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五十六章 怕什么来什么

第九百五十六章 怕什么来什么

  “我去过了,大哥哥他不在古墓派!”

  郭襄道:“听古墓派的人说,他来了绝情谷找他妻子。”

  “怎么又找他的妻子?”

  王远一脸懵逼。

  杨过的故事,当初做绝情谷任务的时候,王远就在道可道那里听说过来着,这孩子挺惨的,按照背景原著剧情,小龙女人被人玷污,杨过还中了情花剧毒,自此与小龙女一别十六年……小龙女生死未卜。

  可现在剧情已经变了啊。

  甄志丙被王远给宰了,绝情丹,王远也已经让人给炼制出来了,这俩人已经完美,下半辈子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不就得了,怎么又分开了?

  “我……我不知道……”郭襄茫然无措道:“我只知道他要来绝情谷找他的妻子。”

  “你啥都不知道我怎么帮你?”王远无语。

  “哼!”

  这时,金轮法王道:“杨过和他夫人分离十六年之久,郭二姑娘年轻尚浅,自是不知道其中缘由。”

  游戏里NPC的时间进程和玩家似乎不一样……这特么哪来的十六年,游戏才开服两年不到好吧。

  不过想想也没毛病,半年前郭靖和黄蓉还是俩年轻人,现在小女儿都这么大了,这特么也没地方说理去,游戏世界本就没有逻辑。

  “金轮法师你知道?”王远好奇的问道。

  听金轮法王这语气,他似乎和杨过很熟。

  “当然!”

  金轮法王道:“杨过和我也有些交情,以前他的武功博而不精,被我点拨过后才有了大进境,这孩子是个人才,可惜没有拜入我的门下……不然……”

  “停停停……”

  王远连忙打断。

  他算是看出来了,金轮法王来中原没别的事,净他么的找徒弟了,还总是找漂亮的,这更像是找对象,莫非想改变一下他们门派的基因?可惜这和尚长得丑,他看上的徒弟都看不上他。

  “你就跟我说他和他老婆怎么又分了……”王远接着道。

  小年轻处对象打打闹闹分分合合很正常,可杨过是一个特别早熟且用情至深的人,无缘无故和小龙女分手就很诡异。

  “那次是她真的决定离开,远离那些许久不懂的悲哀……”金轮叹息一声道:“在这个年代,徒弟娶师父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杨居士要娶他姑姑为师,自是被诸多人反对……小龙女一开始不懂人情世故,后来明白这些事后,不想连累杨居士,就自己离开了。”

  “切!”王远无语道:“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用得到你们这些奇形怪状来反对?”

  “对啊!”郭襄也插嘴道:“人家真心相爱,为什么要拆散呢?你们怎么这么不是人?”

  “不是我反对!”金轮法王道:“是襄阳城的郭靖郭大侠夫妇。”

  “额……”王远连忙改口:“那一定是有他的道理……”

  同时暗道:“郭靖这小子和榆木脑袋似的,反对很正常,黄蓉又精的跟猴似的,八成是她从中作梗……”

  “怎……怎么会是我爸爸妈妈呢……”郭襄闻言有些惊慌失措。

  “哼!不然还有谁?”金轮法王道:“这世上敢对杨居士说教的也就你爸妈了!你妈还想把你姐嫁给他,结果遭到了反对,他的右臂,就是被你姐一剑砍断的……”

  “这……这不可能……”

  被金轮法王这么一报料,郭襄有些崩溃,自己父母认识杨过她是知道的,可万万没想到,是自己一家人把杨过坑的这么惨,让人家夫妇二人十六年不能相见,还把人搞成了残疾……作孽啊。

  “至今我还记得杨居士在重阳宫拜堂的那一幕……”金轮法王回忆起往事,也是思绪万千。

  说到这里,金轮法王突然八卦兮兮的问郭襄:“你知道为啥你外公不喜欢你爸爸嘛?”

  “为啥?”

  “因为他是个迂腐的笨蛋!”金轮法王道:“相反的,杨过却是很合黄药师的脾气。”

  “可不是嘛……我可听说黄药师和他徒弟梅超风不清不楚的……”王远在一旁添油加醋。

  “你胡说!你乱讲!”郭襄扑过来对着王远胸口就是几拳,王远随手抓住她后颈,提猫似的提溜到了一旁。

  “你怎么不早说?”王远质问金轮法王。

  “你也没问啊……”金轮法王道:“再说了,他们怎么分手的和杨过在哪有关系吗?”

