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独孤小玲的回礼

第九百三十五章 独孤小玲的回礼

  系统提示:你接到隐藏剧情任务【倚天屠龙】

  【任务等阶】:惊天动地

  【任务内容】:修复屠龙刀0/1。

  【任务奖励】:木灵子的手札

  【任务背景】:谢逊身无长物,唯有一把屠龙刀以及一本在崆峒派偷来的秘籍,若能帮谢逊修复宝刀,谢逊愿意将秘籍赠与你。

  “崆峒派绝学……”

  飞云踏雪摸着下巴问王远道:“你听说过吗?”

  王远道:“听说过啊……七伤拳嘛……虽然只是高级武学,但威力比绝学还牛逼,就是内功境界不够,伤人伤己,垃圾武学。”

  很久之前王远就见识过这门拳法了,还是在崆峒五老手里见识的,如今各门派玩家都搞到了本门绝学,七伤拳自然也是众所周知。

  崆峒派本就不是什么血厚的门派,这七伤拳打人之前自己先掉血,别人费蓝他废红……威力再牛逼,伤人伤己的功夫在王远眼里都是垃圾中垃圾。

  谢逊还真特么大方,帮他修神兵,他就给这么一本垃圾武学。

  “这个可不一样!”

  谢逊冷笑道:“这是木灵子亲手所创绝学!”

  “木灵子是谁?”飞云踏雪纳闷道。

  “崆峒派的祖师爷!”谢逊淡淡道。

  “哦……这还行。”飞云踏雪和王远齐齐点头。

  祖师爷就另当别论了。

  一般祖师爷手抄本的功法,比起常规门派武学是要高一个档次的,七伤拳在崆峒派是高级武学,可木灵子的七伤拳那必然就是绝学。

  高级武学伤人伤己,绝学兴许就没有这个缺陷了呢,看来谢逊作为魔教反派,倒也不是那么讨厌。

  “回到中原我就跟着和尚去少林寺了!”谢逊又道:“你修好了屠龙刀,便可以来少林寺找我,我一直都在。”

  “明白!”飞云踏雪点头。

  ……

  陈友谅的战船,航速比起独孤小玲的小木船不知道快了多少,原本一天一夜的水路,回去的时候只用了半天的功夫,王远和飞云踏雪就回到了大辽国的上京,然后又乘坐王远府邸的专用马车直接传送到了中原。

  回到中原,王远首先要带着谢逊去师门交任务,于是交代飞云踏雪道:“等我交了任务,再和你一块修刀。”

  “不用了!”

  飞云踏雪满心都是绝学,此时自是等不及,摆摆手道:“不就是修个刀嘛,屁大点儿事,还用牛哥你去帮忙?我自己就能搞定。”

  “这……”

  王远皱着眉头道:“你可别大意……这任务我总觉得有古怪。”

  以王远做任务的经验来看,修个神兵而已,谁还没搞过,王远可是重铸神兵也没太大难度啊,修复神兵难度顶了天也就惊世骇俗级别,可这个任务却是【惊天动地】级别,这显然有些超出了普通修复神兵的任务范围。

  “古怪?怎么古怪了?”飞云踏雪这方面经验还是欠缺,并未看出什么漏洞。

  “你不觉得难度太高了吗?”王远问道。

  “可能是需要的材料和钱更多吧!”飞云踏雪想了想,末了还加了一句:“钱什么的都不是事。”

  “叮!”

  心悦十五级的狗牌,闪闪发亮。

  王远:“……”

  好吧,或许真如飞云踏雪所说的那样,修复神兵能有什么难度,无外乎就是要更多的钱更多的材料,这对普通玩家而言难度极高,对于飞云踏雪这个神豪来讲,连个屁都算不上,谁能比他有钱啊。

  “那你自己小心些,如果有难度,随时喊我,我去交任务了。”王远招呼了飞云踏雪一声,便带着谢逊上了少林寺。

  带着谢逊来到大雄宝殿,玄慈,空闻,方证三大主持已经早早地在大雄宝殿等候了。

  方证永远是那副不多说废话,眯着眼睛睡不醒的样子,看到王远玄慈也仅仅只是睁开了闭着这眼睛。

  “阿弥陀佛!谢施主别来无恙。”

  空闻则是激动地站起身,来到了王远和谢逊面前。

  “啧啧啧……”

  看到空闻这个德行,王远不免啧啧感慨,怪不得下任方丈已经内定了方证大师,空闻和尚这个智商哦,真的不适合当老大。

  哪有老大这么急躁的,你看看人家玄慈和方证,哪个不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哼!原来是空闻神僧!”

  谢逊听到这话,语气中写满了不屑,天知道他是怎么听出来是空闻和尚的,不过看得出来,谢逊也不怎么喜欢这和尚。

  “谢逊!”

