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皇朝风云之弘云录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你、你是怎么……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你、你是怎么……

  “哎呀我说,”从大坝那头传来了这样一个悠哉悠哉的声音,“今晚的月色不错嘛,深山里都这么热闹,看来我这一趟是来对了呀!”

  听到这个声音,那人的表情一变,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不过了,这几天他们几乎天天都在一起,这也让他彻底明白了今晚到底是谁的杰作。

  同时他也知道,那个人来了,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完成任务是不可能的,也只有趁着离得还远的时候动手,对!一定要快!想着,他丢开佩刀,飞身向前跃出,虽然没有安装到位,但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有一粒火星落上去,那以这种数量未必就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唰!”就在他张开手掌直冲着堆积在地的方块而去的时候,突然感到正前面有一股强劲的风扑面而来!

  砰的一声,他整个人就在眨眼间被这股风撞飞,后背落地,那风的力道却没有就此消失,一直让他在地上向后滑行了很长一段才停下来,这一下不仅让他的身体遭受了痛苦,连头脑也在一时之间陷入无边无际的混沌,很是难受。

  他不知道自己要在地上躺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这种疼痛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他只知道多待地上躺一刻那他的机会就流失得更快,他必须清醒过来!在这种意志的支撑之下,他爬了起来,虽然在直起身体的时候又软了下去,但他已经找到了前进的方向,模糊的眼神看到了不远处那被堆起的方块,他站不起来但不代表他不能前进,即便像条狗一样爬过去!

  他一步一步的向前爬去,头痛欲裂之际,他没有办法去注意过了多长时间,他只知道自己与方块的距离正在逐步接近,他也只能注意到这个。

  “啪”,当他的手再次落在大坝上时没有立刻抬起来,因为紧跟着,一只黑色靴子便踩了上去!

  “啊!”那靴子踩下去的时候看似很轻,但他却能感受到有千钧之力正在压着他的手骨,那力道仿佛要将他的整个手掌都压碎了一样,于是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提问!”靴子的主人一边踩着一边开口,“你最在意的是什么?”旋即他又俯下身,笑了笑,看着那人的眼睛:“是你自己么?”

  那轮原先被乌云遮挡的明月终于露出了头,银白色的月光洒向大地,照亮了人们的面容,那人死咬着牙、强忍着钻心的疼痛,把头抬起来,与正在俯视着自己的人对视,他们两人离得最近,互相都能看清楚对方的样貌和神情。

  月光下,黑靴的主人高昂着头,以极其傲慢的态度俯视着伏在地上的人,他的眼中划过一道红色的血光,嘴角则总是挂着那一丝轻松得意的微笑。

  而伏在地上的人表情极为难看,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好了,也许比起他的手所遭受的疼痛相比,更加沉重的痛苦在他的心里,因为一切都完了,他们策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在这一刻被画上了休止符,开始和过程都是按照着他们所设想的剧本发展,可走到这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的时候,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结果不仅没有按照他们所想的发展,反而走向了它的对立面!

  他们曾经付出的努力在这一刻全部付诸东流,对远在京城的人来说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可对他来说,一切就到此为止了,他的人生也终于要走到尽头了!

  在这种时候,他没有恐惧、没有后悔,只有深深的疑惑,面前的人原本应该按照他所想的那样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他实在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被别人踩在脚底下的滋味如何呀?”靴子的主人这么问道,“我知道,如果今晚你成功了,将会无数的人被你像这样踩在脚下,而你的主子将来也会全天下的人踩在脚下,可现在是你被我踩在了脚下,或许用不了多久你的主子也会有同样的待遇,你觉得如何呀?”说着,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王副将?”

  王副将,是的,就是池州军的王副将,那个曾经在几天之前协助霍云破坏了余元辉的阴谋,后来也全力支持审讯以及搜查行动的人,在此时此刻之前,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这一幕的发生,除了霍云。

  这双黑靴子的主人正是霍云,池州府衙中的很多衙差应该有很深的印象,这几天他们可是天天都在一起,出入在一起、审讯在一起、搜查在一起,就差睡觉上厕所在一起了,明明两人之间的关系那么好,可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成这样?若是有衙差在场,他们就会这么问了。

  见王副将不答话,只是紧紧盯着自己,霍云呵呵一笑,就把脚移开了,王副将微微喘了几口气,身体还是保持原样,因为手掌实在太痛了,他不敢轻易挪动。

  “你、你是怎么……”

  “想问我是怎么发现的?”霍云打断了王副将的问题,微微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我这个人哪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就是凡事都喜欢往最坏的一面想,呵!”说着,他离开王副将的面前,往他的侧面走过去。

  “我呢,也许是以前做多了贼,实在太敏感了!别人不太注意到的事情我却很在意,比如说这一次,”他一边绕着王副将走,也不去看他,自顾自的道:“我总觉得,余元辉的落网和阴谋的破产得手的有些太过容易了!经验告诉我,太容易得手的事往往没有那么简单!”

  他又走回了王副将的正面,停下脚步转身面朝王副将,继续笑道:“自然,我不会凭借这个就确定下来,更何况是对一个刚刚帮了我的人,没有确凿证据我是不会轻易下定论的,所以我用了很多人都会用的方法,跟踪!”

  闻言,王副将眼神微微一变,他记得这几天明明跟霍云在一起,难道他是在两人分开之后跟踪他的?

  “哎!你别误会了,”霍云抬起手,他看出了王副将在想什么,连忙解释道:“我说的跟踪不是跟踪你,你的目标很大,真要做什么事很容易被注意,如果要行阴谋,我相信没有人笨到会自己参与每一步,所以我的目标是每天跟你有过接触的人!”

  :。:

看过《皇朝风云之弘云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