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世界的小配角 > 第九章 收伏

第九章 收伏

  这事,由不得段延庆不信!

  定是观音菩萨派这少年来提点自己,定是如此!

  “还请菩萨慈悲!”段延庆抛去了铁仗,伏倒在地,不断地叩头。

  这架势,和前几日的叶二娘倒是有几分相似。

  “苦命人。”徐阳心中暗暗感叹了一句,便上前扶起了段延庆。

  “我知你心中苦闷,因此屡行恶事。不过我并非什么菩萨,只是比起常人,多了一些江湖见闻而已。若你真心拜入我门下,供我驱策,我自然会安排你的儿子继承大理皇位,你信也不信?”

  “恩公说什么,段延庆都信了,只求恩公开恩,让我能与我那孩子见上一面。”虽然被徐阳扶起,但段延庆依旧有下跪叩头的愿望。

  徐阳手上暗暗使劲,段延庆便跪不下去了,心中暗道:“怪不得恩公不怕与我单独见面,这等内劲,便是我全力施为,恐怕也奈何不得恩公啊。”

  “这事你不必担心,到了适合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父子见面。只是……”徐阳犹豫道:“如今你的恶名太大,你那儿子又是从小在好人家中长大,只怕他不肯认你。”

  “莫,莫要让他认我!”段延庆有些慌不迭地说道,他自然也知道自己名声有多臭,若是让孩子知道他有这么一个父亲,只怕……

  而且徐阳这样说,他反而更相信了。

  如果只为了让自己听命,大可大包大揽,到时候随便找个孩子与自己相认。

  但徐阳却直说段延庆名声不好,担心孩子不认他,这必然就是真的。

  “只是,我那老三倒是实诚人,我也有信心说服他为恩公效命。但叶二娘,恐怕支使不动她。”段延庆又犹豫道。

  徐阳摇了摇头道:“无妨,既然能劝动你,我自然也能劝说得动她。”

  段延庆听了,这才放心。

  同叶二娘相交十多年,他也颇为同情她的遭遇,只是平时冷面冷口惯了,实在是不方便表达。

  如今恩公既然有信心说服她,那便是太好了。

  徐阳想了想道:“你回去先摆平岳老三,再带了叶二娘过来一趟。”

  “其实……她早已到了。”段延庆僵尸般的脸庞,突然现出一种奇特的表情,支支吾吾地说道。

  徐阳听完一愣,细一想,忽而指着他大笑道:“想来你是安排她去屋后埋伏,伺机劫持阿朱姑娘了。你啊,哈哈哈!”

  段延庆打了个呼哨,果然叶二娘从房后跃了出来。

  徐阳让段延庆退出一段距离,自己则和叶二娘说了几句话,然后叶二娘也装腔作势的伏倒在地,叩拜徐阳。

  段延庆在远处一看,果然恩公就是个活菩萨,连叶二娘这种辣手辣脚的女魔头,几句话居然也能说服。

  真的是太厉害了!

  屋内,乔峰一脸不解地看着窗外。

  先是段延庆,之后是叶二娘,两个声名赫赫的江湖大魔头,都跪倒在地叩拜小神医。

  难道是他们都得了绝症?不可能吧?

  还是小神医有其它办法?

  总之,如今在乔峰眼里,这小神医,非但是聚贤庄的少庄主,医术通神的神医,还是个格外神秘的枭雄。

  能控制天下第一和第二恶人的,绝非是寻常之辈,何况他还如此年轻。

  他看了阿朱一眼,不知为何胸中总有一口闷气发不出来。

  还有,小神医所说的三个条件,不知道是如何艰难?

  若是他要自己替他杀人或是盗宝,乔峰很难想象是否应该拒绝。

  门外,徐阳吩咐了几句,段延庆和叶二娘便一同离去。

  解决了一桩心事,聚贤庄短期内不再会有什么麻烦。

  还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保护好乔峰,还得替他洗清冤屈。

  前两日,徐阳在聚贤庄也不是闲着的,他盘算了很多个步骤,最后还是决定先带着乔峰,找去到段誉。

  有大理镇南王世子,还有自己这个聚贤庄少庄主作证,那么之后那些对于乔峰的栽赃,就暂时不会有效果了。

  而且此时段誉应该同慕容复在一起,又多了个证人。

  重新踏进小屋,徐阳就看到乔峰面色不豫,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他也不理会乔峰,便搬了张板凳,坐到阿朱身边,示意后者伸出手腕来。

  阿朱依言为之,徐阳号了一会儿脉,便道:“恭喜阿朱姑娘,眼见得就要大好了。”

  又拿出几丸丹药,吩咐道:“这几日便换了这药吧。再调理三五日,就可以下地了。”

