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八十四章:天涯·明月·刀(9)

第二百八十四章:天涯·明月·刀(9)

  作为李氏剑道的唯一传承, 在黑暗世界里,剑二十四一直都被人当成是黑暗世界最顶尖的剑道绝学,与北海王氏的六道轮回剑并驾齐驱,而过去数百年的时间里,因为李氏职责的问题,李氏一代又一代的战神每一位都是站在黑暗世界的风口浪尖上,相对于不动声色平静却又无敌的北海王氏,李氏锋芒更盛,因此剑二十四的名气甚至比起六道轮回剑还要大一些。

  黑暗世界对剑二十四简直太熟悉了,这么多年的时间里,几乎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能够认出剑二十四,二十四式绝学, 其中有几式甚至还流落在外支撑起了不少的大型实力。

  只不过在林族到李氏数百年的时间里,真正能够有幸领略剑二十四全貌的人却始终都是极少数。

  代表着李氏武道的战神图数百年来只有三篇,平衡篇,巅峰篇以及无敌篇,前两者相对稳妥,而后者几乎就是平衡篇和巅峰篇集中在出现的新的蜕变。

  李鸿河修习的是平衡篇。

  即便是狂妄如李狂徒,最初修习的也只是巅峰篇,他如今的长生印与不死印依旧残留着大量巅峰篇的影子,破而后立后,虽然他也接触了无敌篇,可巅峰篇却是他的根基。

  李氏数百年,前后九代战神,算上李天澜,是第十代。

  十代人中,只有李天澜修习的是无敌篇。

  用最最极端的方式摧残自己的身体,无限的透支身体潜力,走最快的路,保证最强大的实力。

  无论是记忆里的东城皇图,还是现在的李天澜,他们的道路都没有变化,在最.asxs.的时候,选择的都是无敌篇。

  所以就现在而言,前后数百年的时间里,不算林族的先祖的话,只有李天澜才能真正让人见识到剑二十四的全貌,也只有他能让人见识到剑二十四的最强状态。

  东城皇图当时将无敌篇交给了古仙颜,古仙颜在这个时代将无敌篇教给了燃火,两人的本身都有一些武道基础,所以他们修习的无敌篇无疑都不算太纯粹,可有了无敌篇的基础,就算不纯粹,她们的剑二十四依然是无敌篇的剑二十四。

  最强的剑二十四是什么?

  就是用剑二十四中最特殊的一剑去发挥剑气最为充沛完美的一式绝剑。

  剑二十四并不完善。

  比如那半式号称专门克制北海王氏的破碎轮回。

  比如有剑意但却无法彻底驾驭剑气的破碎永恒。

  比如剑气极端凌厉但剑意不足的破碎苍穹。

  李氏剑二十四中的四绝剑,有三式都是不圆满的。

  唯独有一式,无论是剑气还是剑意,都堪称是完美无瑕,是真正的绝剑。

  剑二十一·破碎山河。

  这是四绝剑中唯一一式彻底完美的绝剑。

  同样也是只有修习了无敌篇才能真正发挥出来的绝剑。

  而剑十五·轮回则是剑二十四中最为特殊的一剑。

  剑二十四中,其他二十三式都是主杀。

  它们的剑意与剑气可以千变万化,但核心思想却没有丝毫改变,都是主杀。

  只有剑十五,核心思想是借,又或者说是一种武道上的复制。

  这是剑二十四中要求最高的一式,要求剑气与意志完美融合,复制出自己的极限状态根本没有办法发挥的一剑,超越巅峰,一剑轮回,极限升华。

  在李天澜的理解中,就是用这一剑轮回出一个极致虚幻的幻境,把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暂时变成虚无,短暂轮回的一瞬间,选择被轮回的人才是唯一的真实。

  轮回拔剑的一瞬间,等于是从最虚无的环境里出现了最真实的剑气,这也是支撑着李天澜剑道完美无瑕的重要基点。

  轮回之后,破碎山河。

  这就是目前最强的剑二十四。

  望月弦歌跟李天澜接触并不多,她也不需要轮回李天澜的剑意,所以当漫天的金色刀影将她的身体完全淹没的时候,望月弦歌的身影陡然变成了虚无。

  一片无比安静死寂的气息在漫天金色的刀影之中陡然涌动出来。

  如梦如幻,似真似假。

  燃火的身影消失了。

  可不断波动的气息却变得越来越强大,转瞬间就已经变成了一片隐而不发的剑气。

  空间破碎重组。

  所有人的视线里都出现了一道身影。

  漫天金色的光影里,那道犹如真实又像是幻影的臃肿身影安安静静的站着,一身黑衣,一动不动。

  没有人能够看到她的脸庞。

  无数金色的刀影围绕着她的身体疯狂旋转劈砍着。

  她是如此的安静,从内到外,都是一片沉寂。

  王逍遥的内心陡然一沉。

  不知道具体原因,一股极为剧烈明显的不安猛地从他的内心升腾起来。

  千古刀锋一转,王逍遥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双手。

  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金色刀影同一时间开始回撤,无数的刀影整齐排列,变成了一片耀眼的光幕。

