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二十六章 观音菩萨

第九百二十六章 观音菩萨

  “傻了不是,血浓于水啊老段!”王远道:“你不去求他怎么知道他不帮你?你告诉我他是谁,我这就把他请来。”

  说着,王远就要去请人。

  王远就不信了,自己亲侄子被人搞成这样,当叔叔的还能坐视不理?

  “你还是带我去找他吧。”段延庆道:“请他不来的。”

  “他在哪?”

  “天龙寺……”段延庆道。

  “天龙寺??!!”

  听到这三个字,王远四人皆是愣了一下。

  众所周知,大理段家是南荒的一个门派,这个门派背后真正的大佬就是天龙寺。

  天龙寺来头可大的很,里面的老和尚都是大理皇族,练的是段家家传武学,就算是段家掌门人段正明到了天龙寺,也得服服帖帖的。

  毕竟就算他是皇帝,天龙寺里的那群和尚也不稀罕,谁还没当过几天王爷皇帝啥的啊。

  段延庆好歹也是当过太子的,有亲人在天龙寺上班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王远几人之所以奇怪,是因为天龙寺才是大理真正的话事人,段延庆既然有这关系,为啥还被人搞成这样。

  或许真的如书里所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吧。

  背起段延庆,王远几人便来到了天龙寺外,此时雷声依旧,雨已经停了。

  “把我放下!我不能进去!”

  抬头看到天龙寺的牌匾后,段延庆挣扎着从王远背上滑落,摔在了泥水里,更加的狼狈。

  “为什么啊?”王远不解:“都到天龙寺门口了,你还想让让你叔叔出来接你?”

  “不是的……”段延庆惨然道:“天龙寺供奉的是段家列祖列宗,我如今这番模样,有何面目去见他们,你把这封信交给我叔父枯荣大师即可。”

  说着,段延庆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了王远。

  原来段延庆的叔父竟是天龙寺住持枯荣大师,枯荣大师虽不是皇帝可却是大理国第一高手,地位崇高至极。

  难怪后来段延庆在大理国这般胡作非为,段正明都不敢拿他怎样,原来段延庆背后有这么一个叔父。

  段正明也只敢玩阴的,明面上自是不敢怠慢了段延庆。

  “好吧!”

  王远接过信封,四人把段延庆抬到了天龙寺门口的一颗大树下给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喂了一些清水后,便进入了天龙寺。

  天龙寺是皇家供奉,寺里和尚都是皇族,相比起少林寺不知道规模要小了多少,大半夜的,院落内也没有个巡守的护卫僧啥的。

  枯荣大师是天龙寺的住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和玄慈一样,常坐大雄宝殿。

  穿过庭院后,王远四人来到了大雄宝殿内。

  然而大雄宝殿内,并未有和尚,只是跪着一个白衣女子。

  那女子长得极美,跪在天龙寺供奉的祖宗牌位前,满脸的泪水,双眼微闭不知道在祷告什么。

  “阿弥陀佛!”王远伸着脑袋看了那女人一眼长颂佛号道:“这位女施主,小僧见你好生眼熟,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听到王远的声音,那女子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宝相庄严的王远,以及身后仙风道骨的马里奥三人道:“小女刀白凤,见过几位大师仙长!”

  “刀白凤……”王远皱了皱眉头问道:“镇南王段正淳的王妃?”

  “没错!正是小女。”刀白凤点点头道。

  “呵呵!”马里奥猥琐的笑道:“大半夜的不再镇南王府待着,跑这里来做什么?求子嘛?”

  “嘿嘿!”

  听到马里奥这话,王远和飞云踏雪也忍不住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看来大家都知道古时候庙里求子是什么意思,唯独宋杨满头问号:“真的能求来儿子吗?迷信吧。”

  刀白凤似乎没听出马里奥话里的猥琐气息,而是低着头道:“段王爷他已经许久未曾在王府内了,我……”

  “懂,我们都懂!”马里奥又道:“你那段王爷每天沾花惹草的,现在指不定在哪个娘们被窝里呢?”

  “啊……”

  听马里奥这么一说,刀白凤面如土色,一脸惊诧的看着马里奥:“真的吗?”

  “可不是嘛,光我见过的就有……”马里奥刚要和刀白凤说些什么。

  王远连忙攥住了马里奥的嘴道:“你哪来这么多废话,我们是来干啥的你不知道吗?”

  “也对!”马里奥抓了抓脑袋道:“白姑娘,你可知道枯荣大师在哪?”

  “内堂!”刀白凤往里指了指。

  “多谢!”王远冲刀白凤抱了抱拳,四人直奔内堂。

  大雄宝殿的内堂里的蒲团上,坐着一个中年僧人,那僧人五六十岁的模样,长相极为怪异,一边脸干枯如百岁老者,另一边脸确实光润如婴儿一般,一眼看上去,王远这般胆大包天之人都吓了一跳。

  “阿弥陀佛!”

