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少年丁春秋

第九百二十三章 少年丁春秋

  “请选择进入心魔!”

  就在王远几人思索的时候,系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先进哪一个?”

  听到系统的声音,马里奥等人问王远道。

  “这个……”

  王远看着眼前的四个虚影也有些纠结。

  本来在王远眼里,段誉应该是最弱的一个,按照从弱到强的顺序,第一个就该选择段誉。

  可方才在棋局外面,段誉露了一手六脉神剑,这就让王远有些谨慎了。

  六脉神剑是什么东西,王远还是很清楚的。

  这本功法是大理段氏至高武学,和原本易筋经并称武林两大瑰宝,一个是内功之巅,一个是招式之最,其学习难度亦是不分轩轾。

  易筋经原本需要十层佛法,不会武功之人只要能找到佛法师父,也能钻个空子,可这六脉神剑的学习前置则是一门绝学级别的内功修炼到一代宗师境界才足以支撑无形剑气的消耗。

  这可是绝对硬核,丝毫不能取巧的前置条件。

  段誉能用出六脉神剑这门盖世神功,说明他身上至少有一门练到了一代宗师境界的绝学内功。

  NPC和玩家不同,人家天生就有系统赋予的高判定和高修为,尤其是BOSS级别的NPC,更是具有额外加成。

  玩家学五门绝学内功,可能都不及NPC学一门绝学内功来的牛逼。

  而且心魔不是本体,段誉本人是有些不够数,可他的心魔指不定是怎样的可怕怪物呢,游戏策划那卑鄙的灵魂,在游戏里随处可见。

  其次是丁春秋,丁春秋修为只有一百四十级,可架不住他毒功恐怖,别的毒王远倒是不怵,但那化功大法,王远也是心有余悸,在王远眼里这老怪不比最难搞的段延庆好对付多少。

  慕容复王远没接触过,实力如何也没领教过,但这家伙能和萧峰齐名,武功亦是不能小瞧。

  至于段延庆,那是王远第一个接触的大高手,在王远心里留下了极大地阴影,这厮修为极高至少也得是阳顶天水平,只是身体残缺,等级才会差上一些,不然以他的资质,若非早些年有如此变故,恐怕已经晋升绝顶,今日用六脉神剑的就不是段誉了而是他段延庆。

  这四个人的心魔,真要论难度,应该是部分上下的,到底选谁开场,还真是让人左右为男。

  这个任务可是惊天动地级别,难度相当之高,如丁春秋在外面时所说,走错一步,便不能回头。

  “选段誉!”这时宋杨提议道。

  “他可是会六脉神剑的……为啥选他?”王远有些不解。

  “因为他是第一个下棋的啊。”宋杨的话回答,让王远有些无言以对。

  “这个和第一个下棋有什么关联?”飞云踏雪不解道。

  “他第一个下棋,他的心魔就是第一个嘛……”宋杨道。

  “那丁春秋怎么说?”王远又道:“要说第一个下棋的,可能是丁春秋来着。”

  “这丁春秋未必是丁春秋的心魔。”宋杨道:“逍遥派有个门规,只有杀了丁春秋的人,才可以学到本门最高武学,范百龄他们曾被丁春秋欺负过,对丁春秋有阴影,所以这个丁春秋的心魔可能就是范百龄的。”

  “还有就是……”宋杨接着道:“刚才苏星河老师也说了,范百龄受到了丁春秋的蛊惑,所以方才下棋之人,也未必是范百龄。”

  “……”

  宋杨这么一说,就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了,《大武仙》本质上现在还是个武侠游戏,丁春秋却能借他人之手来下棋,这般勾魂夺魄的法术,属实有些恐怖(九阴真经里面也有移魂大法)。

  仔细想想,这逍遥派也确实有很多武功令人匪夷所思,《北冥神功》《小无相功》,都是和寻常武学完全不同的修炼方式。

  “照你这么说,他们下棋的顺序,就是我们选择的顺序?”王远这时候也意识到了宋杨的意思。

  “应该是这样了。”宋杨道。

  “那好,就听你的!”王远倒不是刚愎自用的人,现在他也拿不定主意,宋杨的解释也有几分道理,于是干脆拍板按宋杨说的办。

  确认选择后,四人走向了段誉的心魔。

  “刷!”

  就在四人走到心魔跟前的一瞬间,心魔散开,所有人眼前场景一转,便被传送到了一个山洞里。

  山洞内景色十分优美,光线也很充足,周围布置的恰到好处,显然是有人居住过。

  “滴答,滴答……”

  水滴顺着钟乳石落在水潭里,发出动听的声音。

  “这里好面熟啊……”

  看着周围的环境,王远有些失神,总感觉这个地方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也觉得面熟。”宋杨也抓了抓脑袋。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马里奥一边嘟囔,一边往两侧观望。

  “咦?这里有个石像!”突然飞云踏雪的声音在另一侧响起了起来。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右侧后方山壁后面的大厅内,立着一尊玉象,雕刻着一个美少女,栩栩如生。

  “是琅嬛玉洞!!”