  光幕向着王逍遥聚拢。

  王逍遥的双手合并,他的手里握着千古,一片愈发纯粹的金色光芒从千古的刀锋上爆发出来,在夜幕里不断延伸。

  瞬息之间,一把庞大厚重的金色刀影从他手中开始成形。

  漫天金色的刀影不断飞射,聚拢在他的手里,他手中金色的巨刀虚影疯狂扩张,眨眼间已经膨胀到了上百米的程度。

  干脆,果断,狠辣。

  王逍遥的手掌抬起来,长达上百米的金色巨刃没有任何保留的劈向了望月弦歌。

  这一刻的王逍遥是真正的竭尽全力,没有半点保留。

  他最强的武道就是刀,最强的绝学,也是刀。

  天涯·明月。

  这两式绝学可以说是他毕生研究的精华。

  在半年前成功进入巅峰无敌境后,王逍遥日思夜想,终于将这两氏绝学结合起来,成了他最强的杀手锏。

  王逍遥将这一式命名为刀。

  纯粹的刀。

  力之极尽,一刀即出,每一缕刀光,都是他有生以来最巅峰的力量。

  刹那之间,整片黑夜似乎都在退散。

  长达百米的金色刀影占据了一切,成了山上山下两片战场中最为夺目的色彩。

  鲜血从王逍遥嘴里涌出来。

  他的脸色随着这一刀出手陡然变的惨白如纸。

  大量的鲜血几乎是从他的身体各个部位涌出来,看起来无比的惨烈。

  这几乎已经是超出了他控制的一刀,这是身体极度透支之后的代价,刀光还未曾伤人,自己就已经被自己所发挥出来的力量重创了五脏六腑。

  长达百米的金刀在空中闪耀下劈。

  混乱的夜空以肉眼可见的状态被生生劈碎成了两半。

  无边的寂静与狂乱中,望月弦歌抬起了头。

  她的眼神麻木而灰暗。

  她确实不是王逍遥的对手,以王逍遥的真实实力来看,望月弦歌自认自己即便是真正突破了巅峰无敌境,对上他的胜率也不足四成,三十八岁的巅峰无敌境,王逍遥的天资确实不比王天纵差多少。

  她当不出那一式明月,也挡不住如今这一式刀。

  挡不住就是挡不住。

  实话没什么不好说的。

  可这又能怎么样呢?

  她挡不住这一刀, 王逍遥必然也挡不住她接下来的一剑。

  正好也让那个该死的男人看看,两年多前的摩尔曼斯,也曾经有一个人,如同今天的她一般,为她一剑开辟出了如今这个属于他的盛世王朝。

  望月弦歌闭上了眼睛。

  剑气愈发虚幻。

  恍惚之中,在所有人的视线里,那道穿着黑色斗篷的臃肿身影身体毫无征兆的开始从空中坠落。

  刀锋在上。

  她的身体不断的下坠,速度越来越快,不断涌动的剑气随着她的下坠在夜幕里划出了一道清晰的痕迹。

  刀光压制着清晰的剑意笔直的向下劈过来。

  夜幕之下,燃火的身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似乎完全的彻底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轮回宫主!”

  柳生仓泉猛地叫了起来。

  在他开口的瞬间,帝兵山的战局上,无论是惊鸿还是天光,都出现了一丝停顿。

  李天澜站在高空,那道无比苍茫的剑气已经消失,他低着头,看着不断坠落的那道身影,眼神有些恍惚。

  轮回宫主的身影在下坠的过程中陡然变得真实。

  她握住蝉鸣的左手抬了起来。

  半空之上,一片色彩斑斓。

  夜幕,飞雪,金刀。

  色彩鲜明的战场上陡然出现了一片五颜六色的光线。

  每一缕光芒都无比的清晰耀眼。

  光芒如剑,丝丝缕缕的冲向了空中不断下落的金刀。

  望月弦歌闭着眼,她的表情无比平静。

  强盛至极的气息如同回光返照般在她身上不断升腾,再一次越过了巅峰无敌境,一路攀升。

  一剑轮回,极限升华。

  在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望月弦歌的气息陡然接近了巅峰无敌境的巅峰层次。

  轮回之后,破碎山河。

  望月弦歌跟李天澜不熟,但她跟在秦微白身边很多年。

  所以这一剑,她轮回的是轮回宫主的状态。

  轮回宫主的最强状态!

