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四十九章 智斗慕容复

第九百四十九章 智斗慕容复

  “完蛋!可能摊上事了!”

  感受到李秋水铺天盖地的杀意,王远三人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

  李秋水面目虽然丑陋不堪,但可以看得出,这是被人用刀子划得,并非本身长得就丑,也不知道哪个这么恶毒,竟然毁别人的容。

  脸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比命都重要,尤其是李秋水这样的完美女人,更是容不得有半点瑕疵,何况她还贵为皇妃,那面纱便是李秋水折在心灵上的遮羞布。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王远把李秋水这丑陋的面容公诸与众,此时李秋水的心情自是可想而知。

  隔着老远,飞云踏雪和条子都能感受得到李秋水身上的杀意,甚至压得二人都喘不过气来。

  “跑!”

  王远想都不想,直接给二人下了撤退的命令。

  BOSS这种东西,武功修为越高,压箱底的本事就越多,其实力绝非仅仅是让你看到的这些,不说BOSS,即便是王远这个修为和绝顶高手还差一线的超一流高手,也有诸多玩命的招式,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用的。

  真要被逼到一定份上,指不定会有什么恐怖的迷惑行为。

  对于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被伤害过的女人来说,王远的行为绝地是把人往死路上逼了,李秋水红起眼来,那将是绝顶高手的怒火。

  就这普通状态,王远三人也就勉强斗个旗鼓相当,当然说是三人,其实飞云踏雪二人也就起到了骚扰作用,此时李秋水爆发起来,再不跑怕不是要被李秋水撕成碎片。

  王远还好,修为在哪里摆着呢,又有金刚不坏之躯,打不过全身而退倒也不算太难,至于没飞升的飞云踏雪二人,恐怕连李秋水一招都抵挡不住。

  再者说了,李秋水会摄魂术,连王远这般定力都差点着了道,万一她反应过来控制着飞云踏雪二人揍王远,王远到底是还手呢还是不还手呢。

  二人和王远认识这么久,当然了解王远的为人,也知道自己帮不上王远多少忙,现在不走可能还会拖王远后腿。

  接到王远的撤退指令,飞云踏雪二人扭头就跑,不敢有丝毫怠慢。

  “你们谁都跑不了!!”

  见飞云踏雪二人要溜,李秋水自是不能放过,只见她纵身一跃,直直就要追上去。

  “回来吧你!”

  王远手中凝聚真气,不等李秋水飞过自己头顶,猛地往上一抬手使出一招擒龙功。

  “吼!”

  随着一声龙吟,一道龙形真气卷在了李秋水身上,王远用力往后一拉。

  “嗤啦!”

  李秋水的衣服被王远扯下来一大片,漏出了白皙的肌肤……李秋水也连带着被拽了下来。

  “???”

  听到这诡异的声音,条子二人回头一看,忍不住惊道:“卧槽,老牛把我们支开,这是要干什么?”

  “混账!”

  王远如此无礼行为,使得李秋水勃然大怒,抬手对着王远就拍了过来。

  逍遥派武学花里胡哨的特点在李秋水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漫天掌影密不透风,无孔不入,王远一开始还能凭借着战斗本能格挡几下,后面便渐渐跟不上节奏。

  毕竟绝顶高手的技巧录入也是最高层次的级别,就身手而言不被现实里王远差,何况碍于属性限制,少林寺出手比起逍遥派本身就要相差甚远,抵挡不住李秋水的攻击,也很正常。

  王远不由的感慨,当时这游戏录入的技术人员到底是何方神圣,就有如此可怕的身手。

  自知抵挡不住,王远干脆也不再费劲,深一口气开启【金刚降世】,内力尽数转化为护体真气,同时使出【逆转阴阳】,将攻击转化为了防御,用身躯硬接李秋水的攻击。

  “砰砰砰砰……”

  李秋水掌影闪动,王远连挨一十三掌,每挨一掌,便后退一步,李秋水掌力使完,王远后退了一十三步……在强横的护体真气和【逆转阴阳】的加持下,血条仅仅掉了三分之一不到。

  “!!!!”

