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撩倒撒旦冷殿下 > 2135:气死人不偿命!

2135:气死人不偿命!

  阮随心忙冲过来道:“哎呀,保安大哥,别啊,这是李韵的亲舅舅,李韵妈妈让我盯着点,说一会儿就过来了,哎呀,李韵舅舅你可算来了,我可等半天了……既然来了,那么就请吧。”

  被阮随心的热情,惊得愣了下。

  随即,肥头大耳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照片看了一眼,又看了阮随心一眼,点头道:“没错,就是你!那我也不必麻烦了,有人让我送份大礼给你,喏,就在这个盒子里。”

  “哦?不然大叔你身份证来出来让我喵一眼呗~!”

  “放心,我可不是非法份子,喏,出租车驾驶证,我就一普通出租车司机……东西我带到了啊,给你,我先走了。”真的将出租车驾驶证亮出来给阮随心看了一眼,而后将一个盒子丢地上,人转身就跑了。

  阮随心倒是信这人,就是个普通出租车司机了,因为,若真是那群敢跟她阮随心放狠话的人,也不至于在她出现后,吓得冷汗直冒了。

  殷琉璃默默的走过去,将盒子从地上捡起来,正要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阮随心忙道:“殷琉璃,别打开!咱们去远一点的地方,再打开看看。”

  万一是定时炸弹咋办呐。

  殷琉璃点头道:“好。”

  而后将盒子捡起来,朝着酒店外围走去,阮随心拧着裙摆跟了上去。

  殷琉璃吓唬她道:“若是定时炸弹,咱们就一起死了。”

  “噗,殷琉璃,你吓唬我的时候你自己就一点都不怕吗?”

  殷琉璃挑眉道:“有血。”

  “嗯?”

  “就一滴,拿起来后,方盒子的地方,我用脚踩了。”

  “所以,里面可能是只断手,活着手指头……亦或是,人头之类的血腥物品?”

  “有可能,因为重量……不算很重,但也不轻。”

  “卧槽,这特么是有多蠢呐,我特么地狱里没见过血和尸体或者残肢吗?犯得着这么低廉的吓唬我么?”

  “应该,不是吓唬……好了,这边没人了,你确定要打开看看么?”

  “看啊,为啥不看。”

  殷琉璃听她这么一说,将盒子放置在地面上,而后拿出湿纸巾,擦干净了手。

  从一旁,捡了个树枝,将盒子给打开了……果然,里面是一块又一块,血淋淋的生肉。

  有的上面,还有狗毛……殷琉璃从而判断出,这是一只刚被打死的不久的狗,然后被分了尸。

  当即,心里好似已经明白点什么了。

  抬眸看向阮随心道:“是有人替公爵夫人来找你寻仇来了。”

  “啊?怎么看出来的。”

  “公爵夫人的死状,被阿蛮失去理智的撕成了这种类似的形状,血肉模糊……而,这是一条狗的尸体被分尸成这样的,公爵夫人死后,被黑执事拿去喂了狗……这些足够判断了。”

  “那既然来找我寻仇的,为何又要给出这些警示啊?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更容易得手吗?”

  “或许,这次我们的对手,是个比较有意思,有耐心,喜欢慢慢玩的人……”

  “可殷琉璃,我实在想不出,公爵夫人那种淫荡的女人死后,还会有什么人会替她报仇的,难道是公爵大人?我不信,公爵夫人死了他那一家子都等同于解脱了好吗!

  亨利,也不可能,她不过就是看公爵夫人还有利用价值,陪她逢场作戏罢了,暗地里铁定恶心死公爵夫人了。”

  “公爵夫人,有两个孩子……”

  “噗!不是听阿蛮说,是两个废物么?”

  “人可能一时是废物,却不一定一世都是废物,据我所知,公爵夫人的大儿子近几年间,都不在望月国,只有小儿子一直跟随着父亲,在望月国上学。”

  “那应该就是公爵夫人的大儿子了……呵,她母亲的做派,不知道他心里清楚么,还报仇?我特么明明是在替天行道好吗!”