  那个在绝大多数人的认知里在两年多前陨落在摩尔曼斯的轮回宫主最强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所有人都清楚。

  那就是在她陨落之前的时候。

  永恒一剑的光芒太过耀眼。

  所以此时的黑暗世界,除了王天纵之外,恐怕没有任何人清楚,轮回宫主当初驾驭无情让无情全力爆发的力量,就是轮回之后的那一式破碎山河。

  剑十五·轮回。

  此时此刻,两年多前的轮回宫主,是望月弦歌唯一的选择。

  她不可能完全复制当初的永恒一剑。

  实力不够,武器也不行。

  她能复制的, 只是永恒一剑的起手式。

  但用来对付王逍遥,已经足够。

  望月弦歌紧紧的握住手里的蝉鸣,剑气还在涌动,并且慢慢的发生着变化。

  空中不断下劈的金刀越来越狂暴。

  金色的刀光劈碎了一缕又一缕五彩的剑气,王逍遥已经完全红了眼睛。

  高空之上,李天澜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他的心跳声开始变得急促,他的身体逐渐绷紧,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意志,无情变成的斗篷再一次变成了剑阵,十多把神兵围绕着他缓缓旋转着。

  帝兵山另一个方向,半空中的空间微微扭曲,无声无息,江上雨从扭曲的空间里走了出来,同样认真而凝重的看着王逍遥的方向。

  作为超越了巅峰无敌境的高手,他自然清楚这一刀一剑意味着什么。

  王逍遥是全力爆发,全力以赴。

  而此时的望月弦歌几乎就是无视生死了。

  这一刀,望月弦歌挡不住。

  这一剑,王逍遥同样也挡不住。

  刀剑的光芒如果完全攻击在对方身上的话,那这就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惨烈战斗。

  王逍遥或许比望月弦歌强一些。

  但一切都没有意义。

  这注定了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剑气与刀光在空中疯狂摩擦,望月弦歌与王逍遥的战场上,周围上千米的区域彻底被各种各样的光芒完全覆盖。

  江上雨眯着眼,他的身体一点点的舒展开,眼神已经变得无比凝重。

  他和王逍遥没有任何交情。

  双方只是合作,从头到尾,都是因为利益的驱使让他们暂时站在了一起。

  是的,暂时。

  双方都很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知道这次合作之后双方关系的走向。

  如果他们取得了北海决战的胜利,王逍遥就会成为北海王氏的新族长,中洲的王青雷也会在大选之前扫清所有的障碍,彻底奠定自己储君的地位,而王逍遥和联合势力之间也注定要分道扬镳,东岛会忙着吸收北海南部的地盘,疾风御剑流和无极宫没有了外界压力之后也会重新转为对立的状态,哪怕不会生死相向,因为利益分配的问题也注定会有无数的摩擦发生,东岛内部的黑暗世界肯定会不断动荡,近期内没有平静下来的可能。

  而莫莱德也会回到欧陆,彻底将圣殿与圣域之间的关系割裂,并且在意大洛斯稳住脚步,角逐欧陆黑暗世界的主导权,阴影王座,黑暗骑士团,圣域,罗斯柴

  尔德,到时候一样会非常的热闹。

  至于江上雨,作为跟南美蒋氏的交易,他也会跟蒋国储一起去美洲,帮助南美蒋氏稳定美洲黑暗世界的王座,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林族有不同的意见,江上雨还要跟林枫亭针锋相对。

  而天都炼狱则会忙着吞噬东皇宫留下的一切,李狂徒也不是什么老好人,相反他还是个极端霸道偏执的人,吞噬完东皇宫,他肯定想要拿回东岛,到时候这同样也是摩擦。

  至于王逍遥...

