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二十五章 迷茫的段延庆

第九百二十五章 迷茫的段延庆

  “这一次莫非是让我们帮他打败敌军?”

  看到任务提示后,飞云踏雪摸着下巴问道。

  “看来是这样了……”

  宋杨和马里奥表示赞同。

  丁春秋的这样的恶人都可以帮他圆梦,慕容复怎么说也算是正派高手。

  作为圆梦大使,现在大家又不能直接宰了慕容复一了百了,只能帮他退敌。

  “不好整……”

  而王远却摸着下巴道:“慕容复和丁春秋还不一样……帮他退敌恐怕解决不了问题。”

  “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了?”大家疑惑:“为什么解决不了?”

  “因为他们的心魔不是一个属性!”王远解释道:“段誉的心魔是痴,只要在段誉本身根源解决问题,就可以通关,丁春秋的心魔是怨,是那种不被认同怨气集结,只要让无崖子认同他,就能打开他的心结,让他释放出集聚已久的怨气,这两关都是非常容易通关的,而慕容复却完全不同。”

  说到这里,王远顿了顿又道:“慕容复的心魔是贪,对权力有着无限的渴望,就算我们帮他打赢这一局,他也不会因此满足,八成还会把我们当成工具让我们帮他赢下一局,赢了战争可能还想逐鹿中原当皇帝,当了皇帝八成还想长生不死,这种贪得无厌之徒谁能满足他?”

  “老牛说的有道理……”

  王远这么一分析,大家沉吟了一下,纷纷表示王远所言极是。

  没错,那些贪得无厌之徒,从来不会有满足的时候。

  “那该怎么样才能让他不贪?”宋杨又问道。

  “这……”

  王远也难住了。

  剖析慕容复的本质不难,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显然并不容易。

  世人皆有欲望,贪欲最盛。

  无论是对金钱美色还是权势的渴望都可以归纳为贪欲。

  这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哪怕是玄慈这样的得道高僧也摒弃不了心中对少林寺名望的贪念。

  让一个人不贪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搞死他……死了就不会再贪了,可系统却明确表示慕容复不能死……

  这完全就把玩家的路给堵死了。

  “好难啊……”王远抓了抓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杀人容易,想要灭掉贪欲,根本就无从入手。

  “他妈的!”马里奥崩溃道:“这狗曰的系统,为何不让杀了慕容复这个沙雕?早知道刚才就不救他了。”

  “???”

  王远闻言突然愣了一下。

  “你说什么?”王远问道。

  “我说为啥不让杀慕容复啊。”马里奥道。

  “后面那一句!”王远又道。

  “早知道就让他自杀啊……”马里奥说到这里,也突然愣住了。

  宋杨和飞云踏雪亦是眼前一亮。

  有道理啊,任务提示是不可击杀慕容复,又没说不让慕容复自杀……

  “刚才谁救的他!”宋杨问道。

  “……”

  王远和马里奥齐齐看向飞云踏雪。

  宋杨面色不善。

  “别别……别这样看我!”飞云踏雪慌忙道:“是老牛让我救的他……”

  “……”

  宋杨又看王远。

  “咳咳!”王远咳嗽一声连忙道:“不救他,我们也触发不了任务啊,就算他死了咱们也没法通关。”

  “是这样吗?”大家表示怀疑。

  “肯定是的,我拿人格担保!”王远信誓旦旦。

  “那和没担保有什么两样?”大家撇嘴。

  “那我以杯莫停的人格担保!”王远改口。

  “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总比你强!”大家这才作罢。

  “阿嚏!”

  黑木崖的杯莫停又打了个喷嚏,摸着鼻子道:“奇了怪了,怎么回事呢?”

  “那么问题又来了,怎么让慕容复自杀?”飞云踏雪问道。

  马里奥笑嘻嘻的说道:“这个好说,把人忽悠死老牛最擅长了……”

  “没错没错!”宋杨也道:“佛法十层的超级大忽悠岂是浪得虚名?”

  “那能一样吗!”

  王远崩溃。

  以前王远忽悠人虽然也靠嘴上功夫,但游戏里的NPC也不是全无智商,三言两句哪能将其嘴遁忽悠死?

  之所以王远又多次把NPC口死的记录,完全是因为段延庆所授【腹语之术】可以蛊惑人心。

  内功修为,心智不定之人在王远的忽悠下,自杀自裁倒也在情理之中。

  可这慕容复是谁?

