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恐怖悍刀行 > 【065】夜杀

【065】夜杀

  “李哥,今晚祈福节,秦家只有一位少爷出门,其余人都待在府中未动。”

  “找到这个人,我要取他的性命搏个今晚的开门红。”

  “遵命。”

  李天乐站在酒楼最高处,身着夜行劲装,手中提着一把精钢铁弦弓,身后背一兽皮箭壶,装满了矢。

  作为上了江南百兵榜的人,李天乐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气质和自信,他就像是一只年轻的雄鹰,苍穹当中已然有了他的名字。

  李天乐手中这把精钢弓,便是上了百兵榜的‘百锻九曲’,弓身乃上等精钢,经由数名铁匠千锤百锻,弓身内曲九道弯,近距离观看就像是波浪一般。

  因此得名——百锻九曲。

  将面罩拉至鼻梁处,李天乐便开始了擦弓等待。

  ……

  越往姑苏河畔靠近,道路就越是拥挤,站在高处远远望去,便可以看到姑苏河畔此时早已经是人满为患,火光紧凑,就像是一条星河掉入了人间,照映的姑苏两岸灯火通明。

  这怕是全城的百姓都来了。

  “少爷,前面的路马车没办法再走了,堵的厉害。”曹正纯从前方返回,走到窗边说道。

  秦月生道:“那就下车走走吧,难得来参加一趟,不放盏花灯也说不过去。”

  “苏岚音。”

  “啊?”

  秦月生道:“下车吧,我们走去姑苏河。”

  “那阿虎它……”

  “你喜欢,那就由你抱着吧。”

  最近青阳城本就燥热,再加上此刻身处于人山人海当中,拥拥挤挤的毫无微风,难免令人心烦气躁,更添火气。

  秦月生没走百步,便见苏岚音小脸已是变得粉扑扑,脸颊上更多出了两团红晕,一层稀薄汗雾在额前浮现而出。

  但绕是如此,她依旧紧紧跟随在秦月生身旁,不愿落后半步。

  秦月生突然伸手往自己的天魔腰包里一抓,便从中拿出了一块琉璃配饰。

  “这个给你,热的话就挂身上吧。”

  这是一块圆形吊坠,正面上有花团锦簇图案,采用的还是阳刻手法,正是秦月生之前得到的五块雪寒晶之一。

  “月生哥哥……”苏岚音不免有些手足无措,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秦月生第一次送她东西。

  以前的秦月生连话都不愿意跟她多说上几句,态度更是随意敷衍。

  “不喜欢吗?”秦月生纳闷。

  自己让曹正纯拿着五块雪寒晶带去给首饰匠人雕琢,每一块的雕工都非常优良,精美无比。

  就连秦枫和二娘拿到后也是爱不释手,这小丫头竟然一点都不激动?

  “喜,喜欢,很喜欢,只要是月生哥哥给我的,我都喜欢。”苏岚音立马接过吊坠,极为兴奋的笑道。

  “那就……”秦月生话音未落,忽然脸色一变,直接抓住苏岚音肩头,将其用力揽入自己怀中。

  便见同一时间,一支箭矢无声无息的从苏岚音先前所站位置飞梭而过,因没了苏岚音而射入旁边一名老汉的体内。

  “啊!”老汉颤抖的捂着自己胸口缓缓倒地,同时满脸震惊,却是想不到为何会突然有一支箭矢袭来。

  秦月生眼神凌厉,径直望去那箭矢飞来的方向,若不是自己感官灵敏,反应够快,刚才那一箭射中的可就是苏岚音的颈部了。

  只见大约三十丈之外,一名黑衣人正持弓站于一处屋檐上。

  “儿女私情,真叫人恶心。”李天乐冷笑道。

  见秦月生发现到了自己,李天乐不慌不忙,再次挽弓射箭,不过这次的目标却是换成了秦月生本人。

  咻!