  他成为北海族长之后短期内同样不会对联合势力做什么。

  但这却不代表着他永远都不会对联合势力做什么。

  整顿北海的内部,重新稳住阵脚,快则两三年,慢则五六年,等到李华成彻底退下去,王青雷成为中洲的总统,到时候北海王氏恐怕第一个就要对付联合势力,他想要灭掉江上雨,重新将北海今天失去的一切都拿回来。

  北海数百年的时间,就从来没有给人做狗的习惯。

  王逍遥自然也不会。

  如果王逍遥的运气足够好的话,以他的武道天赋,五六年后,他甚至也可以突破巅峰无敌境的限制,成为超越巅峰无敌境的所谓半步天骄,到时即便王天纵不出,北海弥补了尖端战斗力的最后短板,以北海王氏的底蕴和王青雷今后的地位,北海王氏依旧会是黑暗世界超一流的超级势力,起码比现在难对付的多。

  如此一来,决战获得胜利之后的局面就已经非常明显了。

  王逍遥注定跟他们分道扬镳走向对立,就是天都炼狱,在这次合作之后同样也有可能变成敌人,他们三方短期内或许可以相安无事,因为各自都有各自必须去处理的问题,可当这些问题处理的差不多了之后,江上雨心心念念的王朝还不一定可以成形,就算是成型了,他也要面对新的,来自于王逍遥和天都炼狱的挑战。

  所以眼前望月弦歌与王逍遥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是江上雨喜欢看到的。

  他不会去救王逍遥,也不可能去救。

  如果王逍遥死在这里,那就是皆大欢喜,这也不是他们的错,是王逍遥自己上头而已,这样的局面无疑是最好的。

  只是...

  江上雨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

  李天澜的身影飞的太高,已经跟夜色融为一体,即便是江上雨也没看到李天澜的影子。

  王逍遥的死活没人去管。

  望月弦歌的死活呢...

  如果李天澜出手,重创李天澜,杀王逍遥,杀望月弦歌,杀王圣宵...

  北海决战彻底落幕?

  江上雨相信李天澜也看得到这种可能。

  但很多事情,不是看得到结局就可以不做的。

  他不救王逍遥,但却已经做好了李天澜出手救望月弦歌时自己也全力出手的准备。

  唯一可惜的是,他现在还不知道李狂徒在哪。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李狂徒如今应该就在这附近。

  他没有选择,当自己出手的时候,他必然也会全力配合。

  江上雨默默的想着,一片领域已经在他手心里开始绽放,不断的凝聚着。

  ......

  李狂徒确实就在附近。

  他没有靠近王逍遥和望月弦歌的战场,也没有走上帝兵山,而是选择站在帝兵山与王逍遥的战场中间位置的一个茂密的大树下方。

  风雪铺满天空,洒满大地。

  他安静的站着,身上已经落满了风雪,所有的气息完全收敛起来,静静站在树下观察着帝兵山和王逍遥情况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雪人。

  他在这里已经站了两天的时间。

  决战发生之前的几个小时,一个在附近巡逻的北海内卫部队精锐在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甚至还顺手在落满了风雪的他头上插了一根树枝。

  树枝如今依旧在他头上插着,看起来有些滑稽。

  处在极度隐匿状态的他抬着头默默的看着空中金色的刀光与五彩的剑气,眼神一点点的眯了起来。

  细微的剑气一点点的从他身上涌动出来,悄然间填满了他身上的每一粒风雪。

  王逍遥是今晚最让人意外的人。

  也是联合势力最大的惊喜。

  当他和望月弦歌之间的胜负甚至已经重要到可以直接影响到北海决战结果乃至李天澜生死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够否认王逍遥在这场决战中做出的贡献。

  李狂徒抬起头,静静的看着空中的王逍遥。

  他计算着角度,计算着距离,默默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相比于江上雨的犹疑,他十分确定李天澜必然会出手,到时候整个战场也许都会发生一些在所有人预料之外的变化。

  透过漫天风雪,李狂徒的眼神孤寂而冷漠。

  他这次来北海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杀死李天澜,从而得到东皇宫的资源,至于说盟友,陈方青算是盟友,除此之外,他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盟友。

  他跟江上雨联手,也是为了除掉李天澜,仅此而已。

  如果有机会的话,王逍遥,江上雨,所有人...如果都能杀的话,李狂徒自然也不想放过。

  寂静无声的风雪里,他轻轻往前迈了一步,愈发专注的看向了半空。

  五彩的光芒逆空而上。

  金色的刀光不断凝聚闪耀着,疯狂下劈。

  望月弦歌的身体加速坠落,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

  “轰~”

  剑光飞卷,望月弦歌纤瘦的身体终于落在了地上。

  双脚他在地面的瞬间,望月弦歌陡然间睁开了眼睛。

  她的身影消失了。

  所有人视线里的那一袭黑袍的臃肿身影也消失了。

  只有剑光仍旧飞扬。

  流星刹那之间从地面升腾而起。

  轰然巨响中,漫天五彩的剑气汇聚成了一束。

  凌厉的锋芒瞬息之间粉碎了金色的刀光,出现在了王逍遥面前。

  这一刻,这一剑的锋芒已经不能用迅疾来形容,几乎就是无视了距离。

  眼神一片猩红的王逍遥似乎被完全激发了凶性,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闪避,面对着刺向自己心脏的剑光,他手中的千古扬起来,直接劈向了望月弦歌的头颅。

  同归于尽。

  噗!

