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五十章 地窖传功

第九百五十章 地窖传功

  “快走快走!”

  听条子这么一说,王远连忙催促大家离开此地。

  慕容复可一点儿都不傻,这会儿是被忽悠住了,可能很快就就会反应过来,这要是回头找麻烦,那可就完蛋了。

  一个李秋水就已经难以抵挡,再加个慕容复,两个绝顶高手怕不是连王远都不能活着离开。

  “走走走!”

  飞云踏雪和条子转身便催促虚竹,虚竹正跪在那具尸体旁忏悔念经……

  这人也够惨的,莫名其妙就被虚竹给一脚踩死了,彻头彻尾打了酱油。

  “这谁啊这是?”看到尸体,王远纳闷的问道。

  “不认识……”大家纷纷摇头。

  这人矮小诡异又圆又肥,看起来像是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这群家伙得罪了天山童姥,以后可没啥好果子吃,死了倒也比活着痛快。

  听到二人的催促,虚竹道:“咱们往哪走啊,小僧不想再死人了……”

  “往哪走?”虚竹此言一出,直接把飞云踏雪问住了,于是问王远道:“接下来怎么办?带童姥回天山吗?”

  “回去干什么?引绝顶高手屠山?”王远反问道。

  回天山是不行的,天山派就天山童姥这么一个高手,其他人都是烂泥扶不上墙,天山童姥如今功力全失,以李秋水的本事,就算把天山童姥带回去也没用,保不齐再大开杀戒。

  天山派少个掌门最多削一刀,NPC被杀光,那可就真没了。

  “这……”飞云踏雪无言以对。

  条子则思索了一下道:“以李秋水的实力,一般人肯定难以对抗,童姥只能自救!”

  “什么意思?”飞云踏雪纳闷。

  “不是说童姥的功力可以恢复嘛!”条子道:“咱们找个地方,等童姥功力恢复!恢复功力的童姥肯定不怕李秋水!”

  “条子说的对!”飞云踏雪闻言兴奋道:“去少林寺怎么样,顺便还能把虚竹送回去!”要想保护天山童姥恢复功力,必须得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少林寺是天下第一大派,高手如云,李秋水定然不敢乱闯。

  “如此甚好!”虚竹也是十分开心道:“少林寺师叔祖师伯祖个个武功高强,肯定可以保护童姥的。”

  “不好整……”而王远道:“童姥是女眷,留在少林寺本就名声不好,而且这属于门派恩怨,少林寺哪里敢搀和这种事?不仅少林寺,其他门派也不行!”

  武林各派除了正邪不两立以外,对门派恩怨划得还是很清楚的。

  只要不牵扯到正邪对抗,不止少林寺,任何门派都不会插手别的门派的事。

  莫说天山派这样的中立门派,当初五岳剑派脑浆子都打出来了,少林寺也没敢出来说句公道话,王远贱兮兮凑上去掺和了一下,结果还被关了禁闭,再者就是青城派和福威镖局,林平之哪怕拜师华山派,岳不群也没有帮他出气的念头,甚至林平之他亲外公都表示这事不好说……

  少林寺和天山派非亲非故,当然不会接纳天山童姥,王远也不会把这没必要的麻烦惹到少林寺去。

  “实在不行,我把他们抓到监狱里去!”条子才思敏捷,馊主意一个接一个。

  “你知道李秋水是什么身份吗?”王远问条子道。

  “什么身份??”

  “西夏皇妃!”王远道:“以他的身份,找大宋朝廷六扇门要一个无关紧要的犯人你以为会很难,把童姥带到监狱里,基本就等于拱手送出去。”

  “牛逼,这娘们可以啊。”条子震撼不已,没想到李秋水还是个黑白两道一踢两开的主。

  “带门派也不行,带监狱也不行……那可怎么办?”飞云踏雪有些无计可施了。

  “实在不行就带她……”王远刚想说带天山童姥回南院大王府,辽国有萧峰坐镇量李秋水也不敢胡来。

  可就在这时,天山童姥突然发话了,粗壮嗓子道:“不用在乱想了,以她的本事你们无论带我去哪里都不安全。”

  “哦?童姥莫非知道去哪里最安全??”王远机警的很,听到天山童姥这话,就知道这老太婆心里自有打算。

  “呵呵!”天山童姥看了王远一眼道:“你这和尚可比另一个和尚聪明多了!难道不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道理?”