  江湖有云“北萧峰南慕容,华山五绝难争锋。”

  虽然慕容复王远是第一次接触,但萧峰和华山五绝王远都认识。

  那可都是超过一百八十级的绝顶大高手,萧峰初始等级更是超过了一百九,比五绝还要高一些,如今当了辽国皇帝以后,萧峰已然达到二百级,武学修为已然和张三丰这般神级高手并列,实战可能还要更强。

  慕容复可是和萧峰齐名的大高手,萧峰有一百九十级,姑且算他稍弱一些,怎么着也得一百八十五吧。

  这样的超级高手,王远哪里敢不知死活对慕容复用腹语术。

  要知道,腹语术修为不足以迷惑对手的时候,是会被反噬的,段延庆这般修为都不敢在萧峰面前说半个字,只敢用铁杖在地上写字对话。

  王远对这慕容复用腹语术怕不是要自杀。

  以慕容复的修为,其实就算系统允许玩家击杀慕容复,谁又能杀得了他?

  不过王远也是奇怪,为啥要把慕容复和残废的段延庆以及丁春秋放在一个副本里,这货明显要强过他们一个档次嘛。

  “试试啊,试试又不花钱,反正他本就要自杀来着!”马里奥在一旁撺掇。

  “就是!”飞云踏雪和宋杨附和道:“要不是你下令阻止,还用现在这么麻烦?”

  “好吧!”

  王远无奈,只得来到慕容复身边道:“慕容将军,天命如此,你大势已去输定了!快扔下军队跑路吧,跑的慢一点儿,连你的小命也不保了。”

  王远看似劝诫,实则拱火。

  能和萧峰齐名,这慕容复多少应该也是个人物,但凡有点廉耻,在王远这般激将下,也不会丢下兄弟自己逃命。

  可谁知慕容复却开了窍一样,感激的看着王远道:“大师教导的对!此战失利是天要亡我,非战之罪也!只要我能活着,就可以东山再起。”

  “放你娘的屁啊!”听到慕容复这般说辞,王远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暗骂。

  他么的,就这狗东西也敢学西楚霸王?人家西楚霸王百战百胜,临死都没堕了英雄气,打的汉军不敢上前,慕容复这狗东西手下小兵还没死光呢就要自杀,现在又要跑路,简直是侮辱王远心中的英雄。

  “哎……”

  见慕容复给自己找场子,王远接着忽悠:“想你们慕容家时代英杰……”说到这里王远老脸突然红了一下,讲道理他对大燕国了解不多,就知道有一个长得不错的小伙子叫慕容冲,好像也不算啥英杰。

  但是忽悠还是要继续的,王远接着道:“你这般懦弱,真是给祖宗丢脸。”

  “是啊!”慕容复厚颜无耻道:“在下深知死后无颜面对慕容氏列祖列宗!干脆还是保存实力,东山再起吧。”

  “我……”

  王远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好吧,自己还是高看慕容复这个混账了,这家伙很会给自己找台阶下,想把他忽悠死不亚于忽悠着玄慈给自己卖命。

  喵的,方才为啥要救他呢……好气啊。

  “慕容复这家伙不光贪恋权势,还相当自负啊。”这时飞云踏雪在一旁道:“都被人打成这样了,还说是命不好,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足……”

  “没错!”王远回道:“自负的人心理素质一般也不怎么好,更容易受挫。”

  “唔……”

  说到这里,王远眉头一皱,和飞云踏雪四目相对,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飞云踏雪径直来到慕容复身旁,开门见山道:“我有钱!可以帮你东山再起!”

  “真的?”听到飞云踏雪的话,慕容复惊喜道。

  自古以来,打仗就是打钱,只要有钱,就可以招兵买马。

  “你要多少钱才能重整旗鼓?”飞云踏雪不和慕容复废话,开门见山。

  “只需要万两黄金!”慕容复伸出手道:“以我的能力,就可以光复大燕。”

  “小意思!”飞云踏雪随手掏出一张银票塞到了慕容复手里。

  “刷!”

  银票落入慕容复手中的一瞬间,化作一道金光将整个战场笼罩,白甲士兵士气大震,战损人数也恢复如初。

  战场上的形势直接逆转。

  龙腾游戏名不虚传,想要变强,氪就是了,无论是玩家还是NPC都需要金钱的加持。

  “喂喂喂,你在干什么?”

  见慕容复这边白甲士兵,突然逆转了战局,宋杨急吼吼道:“你这是想帮慕容复赢吗?”

  “不是!”王远摆摆手道:“这叫杀人诛心!老板现在你去帮黑甲士兵!”

  “明白!”

  飞云踏雪穿过战场来到了黑甲士兵一方,又掏出一张银票,给黑甲士兵也冲了值。

  一道金光洒下,黑甲士兵亦是士气大震,战损人数恢复。

  双方再次胶着起来。

  场景也恢复到了大家刚进来时候的模样,黑白双方胶着在一起厮杀缠斗,白甲士兵被一步步蚕食。

  看着眼前这般场景重演,慕容复又崩溃了。

  作为一个自负之人,慕容复是典型的凤凰男心高气傲,你不是说天命如此,并非是你能力不足嘛?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然而结果还是如此,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第一次失败,可以说是命不好,那第二次失败是什么情况?

