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零七章 炮轰光明顶

第九百零七章 炮轰光明顶

  这洞口设计的相当隐秘,就在山壁缝隙之间,如果不是之前王远亲眼看到闻苍松钻了进来,根本就不能察觉。

  “可以啊老牛,你不是重生穿越来的吧,这地方也找得到?”

  看到眼前的洞口,宋杨忍不住问道。

  这小妞,最近网游文看的多,尤其重生文是她最喜欢的,能在副本中找到如此偏僻隐秘的地方,再加上平时王远总能有些馊主意,在游戏里各种巧取豪夺,让宋杨遐想无限。

  “去去去!”

  王远自是懒得理她,摆摆手道:“刚才我看到巨木旗掌旗使闻苍松往这边来了!”

  “闻苍松?没被烧死吗?为啥他的令旗爆出来了?”一旁的花非花奇怪的问道。

  作为巨木旗掌旗使,那令旗可是闻苍松最重要的东西,没理由人没死,却把东西扔下吧。

  “或许是假死跑路呢?”马里奥猥琐的说道:“六大派都打上门了,换我肯定不会在这里等死……”

  “这是NPC,又不是你……”王远无语。

  讲道理,王远比谁都疑惑……毕竟看到闻苍松跑路的只有他自己。

  “那就先跟进去看看吧!在这里猜测也没用,不如追上去问个明白。”条子一看就是个实干家。

  “恩!”

  王远点点头,率先钻进了洞里。

  其他人紧随其后,神威不挡走在最后面,倒退着举起盾牌护住了后方。

  山洞这种地方尤其是陌生的山洞,是很危险的,指不定有什么机关埋伏之类,一定要前后做好防御工作,以免背腹受敌。

  山洞里极黑,伸手不见五指,大家的火把方才已经全部丢了出去,在这黑漆漆的洞穴里亦是寸步难行。

  “靠!这他么怎么走?”进入山洞后,大家有些慌……这种啥都看不见的地方,指不定隐藏着多少危险呢,即便都是高手,也难免心中恐惧,就像花非花之前所说的,大家本质上都是普通人,只是自己稍微优秀一些。

  “莫慌!”

  王远倒是很淡定,双手一合,开启了【金刚降世】。

  “刷!”

  随着护体真气流转,一道金光自王远身上迸发而出带来了一丝光明。

  所有人:“……”

  把功法特效当灯泡用,王远的想法,总是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受到王远的启发,其他人也开始发散思维,各显神通,纷纷开启了护体真气。

  尤其飞云踏雪最嚣张,直接把全身装备特效开到最大,十五级心悦会员的狗牌挂在头顶,犹如太阳一般耀眼,一时间把所有人的光芒都比了下去。

  黑漆漆的山洞瞬间就被照的亮堂堂的。

  “你牛逼,你牛逼!”

  大家甘拜下风,连忙关了护体真气,萤火之光,不敢与日月争辉……这万恶的有钱人,简直了……

  有了飞云踏雪这个超级大灯泡在,众人也看清了山洞内的模样。

  这山洞里面的墙壁平滑干净,似乎有人工修葺的痕迹,黑黝黝的直直通向前方。

  大家顺着山洞一路前行,并没有遇到任何机关,也没有看到闻苍松的身影,甚至连魔教的敌人都没有遇到一个。

  走了约莫有七八分钟的样子,大家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石室内。

  石室内墙壁上挂着篝火,非常亮堂,一眼看上去似乎是一间闭关的密室,密室正中间是一个石台,石台上摆放着一张宽大的石床,石床上面躺着一个人。

  那人似乎正在睡觉,王远等人来到石室,都没有动弹半下。

  “你们小心点!”

  看到石床上的人,王远示意大家不要乱动,随后开启护体真气,大摇大摆的走到了石台上。

  “咦?”

  当王远看清石台上那人的面容,不由的一愣。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巨木旗掌旗使闻苍松,此时闻苍松的衣物被人剥了去,躺在是床上气息已绝,似乎已经死了很久。

  闻苍松胸口位置,有一点青色的淤痕,一层薄薄的寒霜,自淤痕处往四下扩散,显然是被人用极寒的指力一指戳死的。

  “这……阴寒指力……有些面熟啊!”

  天下强悍的指力并不多,以少林寺无相劫指最为霸道,一阳指威力最强,参合指属柔和劲力可凌空点穴,这三门指力都不带寒冰属性,这般霸道的冰属性指力,属实天下罕有。

  仔细端详了一番闻苍松胸口处的淤痕,王远忽然想起了之前在天理教遇到的那个和尚。

  那和尚指力阴寒,修为卓绝,其徒弟还会《乾坤大挪移》,和魔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今这指力出现在了魔教的密道里,王远总觉得其中有什么微妙的联系。

  “谁在那边!!??”