  王远和宋杨同时叫出声来。

  没错这里正是大理无量山下的那个琅嬛玉洞,这雕像不是别人正是苏州王家的女当家王夫人。

  王夫人是个极品啊,随身携带春宫图,想想就让人鸡冻。

  “琅嬛玉洞?听起来有些耳熟……”马里奥和飞云踏雪若有所思。

  “哎呀,这里怎么还有一个人?”

  思索间,宋杨来到了石像跟前,只见石像脚下跪着一个人,那人一身青衫,面朝地面,看不清脸庞,这打扮倒像是一个公子哥。

  听到宋杨的声音,那人痴痴地抬起头来,看着宋杨道:“神仙姐姐……亲我一下……”

  “啊……”

  宋杨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退到了王远身后。

  “我去你妈的吧!”见这登徒子胆敢调息宋杨,王远勃然大怒,一脚踹在了那人肩膀上。

  “哎呀……”

  那男子一声惨叫被王远踹翻在地,这时候大家也都看到了那男子的模样。

  只见那人面容俊美,眼神痴呆,嘴角还流着口水,正是大理世子段誉同学。

  “段誉?你小子在这里趴着干啥?先把裤子提起来再说,吊儿郎当的想什么话!”本来王远还想过去补一脚,看到是段誉后,忍不住诧异的问道。

  “你认识我啊……”那段誉似乎不认识王远似的,一边提裤子,犹自痴痴的说道:“我当然是来陪我神仙姐姐……我要和她共度余生。”

  “这……”

  听到段誉这话,所有人忍不住一阵恶寒。

  时代发展到今天,什么样取向的人大家都有所耳闻,男的和男的,女的和女的,还有尼玛小动物这种大家也都司空见惯,可段誉这取向显然有些惊悚啊,这货竟然喜欢一块石头……不仅跨越了生物物种,甚至对象都不是生物,这特么的。

  系统提示:你接受了【珍珑幻阵】第一阵任务【痴】

  【任务等阶】:惊世骇俗

  【任务内容】:消除段誉的心魔0/1。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背景】:段誉为情所痴,心中已种魔根,需要帮助他清除心底的魔障。

  【任务提示】:不可击杀段誉。

  心魔,就是人心底隐藏的最隐蔽的一丝“念”,段誉看起来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这一丝“念”却是如此变态。

  虚竹破这珍珑棋局,为的就是消除段誉等人的心魔,王远四人作为虚竹的棋子,其最终目的自然便是消除段誉心里这丝“念”。

  消除这丝“念”最简单的办法,自是直接宰了段誉,可这个任务还不能杀段誉。

  这倒也可以理解,总不能因为治病直接把人杀了,虽然人死了就不能再得病了,但道理不是这个道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劝了!

  王远走上前去,张口就要忽悠。

  可不等王远说话,段誉便道:“你们是我父王派来劝我回去的吗?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他跟我讲了三天三夜的大道理,还点了我的穴道,不还是没能把我劝回去?我和神仙姐姐要厮守一辈子,什么大理国皇帝,我也是不愿意做的。”

  所有人:“……”

  好嘛,这段誉还真是个痴情的种子。

  王远要劝他无外乎就是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国民,好好皇帝不当,在这里守着玉象过一辈子多扯淡……实在不行就直接打一顿,打服为止,任务只是说不让杀,又没说不让打。

  可谁知这段誉一脸的傻相,心里却是敞亮的很,上来就把王远所有的话都给堵了回去。

  你让他想想父母?他亲爹都来劝过!你说让他想想国民?人家根本不稀罕当皇帝,武力威胁更行不通,一阳指独步天下,他爹点了他三天三夜都不管用,看来只要不把这货打死,就是没啥用的。

  “我觉得吧,这事应该从根源解决问题!”见段誉这幅软硬不吃的姿态,马里奥摸着下巴道。

  “根源?怎么说?”飞云踏雪问道。

  “你看哈……”马里奥指着石像道:“段誉不是喜欢这个玉象嘛,我们把玉象砸了不就完事了,这叫釜底抽薪,玉象都没了,看他还在这里待的什么劲。”

  “好主意啊!”

  听马里奥这么一说,王远都不由冲马里奥竖起了大拇指。

  好么,这缺德道人还真不是浪得虚名,这么缺德的买卖,他张口就来,没错,既然段誉的想法不能变,那就毁了他的目标……

  思及此处,王远二话不说,抽出武器就来到了玉象跟前,对着玉象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duang!”