  慕容复如火焰一般骄傲的内心,被人当头泼了一桶冷水,挫折感无助感从心里升起。

  半跪在地上,眼泪簌簌下落。

  见慕容复这般模样,王远突然想起了鸠摩智的话,忍不住道:“你看看你,连这点儿纠缠都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

  “啊!!!”

  这一句话,正戳慕容复内心。

  慕容复头发散乱仰天长啸,口中反复嘟囔这王远的话:“我连这点纠缠都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我连这点纠缠都……”

  一边说着,慕容复一边跑上了一个山头,大声叫道:“我是皇上……你们都得听我的啊,我是大燕皇上……我连这点纠缠都摆脱不了……”

  “这……这什么情况?”

  王远也有些傻眼,本来他只想逼着慕容复含恨自裁,可谁知慕容复竟然彻底崩溃变成了这番模样。

  “这是……疯了吧……”马里奥想了想道。

  “好像是这样的……”飞云踏雪抓抓脑袋道:“不知道疯了我们能不能过关……”

  “趁他疯要他命!再刺激刺激他,告诉他他老婆跟人跑了!”宋杨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像极了王远。

  “哗啦!”

  就在大家想要进一步刺激慕容复的时候,整个场景玻璃一般碎裂,大家又回到了珍珑幻阵内。

  与此同时慕容复的心魔,化作了一缕青烟,消散在了空中。

  看来人的贪念是不可磨灭的,除非死了或者疯了,或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是慕容复最好的归宿。

  系统提示:恭喜你,成功解除慕容复心魔,你获得慕容世家绝学《斗转星移》。

  《斗转星移》

  类型:内功

  品质:绝学

  介绍:慕容世家独门绝学

  学习条件:悟性慕容世家弟子。

  功法背景:慕容世家先祖慕容龙城所创绝世武学,纵横天下当世无敌,是天下一等一的招架内功。

  ……

  《斗转星移》是慕容世家的招牌武学,王远有幸也见识过三招两式残缺版,这门武学就招架而论,唯有武当派的【绝学】级太极拳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而且这门武学不仅招架能力强,还可以将对手的攻击完全反弹回去,就是一加强版的【见龙在田】+【潜龙勿用】,配上小无相功的内力模拟特效,简直就是开了完美复制。

  可惜,小无相功是逍遥派武学,而斗转星移只能慕容世家弟子学习,不然两本内功同修,指不定多强呢。

  思及此处,王远越发的郁闷,当初鸠摩智如果没把自己的小无相功抢走,或许还真能把这两门功法一起卖,指定能卖个极高的价钱。

  现在倒好,四个人没有一个能用的……王远随手就把《斗转星移》扔给了飞云踏雪。

  为了过这个任务,飞云踏雪搭了两万金进去,这本《斗转星移》就算是让他回回血。

  此时珍珑幻阵内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段延庆的心魔。

  而王远三人已经搞到了三本四门绝学。

  这个副本的难度是越来越高,而且还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难度。

  像光明顶这种副本,难归难,只要实力足够还是可以强推的,而珍珑棋局则不然,每一个心魔都有它独特的破解切入点,其角度极其刁钻还不能强行动用武力,任你修为再高,找不到方向也是南辕北辙。

  这种副本的难度相对来说要远高于其他副本。

  一路走到这里,不仅需要王远的计谋,还需要宋杨几人的特殊本领,第一关需要马里奥的虎爪绝护手,第二关需要宋杨的十项全能,第三关则需要飞云踏雪的财力。

  这个珍珑幻阵,就好像是为四人量身生成的副本一样。

  让王远四人有一种身在棋局,被人操控的感觉,你以为你是在下棋?其实你就是棋子,到底是你在下棋还是被人当棋下,那种感觉颇有些庄周梦蝶的寓意。

  当然,这副本难度虽高,奖励也是丰厚至极。

  每一关都会给一本绝学,那最后一关大理段氏,其绝学奖励八成就是传说中的六脉神剑了。

  想到这里,四人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

  这可是和《易筋经》齐名传说中的武学典籍,只听说过还从未有人见过,自古至今能练成者亦是寥寥无几,当今世上恐怕也只有段誉会这一门神功了。

  据说这门神功修炼前置很高,一般人是学不成的,但大家还都很好奇,这武功前置到底有多高。

  怀着一颗激动地心,王远四人开启了段延庆的心魔。

  王远和段延庆并不算陌生,而且也并不讨厌这个大恶人,两人之间诸多误会也都是因为任务,这俩人是没有仇恨的。

  相反的,段延庆一心想收王远为徒,王远也对这个落魄的皇子惺惺相惜。

  至于段延庆为何从一个皇子落得如此田地,王远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当年好像是杨义贞叛乱,段延庆被人打成残废生死不明。

  没有人知道这个坚强的家伙是怎么挺过来的,也没人知道他又怎么练成了一身正邪相济的绝世武功。

  更让王远费解的是,冤有头债有主,杨义贞叛乱他应该恨杨义贞的,为啥总是和段正明一家过不去。

  “轰隆!!”