  就在王远思索的时候,突然宋杨一声怒叱,接着一道一阳指力对着王远身后的石门射了过去。

  “嗤啦!”一声布匹撕裂的声响,门口那人没有躲开宋杨的指力,被一阳指劲划破了衣服。

  王远等人循声望去,一个光头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石门后面。

  “哪里跑!”

  王远当即纵身一跃跳到了石门下,那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只留下一片金黄色的衣襟,成色布料和王远身上的袈裟一模一样。

  “是少林寺的人!”

  看到王远手里的衣襟,大家目光齐齐落在了王远身上。

  这副本虽是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可却并没有看到一个六大门派的NPC,此时却在魔教的密道里发现了少林寺NPC,这就有点诡异了。

  “管他是谁呢,先追上再说!”

  王远不想扯这个问题,干脆直接追了上去。

  大家施展开轻功,顺着石门后的密道一路前行,又走了七八分钟,突然眼前一道刺眼的光芒,大家冲出了密道,那个诡异的和尚却已经失去了踪影,出现在大家眼前的却是魔教总坛的大门。

  果不其然,那密道就是副本的近路,大家绕过了一路上的各种阻碍,穿过密道就来到了最后的场景。

  “哈哈!这么快吗?这一下省了不知道多少功夫!!”

  来到魔教总坛门口,大家心情十分不错。

  魔教总坛位于昆仑山光明顶,大家从山脚下一路往上爬,到处都是魔教五行旗的埋伏,杀上来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而密道里只用了十几分钟就毫无阻碍的来到了魔教总坛。

  至于方才那和尚到底是谁,大家已经抛之脑后,或许就是一个引路的NPC吧,这在游戏里并不算少见。

  虽然大家已经来到了魔教总坛,可此时魔教总坛大门却是紧闭的。

  魔教总坛的大门比起洛阳城城门还要夸张,而且门楼之上站着不少魔教弟子,左侧魔教弟子一身黑衣,手里提着一把枪械模样的东西,右边魔教弟子则是一身红衣,手里也提着枪。

  门楼两边各插一面旗子,上面写着【洪水】【烈火】。

  又是五行旗旗众。

  为首的五行旗掌旗使就站在最前面,一丝不苟的盯着城门下,烈火旗掌旗使叫辛然,洪水旗掌旗使叫唐洋。

  两人都是八十级的BOSS,手里各提着一把枪,辛然背后背着一个大铁箱,唐洋背后背着两个大竹筒。

  “这是什么东西?”见辛然和唐洋这幅造型,王远一伙人很是奇怪,游戏里大家一般都是玩功夫的,或拳脚或兵刃,有些黑科技还真是没见过。

  术业有专攻,玩功夫独孤小玲或许要差几个档次,但是搞科技嘛,还是人家比较专业。

  独孤小玲很认真的解释道:“这是喷火器和喷水器!”

  “这也是机关术吗?”神威不挡反问独孤小玲道。

  “没错!”独孤小玲道:“属于中级机关术!不过由于缺少材料,我也没做过这东西。”

  喷火器和喷水器好做,但是里面所装的原料却需要精确提炼,独孤小玲没有学过这门技术,所以就算做出来喷火器和喷水器,也没啥用。

  “那就没啥可怕的了!”

  听独孤小玲这么一说,大家忍不住笑出声来。

  机关术一直以来都是以垃圾著称,高级点的机关术或许还能有一些摆的上台面,中级机关术能有什么威力。

  “我在前面抗住,你们跟在我后面砍城门就是!”说着神威不挡提起手中大盾就挡在了面前,径直往魔教城门下走去。

  不等其他人跟上去,城门上的魔教弟子便已经发现了神威不挡。

  “六大派的贼人来了!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这时,只见唐洋大喝一声,举起手里的水龙头,对准了神威不挡。

  洪水旗旗众接到指令,也纷纷举起了手中水龙瞄准。

  神威不挡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开启了盾墙,在真气的催动下,盾牌迎风一晃,形成一道巨大的盾牌虚影。

  “攻击!”

  唐洋一声令下,数十条水龙从天而降,落在了神威不挡的盾牌上。

  “哈哈!玩水枪吗?”

  神威不挡哈哈一笑道:“小孩子的玩意也敢拿出来?先破得了爸爸的盾牌再说……”

  然而神威不挡话还没说完,脸上的表情突然凝滞。

  通常情况下,水枪是利用高压伤人,水枪打在盾牌,应该感受到很强的推力才是,可洪水旗的水枪射出来的水,却像是老头儿撒尿一样,一点儿力道也感受不到,同时神威不挡还听到一阵“嘶嘶”的奇怪声音。

  “???”

  神威不挡一脸懵逼。

  突然,只听背后花非花大声喊道:“神威,你个煞笔!快回来!盾牌冒烟了!”

  “盾牌???”