  殷琉璃淡笑道:“我比较好奇,他怎么会知道这一切,而且这般详细的。”

  “肯定是亨利或者夜北极去通风报信的呗,也就他们两个,干得出这种想要借刀杀人的愚蠢事儿来了。”

  “那么,如果是他们两个其中的一个,必然是提前就已经设好这个局了……心思倒是,很细腻。”

  若没有打算这么做,怎么会提前偷拍好照片,留给公爵夫人的儿子看呢?

  不是看到现场的照片了,这血肉模糊的东西,怎么可能模仿得这么相似呢,让他们看了一眼,就能想起那日的画面来。

  阮随心点头道:“我觉得是亨利干的,夜北极脑子可没这么好使……”

  “你错了,夜北极情商虽不高,但智商不容小视……”

  “呵,就凭他和珠珠儿的感情问题,和和他交手几次自己了解的,我并不觉得他有什么智商。”

  “他藏得深,会隐忍,还会演……不到最紧要的关头,他可以做到一直都扮猪吃老虎。”

  “卧槽,我真没看出来。”

  “你都看不出来,足以证明他的隐藏本事了……看夜北极,亨利,李闵俊这几个人,都不能看表面。”

  相对而言,实力最强,最让人觉得可怕的黑执事,却要光明磊落上许多。

  起码做过的事情都会认,换其他几个绝对能做到,只要认了对他们不利的事情,可以打死都不承认的那种。

  一个个狡猾得跟狐狸一般,若不然,早就被黑执事给弄死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阮随心默默的消化着这些信息,看着眼前的狗肉道:“哎,一条无辜的狗啊……殷琉璃,咱们挖个坑给它埋了吧!”

  殷琉璃明白她是怎么想的,微微弯了弯唇道:“好。”

  而后就真的去找工具开始挖坑,给那狗连同盒子一起埋了。

  阮随心还感叹道:“其实也不算太命苦,起码死后还有个棺材呢,不像某人,明明是个人,却非要干尽畜生才会去做的事情,死后连个棺材没有不说,还被喂了狗……哎,真的是应了那句话,你看苍天饶过谁~!”

  这一番话,传入孤狼的耳朵里,差点没把他给气吐血。

  脸色阴沉到极致的低吼道:“她真敢这么说?”

  已经猜到,是谁来找她寻仇了,不止一点都不怕,还主动挑衅他。

  很好,阮随心是吗,你给老子等着!

  阮随心和殷琉璃一起干完活儿,就回酒店卫生间去补补妆,洗洗手,上个厕所继续回到大厅。

  看了一眼孩子方向,都玩得很开心,四周都有人暗中盯着,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这会儿,婚礼差不多要开始了,阮随心就和殷琉璃一起去了李韵家家属那边。

  就看到纪晴洁和李韵家的人,说着他们老家话,倒是哄得一家子亲戚都很开心。

  也算有那么点本事了。

  看到阮随心来了,纪晴洁忙起身道:“呀,随心,你过来了啊,来这边,介绍一下,这是李韵父母。”

  阮随心还没开始说话呢,刘丹家那边坐在隔壁桌的亲戚,就迎上来了。

  “哎呀,这不是殷大少爷和阮大小姐吗,欢迎光临,欢迎啊……来坐这边吧,这边都是给你们这些贵客准备的好坐席,那都是些乡下人,小心可别冲撞到了两位。”

  阮随心特么直接火气不打一处来了,特么还搞区别待遇啊。

  直接白眼一翻道:“谁特么祖上三代不是泥腿子出生的啊!就殷战殷老头儿不也是战场上挣来的家业啊!说话可别那么难听,你们还一出生就是城里人呐,即便是,你们的祖宗十八代一出生都是城里人呐?

  这可是女方亲戚,麻烦各位给男方积点德,不求你们好好招待了,但求别甩脸子看,看不起人就成,

  否则,我阮随心分分钟能将刘丹这个大家少爷变成人家李家的上门女婿,不信,你们可以试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撩倒撒旦冷殿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撩倒撒旦冷殿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