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零号军规 > 第126章 退而结网

第126章 退而结网

  “你到底想干什么?萧正阳!”

  胡星宇看到萧正阳进了他的办公室,啥也没问,啪地一拍桌子,喊了一嗓子。

  萧正阳有点懵,旋即又释然了。他明白胡星宇的套路,也明白胡星宇的个性。遇事不管对错,先拍桌子发脾气,发完脾气了才有真正的下文。所以,他沉默了一下,没有吭声。

  胡星宇确实也不需要萧正阳的回答,他自顾自地拍桌子发脾气,自顾自地摆了一大堆事实,讲了一大堆道理,也顺带着萧正阳训斥和教训了一顿。最后,他问萧正阳道:“你明白了没有?”

  萧正阳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一句:“明白了,教导员。”至于明白什么,就只有天知地知他自己知道了。

  胡星宇又道:“明白就行,回去好好反省一下,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明天收拾一下,到情报站值班去!”

  明天到情报站值班去?萧正阳一愣,却也没有反驳和解释,依然答了一声“好的”。

  关于萧正阳岗位安排的这么一个小问题,反复折腾了几个来回,他确实有点厌倦了,而现在谢正林也不再营里,萧正阳不想再为此争取什么了。下定决心,争取病退,离开这里,一了百了!

  但是,想让他去情报站值班,那是不可能的!

  拖延不是好习惯,萧正阳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下午就去卫生队开了就诊单,然后请了病假,去他做手术的那个医院找谢振江复查去了。他是个病人,是个经过住院治疗没有痊愈的病人,感觉不舒服了过来查一查,谁也不能说什么。再加上住了那么长时间的院,和主治医生谢振江也算是混熟了,所以,随便查查,然后让谢振江帮他开个需要休养的病假条,还是完全可以的。

  再说了,他当时来到一营,本来就是以休养为主,他现在开了假条去休养,胡星宇也只能干瞪眼看着。唯一的遗憾就是,他无法按照谢正林的安排,继续在助理办待下去了。但是现在谢正林不在,他待不待下去,又有什么区别呢?

  与其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萧正阳毫不犹豫地回家休息了!

  胡星宇想让萧正阳去情报站值班的预想没有达到,但是却意外地让萧正阳离开了助理办,也算是搂草打兔子,捎带着办成一件正事!

  至此,胡星宇和萧正阳皆大欢喜!

  谢正林从萧正阳的电话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笑了笑,道:“没关系,就这样吧,你好好在家休息!”

  萧正阳身体不适,家庭不和,工作不顺,自然心情不好,现如今在家休息,啥事不用管,啥事不用操心,他也乐得享这个清福,所以,也就只能这样了。

  虽然萧正阳还没有脱军装,但他在心中已经和军营做了一个简短的告别,再见了,所有的过往,从今以后,都是回忆,不会再重复一次!

  在他休养的时间,他也放下了脸面,忍着方新明的嘲讽,硬着头皮去把方丽接了回来。

  生活虽然不是很如意,也得努力继续过下去,婚礼上许下的“你愿意我愿意,相爱一生,白首不分离”的诺言犹在耳边,现在还能离咋的?

  而方丽回来之后,却没什么改变,算不上我行我素,但可以称得上一如既往。上班就上班,下班吃饭看电视剧,看见萧正阳穿着外套上那个睡觉的床,依然会发脾气。

  而萧正阳呢,也不愿意跟方丽多说自己的情况,更懒得跟她说自己已经请了病假在家休养的事情,反正两个人白天也是在不同的时空里穿梭,毫无交集,只有晚上才能在车站一样的家里相见,他去不上上班,对方丽也毫无影响。

  一切平静如止水,只有一点让萧正阳不解也有点怨气的是,方丽有一段时间不让萧正阳和他亲热了。每一次萧正阳主动示意的时候,方丽都是顾左右而言他,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描述就是:萧正阳这短时间相当于守了活寡!

  守活寡就守活寡,以前三两个月回来一次,不也就那个样嘛,忍一忍就过去了!

  现在的萧正阳,每天在琢磨的,就是离开部队之后的生计问题。假如真的办了病退,也就彻底闲下来了,他才三十出头,不可能真的在家退休养老,他总得干点啥才行。所以,他现在就开始琢磨这个问题了。

  正常的想法,就是出去找个工作,挣个额外的收入,可萧正阳现在却没法这么做,他虽然休养在家,可他是现役军人身份,他愿意去找,人家也不一定敢要。

  所以,他也就没出去做这方面的尝试,而是直接断了这个念头,琢磨别的门路去了。

  考虑到自己多少算得上半个文艺青年,能写点东西,做做文章,他就动了这方面的念头。每天吃完早饭,家里就剩他自己的时候,他就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东港市相关的文学艺术类机构,看看有没有自己能靠的上的相关招聘。但是,结果并不如意。且不说报社杂志社这一类的招聘需求很少,就算有招聘的,有和文字相关的,大多也是策划创意,平面设计之类的工作,这对萧正阳来说,看上去和文字有点相关,其实却相去甚远!

  就这样忙活了几天,萧正阳了解到一些信息,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相应的,符合自己要求的出口。

  想起读军校时曾经上过的论坛,想起论坛都应该有的管理员岗位,萧正阳又动了这个方面的心思。假如可以加入到论坛,做了论坛的管理员,自己就可以隐藏现役军人的身份,扩大自己的交流圈子,扩大自己搜集信息的渠道,为退役以后的再就业铺好一个出路。当然,这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现役军人上网是有严格的保密规定的。萧正阳曾经做过指导员,对这个方面的规定自然是熟悉的。

  因此,琢磨了几天之后,萧正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军队也有军队的规章制度。萧正阳不可能在这个方面做出违反规定的事情。

  思来想去,辗转了一段时间,萧正阳浏览了各种网站和论坛,依然没有找到突破口。他慢慢地意识到,背着现役军人这个身份,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做不成的。当然,他在上网的过程中,也严格按照保密要求,从没有透露过自己的现役军人身份。

  萧正阳想起来,当初在新兵连的时候,对他们提出的最根本的一个要求就是,要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完成从民到兵的转变,而他现在,要离开部队了,也必须要完成从兵到民的转变才行啊!!

  世道轮回,从哪里来,最终还是要到哪里去,还真是一点不假!

  可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吗?萧正阳还真的坐以待毙,一直等到真的办完了病退,真的离开了部队,才能揭开新的篇章吗?

看过《零号军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