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上品衙内 > 一一七章 不能赢

一一七章 不能赢

  正当种彦峰准备开口做决定时,就听院中身后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乃是自家的小厮王显。

  王显说话办事很有大人模样,只见他先唱个肥诺给众人问了声安,随后才对着种彦峰恭恭敬敬道:“小郎君,府里来了个姓张的教头找您!”

  “让鲁提辖打发不就得了。”种彦峰随口说道,他心里也有些纳闷,林冲都被自己打得卧床不起,怎么还有不长眼的来寻自己麻烦?

  “这张教头乃是林冲林教头的丈人,他不是自己来的。”王显挠了挠头,“小郎君还记得那日州桥上碰到的那位姐姐吗,那张教头是和他一起来的。”

  “哦?”种彦峰当然知道对方说的乃是林娘子,林娘子亲自上门为的必然是她的丫鬟锦儿,可惜这事情自己也无能为力,不过种彦峰对这位坚贞不屈身世可怜的林娘子十分同情,所以人还是要见见的。

  “自己打不过竟然让丈人来出头,这个林冲当真是个废材,不如我替姐夫打发了他们吧。”本以为姚平季是诚心帮自己,种彦峰还有些高兴,却不想对方后面话还未说完,“姐夫你空了赶紧去给我再要几瓶酒来!”

  “……”种彦峰就知道对方不可能关心自己,“你先去太学吧,我一会派人给你们家送几瓶过去。”

  “得嘞,小爷告辞了。”姚平季活得当真潇洒,和自家啊姐都打招呼,说走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还有事,改日再向神医请教。”种彦峰说罢便和姚兰芝离开,刚出了院门口,种大少才又对姚兰芝道:“太学无趣的紧,不如留在我这里,吃过午饭再走……”

  “你还要见客人,我在不方便吧。”姚兰芝轻声问道。

  “你我等同一人,自无不方便。”种彦峰说罢又轻揽住姚兰芝的肩膀,在对方耳边小声道:“要不干脆搬过来算了,反正我家房间够用。”

  种彦峰话音未落就立即闪身窜向前方,母老虎那掐人的功夫他领教过,练武的女汉子发起狠来自己也不是对手。

  种彦峰和姚兰芝来到会客的厅堂时,鲁提辖正在接待张教头和林娘子二人,张教头年纪比种彦峰想象的要年轻多了,四十上下的模样,比他女婿也大不了多少,不过种大少的目光很快略过老张直接落在了林娘子身上。

  天仙般的人儿美丽依旧,俊秀的眼睛有些微红,淡淡的妆容掩饰不了哭过的痕迹,愁容在绝色的俏脸上若隐若现,这副凄美的样子让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生怜惜。

  “二位是为了锦儿姑娘的事情来的吧。”种彦峰示意对方不用施礼,“锦儿是个好姑娘,我家大郎带着兄弟想去抢人,结果人没救成却到吃了官司,我也是费了好些周折才把他们几个弄出来的。”

  张老汉是个实诚人,面对名声日盛的种大才子本就不知如何开口,听对方说为了帮忙连自己兄弟都险些折进去,这会哪还好意思求人办事,见父亲呐呐不敢言,林夫人暗咬银牙,对着种大少深施一礼,才缓缓道:

  “奴家知道小官人也十分为难,但京城里论本事再也没人比得过小官人了,您可是连高衙内都能……”欺负两字并未说出口,不过意思也很明显,实在是没旁的办法了。

  “夫人和锦儿姑娘主仆情深,实在让人感动!”种彦峰叹了口气,“请问夫人,锦儿姑娘好端端的为何会被拐子抢了?”

