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劫主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区区青阳

第八百六十二章 区区青阳

  “遵命!”

  随着青阳宗主一声沉喝,山上山下,立时一片应喝之声。

  对于如今的青阳宗来说,本来就是底蕴无穷,势力极度扩张之时,远超千年之前的青阳,而其门人弟子,也是自信心一日更强似一日,几乎有种自己可以比肩圣地弟子的气魄,再加上如今方原又在山中,那就是主心骨,谁还能有什么怕的,这三位避世老修的出现,对于修为高深的青阳宗宗主与几位长老来说,知道他们深不可测,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可怕。

  但修为低些的,反而不知道这些人可怕在哪里,只是觉得这些人一上来,便毁了青阳宗的山门,杀了青阳宗的弟子,又当众逼迫方原长老,正是让人愤慨,满腹怒意之时!

  宗主们不动,他们也都老老实实,但宗主一开口,他们却也立时便炸了。

  “如今可是我青阳宗领地之内,怎能容得他们如此猖獗?”

  “打人不打脸,欺人不上山,便是圣地之主,今天也得留在这里!”

  “……”

  “……”

  声声怒喝响了起来,有人推动了护山大阵,道道阵光呼啸着从青阳宗后山荡起,犹如一层一层的银河,霎那间交织而成一把大伞,护着在了青阳宗上空,而后周围三千里地之内,所有的地脉之力,都被这一方护山大阵引动,盘旋而上,直向着那三位老修涌了过去。

  在这护山大阵护持之下,青阳宗宗主与诸位长老,也皆咬紧了牙关,各自施展拿手的神通与法宝,化作道道流光向前打落,乍一时间,倒有种让人心惊的铺天盖地之势……

  “区区青阳,何敢如此?”

  三位避世老修乍遇得此变,有些诧异,有些荒唐,也有些生气。

  他们是真的生气,在他们眼里,青阳宗其实就是一个人质,因为他们也不想找个空旷的地方真个放开了手脚与方原大战一场,虽然从实力上来说,他们是能赢的,但是也怕生出太多变数,所以他们才选择了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就是为了给方原压力,乖乖交出转生法。

  打从内心里,他们倒真的没有将青阳宗当回事。

  没有当回事的情况下,也就等于没有对青阳宗生出什么恶意。

  但他们没想到,自己没有对青阳宗生出恶意,青阳宗倒敢跳出来冒犯自己了。

  一时间,诸般阵光与元婴境界的神通,呼啸而来,虽然伤不得他们,却也让他们感觉有些麻烦,心里立时生出了些厌恶与暴躁,就算是七大圣地,也不敢对自己如此不客气啊!

  “哗……”

  微怒生起的一霎,三位避世老修,同时狠狠一掌击落。

  天地都似在这时候摇晃了几分。

  无尽法则之力,在他们身边显化,而后波纹也似,一层一层向下荡了过来。

  “若是如此,那便……”

  方原看到了青阳宗的决定,也是又惊愕又欣慰,还有些担忧。

  他没想到青阳宗居然会做出这个选择了,这对于青阳宗来说,本是一场无妄之灾,但青阳宗主,却当成了是青阳宗真正踏出世间一流大道统的试炼,这一切来的太快,形势也太严峻,方原不及阻止,更是不可能真的将黑暗转生法交给这三个老怪物,因此他也只能咬紧了牙关,急急捏起了法印,身边一条雷河铺天盖地,直向着黑冠老者的火莲之云卷去!

  “喀喀喀……”

  那黑冠老者,修为盖世,恐怕在天地大变之前,已经达到了大乘境界,只是后来掉落了境界而已,这样的人,对于天地法则的掌控,仍然是远远超出了普通的化神修士的。

  那一片火莲烧将了下来,与方原的雷河撞在了一起,直震得天翻地覆,火雨迸碎,洒向了四方,方原的那一条雷河,也在与火云碰撞的过程中,一丝一丝的湮灭,片片火莲突破了雷河的阻格烧到了方原身边,只是被方原身边的青红二鲤化作太极图,阻在了外面而已。

  但那黑冠老者,则是被雷河逼住,不得不向高空掠去,以避其撄。

  二人神通碰撞,却是显露出了各自的本领。

  方原是天道化神,因此他虽然刚刚才化神不久,但对法则的精微掌控,却妙至巅峰,几乎可与东皇山道子相仿,所以他的雷河凝而不散,硬生生威胁到了黑冠老者,但毕竟他化神不久,因此在力量上比黑冠老者差了些许,险些被黑冠老者强行用法则给困住了。

  “小儿好本事,再来试试老夫的神通!”