  寒芒铁矢,瞬息既逝。

  秦月生眼瞳微微一缩,当箭矢即将射中自己胸口之时,他猛地伸手一抓,直接就于半途当中将箭身给抓了个正着,同时他那惊人的握力瞬间便让这支箭在他手中失去了动能。

  “什么?!”李天乐一惊。

  他完全想不到这秦家少爷竟然能徒手生擒自己射出去的箭,根据陈升提供的情报所示,这位秦家少爷应该是一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才对。

  但看眼下对方这不显山不露水的展露一手,武功绝对不低,实力非同小可。

  “陈升这厮竟然敢给我假情报。”李天乐脸色阴沉。

  不过秦月生虽然以与众不同的方式挡下了他的箭杀,但这却并没有让李天乐感到忌惮,毕竟他身为江南百兵榜上第九十九位,肯定有自己的底气与自信。

  武者,自当无畏。

  “月生哥哥。”看到秦月生手中拿着的那支箭矢,以及旁边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老汉,苏岚音不禁声音有些颤抖的想要催促秦月生赶紧回到马车那边。

  但秦月生直接对站在一旁的曹正纯吩咐道:“把刀给我,你马上带苏小姐过去坐马车返回苏府,所有的护院都给我带上保护她的安全,我这边不需要人。”

  “少爷,这不合适吧。”曹正纯有些迟疑。

  “赶紧滚,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记住,苏岚音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以后也不用留在秦府里了。”

  秦月生的态度非常强硬,丢下这句话后便夺过曹正纯手中替他拿着的镇邪刀,继而施展出灵燕身法朝着李天乐站立之处飞奔了过去。

  即使四周人潮涌动,异常拥挤,秦月生照样有如一只穿堂而过的灵活飞燕一般,前进速度丝毫不慢,很快便来到了街边,直接蹬着柱子上了屋顶,快速逼近李天乐所在。

  “动手。”李天乐喝道。

  言罢,周边房屋屋顶突然出现了十名黑衣人,他们全都手持铁刀朝着秦月生杀去,一时间竟在屋顶上展开了一场大战。

  这十人全都是王猛自己的手下,都是一把好手,这次李天乐接到了对付秦家的任务,王猛便将这些手下派遣给李天乐指挥,用以助他一臂之力。

  连李天乐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本该等到对付秦家时才出现的十人,竟然会在击杀秦月生的时候就出手暴露了存在。

  他反手从箭壶当中取出三支箭,悄然便对着秦月生瞄准了起来。

  百步穿杨弓法——双燕绕梁。

  咻!咻!

  秦月生正与十人缠斗,忽听两声破风之音飞速袭来,他当即未看先动,镇邪刀已是横劈而出,将两支箭矢一挡一斩,尽数化解。

  但未曾想,一支黑影无声无息的绕过镇邪刀射向秦月生咽喉,秦月生眉心处瞬间发毛,全身鸡皮疙瘩忍不住浮现出了一层。

  随着将手中之前抓住的那支箭砸出,与眼前这支箭碰撞在了一起,强行将其拍飞到一旁。

  “三支箭?”秦月生这才反应过来。

  那持弓之人是将三支箭当两支箭同射,以此达到一个迷惑敌人,出其不意的攻击效果。

  这招的确有用,若非秦月生高达15.0的敏捷,眼疾手快反应能力又高于常人。

  若换做寻常武者,此刻已经死在了李天乐的这招‘双燕绕梁’箭术之下。

  眼见趁着这个空档,有一名黑衣人欲从后方偷袭自己腰部,秦月生反手便是一式虎鹤折梅手绕开对方手腕,狠狠抓住其骨关节用力一甩。

  此人的整条手臂瞬间就被他给活拆了下来,随即秦月生又将手中箭矢硬生生插入对方胸口,场面相当血腥。

  “竟然挡下了!”李天乐暗惊,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实力绝对在外锻锤筋之上,并且在外锻锤筋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不多。

  “秦家少爷竟然是外锻锤筋实力!”李天乐满脸凝重。

  他原本是个街头乞丐,某一日遇得王猛,对方见他天资不错,便收其为徒,教导武学。

  李天乐习武多年,如今也不过才外锻锻骨,还差一线才能触碰到锤筋境界。

  但是眼前这秦家少爷明显看着比自己年轻,竟然已经是外锻锤筋了?

