河南,不日必将攻夺陕西,而赵当世在楚之势已铸。大王取四川,若成则一切皆安,若有万一,北关为李自成控扼,南江为赵当世截断,我军蹙于四川鼎沸锅中,绝难周旋。”轻咳一声,“赵当世虽强,囿于北面闯军势大,对大江以南的楚地州县一时半会儿难以周顾,我军可趁此时袭取长沙、常德、岳州等府,效仿闯军开科取士、建立官署,如此一来,我军在下游有根基有策应,在四川亦能进退自如。”

  张献忠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长沙府、岳州府都是人口繁密的肥美之地,拿下来不但能为我军做退路,还可资军助饷,扩充兵马。”但皱皱眉头,“然而赵当世在这些地方也留了些军队,处理起来还是棘手的。”近期除了左梦庚与方国安两军依旧坐守原地把控江防外,原本驻扎汉阳府的白旺已率军跨过大江到了岳州府,他与常德府的王来兴两军相加有个七八千人,而且战力绝非江西的那些守城官军可比。

  王秉贞说道:“这是难点,但绝非不可逾越。相比赵当世,王来兴年纪轻,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战绩,那白旺此前同样籍籍无名。只要精心谋划,他二人必然不是大王的对手。”并道,“而且大王要掌控楚地大江以南地带,岳州府城必然要拿下。只要拿下了岳州府,向北即是荆州府、向东是武昌府、向南是长沙府、向西则可取道入川,水路皆通,这一潭水,就立刻活了。”

  “嗯,看来岳州府这一战,非打不可了。”张献忠轻捋虬结的黄须沉吟道。

  在场的尚有一些营中大将,水军营营将窦名望这时道:“大王,小人有一计,可取岳州。”他是湖广蕲水人,短小剽悍,智勇兼备,原为麻城“里仁会”恶少,投效张献忠时日不长,虽受重用,但迫切希望能立下些功劳证明自己。

  “说说看。”张献忠眼皮一抬,起手点了点他。

  头一次当着张献忠及西军众多将领的面单独发言,窦名望强忍着心中激动与紧张,咽口唾沫道:“岳州府城毗邻洞庭湖,亦多水门。攻取城池,免不了水战。所以此战,当以水军当先。”

  “哼,水军当先,你他娘的把船摇进城里吗?”精骑营营将王自奇冷笑不迭,他是西军宿将,根本不把窦名望放在眼里。

  “非也,水军当先,但决胜仍然少不了马、步二营。”窦名望说道。

  张献忠忽然骂起来道:“咱老子让他说话,没让你驴逑的扯闲,再搅了咱老子兴致,便不管你是何营将,拿了祭军!”这话当然骂的是王自奇。

  窦名望见张献忠为自己撑腰,信心大振,得意地瞅了眼垂头丧气的王自奇,正要继续说,不料张献忠自己先插话问道:“不对,要打水战,咱们都是轻舟小船,在洞庭湖上如何是官军大船的对手?”西军在大江两岸经年,因为流动不定,走的又多是港湾浅水,为方便转移,平日搭乘及水战多用小船,盖因小船易于随军,且灵活机动能在支流浅湾中腾挪自如。

  窦名望道:“大王一语道破关键,我军要取岳州府城,水战若败,几无拔城可能。但洞庭湖不比湾流,湖面浩荡,利于官军大船并进,却不利于我小船迎战。所以要胜官军,必须要扭转此不利。”舔舔嘴唇往下说道,“岳州府城附近有白螺矶,港湾千回百转,芦苇丛生,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最佳地点。”

  “你要怎么引官军?”张献忠作战经验丰富,听到这里就知道窦名望要用伏兵之计。

  窦名望应道:“利而诱之,乱而取之。三营合围,一战可胜!”