  空闻本就对谢逊有所仇恨,如今听到谢逊这满不在乎的语气,当即大怒,指着谢逊道:“你当年杀我少林寺门人抢夺屠龙刀这丑暂且不提,空见大师是不是也死在你的手里,你作恶多端当真该死。”

  “好了好了好了!”

  见空闻越说越气,王远摆着手道:“你们让我把他带来,不是为了杀他吧,要不然直接让我在冰火岛宰了他不就完了?”

  “阿弥陀佛!空闻大师,稍安勿躁!”

  玄慈微微一笑道:“我少林寺慈悲为怀,怎能杀生,找谢施主来,是为了一件事情。”

  “不知玄慈大师有何事?”谢逊耳朵冲着玄慈问道。

  “前些日子,六大门派和江湖中正派齐聚光明顶,不知道谢施主可知这事?”玄慈问道。

  “不知道!”谢逊摇头道;“谢某一直在海外孤岛,不曾听闻江湖事。”

  “没听过不要紧!”玄慈继续笑道:“但有一件事和魔教大有牵连。”

  “什么事?”谢逊耳朵动了一下。

  玄慈没说话,看了一眼空闻。

  空闻这煞笔直接道:“我六大门派弟子去光明顶后,至今音信全无,这事魔教逃避不了责任吧,”

  王远:“……”

  王远算是看出来了,玄慈真是啥丢脸的事都得让空闻去抢着做。

  也不知道空闻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话来的。

  六大派去围攻光明顶,本就是上门挑衅的行为,技不如人被按着揍一顿也很正常,现在六大派弟子音信全无,空闻竟然要人家负责,这他么真是一点儿脸皮都不要了。

  “哈哈哈哈!”

  果不其然,谢逊都被气笑了,哈哈笑道:“六大派没本事还去我们魔教总坛上门找揍,现在又要我们魔教负责,空闻神僧,你可真是神僧。”

  “我……”

  空闻一波就被谢逊怼的老脸通红。

  “谢施主所言极是!”玄慈依旧淡然道:“六大派技不如人,被魔教擒了我们认,所以我才派人把谢施主从冰火岛请到少林寺来,谢施主没有意见吧。”

  谢逊闻言眉头一皱,听出了玄慈话里的意思。

  六大派技不如人被抓活该,但你谢逊何尝不也是技不如人,被抓到了少林寺?

  “玄慈方丈什么意思?”谢逊冷冰冰的问道。

  “换人!”

  方证极其干净利落的吐出两个字。

  玄慈补充道:“谢施主是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如今魔教人才凋零,阳顶天教主死于非命,右使范瑶下落不明,左使杨逍被人溺死了屎坑里,白眉鹰王老迈,紫衫龙王失踪,青翼蝠王有病,能够担起大任的只有谢施主你一人,老僧以为,谢施主对魔教而言,肯定比起六大派的弟子要重要的多。”

  “哈哈哈!”

  谢逊继续笑道:“玄慈大师真是高看我了!老夫二十年没有踏足江湖,魔教中谁还认识老夫,哪里会把老夫放在心上。”

  “那可不一定!”玄慈道:“你可知魔教现任教主是谁?”

  “谁?”谢逊愣了一下。

  到底是魔教高层,阳顶天死后,谢逊眼里就没有什么教主之选,如今听说魔教有了新教主,谢逊心里还是十分别扭的。

  “张无忌!!”

  玄慈淡淡:“这个人你不会不认识吧。”

  “无忌……无忌孩儿?”

  玄慈此言一出,谢逊脸色大变:“难道是我无忌孩儿?”

  “没错!”

  玄慈道:“你觉得他会不会换你?”

  “无忌孩儿素来仁厚,我不能连累他!”谢逊大声道:“你们想留我?太小看我了!吼!!”

  说话间,谢逊突然发出一声狮子吼。

  王远就站在谢逊身旁,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震得微微一晃,空闻和玄慈亦是连忙运功抵御。

  谢逊见状纵身便跳向了大雄宝殿之外,这家伙还真是有心计,来之前已经确认了大门方向,早就打算好了跑路。

  然而就在谢逊要跳出大雄宝殿的时候,突然一个干枯瘦弱的和尚挡在了谢逊面前,那和尚正是方证老和尚。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谢逊大吼一声,一招【七者皆伤】对着方证就砸了过去,拳影一分为七,七种不同的内劲,砸向七个不同的方位。

  面对谢逊的七伤拳,方证则丝毫不慌,左手轻飘飘的往前一拂破开了谢逊第一拳,右手往右一拉,又带开谢逊的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王远只看的方证掌影纷飞,如同落叶一般,轻描淡写的就把谢逊七记刚猛霸道的拳劲尽数拦下,更可怕的是,方证只防御不伤人,点到即止,无论是内功修为还是招式精妙,都显得游刃有余。

  【千叶如来掌】!!