  李秋水见王远如此抗揍,心下一惊,面色严肃,不由暗道:“这和尚练的什么邪门武功,竟然能凭血肉之躯硬接我的掌力。”

  绝顶高手,那绝对是游戏中天花板级别的存在,他们的攻击力自然不是一个八九十级的寻常玩家可以抵挡的,可王远不仅挡住了,还用了最简单粗暴原始的方式,属实让人匪夷所思。

  就在李秋水攻击僵直,一脸诧异的空档,王远猛地抬起头来,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

  “??”

  李秋水微微一愣。

  危!!

  与此同时只见王远双掌往前一推,两只蒲扇大小的手掌,带着耀眼的光芒,结结实实的拍在了李秋水的前胸。

  【一拍两散】!!!

  原来王远方才挨打的时候,一直都在趁机聚气,后退也是为了防止李秋水的攻击判定打断聚气。

  后退一十三步,王远的真气聚集完成100%,就在李秋水攻击僵直的一瞬间,王远把【逆转阴阳】的防御全部转化成了攻击,双手左右互搏使出了绝强杀招【一拍两散】。

  一拍两散可是王远手中最强输出招式没有之一,聚气100%后,足以秒杀百万气血的BOSS。

  十层【一拍两散】威力翻倍,左右互博状态下,一拍两散拥有十二成威力,再加上阴阳逆转,王远这一掌可以说是惊天动地。

  “砰!!!!”

  一声闷响,李秋水吐着血,被王远一掌拍的往后横飞了出去,飞了足足十几丈远才重重摔落在地,又翻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脑袋上血条被打落了一半。

  绝顶高手就是绝顶高手,硬吃了王远如此强横的一击,还有这么厚的气血,简直令人绝望。

  李秋水爬起身来,咳嗽了一声,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大口血,看王远的眼光带了一丝敬畏。

  高手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具有威慑力,王远如此排山倒海般的掌力,李秋水对此也产生了畏惧,万万不能再挨第二掌了。

  殊不知王远方才可是聚气100%,蓝条已经打空,谈什么第二掌,此刻见李秋水血条还剩一半,王远连刀都不敢补好吧,只得一边恢复内力,一边召唤出坐骑翻身上熊,调头就跑。

  同样的招式对绝顶高手是用不了两次滴,王远能让李秋水结结实实挨上自己一掌,纯属耍诈使巧,利用李秋水对自己不了解,再想像这样给她一掌,显然是不能了。

  此时李秋水还有一半气血的,等她缓过劲来,王远肯定跑都跑不了。

  与其等死,还不如趁机跑路。

  王远不跑不要紧,李秋水此时被一掌打伤,而且对王远的掌力十分忌惮,定然不会轻举妄动,结果王远这一跑就露了怯了,李秋水心下也反应过来,王远那一掌应该是压箱底的杀招,现在就是一条喷过毒的蛇,没啥可怕的了。

  于是李秋水翻身而起,御风而行继续追杀王远。

  没有了飞云踏雪和条子二人,太极熊负重大减,移动速度恢复了巅峰,李秋水挨了王远那一掌,受伤显然也不轻,轻功也有所下降,二人一前一后,速度几乎一致,王远甩不开,李秋水也追不上。

  一路向前狂奔了许久,王远眼前突然出现了三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飞云踏雪条子还有背着天山童姥的虚竹,这三人竟然停下了脚步在那里歇脚。

  “我擦!”

  王远直接就急了,隔着老远就大声吼道:“这是什么情况啊,你们还敢歇着,快跑啊!!”

  王远着急,飞云踏雪更急:“跑个屁!没路了!”

  说着飞云踏雪指了指前方,王远过去仔细一看,正前方已经到了山峰边缘,再往前走便是百丈悬崖……

  “日哦……”

  王远牙疼,关键时刻怎么就没路了呢。

  “哈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李秋水忍不住大声笑道:“贱人!我看你还往哪跑?天要亡你,受死吧!!”