  神威不挡闻言一抬头,只见一道道白色的烟雾在盾牌上升了起来,再一看盾牌属性,持久度已经掉到了个位数。

  特么的,洪水旗旗众射的不是普通的水,竟是可以腐蚀金属的强酸!!

  “我靠!”

  神威不挡心下大骇,连忙后退。

  “不要让他跑了!”

  见神威不挡要后退,辛然又是一声令下,右侧烈火旗旗众手中喷火器齐发,数十道火龙落在了神威不挡的盾牌上。

  刚才经历了强酸腐蚀,又被烈火焚烧,神威不挡手里的盾牌当场变成了碎片。

  神威不挡来不及心疼,转身狼狈的甩着袖子就往回跑。

  “哪里跑!”

  辛然举起自己手里的喷火器,搬动开关,数十条火龙突然卷在了一起,威力暴涨。

  火焰自上而下喷射,攻击距离本就极远……此时威力加强更是恐怖,追着神威不挡就喷了过来,直直跟着神威不挡喷到了王远一伙人人群中。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眼前就被火焰覆盖。

  喷火器喷的是石油,不仅火势凶猛而且沾身既燃,甩都甩不掉……

  好在大家都是高手,反应快,眼见火焰烧了过来,王远连忙下令道:“在地上滚!!往后滚!”

  随着王远一声令下,大家慌忙满地打滚,才避过了追上来的火龙,逃过一劫。

  不过却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狼狈至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当狼狈。

  乌合之众一伙人终归和神威不挡不熟,虽然被坑心里不爽,也没有太过分责怪神威不挡,花非花和白鹤亮翅等人直接就骂上了:“草你大爷神威不挡!你怎么不自己死在那?还坑你爹!”

  神威不挡腆着脸,厚颜无耻道:“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也是信任你们,谁知道你们这么废物。”

  “滚滚滚滚滚!”大家齐齐冲神威不挡竖中指。

  乌合之众给这边,宋杨还不忘挖苦王远道:“你看看,我就说过让你少放点火!遭报应了吧!”

  “唔……”

  听到这话,乌合之众一伙人表示赞同。

  这和尚没少在游戏里放火害人,这次倒好,玩鹰的被鹰抓了眼,差点没被人烧死。

  “阿弥陀佛!”

  王远颂着佛号道:“这群王八蛋,竟敢学佛爷放火,抢生意不能忍,看我不把他们一个个超度了!”

  “没错!这群王八蛋不仅毁了我一面盾牌,还把我裤子给烧破了,我要和牛哥你一起去超度他们!”神威不挡站在王远身边拍着胸脯道。

  说完,神威不挡又小声询问道:“那么问题来了,牛哥你想怎么超度他们?”

  “这个嘛……我们得想想!”王远看了看对面的大门,摸着下巴开始思考。

  魔教五行旗真是一个比一个变态。

  相比起前面的锐金厚土巨木,烈火旗和洪水旗更加难缠,尤其是烈火旗,这特娘的就是BUG好吧,伤害高也就罢了,攻击距离还这么远,简直不给人活路。

  洪水旗虽然攻击距离没有烈火旗这么变态,但是伤害比起烈火旗丝毫不弱,不仅能攻击玩家本体,还直接损毁玩家的装备,当真是恶心的一批,别说血肉之躯,就算是真的金刚之躯,也扛不住强酸腐蚀啊。

  神威不挡这样的职业选手,装备来的这么容易,被毁了都会有些心疼,乌合之众这些家伙除了飞云踏雪外,都是普通人,宁愿不打这个本,也不会愿意把自己的装备毁掉。

  远了有烈火旗,近了有洪水旗,攻守兼备,水火相成,现在的情况属实有些让人蛋疼。

  想要杀进魔教总坛,必须砍开魔教大门,想要破开魔教大门,就得先击杀门楼上的洪水旗和烈火旗旗众,想要击杀旗众,就得杀进魔教总坛……如此反复,无限循环。

  “暗月如果不死就好了!”神威不挡叹气道:“他是唐门远程输出,隐身+狙杀,倒是可以清理一下门楼上的旗众。”

  “……”

  乌合之众众人闻言不约而同的看了马里奥一眼。

  马里奥慌忙道:“唐门怎么了,我们玲子也是唐门啊。”

  “她……?”

  花非花等人回过头看了一眼独孤小玲,微微一笑,啥意思不言而喻。

  王远也给了马里奥一脚道:“别特么胡闹,小玲是技术人才,可不是干这个的!”