  一声巨响,沉重的铁棒砸在玉象脑袋上,玉象纹丝未动,王远却被直接弹飞了出去。

  双手握着神兵,不住地缠斗,虎口一阵麻木。

  “卧槽,什么情况?”

  见王远一棍子抡在玉象头上,玉象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众人心里皆是一惊。

  王远的实力大家还是很清楚地,这家伙臂力惊人判定极高,手里提的这根铁棒更是无坚不摧的神兵,他这一棍子抡下去,绝顶高手都不敢轻易强接,此时一棍子砸在一块石头上,这石头却安然无恙,当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玩家修为到了八十级这个阶段,谁还不能开碑裂石啊,这石头却能扛得住王远一击,简直硬的令人发指。

  “不行!”王远缓了一口气,摇摇头道:“这石像是系统保护,不可攻击的……”

  “系统保护……”

  大家闻言有些无奈。

  天大地大,系统最大,在造物主面前,任你武功再高也刚不过设定。

  “那他nia的咋办啊?”见自己的思路竟然不对,马里奥有些烦躁。

  王远几人也是紧缩双眉,不知该如何是好。

  对付心里有障碍的人,最基本的办法就是心里疏导,可段誉却是不听劝的,难不成得用杨大师的电击疗法?关键是段誉不能死啊……折磨他要是有用,段正淳能玩女人就能玩男人,堂堂大理国还缺那点工具嘛。

  现在倒好,就连最基本的根源解决方式也不能用,想破坏玉象都不行,这就十分坑爹了,系统分明是把所有的路都给堵死了好吧。

  “他妈的,想不到根源上都解决不了段誉的问题,这个破心魔到底怎么整!”马里奥骂骂咧咧。

  “根源……”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马里奥话刚说完,王远突然眉毛挑动了一下。

  “是啊,根源!根源不就是这个玉象!”马里奥指着玉象道:“无敌的,毁不掉,看来问题不能再根源解决。”

  “不!”

  王远摆摆手道:“问题就出在根源上,只不过我们没有找对根源!”

  “老牛你这么说我可就得跟你杠了!”马里奥道:“难道段誉喜欢的是别的玉象不成?”

  “当然不是!”王远道:“玉象只是一个具象化的表面物体,你就算把玉象砸了他还能再搞一个出来,根源上解决不了问题的。”

  “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马里奥被王远绕的头大。

  飞云踏雪和宋杨也是一脸懵逼:“那这玉象到底是什么?根源又在哪里?”

  “嘿嘿!”

  王远嘿嘿一笑道:“根源自然是在段誉身上!”

  说到这里,王远搂着马里奥的肩膀,小声在马里奥耳旁嘟囔了一句。

  “这……这不能吧,段誉不是不能被攻击吗?”听到王远的话马里奥有些失神。

  “他只是不能被杀,不是不能被攻击!”王远道:“你没看我刚才还踹了他一脚嘛?”

  “是这样吗?”马里奥还是有些怀疑。

  “你试试不就完了!反正这是我的任务,你怕啥……”王远摊手。

  “好吧!”马里奥只得点点头。

  王远笑眯眯的走上前去,一把拽住了段誉的手。

  “你想干什么?”被王远一抓,段誉心下惊慌,他还觉得王远是个变态。

  “没事……你忍忍哈,就疼一下!长痛不如短痛,幸甚至哉割以永治。”王远拍了拍段誉的后背,安慰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段誉一脸懵逼。

  就在这时,马里奥绕到了段誉的后背,五指一屈手心向上伸到了段誉双腿之间,猛地一攥!

  “啊!!!!”

  段誉一声惨叫,响彻整个琅嬛玉洞,弓着身子蜷缩倒地,双腿不住乱蹬,意欲缓解疼痛。

  “这……这……”

  宋杨和飞云踏雪二人看了看地上的段誉,又看了看一旁笑嘻嘻的王远,已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好吧,大家本来还以为这玉象才是段誉的心魔根源,想不到真正的根源却是在段誉本人身上。

  身有是非根,才会贪恋红尘事。

  如今马里奥这一爪子狠狠地抓下去,保证段誉以后不会再有任何想法了。

  “哗啦!”

  随着段誉惨叫到底,整个场景如玻璃一般碎裂散落在地,王远几人再次回到了珍珑幻阵。

  系统提示:恭喜你,成功解除段誉心魔,你获得《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图谱。

  随着系统声音落下,王远手里多出了一个长卷。

  这长卷王远见过,正是李青萝手里的那本春宫图……里面记载了逍遥派武学《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必须先天福缘和悟性四十点才能领悟。

  马里奥和飞云踏雪悟性虽高,却还达不到这个要求。

  宋杨能达到要求,可她之前已经做任务学过了,这本长卷也无法领悟。

  “我们都用不上,还是你拿着吧……”

  最后王远还是塞到了宋杨手里,毕竟打副本通常都是按需分配,能学这长卷的只有宋杨一个,万一啥时候她被废了武功逐出逍遥派,还能重新修炼。

  宋杨也没客气,随手就把长卷收了起来道:“如果卖了钱就分你们一份!”