  受死二字说出,李秋水已经飞至王远身后,右掌一推,一道掌力隔着四五丈远就落在了虚竹身后的天山童姥背上。

  虚竹站在悬崖边,被掌力一推,脚下一滑,哎呀一声就落下了悬崖。

  “不好!”

  天山童姥是飞云踏雪的任务目标,虚竹是玄慈的私生子,这俩谁都不能死。

  见二人坠崖王远召回坐骑,纵身就跳了下去,跳下去之前还不忘双臂一张,搂住了飞云踏雪和条子二人。

  后面还跟着李秋水呢,把这俩人扔在山上也是死路一条。

  游戏跳崖就像蹦极,明知道死不了,但往下跳也需要很大的勇气,飞云踏雪和条子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就被王远拽下悬崖,飞云踏雪还好,人家是标准后浪,啥刺激的没玩过,条子没见过这阵势,被吓得惊叫连连。

  就在条子惊恐之时,王远背后呼啦一声生出了双翼,三人缓缓悬浮在了半空中。

  “高科技啊牛哥……再玩一次好不啦,就玩一次……”条子又开始纠缠王远。

  另一边虚竹和天山童姥就没有这种高科技了,二人完全是自由落体加速度直奔数百丈之下,带着滑翔翼的王远,速度自是追不上自由落地的虚竹。

  于是王远心一横,把滑翔翼权限让给了条子,自己则脱离滑翔,直直坠落下去,希望能在二人落地之前将二人接住。

  奈何游戏世界也遵循万有引力定律,后跳的没有强大推进力哪里追的上先跳的……此时虚竹已经马上就落到了悬崖下。

  “完蛋了!”

  王远心里一凉……为玄慈默哀,为飞云踏雪默哀。

  然而就在王远绝望的时候,蓦地里听得有人喝道:“什么人?”

  王远定睛一看,只见慕容复一行人正在悬崖下,虚竹当头砸了下去。

  “妙啊!”

  王远心下大喜,想不到慕容复这时候出现来当肉垫子。

  想想张无忌也是绝顶高手,有所准备状态下从十丈高的万安塔接跳下的六大派高手,有些吃力,虚竹可是背着天山童姥从数百丈高的悬崖落下,还不得把慕容复活活砸死。

  如若这般,即便虚竹和天山童姥被摔死,也能捡两具绝顶高手的尸体,这波肯定不亏……

  王远的小算盘打的哗哗直响。

  可谁知那慕容复见虚竹落下,连忙双手一托,扶在了虚竹腰上,使出“斗转星移”家传绝技,将他二人下堕之力转直为横,虚竹二人竟然横着飞了出去。

  “卧槽!!!!?”

  看到这一幕,王远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不愧是和萧峰齐名的大高手,实力恐怖如斯,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他都能拦下……这特喵的是何等修为?

  不过修为再高终归凡人,接住虚竹后,慕容复脚下也是一软,险些站立不稳,抬头间,只见天空中又落下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和尚。

  这一次,慕容复无论如何都接不住了,“duang!”的一声,被开着【金刚拜塔】的王远生生砸在了地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人型的轮廓,尘土飞扬将二人笼罩其中。

  “表哥!”

  “公子爷!”

  隐约间,王远似乎听到了王语嫣和公冶乾几人的喊声。

  同时还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虚竹师父我来接你……”

  等烟尘散去,王远爬起身来,王语嫣和公冶乾几人已经赶到,将王远身下的慕容复扶起。

  慕容复被王远砸这一下,伤得着实不轻……灰头土脸的,说话都声若游丝……

  另一边,虚竹和天山童姥已经安稳落地,不远处躺着一具尸体。

  这小和尚正在跟一个青衫公子道谢,那青衫公子正是大理世子段誉。

  果然,有王语嫣的地方就有段誉。

  面对虚竹的致谢,这呆子摆手道:“不用谢不用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只是帮了个忙,你最应该谢慕容公子……”

  说着,段誉瞥了一眼慕容复身边的王语嫣,希望王语嫣能看自己一眼,舔狗本质暴露。

  可王语嫣这姑娘满眼都是慕容复,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一只舔狗正在默默的注视自己。

  “悲哀啊!我真为你感到悲哀……”王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这时候,风波恶提着刀大声质问王远道:“臭和尚!你搞什么鬼!竟把我们公子爷伤成这样……”

  “阿弥陀佛!”王远神在在道:“和尚我从悬崖掉落,慕容公子又出现在这里,全都是命中注定,命该如此与和尚何关!”