  也就在方原与黑冠老者较量神通之时,那笑脸老修低声沉喝,扑将了过来,便要上前相助,压制方原,可是在他身后的蛟龙,嗷的一声叫,忽然间再不留手,直接便驾御了风云冲到了他的身后,四只爪子都扬了起来,便像是泼妇打架也似,向着那笑脸老者抓了过来。

  “独角畜牲,还未成真龙,也敢猖獗?”

  笑脸老修又惊又怒,着实笑不出来了,只得转身抓向蛟龙。

  但就像泼妇与人打架时,再强壮的男人也不好应付一般,他一时半会还真拿蛟龙没办法。

  “老夫着实难明,人人都生了一颗脑袋,怎么就偏生有人如此愚蠢?”

  最无奈的是九州剑首,青阳宗的大阵也好,诸般神通与法宝也好,都是向着他打了过来,想来那也是青阳宗宗主不傻,知道自家的大阵与神通,本来就弱些,分散开来更起不了什么作用,因此想要帮方原缠住一个对手,这时候,诸般神通法宝,便滚滚卷向了他。

  九州剑首眼神冷厉,慢慢转过了身来。

  望着那一只杂牌军,似冷笑,似无奈,轻轻的说出了一句。

  而与此同时,他也一剑横空,轻轻一抖,漫天漫地,皆是荡荡龙吟之声。

  在青阳宗阵光掩印之下,可以看到青阳宗宗主手持一面烈火阳幡,驱动了滔天恶焰!

  可以看到秦长老云长老等等,各自祭出了三百道飞剑,铺天盖地!

  可以看到陆青官这时候手持大弓,瞄准了半空之中的九州剑首!

  可以看到小乔师妹手持宝扇,身边飞卷着数道雪鸦……

  可以看到凌红波手持火蟒鞭,挥出道道火云……

  可以看到无数真传弟子,不要命也似的向空中打出了神通……

  甚至可以看到,山腰底下,有一群杂役弟子拼命往天上扔着石头……

  ……

  ……

  若大青阳,将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到了一起,滚滚荡荡,直向着天上轰将了过来,居然形成了一股洪潮,其势无匹,银河席卷也似,冲开了天地的枷锁,向着九州剑首撞来。

  这一股洪潮,与九州剑首的荡起的龙吟碰撞到了一起。

  天地之间,便有一道肉眼可见的圆环,平整的向着四面方原扩散了出来。

  九州剑首微觉不察,在那一道强横无比的力量之下,居然剑锋微颤,直觉身体像是被大风吹动,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他才猛然警觉,一双眼睛露出了森然酷烈之意,狠狠向着山下看了过来,他脸上带着些诧异又古怪的神色,几乎难以相信,自己居然被逼退了?

  这小小宗门,居然逼得自己退了一步?

  三千年未出世,如今居然连这小小宗门都敢向自己露出獠牙了?

  他忽然间冷笑了起来,而后翻手便是一剑!

  一道剑光,直直自九天坠落!

  一道剑光,飞至中途,便化作了三道剑光,而后化作九道,再是二十七道……

  待到飞临下来,那已是漫天漫地的剑光。

  九首剑首动了真怒,这一剑的神威,便强横得让人难以想象。

  “哗啦……”

  剑光落到了青阳宗的大阵之上,护山大阵,便节节崩碎,道道阵光残破,散于天地。

  落到了青阳宗宗主与众长老们的头顶之上,便将宗主与长老们的神通击得粉碎,一个个面如金纸,口喷鲜血,自半空之中坠落了下来,实在不知断了多少骨头,坏了多少内息。

  落到了各道山峰之上,便山峰倾塌,山倒屋塌。

  只一剑,便将整个青阳宗的抵抗之势,毁得干干净净,荡然无存。

  但九州剑首明显还没有泄去怒火,他目光森然的扫过了青阳宗上下,声音冷漠:“区区云州小宗,偏居一隅,不过是偶然出了个有些才学的弟子而已,居然也变得野心勃勃,胆敢掺与天下大势之争,我倒要看看,真惹到了因果,你们小小青阳,可有抵挡的资格吗?”

  他说着话时,身边已有无尽剑光汇聚,天地之间似乎没有了光明。

  只有那一剑,悬在了青阳宗上空,仿佛嘲弄着一切。

  那一剑,也在决定着青阳宗的命运。

  剑落之下,偌大青阳宗,便是必死之局,山毁人亡干干净净。

  而如今的方原,正与黑冠老者斗法,被对方缠住,一时半会,根本腾不出手来。

  偌大青阳,如此便如待屠羔羊,瑟瑟发抖。

  但也就在这位九州剑首,打算一剑斩落,给青阳宗一个教训时,他忽然微微一凛。

  抬起头来,他便看到,三百里之外,羊肠小道上,正有一个人慢惭走了过来。

  那个人,瘸了一条腿,眇了一只眼,走的很慢,但来的很快!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看过《大劫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