  玩游戏这么久,宋杨也越来越适应游戏里的处事方式了。

  ……

  话说回来,这珍珑棋局的任务奖励还真是丰厚,这才第一关而已,就奖励两本绝学功法,后面还有三关,指不定给什么好东西呢。

  想到这里,王远几人心里一阵激动。

  “按照顺序,第二个应该是丁春秋了吧!”

  王远走道仙风道骨的幻影面前,开启了丁春秋的心魔。

  场景一转,王远四人便被传送到了一个山谷内。

  山谷郁郁葱葱,满是松树,谷内清香典雅,景色宜人,三座木屋矗立在谷内,这里不是他处,正是逍遥谷。

  此时木屋前的庭院内站着一男一女两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模样的人,男的剑眉星目极其帅气,女的超凡脱俗,气质出尘。

  二人面前,两个十四五岁的英俊少年正在比试拳脚。

  左首哪位少年身材瘦弱,眼神深邃若星河灿烂。

  右首哪位少年身材魁梧,身形缥缈如春去秋来。

  二人拳来脚往,沾身既走,似是蝴蝶穿花,又像是飘飘起舞,身形优美至极。

  魁梧少年武功明显要高过那瘦弱少年不少,几个回合后,魁梧少年便将瘦弱少年一掌拍翻在地。

  “嘿嘿!”魁梧少年嘿嘿一笑,憨厚得看了一眼身后的男女,眼中那种渴望被认同的表情,让人看了有些心疼。

  那女人夸赞道:“春秋啊,你入门虽晚,却后来居上,修为已经超过星河了。”

  说到这里,那女人也看了男人一眼,似乎像让男人也夸一夸魁梧少年。

  “春秋?星河?”

  听到女人的话,王远四人恍然。

  难怪这俩少年看起来有些眼熟,原来他们便是年轻时候的苏星河和丁春秋。

  丁春秋现在如此猥琐卑鄙,想不到他年轻时候却是这般憨厚……

  既然这俩少年便是苏星河和丁春秋,那旁边的男女,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无崖子和李秋水了。

  “都是师父教导的好!”

  被李秋水夸赞后,丁春秋十分开心的望着无崖子。

  “哼!”

  可谁知无崖子并不怎么开心,冷哼一声上前扶起苏星河,回头瞪了丁春秋一眼道:“该学的一窍不通,歪门邪道倒是学的挺快!”

  “我……”

  被无崖子一通训斥,丁春秋默默地低下了头。

  说完,无崖子带着苏星河飘然离去,只剩李秋水在庭院内安慰丁春秋。

  “!!!!????”

  王远和宋杨都知道逍遥派是什么操行,马里奥和飞云踏雪还是头一次见,听到无崖子这话,二人有些不解:“歪门邪道?什么意思?丁春秋也没用毒啊?”

  “不是武功!”

  王远解释道:“在无崖子眼里,琴棋书画奇门遁甲这些垃圾才是正途……”

  “琴棋书画??”

  “奇门遁甲?”

  飞云踏雪和马里奥闻言,眼睛瞪得老大道:“逍遥派难道不是武林门派吗?”

  “是啊!”宋杨点点头。

  “那为啥主科不是学武,反而成了歪门邪道?这门派怕不是脑残吧!”马里奥吐槽道。

  妈的,这破门派明显就是主次不分嘛,一个武学门派主业不是练功夫反而是琴棋书画,这就好像高考不考语数外反而考音乐美术和体育一样智障。

  “不许你这么说我们逍遥派!”宋杨有些不爽:“虽然这个设定的确脑残的很。”

  “无崖子还真是个老贼啊……”飞云踏雪感慨道:“怪不得丁春秋这般称呼他。”

  “是啊,我突然有些同情丁春秋了。”马里奥连连点头。

  王远也忍不住道:“丁春秋悲惨的童年造就了他现在如此扭曲猥琐的性格,说到底无崖子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可不……”大家纷纷赞同。

  为啥丁春秋那么喜欢被人拍马屁?因为他需要认同感,无崖子恰恰就没有给过他这个认同感,也没有夸过他,明明他更优秀,无崖子反而还看不上他,这教育手段就有问题。

  PS:这一章章节名称本来是少年丁春秋和少妇李秋水以及门房牛大爷的……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敢用。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