  “你他妈的!”风波恶闻言大怒,上来就要砍王远。

  邓百川亲眼见包不同惨死王远之手,知道王远修为极高,怕风波恶也步了后尘,连忙拉住了风波恶。

  王远懒得理会风波恶这条疯狗,转过身道:“慕容公子,莫非你也是来抓天山童姥的?”

  方才在树林里的时候,王远可是亲眼看到慕容复就在凤舞九天身后当靠山,可以说是这件事主谋之一,如果慕容复也要抓天山童姥,这就不好办了。

  虽没有和慕容复直接交手,可慕容刚才那惊艳的一招【斗转星移】属实无双无对,王远有些投鼠忌器。

  此时后面有李秋水,这里又有慕容复,感觉这个任务真是越来越难了。

  “呵呵!”

  慕容复整理了一下被王远砸的狼狈的衣冠,笑了笑道:“悟痴大师,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吧,天山童姥与我非常重要……”

  “怎么没关系!”王远道:“没看到那和尚吗?虚竹!我们少林寺方丈私……私交甚好的小和尚,你和他抢女人,不就是跟我们少林寺作对?”

  王远多鸡贼,直接把整个少林寺都搬乐出来。

  “家父与少林寺玄慈方丈私交甚笃,悟痴大师又是玄慈方丈亲传弟子,咱们俩个也算颇有渊源,虚竹你当然可以带走,但天山童姥必须留下!”慕容复淡淡地说道。

  “那我如果非要带他们走呢?”王远见慕容复不肯让步也很无奈,只得选择拼一把了。

  以王远现在的修为,就算打不过绝顶高手,将绝顶高手拦住,给虚竹跑路的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那岂不是让慕容世家和少林寺都不好做?”慕容复脸色一暗,手中折扇一开,杀气尽显。

  光复大燕可是慕容家数代人的理想,拉拢江湖人士招兵买马是慕容复当前最执着的事,天山童姥恰巧又是关键人物,慕容复自是不肯放弃,如果不是没办法,他也不想得罪少林寺。

  “哗啦!”

  眼见王远和慕容复即将翻脸,突然王远身后响起了铁链声。

  飞云踏雪二人不知道何时已经落地,条子提着一副枷锁就来到了王远身旁,盯着慕容复道:“慕容复,本官乃是六扇门第一神捕条子,有人举报你密谋造反罪大恶极,跟本官去衙门走一趟吧!”

  说着,条子便把枷锁放到了慕容复眼前。

  “……”

  看到条子手里的枷锁,慕容复脸色大变,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这玩意慕容复自然不会不认识,天大地大国法最大,罪名落实,任你神级高手也只能乖乖伏法。

  “抓他,抓他!”飞云踏雪见条子如此神勇,在一旁煽风点火。

  “哼,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慕容复一来惧怕条子手中枷锁,二来被王远砸了一下,受伤不轻,此时自是不敢硬碰硬,只得撂下一句话,带着家臣和王语嫣转身跑路。

  “王姑娘……”

  段誉见状,施展开凌波微步就追了上去。

  条子正气凛然的叫道:“念你救人有功,今天本官就不和你计较了,若下次再被本官看到,休怪本官无情!”

  “为啥不抓他?”飞云踏雪气咻咻道:“这慕容复真是坏得很!”

  “抓个屁!我唬他的!”条子道:“你懂不懂法律,他现在要造反只是构想,还没实施,无凭无据我也那他没办法。”

  所有人:“……”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