  “这个……”王远皱了皱眉头道:“你的意思是去西夏?”

  “没错!”天山童姥道:“去西夏皇宫,我们就在她眼皮子底下,看她能不能找得到。”

  “不要玩火啊童姥,万一她发现了我们,我们岂不是插翅难逃?”飞云踏雪急道。

  灯下黑这个道理飞云踏雪自然懂,可这种情况下关系着天山派的生死存亡,需要稳妥取胜,极限换家这种危险操作要不得。

  “哼哼!”

  童姥冷哼一声,竖着五根手指道:“那骚货之所以敢来找我麻烦,就是趁我武功全失,不然她也不敢离开西夏老窝,五天,只需要五天,我的功力就会恢复到巅峰,甚至比以前更强,那时候李秋水那骚贱人就要躲着我走了……”

  系统提示:任务变更……

  天山童姥话音刚落,王远几人身上的任务出现了变更,从一开始的寻回童姥,变成了五天内保证天山童姥的人身安全,从一个寻找任务变成了守护任务。

  “还要跑五天?”飞云踏雪有些崩溃。

  李秋水的本事他可是见过滴,被这样的绝顶高手追杀五天……这日子绝对不好过,还不如寻人呢。

  系统也是坑爹,让玩家寻人好不容易找到了,又变更成了守护任务,这他么简直丧心病狂。

  “放心,跟着姥姥走!躲那骚贱人五天并不难!”天山童姥胸有成竹。

  “额……”

  见天山童姥一口一个骚贱人,王远有些好奇:“您和李秋水到底啥关系?都上百岁的人了,还你死我活打来打去!是不是因为抢男人啊……”

  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恨,能让女人互相仇恨半个世纪还要多,八成是因为男人了。

  如果真是因为争风吃醋,王远觉得倒也不是生死大仇,三十岁是个坎,她们都大么大年纪了,儿女私情也该看开了,能够化解仇恨总比东藏西躲要强一些,大不了让她们打自己一顿出出气……

  “哼!那骚贱人原本是我的师妹!”天山童姥不爽道:“你们可知姥姥为何形如女童?”

  “不是因为你的功法很无敌吗?”王远随手一个马屁盖了过去。

  “哈哈!”天山童姥很受用心情也好了不少,笑着道:“我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虽然很强,但每隔多年就得散功重修,才可以有更高的进境,那骚贱人竟趁我练功返老还童之时,暗算与我,使得我这辈子都变不成大人!你说她可不可恨!”

  “卧槽,这么大的仇吗?”王远惊叹不已,这李秋水真是恶毒的很,竟害的天山童姥一辈子长不大……这要是再想嫁出去,那得找个萝莉控了。

  “这恶婆娘作恶多端,应该是童姥你去追杀她才是啊。”飞云踏雪义愤填膺。

  “哼哼!”天山童姥得意的笑道:“她也没讨到好处,你知道她年轻时候多漂亮吗?后来被我用刀划了脸……嘿嘿!姥姥怎么会吃亏呢,无崖子师弟不能喜欢我,我也让她得不到。”

  “噗……”

  想到李秋水的面容,王远一口老血就喷出来了,感情这俩婆娘半斤八两都不是省油的灯,为了无崖子这老东西,二人身为同门却互相伤害丧心病狂。

  无崖子这货真是害人不浅,脑残教育教出一个心理扭曲的丁春秋为祸武林也就罢了,和自己的师姐师妹还不清不楚,搞得俩人互相伤害了近百年……这特娘作的什么孽。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这俩人都闹到这个份上,这个仇估计死也解不开了,还是赶紧跑路躲着李秋水最为重要。

  “既然如此,那咱们便去西夏皇宫躲上几天!”王远道:“你们几个带着虚竹先找驿站,我在这里殿后!”