  沉闷的声响中,蝉鸣的剑锋直接刺穿了王逍遥的心脏。

  没有鲜血。

  无数的剑气疯狂回流,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直接重新压回到望月弦歌体内。

  千古刀锋凝固在了望月弦歌头顶。

  李天澜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两人中间。

  他伸出手直接将望月弦歌拉到自己身边。

  再也来不及做任何动作。

  刹那之间,磅礴入海的剑气与凝聚到极致的领域直接从李天澜身边爆发出来。

  九丈红尘!

  第一次的,南美蒋氏最强的防御绝学离开了主人身边。

  江上雨的身体在李天澜出现的瞬间直接变成了一道幻影,一部百米,几乎在半秒之内直接拉近了与李天澜之间的距离。

  他的手掌张开,酝酿了很久的领域彻底将李天澜的身体笼罩了进去。

  凝聚到极致的领域疯狂的压缩,直接将李天澜的身体囚禁在周围十多米的范围内。

  九丈红尘在李天澜身边成形的同时,一道强大到几乎粉碎天地的剑光陡然之间从地面上亮了起来。

  李天澜的眼神看到光芒的瞬间,一直藏在地面上无声无息的李狂徒已经直接出现在了李天澜面前。

  剑二十四·破碎苍穹!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刻。

  帝兵山上的战斗完全停止。

  江上雨制造的九丈红尘瞬间变成了绝对的黑暗。

  黑暗之中,完全存在于江上雨想象力的攻击全部被具现出来,疯狂的拉扯着李天澜的身体,影响着他的平衡。

  九丈红尘之外黑色的领域开始向内坍塌,外层的领域空间变得无比的柔软。

  江上雨的眼神平静而淡漠。

  为了今天这个机会,他足足等了数十年的时间。

  他对自己的领域有着绝对的自信。

  全盛时期的东城皇图或许可以无视一切。

  但现在的李天澜,短时间内根本打不破他的九丈红尘。

  而他在领域之外,则可以让自己的领域出现不同的变化。

  李天澜不可能打破他的领域。

  这也就意味着无论是李狂徒还是其他人,同样打不破他的领域。

  江上雨自己甚至短时间内都无法将领域取消。

  但无法取消,不代表不能改变。

  九丈红尘的领域边缘不断动荡着,深沉的黑暗如同一片片的水波,变得柔软,变得深邃,变得不规则。

  江上雨疯狂出手。

  他距离李天澜越来越近。

  浩浩荡荡的力量在他的双手之中变成了一道又一道半透明的气浪。

  帝兵山上,天海无极陡然转身,长刀出鞘。

  他的身体如同流星般一跃而起,如同瀑布一般的刀光一瞬间从他手中爆发出来。

  无穷无尽。

  成百上千的刀光汇聚在一起,在天海无极手中轰然倾泻。

  所有的光芒全部冲向了李天澜的方向。

  柳生仓泉与天海无极几乎是同时出手。

  夜空之上,疾风御剑。

  帝兵山在瞬息之间被剑光完全照亮。

  狂风,飞雪,烈火,雷霆,无穷无尽的光影在柳生仓泉手里爆发出来,变成了一道又一道凌厉狂暴的剑气。

  剑气与刀光汇聚,完美相融,继而变成了纯粹的力量。

  李狂徒出现在领域边缘,破碎苍穹的剑光被他凝聚成了微小的一束,他手中的剑锋直接刺入了九丈红尘的领域里。

  蒋国储同样也在全力出手。

  他的领域与江上雨的领域完美融合。

  又或者说是江上雨的领域吞噬了蒋国储的领域,以至于让暂时困住了李天澜和望月弦歌的九丈红尘边缘变得愈发柔软。

  无数炽白色如同圣光的光芒瞬间爆发出来。

  莫莱德的身影如同一只疯牛,咆哮着前冲,挥拳,一片又一片白色的拳影连成一片,彻底打进了九丈红尘的领域内。

  他本就是无限接近巅峰无敌境的高手,在得到了教皇的加冕之后,他距离巅峰无敌境更近,他甚至已经可以被看成是最菜的巅峰无敌境,此时他的全力爆发,甚至比起柳生仓泉和天海无极还要恐怖。

