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四百四十章 绝望的令狐冲

第四百四十章 绝望的令狐冲

  听到王仲强的话,王远亦是有些许印象。

  当日虽然是王远和杯莫停在余沧海手下救出了林平之,可杯莫停也说过,有个师兄在福州接应,那个接应并带着林平之一同上山的,八成是令狐冲了。

  “没错,是我!”

  令狐冲点了点头,并不否认。

  “那就没错了!”

  王仲强冷笑道:“不知我妹妹和妹夫是否有遗物遗言,让你带给平之?”

  “遗物?”

  令狐冲一脸茫然。

  王远则眉头一皱。

  “他们死的时候,我并不在现场!”令狐冲摊手道:“我在福州喝酒来着……营救平之的是我的另一个师弟。”

  “哦?”

  王仲强咄咄逼人道:“是谁?”

  “呵呵!”

  这时岳不群突然道:“一个劣徒,因为勾结匪类,被我逐出山门了!”

  说道匪类俩字的时候,岳不群这狗曰的还不忘瞄了王远一眼,其意不言而喻。

  “cnm!”王远心里暗骂一声,扭过头去无视岳不群这逼的眼神。

  “既然如此,当日之人便只剩下令狐贤侄了吧!”王仲强又道。

  “牛大师亦是我的恩公!”

  林平之这傻子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时候站出来指着王远,一脸的感激……

  “靠!”

  王远那叫一个气,自己一个看热闹的就这么被拉了进来。

  “这位是?”

  王仲强眯着眼睛看了王远一眼问道。

  “少林寺玄慈方丈弟子牛大春!”

  王远毫不避讳的自报家门。

  “嘶……”

  听到王远的身份,大厅之上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就连岳不群也是惊讶的看了王远一眼,他万万没想到这个讨厌的和尚竟是少林寺方丈的徒弟。

  王元霸更是连忙起身,一脸恭维的走到王远身旁道:“原来是玄慈方丈的爱徒,请上座……”

  “不必了!”王远摆摆手道:“我坐在这里就挺好!”

  “看茶,看好茶!”王元霸见王远不愿上座,于是招呼一声,给王远上了茶。

  王远满头黑线,这他么也忒现实了吧,方才自己进来,根本没人看自己一眼,这会儿一报上名号,立马就是这幅态度。

  本来,王元霸给王远的印象仅仅只是一暴发户,虽然王远不喜欢,可也谈不上厌恶,而现在王元霸这种谄媚的嘴脸,属实让王远恶心了一下。

  “既然牛大师是玄慈方丈弟子!那此事肯定与他无关!”

  王仲强自顾自的盯着令狐冲说道:“说罢,那《辟邪剑谱》是不是你拿的?”

  “噗!”

  王远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

  众人纷纷侧目:“牛大师,怎么了么?”

  “茶有点热!”王远摆摆手道:“你们继续!”

  《辟邪剑谱》,这玩意王远熟啊,现在那三十万还没花完呢,也因为这玩意,杯莫停看到王远就好像看到了杀他全家的仇人一样。

  “你说什么?!!”

  听到《辟邪剑谱》四个字,令狐冲霍的站起身来。

  王仲強自然知道令狐冲作为华山派首徒是有真本事的,此时见令狐冲突然站起,王仲強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道:“你是华山派大师兄,当时那弟子救走平之,我妹妹妹夫的遗言遗物自然也要让你知道,你怎的现在都没有交予平之?”

  按照系统任务流程,王远接到的任务是把剑谱带给王元霸,如果是杯莫停听了遗言,八成是要将剑谱遗言转给令狐冲,再由令狐冲转给林平之。

  王仲强说的倒也没错,只不过他不知道这剑谱和遗言被王远中间截了胡。

  说到这里王仲强又道:“我妹夫家剑法独步天下,八成是你见财起意,自己留下了吧!”

  “次奥!”

  王远目瞪口呆,这狗曰的王仲强给人泼脏水的本事可以啊,就这样强行把偷剑谱的罪名扔令狐冲身上了?

  “放屁!”

  令狐冲听他信口污蔑,只气的浑身发抖,颤声道:“谁……谁说有一部《辟……辟邪剑谱》,托……托……托我交给林师弟?”

  “若无此事,你心虚什么?”王仲强冷笑道。

  令狐冲强忍着怒火,看了王元霸一眼道:“令狐冲在府上是可,你这话莫非是令尊的意思?”

  “自然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王仲强道:“林家辟邪剑法威震天下,武林众所周知,他所珍藏的辟邪剑法不知去向,作为至亲,我自然要问个明白,之前在岳王庙,令狐贤侄一剑刺瞎了一十五位高手的双眼,这手剑招如此神奇,多半是从《辟邪剑谱》中学来的罢!”

  “你!!”令狐冲心下大惊,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岳不群。

  可谁知岳不群扭过脸去,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模样,显然王家敢这么做是岳不群授意的,不然就金刀王家这种三流门派,哪里敢惹华山派,更别说这般诬陷华山派首徒了。

  见自己一向尊敬的师父都如此态度,令狐冲顿时有些绝望,当他看到岳灵珊怀疑的眼光的时候,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令狐冲不是傻子,相反的这小子十分聪明,此刻亦是心下雪亮,当即也反应过来,为何自己救了师父及师弟师妹的性命,却反招诸般猜忌,原是因为这《辟邪剑谱》的缘故。

  令狐冲自幼无父无母,岳不群和岳灵珊以及一众师弟,可以说是他的至亲之人,此番连至亲都在猜忌他,令狐冲俨然有些绝望。

  “哈哈哈哈哈!”

  就在令狐冲百口莫辩之际,这时坐在令狐冲身旁的王远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

  如此严肃的场合,王远却笑得这么夸张,厅内诸人俱是皱了皱眉头,但顾忌他是玄慈方丈的弟子,也没人敢说什么。

  “不知道牛大师何故发笑?”

  王元霸沉吟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林家剑法威震天下?”王远笑着道:“被余沧海一剑戳死的威震天下吗?”

  “这……”

  王远此言一出,屋内一片寂静。

  的确,不知道《辟邪剑法》是什么功法的人,肯定都会有这个疑惑……既然是威震天下的绝学,为何连余沧海都打不过,这显然是个悖论,当然王远知道修习《辟邪剑法》的代价,倒也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真的威震天下并不重要!”王远一脸摆了摆手,然后转过头质问王仲强道:“你说林震南夫妇是你们的至亲?”

  ()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