  西夏离此地也有千里之遥,NPC只能坐马车,不能使用传送道具,必须先找个驿站才能传送过去。

  “恩!”

  飞云踏雪应了一声,和条子带着虚竹以及天山童姥离去。

  见虚竹走远,王远走到那具被虚竹念经超度过的尸体旁,随手翻了起来。

  虚竹是个犟和尚,王远实在不想跟他一般见识……这小子在那里念经,王远自是不会上来摸尸体,现在把虚竹支开,王远才下手。

  尸体生前是个练毒功的,身上满是毒刺。

  王远随手一摸,摸出一个鼎来。

  【镔铁鼎炉】

  类别:特殊道具

  物品介绍:桑土公炼制的铁鼎,经常藏于鼎内发射暗器。

  原来这死尸的名字叫桑土公,藏于鼎内发射暗器,怎么感觉有点萌啊。

  王远笑了笑,把鼎收进怀里,这玩意虽然没用,可摆放到宅院里,倒也算是一个装饰。

  再摸索了几下,王远抓出一把暗器。

  【牛毛针】

  类别:暗器

  品质精良

  ……

  很普通的毒针……随处可见。

  【铁蒺藜】,垃圾!【御魂刺】,垃圾!……

  这桑土公死的一点儿都不冤枉,身上东西不少,全特么是市面上就可以买到的垃圾暗器……

  王远越摸越恼火,感情自己把人支走,就为了摸一堆垃圾。

  就在王远正恼怒的时候,突然一本书出现在了王远的手里。

  《地行术》(奇术)

  类型:异术

  品质:不入流

  介绍:用深厚内功催动的一门奇术。

  学习条件:根骨31,臂力97。

  武学背景:西川桑土公的独门绝学,可在地下自由行走。

  “咦??!!这是!!”

  看到手里的《地行术》王远蓦的一楞。

  从字面介绍来看,这是一门可以钻入地下的招式,虽不是什么强悍的输出武学,但实用性却是极高。

  五毒唐门星宿为啥可以搞刺杀?就是因为可以借助特殊内力隐匿身形。

  但对手实力强悍,内功深厚,隐匿身影的功法修为不足,就会被洞察,可若是藏在地下,任你修为通天也是难以察觉的,这一招用来偷袭刺杀,简直BUG的一批,就算打不过,也可以钻入地下逃跑,对手莫非还能挖地三尺,掘出一条河来不成?

  万万没想到,这桑土公死的这么脓包倒霉,身上还有这种好东西!这玩意用好了可是神技啊。

  拿着手里《地行术》思索了片刻,王远并未直接学掉,而是放进背包,将这本书和《洗髓经》放在了一块。

  一来,王远身上的招式已经满了,多学无疑,而来王远心里明白,自己招式内功全部学满后,就要飞升渡劫到先天,那时候全身上下所有武学都要融合在一块,形成新的修炼法门。

  而地行术无论什么时候是神技,就这么将他融合掉属实有些浪费,倒不如飞升以后再学,不仅地行术,其实易容术,腹语术这般异术都是相当实用的,可惜王远那时候也不知道游戏有飞升系统,渡劫后还会融合功法,不然也不会直接学掉。

  收起《地行术》,王远起身离开,只留下桑土公被扒的干干净净的尸体,在冷风中等待系统刷新。

  王远走后没多久,李秋水也来到了悬崖下,此时悬崖下空无一人,桑土公的尸体都被刷了去,李秋水见状愤怒道:“贱人,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

  另一边,王远几人已经乘坐上了去西夏的马车。

  半个小时后,一行五人终于传送到了西夏城,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

  在天山童姥的指点下,王远几人东拐西拐进了皇宫,又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个冰窖入口处,很显然天山童姥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溜达了。

  将天山童姥安置到冰窖最底层的安全位置后,天山童姥道:“好了,你们几个可以去休息了,晚上那骚贱人是不会来的!”