  而帝兵山上将近二十位顶尖的半步无敌境同时也在不顾一切的进攻。

  将近二十位的顶尖半步无敌,所有的力量汇聚在一起,几乎远超普通的无敌境高手的全力爆发。

  无数的光影彻底覆盖了望月弦歌与王逍遥交锋的战场。

  眼花缭乱,一时间没有人能够看轻李天澜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除了王逍遥之外,所有的无敌境高手全部都在不顾一切的出手。

  困住了李天澜的九丈红尘无比坚固,此时不断波动的领域边缘仿佛在这一瞬间成了吸收所有人力量的容器。

  李狂徒,江上雨,柳生仓泉,天海无极,蒋国储,莫莱德。

  两个超越了巅峰无敌境。

  一个无限接近巅峰无敌境。

  三位无敌。

  近二十位顶尖的半步无敌境。

  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保留,这几乎就是黑暗世界全部的高端战斗力,所有人都抓住了这个机会,但同一时间对着李天澜倾泻着自己最强的力量。

  天下人共击北海。

  这一刻,变成了天下人共杀李天澜。

  无比坚固的九丈红尘承载着所有人的力量几乎已经完全变形。

  领域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响。

  所有人都清楚,在领域碎裂的一瞬,李天澜等于是被在场的所有人同时集火围攻。

  天骄?

  东皇?

  又能怎么样?

  所有人都冷冷的看着李天澜。

  李天澜的身影被黑色的九丈红尘完全淹没,模糊不清。

  深沉晦涩的黑暗里突然亮起了光芒。

  领域之内,意识已经变得有些恍惚的望月弦歌勉强摘下了手里的黑色手镯。

  她不曾交给李天澜。

  而是直接将手镯扔进了围绕在两人身边的十三重楼中。

  十三重楼剑阵陡然停滞了一瞬。

  黑色的手镯变成了一把黑色的狙击枪。

  不是剑形态。

  但这种状态下的黑暗圣裁却直接在十三重楼剑阵里找到了自己的轨道与位置。

  枪与剑围绕着李天澜同时旋转。

  领域疯狂的扭曲,越来越快。

  李天澜的表情平静的有些残忍。

  他缓缓伸出了手掌。

  “咔嚓!”

  旋转的十三重楼剑阵陡然之间发出了无穷无尽的刺眼光芒。

  这不是剑气,不是剑气,与剑无关,与领域无关,就像是纯粹的光。

  又或者说,是纯粹的能量。

  十三重楼剑阵完全消失。

  巨大的轩辕锋出现在了李天澜手中。

  在领域即将破碎的那一刻,天地之间,李天澜清晰冷漠带着无穷威严的声音在夜空之上一字一顿,轰然回响!

  “我立身之处...”

  轩辕锋光芒耀眼,七彩光芒不断流转,那是纯粹的光,穿越了绝对的黑暗,不带半点攻击性,直接从九丈红尘的领域里穿透出来。

  李天澜的声音随着光线的穿梭响起。

  “禁止领域!”

  “呼!”

  扭曲到了极致的九丈红尘瞬息之间开始逆向旋转,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变得平和,变得微弱。

  只有李天澜的声音还在回荡着,犹如神明!

  “我立身之处,禁止剑光!”

  无声无息。

  九丈红尘的领域破碎。

  领域之内,无论是刀光还是剑气都在一瞬间变得无影无踪。

  七彩纷呈的光芒浩浩荡荡,在眨眼之间磨灭了一切。

  轩辕锋的剑身暗淡到了极致。

  最后的光芒余晖中,李天澜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此处禁止!”

  禁止领域,禁止剑光!

  江上雨和李狂徒脸色瞬间巨变,两人没有任何犹豫,身影直接冲天而起。

  李天澜最后的禁止响了起来。

  两人冲起来的身体陡然之间向着地面坠落。

  下一秒钟,李天澜的身影直接冲出了消散的领域。

  望月弦歌的身体出现在了王圣宵身边。

  王圣宵冷了一瞬,下意识的扶住了她的身体。

  李天澜消失了。

  天光剑出现在了王圣宵身边。

  天光的剑光完全暗淡,就像是一道影子。

  影子...

  影子?!

  “不!!!”

  惊怒至极的怒吼声陡然从帝兵山上响了起来。

  李天澜的身影在瞬息之间直接跟天光剑变换了位置。

  “噗!”