  张献忠闻言,嘴角一抽,考虑了良久,最终微微点了点头。

  几日后,岳州府城水寨。

  湖广提领衙门下岳州府提领刘懋先脚步匆匆,赶到中军帐内时,白旺正与一众军将手撑着宽案,围在一处商讨军情。

  “哎呀呀,各位将军,献贼要杀来啦。”刘懋先边走,边将双袖直抖,满脸忧愁。

  白旺将他迎到位上坐下,道:“刘提领不必担心,献贼的动静我等都探得了。”昨日,有长沙府方面的消息,张献忠率军从袁州流窜进了醴陵县,并开始由流经县境内的湘江乘船沿江而行,目的地当是洞庭湖。烟波浩渺的洞庭湖西岸是常德府城,东岸则是岳州府城,都很有可能遭到张献忠的袭击,刘懋先自然提心吊胆。

  “常德有王总管坐镇,这里则有我白某及营中兄弟保护,刘提领安心即可。”白旺笑笑道。时下岳阳府城,有无俦、五牙两营共四千人,王来兴则带着练兵营三千人在常德府城,无论张献忠打哪边的主意都能应付。

  “献贼走水路来,可见是想在水面上与我军决一胜负了。”中军官张先壁说道。他是云南临安府人,最初同是云南人的傅宗龙为剿寇在来云南募兵,他即应募,历年积功为援剿参将。傅宗龙死后投宋一鹤,为标下副将。蕲州失陷,宋一鹤身殁,他死里逃生,就近投奔了白旺,被任命为了中军官。

  “其中或许有诈。”从白旺的背后闪出施琅。他早两个月就跟着叔父施福到了湖广,施福染病未愈,被送去范河城让大夫吴有性治疗,施琅则留在了汉阳府指导五牙营水军,时间虽短但出力甚多,很得白旺倚重。目前虽然身份只是营中教练,但同样有资格参与具体的军事会议。

  “怎么说?”

  施琅回道:“我军船大,献贼船小,这一点献贼不会不清楚。在广阔湖面上以小击大,完全是自寻死路。除非偷袭,打我军出其不意,但献贼大张旗鼓乘船顺江进湖,似乎有意引起我军注意,以此可知,必留有后手。”

  负责近期哨探的无俦营左哨哨官吴鸣凤点头道:“施教练说的在理。献贼惯用伎俩就是奔袭偷袭,而今除了水军声势浩大,据探更有兵马在长沙府境内抄掠,生怕我等不知其来一般,实在反常,不得不备。”

  白旺思忖片刻,问道:“难道献贼走水路的那支兵马是疑兵?”

  施琅摇头道:“我看也不像,岳州府有我军数千人守护,不是江西的城池可比。献贼没有攻城器械,只从陆路强攻,更无胜算。所以他应该是想在水战上做文章。”

  “他还是要水战?”

  “正是。”施琅皱皱眉,“水战以小击大,靠的就是一个‘敏’字。没有灵活优势,硬碰硬结果可想而知。湖面对献贼不利,然而府城附近多草荡窄湾,我军大船周旋困难,故此我以为,献贼恐怕想要在那些地方埋伏我军。”

  白旺严肃道:“此言有理,献贼如若真来岳州府,只有这么做才有获胜的希望。”

  “还有一件事要多加注意。”施琅接着道,“我听说献贼是以马军见长的,有精骑营?”

  “对献贼之所以屡剿不灭,只因为这支老本部队一直健全,帮他撑着一口气。”白旺与张先壁对视一眼。但想这个施琅久在东南,来到湖广时日不长,对周边各军各部的军事情况倒是知之甚详,看来平日没少在留心搜集了解军情军报。

  “吴哨官,你可知道目前祸乱长沙府的献贼兵马都是什么人?”施琅向吴鸣凤拱拱手,询问道,“马军多吗?”

  “这个”吴鸣凤迟疑了一下,“这个倒没探,只知道不是水军。”

  施琅肃言道:“这个必须探明白,水军不是疑兵,但在长沙这支上蹿下跳的兵马,极可能就是献贼的疑兵!”

  话说到这里,白旺、张先壁、吴鸣凤等人豁然明白了他话中意思,不禁遍体生寒,均自暗思:“献贼果然狡诈,我等能料到一着,却没料到另一着。若非施琅说破,还是免不得要吃献贼的亏。”想着不自觉望向对面那一脸严正的年轻人,对他又多了几分钦服。

看过《蚍蜉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