  接下谢逊七拳后,不等谢逊收力,方证往前一步,一指点在了谢逊眉心。

  “啪!”

  谢逊身形一晃,后退了一步,再也动弹不得。

  “我擦!?”见方证出手如此利落,只一招就秒了谢逊,王远心中暗暗惊诧。

  谢逊好歹也是一百四十级的大高手,虽然眼瞎了,实力在那摆着呢,比起一百五十级的玄慈也差不了哪里去,可万万没想到,竟被方证一指头就给点了。

  本来王远还以为少林寺第一高手会是玄慈,可现在来看,方证比起玄慈还要高上一个档次,显然他才是少林寺第一高手。

  擒住谢逊后,方证道:“玄慈方丈,老衲这就带他去后山地牢囚禁!”

  言罢,方证一手提着谢逊,飘然而去。

  “我也去!”空闻紧随其后跟着出了大雄宝殿,大殿内只剩下王远和玄慈二人。

  玄慈满意的冲王远招手道:“悟痴徒儿啊,这一次你干的不错!这是你的奖励!”

  一道光芒洒下,王远接到系统提示:你的功法【恶龙掏心爪】境界提升,当前境界一代宗师……你习得招式【百发百中·穿心龙爪手】……

  除了降龙二十八掌和大金刚掌外,王远第三门招式提升到了最高境界,而且这一门还是王远平日里常用的主流招式。

  “怎么样?满意吧!”玄慈笑眯眯的看着王远问道。

  “恩!”王远点头,玄慈还是第一次这么痛快的给了自己满意的奖励。

  “既然满意,就再帮为师一个忙。”玄慈笑道。

  系统提示:你触发了隐藏剧情任务【失踪的六大派】,是否接受?

  “???”

  看到系统提示,王远愣了一下道:“老大,莫非你要让我带着谢逊去魔教换人?”

  刚才玄慈的话王远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王远已经意识到了这和尚又让自己要干什么玩命的事。

  “你把为师的格局想的低了!”

  玄慈高深莫测道:“六大派的人,未必是魔教抓的。”

  “哦?”王远道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魔教没有这个能力!虽然在张无忌的掺和下我们没赢,但魔教已经惨败”玄慈淡淡道。

  副本里,正邪两派副本不同,结局有所不同,可按照系统剧情走向,最终结果是在张无忌的参与下,算是不了了之。

  这一战,正派伤亡并不大,魔教则损失惨重被打进了地道躲着,就战损来说,正派赢得很彻底,魔教哪里还有能力去抓正派的NPC。

  “也对!”王远点点头。

  玄慈接着又道:“你不是跟我说过,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是被成昆挑拨的吗?我怀疑这事就和成昆有关系!”

  “成昆?他不是死了吗?我亲手送他走的!”王远笃定道。

  “成昆是死了,他后面未必没有别人!”玄慈道。

  “什么人?”

  玄慈道:“想看到武林正邪两派打个你死我活的人,能有什么人?”

  “朝廷???!!”

  王远脱口而出。

  武林中中立门派分很多种。

  天山唐门之类,要么是有实力但是不想参与纷争,要么是实力不足,不敢参与纷争,而朝廷这个中立门派则不同!在朝廷眼里,无论是正派还是邪派,那都是威胁朝廷统治的存在,能把所有武林人士一网打尽,自己独霸天下才是朝廷最高的目的。

  “没错!”

  玄慈道:“我怀疑成昆就是朝廷的人!”

  “这个……”

  王远蓦的一愣,突然想起了成昆爆出来的那块汝阳王府的令牌,玄慈果然是个智谋高深的老狐狸,这都能猜得出来。

  说到这里玄慈顿了一下又道:“我既然知道是朝廷的人,张无忌现在肯定也知道!所以我才让你抓了谢逊,目的也不是真的用谢逊换人。”

  “我懂,我懂!”

  王远自然不是傻子,玄慈这话说得这么透彻,王远如何听不出来。

  游戏是个大背景,按照原著背景因素,政权交叠,有大宋,金国,有大元,还有大明,辽国吐蕃大理这些都不算在内,这些都是朝廷。

  玄慈虽然知道是朝廷要跟武林过不去,但却不知道是哪个朝廷。

  若是金国大元之类,玄慈倒是不怕得罪他们,可若是宋明朝廷,玄慈还是很小心的,没办法,在玄慈的思维里,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他一介草民,真要是得罪了朝廷,少林寺就被人给灭了。

  所以玄慈才让王远抓了张无忌他干爹谢逊,然后再放出消息说让魔教那六大派的人来换,这就等于逼着张无忌和魔教去得罪朝廷……

  好一招驱虎吞狼,但凡稍微脑子不够用,都想不出这么卑鄙的招式,你说这么聪明的人,当年怎么就搞出雁门关惨案了呢。

  “那你还让我去干什么?”王远反问道。

  对抗朝廷,有张无忌和魔教就够用了,没必要自己也掺和进去啊。

  玄慈道:“我不知道是哪个朝廷抓了六大派的人,张无忌应该也不知道,更不知道咱们的人关在哪里,你的任务就是探查一下,然后透露给张无忌!”