  听到这话,阿朱和乔峰都欣喜若狂。

  两人在一路上,早已情投意合,只是互相顾忌身份,不敢多言。

  如今大难暂去,彼此心照不宣,只盼有朝一日能去塞外牧羊,过那神仙般的日子。

  不过,乔峰仍有大仇未报,这事只能无限期延后了。

  乔峰拱手致礼道:“多谢小神医施以援手,大恩不言谢!乔某深盼能早早报答恩公大恩,还请恩公明示。”

  徐阳明白,这是准备谢恩后便离自己远远的,免得担心。

  “这却不难。”徐阳微笑道:“若是说条件嘛。第一,先找到阿朱姑娘的父母,替乔帮主提亲。第二,找到乔帮主的家人。所谓婚姻,若是没有媒妁之言也就罢了,父母之命,倒是少不得的。”

  乔峰面露尴尬之色,道:“恩公倒是有心了,只是恩公或者有所不知,若是昔日的传言无误,乔某便是契丹族人,生身父母早已亡故。前次去少林,养父养母也被大恶人杀死,就连恩师玄苦大师,也被人假扮乔某而杀死……。这父母之命,真的办不到。”

  阿朱也道:“家母倒是健在,只是家父……,一直未曾有过消息。”

  徐阳大笑道:“这事我都知道。”

  乔峰面色略有不豫,道:“那恩公为何……?”

  “既然让你们去做,自然是有备而来。须记住,在下绝对不会安排一个无法完成的条件让你们去做的。”徐阳一脸的自信,接着说道:“若是没有算错,过些天阿朱姑娘的父亲就会去小镜湖做客。”

  阿朱“呀”了一声,一脸惊疑地望向徐阳。

  她的生母阮星竹,现今就是隐居在小镜湖,这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难道他留心自己很久了?

  但他留心自己一个慕容公子的侍女,又有何用?难道是因为要为难慕容公子?

  一时间,许多念头在阿朱姑娘的脑海中盘旋不已,却又一一被否决。

  徐阳微笑道:“在下绝无恶意,请不必多虑。到适当的时候,自然会解释清楚一切的。”

  阿朱点了点头,既然对方已经对自己了解甚深,那么躲避是没用的。

  何况他还救了自己一命,想来不会是什么坏人。

  徐阳又道:“乔帮主,我知你近期被人诬陷,身背冤屈无法自证。这些日子你便陪着阿朱姑娘恢复身子,等阿朱姑娘痊愈,我便同你们一起出发,到时候我也可以替你作证。”

  乔峰点了点头,黯然道:“多谢恩公,只是这些条件只对我等有利,着实是报答不了恩公的大恩大德。”

  徐阳摇摇头道:“助人便是助己,乔帮主言重了。”

  说完,徐阳便背着手,缓步出了门。

  乔峰起身想要送一程,徐阳头也不回,摆了摆手道:“乔帮主请回,不必客套,告辞了!”

  一骑绝尘,很快徐阳就回到了聚贤庄。

  此时聚贤庄英雄大会早已结束,少林高僧自行前去雁门关外堵截乔峰,而其他那些英雄们,也各自拉帮结派,前去各个路口要道,盘查来往人员,搜查乔峰的踪迹。

  聚贤庄内,只剩下薛慕华、游家兄弟以及几位闲散的高人。

  徐阳回了庄子,一头就撞上早就等候在后门口的游驹游骥二人。

  游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指着徐阳半天,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徐阳笑道:“父亲大人,这聚贤庄内已经没几个高手了,孩儿若是躲在这里,也避不开四大恶人,还被人小觑。倒不如出去闯闯,男儿志在四方。”

  游驹还想骂,但又一时找不到理由。

  还是游骥想得开,大笑道:“坦之,你既是我侄儿,又是我游家唯一的血脉,你父自然会小心点。不过你说得也没错,男子汉就是要出去闯闯!”

  游骥并没有子嗣,游驹也就游坦之一个儿子,游坦之等于是两房独子,难怪自幼便如此宝贝。

  游驹苦笑道:“大哥,你还护着他?他简直要气死我了。人家都说慈母多败儿,你这可是慈伯多败侄啊。”

  游骥笑道:“二弟,当年你我若不是在江湖上闯出来一些名声,如何有如今的聚贤山庄?何况这小子的武功,恐怕不弱于我们。他既然有了这个心思,反正左右拦不住,倒不如顺着他,说不定就能闯出一番功绩来。”

  徐阳借坡下驴,嘻嘻笑道:“父亲,伯父,孩儿一定会小心照顾好自己的。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个英姿飒爽的侠女,娶回来传宗接代呢。”

  游家兄弟都被他这番话,气得苦笑不得,也只能顺着他了。

  几日之后,徐阳便骑了匹好马,重新踏上了江湖路。

看过《武侠世界的小配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