  “太有关系了!”王远道:“你和你老婆吵架的原因,关系她是去哪……”

  “是吗?老衲尚未结婚,完全不懂!”金轮法王一脸的求知欲。

  “当然!”

  王远道:“如果是你的问题,你老婆八成要回娘家,如果你俩都没问题,你老婆八成是在闺蜜家,如果是你老婆无理取闹,那她就是跟人跑了……”

  “嘶……”金轮法王倒吸一口凉气:“好深奥的学问。”

  “那是!”王远自豪道:“我小时候天天在我们村房顶上溜达,什么事没见过……”

  “杨过属于什么情况?”金轮法王好奇道。

  “很显然第二种……”王远道:“小龙女有闺蜜吗?”

  “似乎没有……”金轮法王道:“龙姑娘是个宅女,连朋友都没有,能和她说的上话的唯有黄帮主了。”

  “这就对上了吧!”王远道:“黄蓉多贼啊,忽悠小龙女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许说我妈!”郭襄大怒。

  王远笑眯眯道:“襄儿,你大哥哥有没有告诉你他为啥要来绝情谷等人?”

  “这个……”郭襄道:“听说好像是他妻子去南海学艺了,十六年后就会回来……让他在这里等……”

  “那完了!!”

  听到郭襄这话,王远心里咯噔一声道:“小龙女怕不是已经死了。”

  “死了?”

  不仅郭襄,金轮法王都是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什么地方吗?”王远反问。

  “绝情谷啊!”二人道。

  “绝情……十六年!”王远道:“这明显是告诉杨过,别等了!绝情十六年就把人给忘了……”

  时间是可以磨灭一切的东西……

  关系不错的朋友,两个月不联系,就会生疏。

  爱人之间一年不联系,就会另觅新欢……

  这是人之常情!

  十六年,足以让一对夫妻形同陌路。

  小龙女让杨过十六年后在绝情谷重聚,其中用意自是不言而喻。

  以小龙女的脑回路怕不是没这么多弯弯绕,能想出这个注意的八成也是黄蓉。

  女人呐,不仅要防备男人,还要防备的就是那些表面上跟自己关系特别好的同性……男人绝大多数是贪图女人的美色,可那些所谓的闺蜜嘛,天知道她们会教唆你做出什么事来。

  黄蓉本意可能是为了让杨过不要在提取他师父当媳妇的事,杨过又不是郭靖那种一根筋,即便是郭靖听闻黄蓉死后还有过娶华筝的想法,杨过这么聪明的孩子思维也活跃,时间久了就能忘得差不多了,谁知道杨过这么犟……还真就傻傻的等了十六年。

  聪明人办傻事,也不知道杨过这十六年是怎么过的。

  当然,王远不知道的是,杨过就是比郭靖聪明多了,这小子找了一群姑娘和他一起等,人生十分魔幻。

  ……

  “啊……那怎么办!!”

  听到王远这话,郭襄有些慌了:“大哥哥说过,如果他等不到自己的妻子,他便自杀殉情……”

  “自杀?”

  王远眼睛瞪得老大:“这么想不开吗?他来绝情谷多久了?”

  “好几天了……他和他妻子约定的是三月初七……”郭襄道。

  “今天是几号?”

  “三月初八!”

  “完了……杨过也凉了。”王远摊手道:“襄儿啊,你还是别找他了,人家都结婚了你找他有什么用?”

  王远这家伙嘴也够毒的。

  该说的都说了,就让郭襄自己去考虑呗,他非要来一句杨过也凉了……这可把郭襄刺激的不轻。

  “不……我不信!大哥哥没有死,我要去找他!”

  郭襄嘴一咧,哭出声来,转身便跑……

  “喂,你别跑啊!还没拜我为师呢!”

  金轮法王见状大惊,赶紧上去追,王远也紧随其后。

  可谁知这小郭襄武功不咋地,轻功倒是很厉害,在树林中闪来闪去便没了踪影。

  二人一路追上了山峰。

  一路上荆棘丛丛,空山寂寂,王远身为绝情谷主,这条路却是从未来过。

  突然间,只听山崖之上传来一声怒吼:“怎地你不守信约!”