  沉闷的穿刺声中,无坚不摧的轩辕锋巨大的剑锋直接斩开了天海无极的胸膛。

  血雨漫天飞扬。

  眼神里带着茫然的天海无极下意识的想要低头。

  可他的视线却陡然飞了起来。

  东岛第一宗师的头颅带着大片的鲜血毫无征兆的冲天而起。

  胸膛碎裂,心脏破碎,头颅腾空。

  所谓的宗师,所谓的无敌境。

  瞬息之间,如同被直接斩断的草芥。

  “不!!啊啊啊!你...呃...”

  柳生仓泉悲愤欲绝的怒吼声戛然而止。

  李天澜手中的轩辕锋瞬息消失不见。

  一把又一把的神兵陡然散落在了帝兵山周围,变成了一道又一道的影子。

  李天澜一步迈出去,瞬间与影子变换了位置,出现在了柳生仓泉面前。

  柳生仓泉长大了嘴巴,怒吼的声音直接被压制下去, 巨大的力量灌注在双臂之中,李天澜猛然用力。

  柳生仓泉上半身被生生压了下来。

  膝撞!

  双风雷脉的膝撞!

  无法想象的力量和速度。

  极度暴力又极度简单的动作!

  砰!

  沉闷的声音里,柳生仓泉上半身陡然喷出了大片的鲜血。

  胸腔在剧烈的撞击之下陡然粉碎,大量的鲜血冲进了头颅,巨大的压力下,无数的鲜血如同一颗颗的子弹或者刀剑,直接刺穿了柳生仓泉的头骨,他整个人的脑袋就像是被大锤一下子砸烂的西瓜,鲜血连同脑浆陡然爆了出来。

  秒杀!

  第二次秒杀。

  转瞬之间,东岛的两大宗师已经是完全陨落,死无全尸。

  李天澜的身影闪烁。

  十多道影子在帝兵山上不断移动,影子铺满全场,李天澜和影子所在之处,周围的一切完全就是他的领域,他可以在任何一个影子存在的地方出现,又可以从任何一个存在影子的地方消失,无视距离,神出鬼没。

  一片又一片的领域疯狂收缩。

  心神剧烈的蒋国储脸上已经全部都是惊恐,他与莫莱德第一时间会聚在一起,两人肩并肩,完全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冲出帝兵山。

  “轰!”

  黑色的影子瞬间闪烁,磅礴的力量从背后一瞬间就撕裂了蒋国储的领域。

  同一时间,一道凝聚至极的领域再次将蒋国储和莫莱德笼罩起来。

  千钧一发。

  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两人直接离开了李天澜的攻击范围。

  江上雨与李狂徒同时出现在了李天澜面前。

  李狂徒眯着眼睛,眼里带着浓浓的忌惮。

  而江上雨的眼神里却满是近乎失去了理智的狂怒。

  “李天澜!!!”

  他低沉的咆哮从喉咙里面一字一顿的挤了出来:“你得死!你必须得死!”

  “先想想你自己该怎么活下去吧。”

  李天澜声音平静的开口道。

  .....

  “呵...”

  有些生疏又有些怪异的聊天在李天澜出现在望月弦歌面前的时候戛然而止。

  直升机在空中盘旋。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

  刑天巨大的身体蜷缩在直升机舱里,低着头,一动不动。

  圣徒和轩辕无殇同时盯着屏幕里帝兵山的画面,反应却各不相同。

  他们看到了江上雨全力出手,看到了李狂徒全力爆发, 看到了莫莱德,柳生仓泉,天海无极,蒋国储以及十多位顶尖的半步无敌境高手毫不犹豫的配合。

  九丈红尘的漆黑领域在不断扭曲旋转着。

  直到领域内光芒亮起,传出了李天澜的声音。

  圣徒凝重的脸色微微放松了一瞬。

  轩辕无殇却叹息着笑了起来:“是剑道律令啊...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吗。”

  “剑道律令?”

  听着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名词,圣徒皱了皱眉:“什么东西?”

  “就是你看到的现在,这就是剑道律令,换一种说法,大概就是天骄的极限状态,大哥本来还要进一步突破之后才可以初步运用剑道律令,当然还要有卫...嗯...有无情的配合,现在他就到了这一步,也许大哥刚刚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卫...啧...”

  他有些蛋疼的摇了摇头:“无情的状态也是很关键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圣徒看着轩辕无殇,缓缓问道。

  他进入机舱已经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轩辕无殇对他的态度却一直都很古怪,有些话也说的莫名其妙,比如这所谓的剑道律令,圣徒之前一直就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

  “现在的话...我是东皇宫的医生啊。”

  轩辕无殇笑了起来。

  “那之前呢?”