  进入段延庆的心魔后,王远四人出现在了大理皇宫之外。

  天空中电闪雷鸣,照亮漆黑的夜空,大雨滂破之下,皇宫之外士兵纷乱,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还未平复。

  大雨滂播下,火把点不亮,王远四人借着闪电以及装备特效的光芒,四下寻找段延庆的踪迹。

  段延庆是个瘸子,形象比较特殊,拄着双拐黑夜之下还是很容易辨认的。

  可奈何这街上除了皇宫门口纷乱的士兵以外,并未有一个身影,更没有一个拄拐的瘸子。

  “哎呀!谁摸我!”

  就在大家四下寻找段延庆无果的时候,突然宋杨大家一声,跳到了王远怀里。

  “次奥!老马你想干啥?”

  王远大声训斥。

  在场的一共四人,王远肯定没有摸宋杨,飞云踏雪肯定不敢摸她,作案的只有马里奥……

  “关我屁事!”马里奥大怒:“老子在你后面呢!要摸也是摸你?”

  “你在我后面吗?那是谁这么欠揍?”

  “我……我……救我……”

  王远话音未落,只听地面上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她……她踩到我了……”

  “有人!”

  听到这沙哑的声音,飞云踏雪把装备特效开到最大,王远几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满身是血的乞丐躺在积水中,头发散乱已经不成人形。

  “这……”

  王远顺着那乞丐往下看,只见他双腿残缺,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惊道:“你是段延庆?!!!”

  “哈哈!”

  那乞丐惨笑一声道:“我是大理国太子,你们竟直呼其名……看来也是杀我的吧,是段正明的人还是杨义贞的残党?”

  “段正明?”

  王远闻言下意识摸了摸下巴。

  果然,天底下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段延庆变成这副模样和段正明也是有关系的。

  看来追杀段延庆之人,也有段正明的手下。

  毕竟段正明才是这次政变中的直接受益者,段延庆是太子,他活着皇位迟早要传给段延庆,可只要段延庆不在,段正明就可以得传皇位。

  不然的话,段正明若真是如表面上那么正义,就该把皇位归还给段延庆才是。

  “我们不是段正明的人,也不是杨义贞的残党!”王远道:“我是伏虎罗汉门下弟子,专程来搭救你的!”

  按照这个时间段,玄慈外号还是【伏虎罗汉】。

  “哼哼!”

  段延庆上下打量了王远一眼。

  还真别说,王远人品不咋地,一身的佛法修为极高,在装备特效的衬托下,颇有几分怒目金刚的佛像。

  宋杨几人都出身道门,男的帅女的靓,尤其马里奥那一头白发,莫名的仙风道骨。

  四人往那一阵,当真有几分神佛的模样。

  段延庆沙哑道:“若真有神佛,便必有报应,为何本王堂堂大理国太子,落得如此境地……以我这般模样,又如何苟活于世,如今我全身尽废,想自杀都难,还请几位给我一个痛快的。”

  系统提示:你接受了【珍珑幻阵】第四阵任务【嗔】

  【任务等阶】:惊世骇俗

  【任务内容】:消除段延庆的心魔0/1。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背景】:奸人谋国,小人趁虚而入,昔日段家皇室太子流亡江湖,后又因太子身份被多方追杀,以至全身残废面目全非,延庆太子嗔怒之气不得解。

  【任务提示】:保证延庆太子存活。

  “老段啊!你可是天命之子!怎么能想不开呢!”任务提示里,段延庆是不能死的,王远自是要开导开导他。

  “那又如何?”

  段延庆愤怒道:“我堂堂皇子受此番奇耻大辱,如今我残废之躯连报仇的能力都没有,此仇不能报,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别啊,你大理段家英杰辈出,你就这么死了有何面目面对祖宗?”王远开始拿慕容复的话忽悠段延庆。

  “祖……祖宗……”听到祖宗二字,段延庆如触电一般,眼神迷离,两行清泪混着雨水流了下来。

  王远接着道:“你虽然报不了仇,但你们段家家大业大,总不能连个亲戚都没有吧,或许有人认可你呢?”

  “亲戚?!!”段延庆怔怔的道:“我有一个亲叔父……可他……未必帮我。”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