  随着王远四人走进内堂,枯荣大师淡淡道:“原来是少林寺伏虎罗汉弟子悟痴大师到了,不知悟痴大师深夜到访,有何见教?”

  枯荣老和尚谈吐间,内息绵长,显然内功修为极高。

  “不敢不敢!”

  王远连忙把段延庆的信封递到了枯荣大师面前道:“小僧只是帮人送信的!”

  “原来如此!”

  枯荣和尚低头看了一眼信封,不紧不慢的拆开,看着心里的文字,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

  看完信件,枯荣老和尚慢条斯理的把信收起,淡淡道:“无常无乐,无我无净,非枯非荣,非假非空,你让他回去吧。”

  “???”

  “什么意思?”

  听到枯荣这话,王远四人有些懵逼。

  “你的意思是不管?”宋杨问道。

  “老僧已遁入空门,红尘之事不可过问!”枯荣摆摆手道。

  “那可是你亲侄子啊,他现在就你一个亲人了,你还不管他?”王远也有些不爽,这老和尚简直没有一点亲情可言。

  枯荣淡淡道:“权利富贵都是虚妄,既如是,便是天命难违……去吧,老衲就不送客了。”

  随说着,枯荣大师双袖以为,一道柔和的劲力推在王远四人身上,将四人推到了门口。

  “呼啦!”

  内堂的门,也跟着紧紧关闭。

  “这……这……”王远四人面面相窥,万万没想到枯荣老和尚竟是如此绝情。

  “呜呜呜……”

  大雄宝殿内,刀白凤抽泣的声音在殿内回荡,王远四人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大殿。

  自始至终段延庆去大理捣乱并非要证明自己比段正明兄弟二人强多少,而是要告诉他们自己丢掉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

  以前王远还不明白段延庆为啥仇恨段正明兄弟二人,现在王远也有些了解了。

  段延庆之所以怨恨二人,完全是因为这俩人趁虚而入,拿了本该属于段延庆的皇位。

  段延庆想讨个公道,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还要被人追杀。

  冤有头债有主,段延庆这般骄傲之人,自是不会把嗔怒发泄到那些不出来主持公道的人身上,而是要针对失了公道的段家兄弟。

  段延庆,要的就是公道。

  想要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必须得有人出来主持公道。

  可谁曾想,连他亲叔父都坐视不理,任由他自生自灭……这得让人何其绝望,都说段延庆是个大恶人,没有经历过他的痛苦,谁又能劝他与人为善。

  王远也是绝望的很,万事好商量,只要枯荣能答应出来帮段延庆,什么条件都好说,可这枯荣老贼,却是直接逐客,闭门不出,态度坚决的像个陌生人,王远真想一把火把天龙寺给烧了。

  现在王远都不敢出去把这事回馈给段延庆,生怕这家伙想不开又逼着自己给他个痛快的。

  “都怪段正明那个狗贼!”飞云踏雪狠狠地道:“既然不是自己的东西,那就还给别人不就完了吗?干嘛赖着不放?”

  “废话!这可是皇位!”马里奥道:“别说一国之主了,就你现在这个身份,你能让给别人?”

  “我……”飞云踏雪无言以对。

  宋杨也为难道:“枯荣老和尚不帮忙,这个任务怎么做下去啊。”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王远道:“带这段延庆杀进皇宫,把段正明和段正淳宰了强行夺回皇位。”

  “你就扯淡吧!”

  大家嗤之以鼻。

  那可是皇宫,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去皇宫大内刺杀皇帝,还不如说去武当山宰了张三丰容易呢。

  “那没别的办法了!”王远摊手道:“段延庆恨得是段家人,他要出不了这口气,死都不痛快,而且以他现在这个处境,连亲叔父都不帮忙,基本上也没啥活下去的动力了。”

  “段家人?”宋杨摸着下巴道:“那个算不算段家人?”

  “??”

  王远顺着宋杨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刀白凤还在那里哭哭啼啼。

  “算!”王远点点头道:“你要怎样?”

  “嘿嘿!”宋杨道:“告诉段延庆,这是段正淳的老婆,让他宰了段正淳的老婆他岂不是就出了这口气?”