  圣徒毫不放松的问道。

  “之前啊...”

  轩辕无殇恍惚了下,突然问道:“如果我告诉你,没有之前,你信吗?”

  又来了...

  圣徒心里骂了声娘,这种莫名其妙的对话已经重复了好多次了,再次听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我开玩笑的。”

  轩辕无殇干笑一声:“之前,你就把我当成一名游客吧,不过,如果你不介意,我到是很想跟你做兄弟。”

  “我的兄弟不多不少,但没有来历不明的兄弟。”

  圣徒的声音有些冷淡。

  “来历,真的这么重要吗?”

  轩辕无殇微笑道:“重要的是我做了什么,今后我又能做什么。”

  “你能做什么?”

  圣徒微微挑眉。

  “我是医生,首先,肯定是可以救人的,比如真正的大嫂,嗯,你应该清楚,我说的不是现在在天南的那一位,而是在欧陆的那一位。不,也不对,她们...有些奇怪,严格来说,她们没有真假的说法,都是真的,她们就是一个人。”

  “你!”

  脸色瞬变的圣徒陡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轩辕无殇的肩膀。

  “别激动,慢慢说,慢慢说。”

  轩辕无殇笑着将圣徒的身体重新按在座位上:“再比如,我现在控制着整个东岛的武器操控权限,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现在的北海,根本看不到敌人哪怕一颗子弹,我所能控制的这一切,都会送给东皇宫作为见面礼,啧,我这样的兄弟多大气啊,你这都不认,闹哪样啊老铁?”

  “你...”

  圣徒的大脑突然间变得无比混乱。

  见面礼什么的,之前轩辕无殇就已经说过。

  可是秦微白的事情却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秦微白本身不可能告诉他这些事情,如此一来,对方又是怎么知道的?

  “老板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圣徒用力的摇了摇头,严肃的看着轩辕无殇,沉声道。

  “目前知道的不多。”

  轩辕无殇摇了摇头:“不过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我会去欧陆跟她谈谈,既然我的话可以说出来,那么你就可以信我,我能治好她,当然,这需要时间,或者说需要时机,哪怕我现在就让她苏醒过来,我也不会这么做,她暂时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

  “你?跟她谈谈?”

  圣徒有些古怪的看了轩辕无殇一眼:“老板现在昏迷不醒,状态极差,你怎么跟她谈?”

  “我有我的办法。”

  轩辕无殇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多说。

  圣徒沉默了一会,突然看向了蜷缩在机舱角落一言不发的刑天。

  这种情况下的刑天完全跟刚才机舱外拉弓一箭射死格拉维奇的那位猛男是两个人。

  现在他巨大的身体蜷缩起来,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个受气包。

  圣徒微微摇了摇头:“他呢?”

  “他的实力是有限制的,包括我也一样,我们都可以做到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但有些东西,是一次性的,比如他射死你所谓的无敌境高手,再比如我控制了东岛的武器系统,这些都是一次性的,用完了就没有了。起码在东皇宫,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把我当成一个纯粹的医生,至于他,安排个体育老师的职务我觉得就挺靠谱的。”

  他顿了顿,继续笑了起来:“请放心,对于东皇宫,我没有半点敌意,我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他看着圣徒,轻声道:“也许,你应该看看窗外了。”

  圣徒愣了一下,这才突然发现,机舱外的厮杀声已经越来越小,几近消失。

  他的内心猛地一惊,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冲到了机舱门口。

  山下就是疾风御剑流的总部。

  但此时已经变得越来越安静。

  圣徒站在机舱门前,看着下方的一切,沉默了很长时间。

  而疾风御剑流总部里,梦魇军团的所有人也都沉默了很长时间。

  圣徒眨了眨眼睛,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机舱之外的雨还在下着。

  雨滴落在了地上。

  而疾风御剑流的总部却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梦魇军团的战士一个个生龙活虎精神抖擞,而能反抗的敌人却已经寥寥无几。

  最关键的是,随着雨水落下来,一片又一片的鲜花此时正在疾风御剑流的土地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盛开着,万紫千红,鲜艳的色彩几乎占据了疾风御剑流的整个总部。

  雨水在空中滴滴答答。

  一片浓郁的无法想象的生机正在天地间不断的酝酿着。

  “这...”

  圣徒难以置信的转过头,看着自称医生的轩辕无殇:“这是?”

  “快来看。”

  轩辕无殇看着屏幕里的李天澜,声音温和:“好像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要出现了。”

看过《特战之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