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疯狗加三 > 387.釜底抽薪

387.釜底抽薪

  您的支持将是作者写作的最大动力!

  阿尔瓦很粗俗地说了一句脏话, 大意是等晚上要来找加妈妈之类,然后才说道:“村里来了贵人, 要给村里所有适龄者做测试, 昨天村里适龄的都测试过了,村长想起你们一家来我们村也有一年, 就好心跟贵人求了恩典, 让你儿子也去试试,如果成了,呵,你们一家可就能抖起来了。”

  加妈妈越发不安, 她现在一听测试、实验之类的词语就下意识反感,总觉得会害了加三。

  “阿尔瓦大哥,到底是什么测试?加三昨天进山掉泥潭里了, 正在发烧, 他能不能不去?”

  阿尔瓦牛眼一瞪:“你傻啊!那可是魔法师测试, 看你儿子有没有做魔法师的天赋, 这么好的机会, 你竟然不让你儿子去?果然是当表子的, 脑子都长到屁股里了!”

  加妈妈被辱骂也不生气, 娇笑着道:“原来是魔法师测试,你早说呀。不过尊贵的魔法师大人怎么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还给村里的孩子们做天赋测试, 做测试要不要钱?”

  “你这个蠢货懂什么。”阿尔瓦不屑地道, 随后又挺起胸膛, 无尽骄傲地说:“我们这里虽然偏僻,但我们却是伟大的哈德领主的子民。哈德领主日理万机,但他仍旧在百忙中想起了我们,在尊贵的神秘的魔法师大人来到他的城堡后,他让他的长子带着尊贵的魔法师大人在他的领地里寻找有魔法师天赋的适龄者。这是哈德领主对他的子民的恩赐,你们作为外来者,如今也能沾光,都是村长和哈德领主及他的长子,以及尊贵的魔法师大人的仁慈。”

  阿尔瓦又叨咕了几句,无非是让加家人记住村里对他们的恩情,又着重说明他在其中的功劳——特地过来传信,意思不过是想让加妈妈服务他时少收钱或者不收钱。

  加妈妈和阿尔瓦调笑几句,答应等癸水过后就好好侍候阿尔瓦一番,把阿尔瓦捧得飘飘然。

  “你快点把你儿子叫出来,别让贵人等候。”

  “好的好的,阿尔瓦大哥要么你先回去,那孩子还病着,我得让他看起来健康一点,总不能一身病气冲撞了贵人。”加妈妈想要打发阿尔瓦先走,好和家人商量。

  但阿尔瓦却接到命令,必须带人过去,就不耐烦地再三催促。

  加妈妈只好回屋假装叫儿子起来。

  一家人聚集在里屋。

  “怎么办?”加妈妈恨不得现在就带一家赶紧离开,她又不是天真不知事的小姑娘,完全不信世上真有这样的好事。

  加三却有不同意见:“这是一个机会,我也想看看自己有没有魔法师天赋。而且村长特地派人来家里找我,我不去显然不行。我想村长或者那些贵人十有八-九已经知道药剂师找我的事,他们大概想要确定药剂师找我有什么事,以及老头现在的下落。”

  “那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找人问你,却说要做什么魔法师天赋测试?”

  “也许魔法师来村里给适龄者测天赋一事是真的,而我只是顺带?想知道情况,还是得过去一趟。而且这事怎么看都像是好事,如此好事,我们却不愿参加,你们要让村长和贵人们如何想?”