  “嘶……”

  听到宋杨这话,王远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祸不及家人啊妹妹!你怎么这么卑鄙!”飞云踏雪感慨道。

  “还不是有人教的好!”宋杨谦虚的看了王远一眼。

  “别看我!”王远连连摆手道:“我可没教过你这个。”

  马里奥则摇摇头道:“我觉得不妥!杀刀白凤解决不了本质问题。”

  “你不懂任务!”宋杨道:“她既然出现在这里,肯定就有她的作用。”

  “是你不懂段正淳那样的男人!”王远也在一旁道:“那种花花公子,你以为他会缺女人?你杀了他老婆,他指不定还会偷着乐呢。”

  “这……”宋杨语塞,这种事她还真没了解过。

  “那你说怎么办?”宋杨道。

  “刀白凤是无辜的……咱们怎能杀她呢……”王远道:“绿人者恒被绿之,段正淳欠了这么多风流债,也该还一些了。”

  “你……你什么意思?”

  听到王远这话,三人脸上写满了惊恐,他们已经猜出了王远接下来要干的事。

  特么的,世界上还有这狗和尚不敢做的事吗?杀人放火也就算了,江湖中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可这孙子还要逼良为娼,简直令人发指。

  “就你们理解的那意思呗。”王远笑嘻嘻道。

  “你疯了吧!这是游戏,你干那事会被天谴的!”三人连忙劝组。

  游戏里别说逼着NPC去那啥了,就算是你恶意挑逗,都可能触及法律红线,直接被刑事拘留,王远若是强行把刀白凤往段延庆身上扔,这性质就恶劣了,还不得判他个几年。

  “放心这种事我怎么会亲自动手呢?怎么也得你情我愿才行……这个不算触线吧。”王远道。

  “你情我愿自然没问题。”大家道:“可你怎么才能让这么一漂亮姑娘主动去睡现在的段延庆?”

  刀白凤好歹也是王妃,段延庆虽是太子之身,可现在这般模样,和叫花子无异,和他做苟且之事显然强人所难。

  “这就得劝了!”

  王远微微一笑,来到了刀白凤跟前道:“白姑娘,还哭着呢?”

  “我姓刀!”刀白凤纠正道。

  “没什么区别!”王远道:“你也不要太过于伤心,男人嘛,三妻四妾不很正常?段皇爷万金之躯,有几个相好的也没啥关系嘛。”

  “三妻四妾那是你们汉人的规矩,我们摆夷族都是一夫一妻!”刀白凤争辩道。

  “是吗?”王远假装意外道:“那的确就是段皇爷的不对了,不过他也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嘛。”

  “放屁!那我能不能去犯一个女人都会犯的错误?”刀白凤怒道。

  “有何不可呢?”见刀白凤主动跳进坑来王远笑眯眯开启【腹语术】忽悠道:“男女平等哦,他可以犯错你也可以犯错,他找个漂亮娘们睡觉,你也可以找个帅气爷们睡觉,多大点事儿。”

  “我为什么要找帅气的爷们!”刀白凤气咻咻道:“他是王爷高高在上就可以到处沾花惹草不顾及我的感受吗?我偏要找一个最邋遢,最废物的男人羞辱他!!”

  “说的好!白姑娘真是女中英豪!”王远竖着大拇指赞叹。

  “我姓刀!!”刀白凤再次纠正了一下,拉着王远的手道:“走!跟我去后面!”

  “???!!!!”

  王远满头问号,马里奥三人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

  “别别别!”王远惊慌道:“小僧是出家人,不懂那事……这又是佛门净地,你怎能和我一和尚苟且?不过你要找叫花子,我来的时候倒是看到了一个。”

  “在哪?”刀白凤有些迫不及待了。

  王远道:“出了天龙寺有一个菩提树,那叫花子就在菩提树下睡觉呢,保证能让你满意!”

  “……”

  内堂正在坐禅的枯荣大师听到王远这话,眉毛挑动了一下,多年后枯荣大师看到段誉,就像看到了亲孙子一般疼爱(说到这里,我真怀疑当初刀白凤就是被枯荣蛊惑的)。

  “哼!你别骗我,如果没有我便拉你去后面!”刀白凤恶狠狠地威胁了王远一声,便飘然出了大雄宝殿。

  “这……这特么的……”

  看着刀白凤飘然而去的身影,马里奥三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这么离谱的事情系统都允许发生,看来这特么还真是系统内定的任务通关方式。

  “擦!差点失身!”王远心有余悸的擦着汗道:“要是现实里,说不定我就答应了!”

  没办法,游戏里有实时监控,玩家是没有啥隐私的,谁也不想现场直播。

  “?”

  宋杨怒视王远。

  “要不要跟上去看看,我很怀疑段延庆有没有那功能!”马里奥猥琐的笑道。

  “好啊!”宋杨也笑的极其下流。

  “嘿嘿!”飞云踏雪笑的十分淫荡,看来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你们真以为这游戏没有底线吗?”王远摆摆手道:“这段剧情会不会呈现暂且不说,就算呈现,你们敢看他就敢坑你们信不信?”