  机关师之所以在唐门都不受待见,除了他们费钱费力实力弱以外,最让人看不上的就是没有弓弩专精和暗器专精这两个唐门弟子赖以生存的门派核心技能。

  攻击距离和暗器流唐门弟子比起来,不知道差了多少,连暗器都玩不好,还算什么唐门弟子嘛。

  如果独孤小玲是个暗器流唐门弟子,大家或许真的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了,可她一个机关师,这时候能干啥?派自己的傀儡上去送死嘛?要知道傀儡也是金属,挨不住洪水旗的腐蚀的。

  大家碍于王远的面子,独孤小玲又是女孩,自是不会把这些话说在明面上。

  “切!你们瞧不起谁呢!”

  独孤小玲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看不出大家的意思,见大家这幅模样,立马就怒了:“老娘今天就得让你们这群家伙见识一下科技的力量。”

  “咋?你还写个外挂不成?”王远半开玩笑似的劝道:“行了,不是瞧不起你,术业有专攻嘛,你应该……”

  “duang!”

  王远话音未落,独孤小玲随手一招将傀儡第二春召唤了出来。

  “妹妹,我开玩笑呢!老牛,你劝劝你妹子……”花非花一伙人见独孤小玲急了,要把自己的本命傀儡拿出去送死,也有点慌。

  傀儡那就是机关师的命,独孤小玲是王远的朋友,打个副本,大家冷嘲热讽逼着独孤小玲把傀儡逼得去送死,这属实有些过分。

  然而不等王远拦着,第二春的脑袋突然缩进了胸腔内,肩膀上升起了一个架子。

  “???什么情况?”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有些发蒙。

  “kucha!”

  这时,独孤小玲在怀里拖出一根又粗又长的巨大炮管,吃力地夹在了机关傀儡的肩膀上。

  “这……这又是什么东西?”

  见独孤小玲傀儡的脑袋,变成了一根又粗又长的巨大黑色炮管,白鹤亮翅等人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

  不知道独孤小玲再搞什么鬼,这玩意好像是炮管吧!

  “这……这是神武大炮!?”

  别人不知道这是啥,王远当然不会不知道,这炮管正是传说中的神武大炮……

  “神武大炮?还真是炮啊……”

  听王远这么一说,不仅白鹤亮翅等人,乌合之众这群家伙也是目瞪口呆,和独孤小玲一起玩游戏这么久,万万没想到这小妞路子这么野,连大炮都造出来了。

  “你改装完成了?”王远诧异的问道。

  之前独孤小玲说没有炮架,做出神武大炮的炮管也没法用,想不到她竟然把傀儡改装成了炮架。

  “还没!”独孤小玲摇头道:“后坐力太大!我的傀儡炮架用三次就得大修!”

  “威力和射程呢?”王远又问。

  “和原版的一样,而且我的特制炮弹装填速度快的多!不过炮弹只有五发……”独孤小玲道。

  看来独孤小玲是真的急了,不然以她的性格,也不会把半成品拿出来用,何况这玩意还毁傀儡,三次一大修,真是拿钱在填。

  说话间,独孤小玲在怀里掏出一发紫色炮弹,在炮筒后面塞了进去。

  目标锁定魔教大门后,机关傀儡自动校准炮击角度。

  “开炮!”

  独孤小玲一拉炮管后面的绳索。

  “砰!”

  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巨响,机关傀儡猛的一晃,强大的后坐力把地面都震得裂开,与此同时一颗紫色的炮弹带着火光,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落在了魔教的大门门楼上。

  “轰!!!!”

  炮弹击中目标后炸开。

  所有人只觉得脑袋一蒙……魔教大门的门楼被一炮轰平,门楼上的洪水旗和烈火旗旗众,一多半人当场被炸得灰飞烟灭。

  “砰砰砰砰!”

  烈火旗旗众背后石油箱遇到炮火纷纷炸裂,对魔教大门造成了第二次伤害。

  石油带着火焰顺着城门流下来,所到之处俱是熊熊火焰,那些幸存的五行旗旗众,也被随之而来的大火活活烧死。

  “这……这……这……”

  白鹤亮翅一伙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此时已然说不出话来。

  一炮之威,竟强悍如斯。

  在白鹤亮翅他们这些高手眼里,机关师一直都算不上是正儿八经的玩家,更多情况下甚至和生活职业玩家分为一类,毕竟电竞圈里什么门派和分支都有,唯独没有机关师。

  可此时独孤小玲搞出来的东西,却是直接了颠覆他们的三观。

  魔教总坛大门庄严宏伟,比起身为四大主城之一的洛阳城城门都要坚固三分。

  一炮轰平魔教总坛门楼,这是什么水平?莫说是现阶段玩家,就算是二百级神级高手,也得全力一击出手才行。

  独孤小玲不过是八十级的玩家,就已经可以搞出如此恐怖的伤害,这简直闻所未闻。

  虽然这神武大炮单挑实战性基本为零,可如果打团战城战帮派战,绝对是无人能挡。

  果然,没有最垃圾的职业,只有不会玩的玩家,原来机关师也可以这么强悍。

  :。: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