  加家人商量时间不长,在暂时无法逃离、又无法躲避的情况下,只能让加三和阿尔瓦去村里走一趟。

  加妈妈不放心,跟着儿子一起去。

  加爸看出加奶奶也想去,就让她也去,说他现在能自己下床,短时间没人照顾也没关系。其实加爸自己也想去,却苦于家里没车马,阿尔瓦也不可能背负他过去。

  最后加奶奶和加妈妈陪同加三一起去了村里。

  阿尔瓦看到走出来的加三时,竟然愣了愣,一双牛眼死死盯住加三。

  加妈妈心里咯噔一下,把儿子悄悄拉到自己身后,对阿尔瓦娇笑:“阿尔瓦大哥,我们走吧。”

  阿尔瓦咽了口口水,喃喃道:“你家小子脸洗干净了,看着也像模像样,可惜是个男孩儿,要是个女孩,以后你这门生意倒不怕后继无人,不过我听说镇上有位大人,特别喜欢漂亮的小男孩儿,那可是一位尊贵的骑士大人,虽然年龄大了点。如果你儿子测出来没有魔法师天赋,你们家又缺钱的话,我可以把他带去见见那位骑士大人,如果能让那位骑士大人看上,你们一家以后的生活也不用愁了,还能搬到镇上住。”

  加三听阿尔瓦说话,先起杀心,后变成无语。

  瞧这位的神色,倒不像是杰罗姆那么恶心,只是单纯地觉得男孩长得好,而且他那语气似乎还“好心好意”?

  加妈妈见阿尔瓦并不是对儿子起意,也放心了,笑容也不再那么勉强,“阿尔瓦大哥,说不定我们家小三儿能有魔法师天赋呢。”

  “呵呵。”阿尔瓦眼神中闪过鄙夷,“村里那么多孩子都没有天赋,目前为止只测出一个亨利,你以为你孩子是谁?”

  亨利?梅尔的弟弟?加三想到了那个带头打过他两次、比他还小一岁的少年。

  “不是阿尔瓦大哥说试试机会嘛。”加妈妈上前搂住阿尔瓦的胳膊,转头对加奶奶使了个眼色。

  加三从出门到现在都没有说一个字,看到加妈妈-的示意,就和加奶奶走到一起。他身上穿的是加爸的上衣和裤子,衣裤对他来说十分肥大,裤腿卷了好几圈,上衣用腰带扎住。

  加奶奶趁着加妈妈吸引住阿尔瓦注意力的时候,从路边水沟里挖了一些带着腥臭味的湿泥,往孙子脸上、脖子上抹了一些。

  加三没有拒绝加奶奶的好意。

  途中,加妈妈有意无意和阿尔瓦套话,阿尔瓦是个粗人,虽然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但软玉温香在旁,心里又看不起做妓-女的加妈妈,觉得她没什么见识,被加妈妈又捧又捏,该说不该说的全都突突往外倒。

  跟在后面的加三竖着耳朵仔细听,结合阿尔瓦的前言后语,多少也弄明白了贵人们为何让他也去测试的真实原因。

  其实真相跟他推测的差不多。

  时间倒回到昨日下午近傍晚的时候。

  村长见杰罗姆还没回来传信,就亲自去找他,结果没找到人,却看到了花园外的打斗痕迹,也看到了那条被拖到花园门口的血痕。

  村长就一边喊着求见药剂师大人,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入花园,然后发现自己迷路。还好花园出口很明显,往外走的话很容易就能走出来。

  村长出来后,就飞快跑回村,把这件事禀告给了贵人知晓。

  哈德领主的长子正无聊,就和那位尊贵的魔法师大人一起去了药剂师花园。

  魔法师大人略微看了下打斗现场,似乎有所收获。

  但当哈德领主的长子询问他时,魔法师大人却说:“打斗发生在那位药剂师的花园门口,尸体也消失在里面,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杀人的是药剂师大人?”哈德领主的长子不明所以,随口猜测道。

  魔法师大人淡然道:“这表示任何魔法师的私人领域都不容侵犯。在谁领域里发生的事情谁处理,除非得到领域主人的允许。”

  村长陪笑,插话:“尊贵的魔法师大人,您是说可怜的杰罗姆得罪了药剂师大人,被他……”

  魔法师大人根本不屑于理睬他。

  哈德领主长子看到村长苦哈哈的表情,想到这好歹也是给自己上税的子民,就代为解释道:“魔法师大人可没这么说。他只说凶案发生在这位药剂师的私人领域,在没有得到那位药剂师的允许前,其他人都不好插手。且,如果真是那个粗鄙的村民得罪了尊贵的药剂师大人,被药剂师大人派什么东西杀了他,再拖入花园充花肥,那只能算他白死。鄙人说得对吗?尊贵的魔法师大人?”