  王远是深有体会的,当初王远被段延庆关在小黑屋里,亲眼见证过木婉清的疯狂,即便如此,系统都没有出现太出格的画面,何况是现在。

  “这个……”

  听王远这么一说,马里奥几人也心有余悸的不再提出去观摩的事。

  等了许久,刀白凤都没有再出现。

  大家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天龙寺外。

  此时只见段延庆躺在树下,衣冠不整,两眼望着上方的菩提树,喃喃自语:“观音菩萨……观音菩萨……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指示嘛?”

  王远走过去好奇的问道:“感觉如何啊?”

  “如获新生!”段延庆僵硬的脸庞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原本如死灰一般的眼睛里竟然闪烁着光芒。

  “嘿嘿!”王远嘿嘿笑道:“段正淳做梦也想不到……”

  就在王远想要告知段延庆,他睡了段正淳媳妇的时候,段延庆摆摆手打断道:“悟痴大师无需多言,观音菩萨已经给我明示,今日之后我会坚强的活下去,并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这枚令牌是我随身所带,现在在我身上只会招至祸患,现在赠送与你吧。”

  “????”

  王远一脸懵逼的在段延庆手里接过了令牌,完全想不明白为何这家伙突然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莫非刀白凤把什么都跟他说了?果然,女人才是男人最绝望时候的动力。

  “哗啦!”

  场景碎裂,王远四人回到了珍珑幻阵,段延庆心魔消失。

  系统提示:恭喜你,成功解除慕容复心魔,你获得天龙寺绝学《枯荣禅功》。

  《枯荣禅功》

  类别:内功

  品质:绝学

  介绍:天龙寺绝学

  学习条件:悟性天龙寺声望【万人敬仰】。

  功法背景:大理段氏绝学内功,只有悟性极高切德高望重的天龙寺弟子才可以研习。

  “切……”

  见第四关奖励不是六脉神剑,而是一本听都没听说过的《枯荣禅功》,王远几人心中十分失望。

  虽说也是绝学,可和大名鼎鼎的六脉神剑比起来,属实让人有些失望。

  收起《枯荣禅功》王远又拿出了段延庆送给自己的令牌。

  【段氏皇子令牌】

  类别:道具

  品质:极其珍贵

  物品介绍:段氏皇族太子令牌。

  破令牌好像也没啥用……只是代表了段延庆的身份。

  人家段正淳好歹是镇南王,用他的令牌能调动大理军队,可段延庆算个屁啊,现在就是一大恶人,别说拿着他的令牌去调集军队,大理军队看到这个令牌不追杀王远就已经很不错了。

  “老段啊!我待你视如己出,你竟然拿这玩意糊弄我!”王远无语的摇了摇头,把令牌塞进了背包。

  “我一直有个问题搞不明白!”马里奥道:“你说游戏背景中,刀白凤是不是真的出轨了?”

  “应该是有这么一回事。”王远笃定道:“不然系统对这种事很严格的,这种剧情若非本身就在游戏背景中,也不会成为通关的关键,想要通关只有杀了刀白凤才行,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

  “那么问题来了!”马里奥又道:“刀白凤可是段誉亲妈,段延庆出现的时候还没有段誉呢,那么到底是段正淳先绿的刀白凤还是刀白凤先绿的段正淳?”

  “这个……”王远几人愣了一下,细思极恐。

  刀白凤遇到段延庆的时候肯定没有段誉。

  也就是说,在有段誉之前,刀白凤就和段延庆有了一腿。

  而段正淳现在已知所有的女儿年纪都比段誉小,可见段正淳似乎晚了一步。

  帝王家的事,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段正淳一辈子拈花惹草,想不到却是被刀白凤先行一步,说不准段誉都不见得是段正淳的亲儿子,这特么还真是个大新闻。

  就在王远四人纠结段正淳和刀白凤谁先给谁带绿帽子的时候,玲珑幻阵空间慢慢消散,四人脚下出现了一个传送阵。

  紧接着,场景一转,四人便被传送到了一个没有窗户的屋子内,屋子一侧有个洞,光线照进来,只见地上趴着一个丑陋的小和尚,这小和尚正是在王远四人帮助下破除了珍珑棋局的虚竹。

  屋子内的半空中,挂着一个人,那人正上下打量着众人。

  “大叔,有什么想不开的,在这里上吊自杀?”看到那人造型如此别致,王远忍不住问道。

  “哎,我媳妇跑了!”那人淡淡道。

  “没事,媳妇跑了还有徒弟,不至于想不开。”王远道。

  “媳妇和我徒弟跑了。”那人再次叹气。

  “那你得想想自己的孩子啊。”王远又道。

  “可能还是他俩的……”那人泪流满面。

  “好的!你继续上吊!我们不打扰了!”王远摊摊手,这人真是太惨了。

  “既然来了,怎么还要出去?”那人道:“你们能破解我的珍珑棋局,也是莫大的机缘。”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