  “服!”

  王远冲玄慈竖了个大拇指,逼着张无忌和朝廷单挑也就算了,玄慈还不忘递一把刀过去。

  目前来讲,王远有从成昆哪里爆出的令牌倒算是有些线索,于是直接接了任务。

  系统提示:你接取了隐藏师门剧情【失踪的六大派】

  【任务等阶】:惊世骇俗

  【任务内容】:寻找六大派弟子的下落。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背景】:六大派弟子围攻光明顶后便下落不明,疑似被人擒获,要速速确认暗中的对手是谁。

  ……

  接到任务后王远并没有急着去打探汝阳王府的消息,而是先来到了唐家堡,找独孤小玲还船。

  “你还敢来见我?”

  看到王远贱兮兮的凑到自己跟前,独孤小玲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问道:“借人家的船还给扔了,我就没见过你们两个这种混账东西!”

  “嘿嘿!”

  王远嘿嘿一笑道:“我这不是上门赔罪来了吗?”

  “赔嫩娘了个腿!”独孤小玲道:“那可是船!你知道用了我多少材料吗耗费我多少时间吗?女人的时间就是青春,你有钱都买不到好吧!你浪费我的青春怎么赔……”

  好家伙,知女人者莫过于王远,独孤小玲这话听起来真是格外的耳熟,这小妞就差拽着王远的耳朵让他以身相许了。

  王远是何等样人,怎么能吃这么大的亏,眼见独孤小玲越说越气,王远笑嘻嘻道:“有没有宽敞的地方,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什么东西?机关坊放不下嘛?”独孤下令撇嘴道。

  “恩!”王远道:“越大越好!”

  “抱住我!”独孤小玲看了王远一眼道。

  “不会吧,我是出家人,你可不能占我便宜。”

  “你想什么呢!我带你飞上去!”独孤小玲无语的装备上了一个背包式的东西。

  “啊哈哈!”

  王远尴尬的笑了笑,一边揽住了独孤小玲的腰。

  “不要乱摸!”

  “放心,还没老子的大,摸不到!”

  “滚!”

  说话间,独孤小玲飞身而起,带着王远穿过机关坊,来到了唐家堡的最顶端的天台上。

  唐家堡不愧是游戏中高科技的代名词,这天台设计的颇具后现代气息,比王远家的停机坪还要大。

  “这里空间如何?”独孤小玲问道。

  “可以了!”

  王远随手往怀里一插,然后在独孤小玲惊讶的目光下拽出了陈友谅的战船。

  “啊……”

  看到眼前的巨大战船,独孤小玲长大了嘴巴,双手捂着嘴,显然已经呆住了。

  足足愣了十几秒,独孤小玲才惊恐道:“这……这船哪里来的?”

  “厉害吧,我抢的!”王远得意道。

  “抢的?”独孤小玲惊道:“我怎么就抢不到?”

  独孤小玲自然不会不认识战船,也知道这战船是战略性物资,这玩意平日里见都见不到,王远却抢了一艘来……这家伙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吗?

  “你太菜了呗!”王远笑眯眯道:“怎么样?喜欢吧?”

  “喜欢!”

  独孤小玲拼命点头:“比我的船好多了,可这也太贵重了吧,我不能收。”

  “不贵不贵!”王远摆手道:“我还赚了不少钱呢?”

  “一天天的你就没个正形!”独孤小玲道:“这船太贵重了,你还是拿回去吧。”

  “真的!”王远无语道:“你拿着就行了!不然我也不好交代,毕竟你的船被弄丢也有我的责任。”

  “哎……好吧!”独孤小玲见王远如此真诚,也不好推脱只得收下。

  见独孤小玲收下了飞云踏雪买的船,王远长舒一口气,搞定。

  “来!这个你拿着!”

  将战船塞回了怀里,独孤小玲把背后的背包状的东西摘了下来,递给了王远。

  “这是什么意思?”王远好奇道。

  “送礼物当然是互相送……哪有只让男孩子花钱的!”独孤小玲道:“我这推进器虽然不及战船珍贵,可也是我身上唯一一件你可使用的机关,你拿着吧万一以后可能还用得到……”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哈!”

  王远嘿嘿一笑,接过了独孤小玲递过来的背包。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