  魔法师大人冷哼。其实他并不觉得杀人凶手和药剂师有关,他刚才看过凶案现场,被人特意处理过,地上的脚印全都被泥巴和树枝涂抹弄乱,只尸体拖往花园门口的那条路是石子路,血痕很难清理。也许对方想处理,但因为什么原因放弃了?

  而凶手如果是药剂师,他完全没必要弄乱现场,包括他派出的手下或役使的魔物和异兽。

  换言之,凶手应该和药剂师无关。

  但魔法师大人并不打算对其他人说明这点,就如他之前所说,这件事发生在药剂师的私人领域范围,这件事就只能由他来处理,如果其他魔法师涉入,那就是侵犯。

  哪怕他能用好几个法术轻易找到真凶。

  村长无奈低头,愁苦自己要怎么跟杰罗姆的家人交代。

  跟在领主长子身侧的一名骑士忽然道:“魔法师的私人领域不容侵犯应该是只针对其他魔法师而言,如果你们不进入那位药剂师的花园,在外围怎么查,甚至处置凶手,那位药剂师应该不会管。”

  魔法师大人没有否认。

  领主长子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但村长却决定小心起见,他宁可什么都不查,也不想得罪一位魔法师大人。他原本打算派村里最优秀的老猎人过来查看现场,再用村里最好的猎狗寻找凶手,但现在……还是就这么算了吧。

  所以加三说他欠了老头一个人情,还真没说错。

  老头把需要的东西往一个小推车上摆放,也没生气,只淡淡道:“我说话算话,你同意做我的实验品,我就给你治愈你父亲瘫痪的恢复药剂。不是我夸口,你父亲的瘫痪哪怕找自然神教的人也没办法解决,除非你能找到他们总部的大祭司。而使用药剂,只有与生命咏叹同等同类的复元药剂才能对你父亲的瘫痪有效果。”

  从老头的口气来看,无论是找自然神教的大祭司也好,还是想要得到生命咏叹的同等同类药剂,显然都不是件容易事。

  而且这两者,他都是第一次听说,连找都不知道到哪里找。原加三的记忆就更不用说了,那小家伙只知道家门口那几件事,其灵魂更在他帮其报仇后,就化作光点躲进了这具身体某个地方。

  没错,那小家伙的灵魂没消失,而是仍旧藏在这具身体里,不过原加三已经彻底放弃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加三对自己现在的状态也搞不太清楚,可在他没弄明白之前,也只能暂时这样。

  用自己的身体当一个怪老头的实验体,以此来换取治愈自己父亲的机会。这么纯良纯孝的行为当然不可能是现在的他的选择——那又不是他亲爹,而是原来那个加三。

  加三原本并不想来履行这个交易,可是他穿过来时出了一点问题。

  咳,当时光顾着报复了,没怎么注意这具新身体,结果本来就伤重至死的身体,才被他这个新灵魂带来的能量刺激出了一点活意,又被他折腾得接近垂危。

  在他再一次要去见阎罗王的时候,这老头突然出现,问他想活还是想死。

  加三想了好一会儿,到底不甘心刚得到的一条命又给他玩没了,便回答说想活。

  老头就给他灌了瓶药剂,他的伤势当时就好得差不多。

  可老头随后告诉他,说他的身体内部损伤严重,他不能使用过于激发他潜力的药剂来治疗他的伤势。换言之,他的伤势只是表面好了,内里仍旧一塌糊涂,随时都会死亡。

  老头在他暴躁得想杀人时,又告诉他,说完全不刺激身体,又能让身体彻底复元的药剂,他只有一瓶。

  想要得到这瓶药剂,老头就一个条件,那就是做他的实验体。

  如果实验中加三死了,老头答应会把药剂给加三父亲。

  “这是一个对你来说很划算的交易。实验中,我使用的一些材料会对你的身体起到补充和修复作用,如果你能撑过实验,你也用不上这瓶药剂,那么这瓶药剂你就可以节省出来给你父亲用。可如果你不接受实验,你的身体会快速溃败,就算你不再跟人干架,好好养着,也顶多只能再活三个月,除非你能在此期间找到比我更好的药剂师,或者找到自然神教的教士。但是我赌你找不到,找到你也付不出让别人治疗你的代价。”