  林娘子面色难堪,稍微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锦儿冲撞了我家大哥,大哥当时正在气头上就把她撵了出去……,那会锦儿也伤心过了头,出门后乱跑乱撞,这才被拐子……”

  越是繁华文明的地方,揭开虚伪的表面后就越是肮脏和丑陋,世界最繁荣和先进的城市中竟隐藏着如此多的罪恶,让人想想心里就一阵胆颤。

  种彦峰手指轻点桌面,父亲小种相公的思考方式被活学活用,此刻不只张家父女,就连鲁达和姚兰芝都在等着他回答。也就是和种大少认识时间长了,若是鲁达以前的脾气,听到这早就掀翻桌子杀过去救人了。

  “这件事我也没有半分把握!”种彦峰其实完全可以敷衍了事,但对林娘子和锦儿那是上辈子就有好感的,种彦峰也不忍开口拒绝,人家主是有情主,仆是忠义仆,实属难得。

  “只要小郎君愿意帮忙,奴家愿结草衔环,以报郎君之恩。”林娘子面带泪光,种彦峰仿佛是她最后的一颗救命稻草,一个妇道人家哪里认识什么有能耐的人,在她看来权势最大的就是高衙内,以及这位让高衙内都害怕的种大少。

  高衙内是万万不敢求的,那是羊入虎口,林娘子一个妇道人家又不能只身上门,林冲决意不会陪自己前来,所以她才叫上了父亲,说是急病乱投医也好,迫不得已别无选择也罢,总之冥冥之中林娘子和种大少这辈子的联系已经剪不断了。

  “夫人先别忙着谢,救锦儿一事我保证会全力而为,但还是那句话,希望并不是很大。”种彦峰决定还是把这盆冷水先泼出去,不然到头来难免失望更大。

  “逍遥洞的活死人据说已经存在百年不止,历届开封府都没有办法将他们一网打尽,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若是没有办成,还请夫人和老丈不要责怪。”

  “衙内愿意出手我们就感激不尽了,老朽父女就是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您的恩情。”老张教头终于开口说了一句。

  “呵呵,老丈言重了。”种彦峰嘿然一笑,心道你做牛做马本大少也不会骑,但是你女儿……,嘿嘿,“林娘子担惊受怕一天也累了,老丈你们回去好生休息,成与不成,三日内必有回复。”

  送走了暴雨梨花的林娘子和张老汉,种彦峰心里没有半点轻松,这回这个事弄不好比收复梁山都难,看着大眼望小眼盯着自己的姚兰芝和鲁达,种大少不觉有些好笑,“怎么,我脸上长花了吗。”

  “哈哈,小郎君仗义出手的模样比花都好看!”鲁达竟然也难得的拍了句马屁,“洒家就是好奇,开封府都救不出来的人,你有什么办法。”

  “开封府又不会拿钱赎人,我这会又能有什么办法,先拿钱砸上去试试!”种彦峰说罢看向一旁的姚兰芝,“我手头钱不多了,你借点吧。”

  “呃……,可以,你要多少!”姚兰芝没想到出手如阔气的种家郎君也会没钱,他哪知道种彦峰最近已经花销如流水,何况今天支出了一大笔。

  “你能拿出多少,我三五天后就能还你。”种彦峰管姚兰芝借钱心里却没有半点压力,反正母老虎这辈子已经跑不了,用自己女人的钱,说借都见外了。

  “平季平日花销太大,闲的钱也不是很多,三五千贯总是有的,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取来。”姚兰芝也是个急脾气,说完就回家取钱去了。

  “孙管家手里至少能有个几千贯,我手上也还有点余粮,暂时应该够了。”种彦峰自言自语道。

  “光花些银子就行了?我怎么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呢。”鲁达挠了挠自己的大脑袋说道。

  “当然还得做几手准备。”种彦峰悠悠道:“我去找孙管家,阿哥你唤王伦去把张龙张捕头请来,另外这件事少不得阿哥出手,一会劳烦阿哥你和贾书申到书房等我。”

  “这个好说,我这几天骨头都硬了,正愁没架打呢。”鲁达也算有自知之明,毕竟这壮汉除了打架也没别的本事。

  “打架确实是打架,不过嘛……”种彦峰提前给自己头号打手透露任务说道:“这回只能输,不能赢……”

看过《上品衙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