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搜身

第四百四十一章 搜身

  “这自然不会假!”

  王仲强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也知道你妹妹妹夫是死在谁手里的了?”王远看了看王元霸,再次问王仲强道。

  “这……”

  王仲强身形微微一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不知道是吗?”王远指了指林平之道:“小林,你说,是谁杀了你父母!”

  “是余沧海!”

  林平之眼眶通红,目眦欲裂。

  为父母报仇,是林平之毕生的追求,自然不会忘记是谁杀了他父母。

  “哼!”

  王远冷哼一声抬头看着岳不群和王元霸道:“你们敢说自己不知道是谁杀了林震南夫妇?”

  余沧海灭林家满门这事,武林中人尽皆知,王元霸作为林平之的亲外公,又如何不知道。

  “岳掌门不当回事也就算了!毕竟他们五岳剑派和青城派都自称名门正派,为了自己的脸面不管徒儿也理所当然!”王远继续道:“你王元霸是林平之亲外公,死了女儿不说报仇反倒觊觎林家的剑谱,真是让牛某大开眼界!”

  “这……我……牛大师……”

  王远一通先声夺人,怼的王元霸老脸通红,王伯奋王仲强兄弟二人更是低头不语,似乎已经忘了《辟邪剑谱》之事。

  林平之听到王远的话,更是潸然泪下,俨然是又想起了死去的父母。

  一时间,大厅之内气氛极其沉重,无人再言令狐冲偷剑谱。

  毕竟王远说的没错,若那辟邪剑法真的天下无敌,林震南夫妇何故被余沧海杀死,而且女儿夫妇尸骨未寒,不报仇也就算了还来索要剑谱,这也不是人干的事。

  王远瞄了一眼自己的任务栏。

  【剑谱遗踪】

  任务等级:惊世骇俗

  任务内容:洗脱令狐冲罪名,带令狐冲安全离开金刀王家。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背景:剑法进步神速的华山收徒令狐冲被置疑偷盗林家辟邪剑谱,危及性命。

  当前任务状态:未完成。

  “还没完成?”

  王远怔了怔,自己刚才那段痛斥声情并茂,王家父子羞愧难当,就连王远自己都要被感动了,王家这群混账莫非还要紧抓着这《辟邪剑谱》不放不成?

  “走,我们走!”

  王远一把拽起令狐冲,倒拖着令狐冲自顾自往门外走去。

  既然任务内容有带着令狐冲安全离开的要求,看来只有出了王家大门才能完成任务。

  “慢着!”

  然而王远刚拖着失魂落魄的令狐冲走到门口之时,只听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回头一看,只见岳不群站起身来,冲着王远道:“呵呵!牛大师方才所言极是!我等相当羞愧,但《辟邪剑谱》终归是林家之物,即便不是神功秘籍,也是林震南夫妇的遗物,是一个念想,这剑谱终归要物归原主不是吗?”

  岳不群此言一出,王元霸等人神态缓和了不少。

  “嚯!”

  王远闻言眼神一紧,终于也反应过来,原来要置令狐冲于死地的不是王元霸父子,而是岳不群这狗东西!

  这王八蛋不愧是读书人,显然比王元霸这一群武夫难忽悠多了,竟然直接绕过杀人凶手,把所有人的焦点再次转移到了剑谱上,这孙子能当华山派掌门不是没有原因的。

  “岳掌门说的没错!”

  王仲强也道:“《辟邪剑谱》终归是一份念想,还请令狐贤侄交出来!”

  “我没有拿!”

  令狐冲眼神始终盯着岳不群,脸上写满了真诚与不可思议。

  “哼!”

  岳不群冷哼一声,无视令狐冲看向自己的目光。

  令狐冲多大本事,岳不群作为他的师父,自然不会不清楚,这小子平日里懒散好酒,臭毛病极多,虽然悟性资质极佳,身手也就那样。

  可一段时间不见,令狐冲剑法却进步神速,远远超过岳不群,而且令狐冲还不说自己为何会进步神速,这尼玛裤裆里抹黄泥,不是屎也是屎好吧。

  别说岳不群了,令狐冲其他师弟师妹也均有所怀疑,若非王远早就知道辟邪剑谱是被谁黑了,恐怕也得怀疑令狐冲。

  华山派的人都不信,更别说王家人了,令狐冲所说的话显然就是无力的反驳。

  此时王远也有些为难了。

  王远的任务是洗脱令狐冲嫌疑,现在这种情况想要洗脱嫌疑,除非找到辟邪剑谱或者找到黑辟邪剑谱的人,不然令狐冲偷剑谱定然坐实。

  找辟邪剑谱,明显是不可能的,杯莫停的丁丁作证,这辟邪剑谱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把黑辟邪剑谱的人交出去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黑辟邪剑谱的人就是王远自己。

  王远总不能说“辟邪剑谱是老子偷得,跟令狐冲没关系……”

  这不扯淡吗。

  说这话王家和岳不群会不会信暂且不提,这种情况下说这话造成的影响可不仅仅是王远自己的。

  王远到底是玄慈方丈的弟子,这事真要宣扬开来,少林寺都跟着受牵连,玄慈把少林寺的名誉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真要是影响了少林寺的圣谕,再把王远逐出师门,这特么都没处说理去。

  “他喵的,念想念想,真要念想就把余沧海狗头割下来啊!用那玩意做纪念岂不是更让人印象深刻?咦?纪念……”

  想到纪念,王远突然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了一抹笑容。

  “阿弥陀佛!”

  王远长颂一声佛号道:“俗话说得好,捉人捉赃抓奸抓双,现在无论你们怎么怀疑,只要没有证据就不能断定剑谱是令狐冲偷得!”

  “恩!牛大师说得对!”

  王元霸也点点头,连连称是,接着又道:“《辟邪剑谱》乃当世绝学,一时半会定然不能参悟透彻,若他偷学剑谱,此时剑谱定然留在身上。”

  “哼!”

  令狐冲冷哼道:“你这是要搜检我,当我是贼么?”

  “令狐小哥此言差矣!”王元霸笑呵呵道:“令狐小哥既说未取《辟邪剑谱》,又何必怕人搜检?搜上一搜,倘若身上并无剑谱,从此洗脱了嫌疑,岂不是好?此时你师父师弟都在此,定然不会有失公允。”

  “好吧!”

  令狐冲思索了一下,无奈道:“既然我师父师母以及众师弟都在,为证清白搜上一下倒也无妨。”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