  老头不给他消化的机会,总结道:“接受我的实验,你可以活,你父亲也可以健康地活下去。最起码,你们中间可以活一个人,且是非常健康的那种。不接受我的实验,你会死,你父亲也会一直瘫痪下去。”

  老头手掌一翻,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加三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粗树枝,“老头,我可以上你的实验台,当你的实验品,但我怎么知道你是否会履行诺言?别说你人品多好的话,如果你人品真的好,就不会躲到这么一个偏僻乡下的小村落搞人体实验,还无耻地去拐骗一个可怜的小孩子。”

  老头脸皮抽了抽,“你希望我搞一个仪式证明你是深渊恶魔或者侵占了他人身体的亡灵吗?”

  加三不吃这一套,“威胁对我没用,想说服我,用利益说话。”

  “你想怎样?”老头拉着脸道。

  加三:“你先把药给我,我确认我父亲真复元了,可以站起来行走,并且没有后顾之忧,我就回来。”

  老头也不相信他,眼前的加三可不是之前那个好骗的小可怜,“你如果跑了怎么办?我连你是什么都还没弄明白。”

  “你的话让我越发怀疑你会在实验中多做些什么。”加三严肃道。

  老头回以一个不像笑容的笑容,“这样,我们各退一步,我把你父亲带来,当着你的面让他服下药剂,让你亲眼看到他站起来,而你则履行交易内容。”

  加三把粗树枝往地上一戳,“定个契约,要有魔力约束作用的那种。”

  加三并不知道老头底细,但听老头提到自然神教,说他们的教士和祭司可以给人治病疗伤,加上这个地下室里的东西,便猜测这个世界是否有传说中的魔法存在。

  既然有魔法,那么肯定有能监督双方交易的魔力契约书,或者对某个伟大存在发个誓什么的?

  老头似乎不太愿意,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虽然不想浪费一份契约卷轴,但你小子太贼滑,立个契约也好。”

  老头很快拿出一份卷轴,打开,当场写下内容。又读了一遍给加三听。

  加三不认得上面的字,这让他心里有点打鼓。

  “内容我来写,用我知道的文字可以吗?”加三异想天开道。

  老头脸皮再次抽搐,“这是魔法文字,从古传到今天,所有种族通用。除了魔法文字,其他文字,哪怕是龙语、精灵语写在上面也没用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弄份卷轴试试,但卷轴钱你自己出。”

  “一份契约卷轴多少钱?”加三面色不变地问。

  老头吸气:“我终于明白这个村子里为什么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诅咒你,你现在确实是一个十分不讨喜的孩子。我怀念原来的小加三了,那孩子胆子虽然小了点,但比你可爱多了。”

  “原来的可爱小加三已经被你们活生生虐死了。谢谢夸奖。”加三舔了舔嘴唇。

  老头:“……五百金币,不赊账。”

  “五百金币?就这破纸?”加三脸瞬时拉得比老头还长,“抢钱呢!”

  老头再好的修养也兜不住了,把契约卷轴往石台上用力一拍:“过来!滴上你我的鲜血,这份契约就会成立。你再推三阻四,我也不是找不到其他实验体!”

  加三耸耸肩,“别这么激动嘛。我又不认识魔法文,就算你写的内容和念的内容不一样,我也不知道。难道魔法师制作契约卷轴时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老头脸色阴森,声音更加阴森:“当然想到。契约卷轴的内容,必须和立契约人读出的契约内容一致才会生效。否则,就毫无用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疯狗加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疯狗加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