  这就是游戏的人性化之处了,一般过了晚上十点以后,就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毕竟游戏玩家都要上班上学,游戏公司再怎么想捞钱,也得响应国家防沉迷政策,不会支持玩家熬夜打游戏。

  王远三人找了个冰窖最角落的僻静地方,盘膝而坐,挂上了内功,原地下线,这一天的任务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第二天上线,天山童姥已经长到了十一二岁模样,这老太婆粉雕玉琢的,还挺可爱,要不是知道这人生性凶残,王远真把当个孩子看了。

  而虚竹此时正坐在角落抹着鼻子抽泣,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伤心事。

  “想家了?”王远走过去道:“虚竹啊,别伤心,此间事了我带你回少林寺!”

  “呜呜呜……”

  虚竹却如同没听到似的继续哭,一边哭一边道:“小僧该死,没有控制住自己,破了戒……”

  “我草?什么情况?大新闻?”

  王远三人闻言惊恐不已,看了看墙角处的虚竹,又看了看一旁打坐调息的天山童姥,忍不住骂道:“你个畜生!!”

  他妈的,虽然大家都知道天山童姥已经九十多岁了,可她本质上还是个孩子呀!还没发育呢……虚竹怎么下得去手!!

  “哼!你们这三个家伙大惊小怪什么?”

  听到王远三人的骂声,天山童姥不屑道:“难道你们没有干过这事?”

  “没有!绝对没有!天地良心!”王远斩钉截铁!这特么是人干的事?

  飞云踏雪更是表态道:“谁干这事我花钱找人打断它的狗腿!”

  “上限死刑!换做我就地枪毙!”条子面色严肃。

  “我逼他的!你们三个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天山童姥无奈道。

  “还是你主动?”三人更惊讶了,人言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九十岁还不得……

  “是啊……这里只有肉,没有菜,他不吃肉难不成饿死?”童姥瞪了虚竹一眼道:“我就讨厌这种蠢人!于是我就点了他的学到,把肥鸡肥肉全塞了进去,哈哈哈,爽!”

  说到这里,天山童姥开心的像个孩子。

  “啊……原来是吃肉啊!”听天山童姥这么一说,王远三人这才发现虚竹身旁丢了一地的骨头。

  “你们以为呢??”天山童姥反问。

  “哈哈!我还以为他是喝了酒!”王远连忙打了个哈哈。

  “喝酒?嘿嘿!”天山童姥嘿嘿一笑道:“好主意,今晚我就试试!”

  “你啊!!真是作孽!”条子和飞云踏雪闻言狠狠地冲王远竖中指。

  守卫任务,就是等着敌人来,相当枯燥无聊。

  李秋水这会儿不知道找到哪里去了,三人等了一整天下来都没有等到李秋水。

  天山童姥则非常淡定的在哪里练功,顺便还教虚竹。

  看的王远三人十分嫉妒。

  这老太婆口是心非,嘴上说最讨厌虚竹,结果他么的在那里给虚竹开小灶,偏心眼子!

  “姥姥啊!你也教教我们啊!”王远凑过去跟天山童姥套近乎,这老太婆表面上很凶,其实跟她关系熟悉了人也挺好说话的。

  “我为什么要教你们?”天山童姥撇嘴道。

  “保护你啊!”王远道:“那李秋水武功高强,就我们几个根本不是对手好吧。”

  “少不要脸了!”天山童姥道:“他们两个说这话我倒是你,你这和尚一身的绝学,还会《金刚不坏神功》,自己家的功夫都没练到家还想学别人门派武学?贪多嚼不烂,你师父没教过你?”

  “教是教过……”王远道:“可艺多不压身嘛……”

  “一边玩去!”天山童姥驱赶王远道:“你好好保护我,姥姥自有好处给你!”

  说到这里,天山童姥转过头看着飞云踏雪道:“至于他们俩,武功属实低微,那小白脸又是我门下弟子,教他们三招两式也无妨!你们两个附耳过来!”

  “真哒?”

  飞云踏雪二人喜出望外,连忙凑到了天山童姥身边。

  天山童姥道:“春地里开花十四五六,六月六……”

  得,NPC传功不念绕口令,改唱评剧了。

  天山童姥念完,飞云踏雪和条子各自领悟一套功法。

  飞云踏雪学到了天山派绝学《天山折梅手》,条子则学到了一套高级掌法叫《天山六阳掌》。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