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越秃越毒

第四百四十五章 越秃越毒

  “贵客枉顾蜗居,不知有何见教。”

  随着琴声停止,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

  易师爷忙道:“竹翁,有一本奇怪的琴谱箫谱,要请你老人家的法眼鉴定鉴定。”

  绿竹翁笑道:“有琴谱箫谱要我鉴定?嘿嘿,可太瞧得起老篾匠啦。”

  易师爷刚要说什么,这时王家俊抢先大声道:“金刀王家王老爷子过访。”

  “……”

  听到王家骏的话,王远和宁中则都皱了皱眉头。

  这王家骏不知天高地厚,料想王元霸是洛阳城中响当当的脚色,此时抬出自己爷爷的名头,一个老篾匠非立即出来迎接不可。

  可那绿竹翁其实凡俗中人。

  “哼!”

  只听绿竹翁冷笑一声道:“什么狗屁金刀银刀,都不如老篾匠手里的烂铁刀有用,老篾匠不去拜访王老爷,王老爷也不比拜访老篾匠,各位滚吧。”

  “放你娘的屁!”

  王家骏素来以金刀王家为荣,张口闭口就是王家如何,俨然把金刀王家当成了这武林至尊泰山北斗,哪里听过这般侮辱王家的言辞。

  绿竹翁话音刚落,王家骏就大声嚷嚷着冲上前去,非要把绿竹翁从屋里揪出来吊打一顿不可。

  “砰!”

  然而王家骏刚闯进屋内,就顿觉撞在了一面无形气墙之上,直接就被强大的力道推得飞出了门外。

  “家骏!!”

  王元霸见状大吃一惊,连忙双手一张,意欲将王家骏接住。

  可就在王元霸双手触及王家骏的一瞬间,一股巨力反震而来。

  王元霸内力浑厚,虽将王家骏接住,可也被这股力道震退了数步。

  “嘶……”

  在座的各位均是倒吸一口凉气。

  岳不群和宁中则暗道:“想不到这篾匠竟身怀如此深厚内力。”

  就连王远都感慨不已。

  这王元霸作为金刀门门主,不同于他那脓包儿孙,这老头儿还是很有两下子的,此时却接不住绿竹翁轻描淡写的一下,可见这绿老头儿也非等闲之辈。

  “哼!”

  这时,屋内又传来了绿竹翁冷冰冰的声音:“小孩子不懂事,大人也不懂事吗?赶紧滚!”

  “这……”

  王元霸和宁中则以及岳不群面面相窥,双手一摊做出了一个无奈的手势。

  本来这王元霸就怕闹个大乌龙,此时又见绿竹翁如此强横的修为,亦是不敢得罪,显然已经有了离开的想法。

  岳不群这老狗阴险狡诈,自然不会因为令狐冲来求人。

  倒是宁中则像个长辈的模样,哀求道:“此事事关徒儿清白,还请竹翁通融则个。”

  绿竹翁这老家伙真的如传说中一样古怪,软硬不吃。

  听到宁中则的话,绿竹翁冷笑道:“你徒儿的清白,关老夫屁事!滚!”

  “喂,你这老头过分了啊!”

  见绿竹翁如此不通人性,王远也坐不住了。

  特喵的,任务关键就在你身上,你若是不见客,老子把这么多人带到这里来岂不是白忙活了。

  “?”

  王远话音刚落,绿竹翁沉吟了一下道:“怎么又是你这小子!你怎么又回来了!”

  “找你办事啊!快让我们进去!”王远嚷嚷道。

  “就不让!”绿竹翁遇到王远,智商直降小孩水准,原本强硬的态度,也变成了如小孩子怄气一般。

  “你不让,我可动手了!”王远威胁。

  “哈哈!你打不过我!”绿竹翁哈哈一笑,十分得意。

  “我也没说跟你动手啊!”王远坏笑道:“你这绿竹巷内的竹子应该不会还手吧!”

  “???”

  绿竹翁一愣,惊道:“你又想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阿弥陀佛!”

  王远谦逊道:“贫僧乃出家之人,怎么会伤天害理,只不过少林寺后院缺柴,我想试试这竹子耐不耐烧。”

  说话间,王远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把递给宁中则道:“宁女侠要不要试试?”

  这秃驴多黑啊,放火这种恶事向来都是假他人之手。

  “嘻嘻!”宁中则也不是那种迂腐之辈,接过火把嘻嘻一笑,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你特么的!!”

  不得不说,再恶的人也有弱点,哪怕是绿竹翁这种油盐不进的家伙,遇到王远也是头大,隐士高人风范荡然无存,连粗口都骂了出来。

  王远多贼啊,知道这绿竹翁一大把年纪了肯定不怕死,但这老头把绿竹巷搞得如此精致,必然附注了大量的心血,这些竹子,定然也是老绿头最为在乎的东西。

  拿这玩意要挟,就不怕老绿头不就范。

  王远猜的一点儿也没错,绿竹翁见王远如此败类,那叫一个气,但也没办法,这片竹林是绿竹翁唯一真爱之物,哪里经得起糟蹋。

  “把曲谱送进来吧!你们不准进来!”

  绿竹翁和王远有过一面之缘,知道这恶和尚混蛋的很,哪里敢以竹林当赌注,只得网开一面。

  王元霸“嘿”了一声,将曲谱递给易师爷。

  易师爷接过,走入了绿竹丛中,只听绿竹翁道:“好,你放下罢!”

  易师爷问道:“请问竹翁,这真的是曲谱,还是甚么武功秘诀,故意写成了曲谱模样?”

  “武功秘诀?”绿竹翁苦笑不得道:“亏你想得出!这当然是琴谱了!”

  接着只听得琴声响起,幽雅动听。

  王远听了片刻,记得这正是当日刘正风所奏的曲子,人亡曲在,不禁感慨万千。

  “铮!”

  弹不多久,琴声突然拔高,一根琴弦应声而断。

  再高几个音,琴声又断一根。

  绿竹翁诧异道:“咦,这曲谱好生古怪!”

  王元霸祖孙五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脸上均有得色,仿佛已经断定了这曲谱就是剑谱。

  “喂!”

  王远见状大急道:“老绿头,你行不行啊,别扯淡啊!不要把我们俩的私人恩怨牵扯到别人的清白身上!”

  王远可不止一次得罪过绿竹翁,就在刚才还威胁他来着,怕不是这老绿头故意搞自己吧。

  这笑傲江湖曲谱明明是刘正风赠与自己的遗物,货真价实的曲谱,这老头如果鉴定成剑谱,令狐冲清白事小,自己的任务要是因此失败,那岂不是冤死了。

  “老篾匠谦逊儒雅正直,岂是你说的那种人!且让我在研究研究!”

  “研究什么啊,这就是我妹夫的剑谱!(像不像骂人?)”王仲强嚷嚷道:“快拿回来吧!”

  绿竹翁什么脾气,他本就不想掺和此时,王仲强有这般索要,绿竹翁自是懒得再管,随手就要把曲谱送还。

  “慢着!我来试试!”

  就在这时,有一个苍老的女人声音传了出来。

  :。: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