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燕藏雪 > 290 围城
  “那按照先生的意思,我们现在还是要继续进军,尽快的赶到城下,然后向城内的人宣告自己大魏朝军队的到来?”贺六浑问道。

  “不仅仅如此。我们现在还需要的是把这些南朝军队的头颅砍下来,到城下摆成一个景观。这一方面是政策城内那些叛乱的人,另外一方面也是给那些叛乱的人一个重大的打击,他们的援助已经不可能再来了。”崔蒿说道。现在要给予城内人更多的是心理压力,而不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军事打击。

  自从有了南北朝对峙之后,所有的人都知道北朝的军队实力是远远过南朝。而南朝的人更多的是一张天时地利,而且特别是水军的强大,让北方的人无可奈何。如果论到真正的作战能力,那当然是北方的士兵更加悍勇,而且加上有骑兵,所以更加的快捷高效。

  “好,那现在就开始进军豫州。”贺六浑毫不迟疑的下达命令,全军进,直取豫州。

  豫州城还有一个别名,叫悬瓠,是一座古城,郦道元《水经注》曾有记载:汝水东迳悬瓠城北,形若垂瓠,故取其名。自东晋以来,悬瓠一直是州、郡、府、县治所所在地。这里地处古豫州之中,既能北进汴洛,又可南下荆楚,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汝河,折转南流,再绕城蜿蜒东去。汝河象一条长长的秧蔓,而汝城就是秧蔓上悬挂的一个瓠子,因此,古城才有了“悬瓠”的美名。

  崔蒿策马扬鞭指着前方的豫州城说道:”河长流远,豫州城最大的特色沿河的人们从来不吃井水,嫌它苦涩,只吃河水,因为清悠碧透的汝河水非常甘甜。据说豫州城的一些名吃,比如豆腐脑、胡辣汤之类,不用河水是很难做成的;即便勉强做成,口味也已大打折扣,根本不地道了。所以自古以来,从早到晚,汝河两岸总有汲水的男女老少,桶盆瓮罐,肩担手提,沿河堤上下穿梭。”

  贺若敦冷不丁说道:“那你就说错了吧,现在哪里有一个人影啊?”

  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薛延凯摇摇头叹息一声:“原来侯爷说我不认识字,某些人就笑。现在某些人没有脑子,就算认识字那也没有用。”

  贺若敦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说谁呢?谁没有脑子?”

  薛延凯说道:“谁现在说话就说谁咯,居然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现在兵荒马乱的,有谁还敢到这个大地上来找水喝。”

  贺若敦哑口无言。

  贺六浑一边听他们大笑,说那一边看着眼前这个城市的风景。

  汝河两岸迤逦着片片茂林修竹,芳草野花,河中水草丰盈,这就保证了有充足的食物来源,因此河里鱼儿就特别多。他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在乡下,钓鱼是他少小时的最爱。钓上来的鱼种类繁多:浮鲢、鲤鱼、草鱼、运气好时,还能钓上来元鱼。

  可惜自己到了北方之后,现这样的一个兴趣爱好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在北湖方实在是太少了。

  “我们征战过这么多城市,这座城市最特别了。”花弧说道。

  的的确确这座豫州城,三面环水,易守难攻。部队要跨过汝河,都得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现在唯一的河上的桥梁,已经被对方给守住。怎么才能够过去?

  “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而且他还有更多期待奇葩的地方。”崔蒿继续开始显摆。

  他用手一指大队人马左边的一处山包,说道:“你们知道那座小山包是什么名字呢?”

  这个地方大概就距离豫州城向北三里处,高不过丈余、方圆不过3o米的土丘,土丘之上一座奇特的标志物突兀而立。刚才所有的人都关注着前面的这座城市和汝河,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土包。

  薛延凯说道:“这么一个矮矮的山,还能叫什么名字?”

  贺若敦嘘了一声说道:“我们两个以后还是少说点话更好,不然每一次都成为别人的笑柄。”

  贺六浑哈哈大笑。

  崔蒿说道:“贺将军现在越来越成熟稳重了,的确这个地方有一个名字就叫做天中山。”

  ”这种标志物名叫圭表,是先人进行地理考察时留下的坐标。这个圭表,是一个用来测日的,它就是夏至时日影最高,太阳照下来日影不能过那个圈圈,这个在当年来说,它还不是一个纯粹的地理考察,它的意义在于确定一个地质中心,然后在地质中心找一个信仰的建筑,要么是测定一个都城的方位,来作为基地确定夏至为什么时候、冬至是什么时候。”

  “西周初年,周公派人到各地用土圭测影,观测天象地理,测定豫州为九州之中,汝南尤为豫州之中。《读史方舆记要》中也留下了天中山在府城北三里许,自古考日影、测分数以此为证的记载。”崔蒿显摆完毕。

  贺六浑明白天下之中的最终确立对于当时的统治者来说,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这也意味着一个王朝终于找到了君权神授、天人合一的见证,为自己的统治找到了最有力的依据。所测天中之地也成了统治者祭祀上天、与上帝对话最权威的地方。

  难怪这个地方人杰地灵,人口众多。据说这一块区域的地方面积虽然说只有天下的2%,但时间的人口就占据了天下人口的13%。其实就已到现代来说,河南省也是一个人口大省,人口据说过了一个亿。

  难怪在魏朝开国的时候,就拼命的想把这个地方给抢下来,其实也就是占据这个人口富庶繁华的区域,只有占据了这块区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把握了天下。就像是中国古代经常说的一句话,叫逐鹿中原就意味着争取天下。

  不过从地理方位的角度上来说,这个地方很难真正的驻扎,四面八方都可以进攻,属于兵法上的死战之地。

  但是现在这座城市看起来真的是非常难打。城高至少有四丈,一般的云梯根本都达不到边。再加上三面环水,自己把兵力运过河去之后,真正能够供自己搭云梯冲上去的地方非常狭窄。

  怎么拿下来,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攻城的工具,也根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燕藏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