  这是何等天赋异禀。

  李天乐心中不免产生了些嫉妒,默默拔出四支箭矢搭在弦上,准备对秦月生发起必杀一击。

  外锻武者虽然硬功强横,但只要没达到圆满地步,身上就必定有罩门存在。

  在罩门面前,多强的实力都没有用,只要你的罩门被别人击中,下场必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李天乐挽弓蓄力,却是开始判断起了秦月生身上罩门可能存在的位置。

  没有人发现,在下方不远处的一家典当铺门口,一名头戴庄子巾,身着藏蓝道袍,脚穿黑色布鞋的负笈青年正站在那里观看着。

  他麻利的从竹笈中取出笔墨,开始在一本蓝皮册子上书写起来。

  “小道好运气啊,竟然刚来此地就遇到了江湖厮杀,嗯……这射箭之人应该就是江南百兵榜上的李天乐了,虽然他蒙着脸,但他手中那把‘百锻九曲’我却是记忆犹新。

  这位黑袍少年郎又是谁?一手刀法不凡,似乎对缠手也深有精通,不对,那不是缠手,像是拳法与掌法的糅合,妙啊!这武学我从未见过,但却相当精妙,自创出这门武学的人肯定是位天资聪颖之人。”

  秦月生脚踏瓦顶,横刀劈斩四方,周围这几人功夫倒是不错,但在秦月生眼中看来,却是与自己差了不少档次。

  “啊!”一黑衣人使出快刀路数,便是刀光连连,眩人眼目。

  秦月生眼睛眯起,直接以左臂作为盾牌之用,将此人刀式一一挡下,虽然衣服因此而破了不少口子,但秦月生的皮肤却是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

  连挡数刀之后,秦月生一个短距急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近那人胸膛,直接就一刀朝着对方心口处捅了进去。

  镇邪刀锋利,不受一点阻碍。

  当真是黑刀子进,红刀子出。

  “噗!”黑衣人口吐血沫,额前泛起青筋。

  秦月生一脚踢出,此人顿时就跌落滚下房顶,摔在下方的青石路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目睹着秦月生同时与十人展开厮杀,那人数多的一方却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很快这些人就像是下饺子一样,被秦月生一一斩杀并从屋顶上给丢了下来。

  负笈青年见到有人身亡,完全没有惊慌失措,反而脸上的表情变得愈发兴奋了,他飞快沾墨在册子上奋笔疾书,却是将这一场厮杀的过程给全部记了下来。

  铿!铿!铿!铿!铿!

  那十名黑衣人根本就不是秦月生的对手,本来秦月生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将其击杀,但全拜李天乐在旁边不断用箭矢袭杀所赐,秦月生不得不分出一定精力去盯梢此人,防止他给自己放暗箭,因此就耽误了。

  李天乐不愧是上了江南百兵榜的人,箭术不容小觑,在不断的判断秦月生身上罩门所在的过程当中,秦月生还真被他给找出了一两次罩门位置,略微有些凶险。

  用弓箭的武者与寻常武者有着很大的不同,他们站的更远,所以更危险也更阴险,想要克制,必须得与他们拉近距离,使弓箭发挥不出该有的威力。

  秦月生就是这么做的,当所有黑衣人都被他斩杀殆尽的瞬间,他直接就朝着李天乐杀了过去。

  先前的交战并没有损失多少秦月生的体力,反而还让他变得更加亢奋了。

  眼见秦月生袭来,李天乐眼前莫名有一刹那恍惚,就仿佛看到了一头赤目黑虎正飞跃而来。

  但仅仅只是一个刹那,这幻觉便消失了,眼前所见依旧还是秦月生的身影。

看过《恐怖悍刀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