  “怎地你不守信约”“怎地你不守信约”

  山谷中一遍遍回响……

  王远闻言惊道:“这是杨过的声音!看来他还没死!”

  想到这里,王远放下心来。

  郭襄是来找杨过的,只要杨过没死,郭襄就没事……

  金轮法王听到这声音,亦是心下惊恐,掏出了五只轮子拿在了手上。

  看来这老和尚对杨过还是心存戒备……

  二人循着声音,一前一后来到了山顶断崖之上,悬崖上已无杨过身影。

  【断肠崖】

  ……

  与此同时,只听郭襄的声音传来:“我这里还有一枚金针,大哥哥你不要死啊……”

  抬头一看,但见一个少女身影纵身跃下了悬崖。

  “不要!!!”

  金轮法王施展开轻功,身形一闪来到了悬崖边上,伸手抓住了郭襄的衣袖。

  “嗤啦!”

  郭襄下坠之势已阻挡不住,长袖被金轮法王抓在了手,人却掉了下去……

  “完了!”

  见郭襄坠崖,王远心如死灰,本以为杨过看到郭襄就会清醒一点,最起码得交代几句遗言,谁知道这小子跳崖跳的这么果断,郭襄这傻子也是随了他爹,想都不想就跟着跳了下去。

  金轮法王眼神也是一片死寂,手里拿着满街衣袖,失魂落魄的后退了一步,神情落寞,像极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老者……不知道的还以为郭襄是他亲闺女。

  王远走上断肠崖。

  崖上长满了青苔。

  石壁上刻着两行娟秀的小字:“小龙女书嘱夫君杨郎,珍重万千,务求相聚。十六年后,在此重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

  崖边散落着一地红花……

  见者无不凄凉。

  杨过真是个苦命人……

  “牛大春!!你还我徒儿命来!!!”

  此刻,金轮法王也缓过神来,双手提着王远的衣领大声叫道:“若不是你刺激她,她怎会跟着杨过跳崖自杀!你还我徒儿命来!”

  金轮法王心下悲痛,连【悟痴大师】的称呼都不喊了,直呼王远其名。

  “我特么怎么知道这孩子这么偏激……”王远也知道自己失言,心中满是懊悔。

  那郭襄可是郭靖夫妇的爱女,自己和这两口子交情还不错,遇到他们该怎么跟他们交代啊,郭大侠在前线抵御外敌,自己却欺负他的家人,这他么根本就不是人干的事好吧,况且郭襄外公又是黄药师,伯伯还是周伯通,一家子没有一个好惹的,这要是追究起来,王远怕不是只能去辽国待着了。

  就在王远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听得对面山边一人叫道:“兀那和尚,你们两个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王远和金轮法王闻声回头,只见对山站着六人,当先一个苍髯童颜,正是周伯通。

  他身旁站着三个女子,王远识得是其中一人是黄蓉,另外二人并不认识,再后面是一个白鬓白眉的老僧,那老僧气定神闲武功显然相当不弱,一个浑身黑衣的年老女子,那老女子王远也熟,正是黑龙潭的刘瑛。

  “日哦!怕什么来什么!”王远满头黑线。

  金轮法王痛惜郭襄惨亡,凄然道:“郭襄姑娘堕入深谷之中了。唉!”说着长叹一声。

  周伯通众人一听,都是大吃一惊。

  黄蓉颤声问王远道:“悟痴大师,此话当真??”

  “恩!”王远低头看了一眼被金轮扔在地上的衣袖。

  黄蓉瞧那衣袖,果真是从女儿的衣上撕下,这一来犹如身入冰窟,全身发颤,说不出话来。

  周伯通大怒道:“臭和尚,你干么害死这小姑娘?忒地心毒。”

  金轮法王连连摇头道:”不是我害死的。”

  周伯通道:“好端端的她怎会堕入深谷?不是你推他,便是逼她。”

  “我也不知道……”金轮法王摇头,并未说是王远刺激的。

  “我要你的命!!!”

  黄蓉本来是个聪明女子,可现在被女儿的死刺激了心智,当下提着打狗棍对着金轮法王便打。

  金轮法王是一代宗师,黄蓉武功虽高,又如何是他的对手,只见他手中金轮一转,便将黄蓉抵挡开,这时候周伯通也跳到了金轮法王身前,一拳砸了过来。

  金轮法王见周伯通空手,当下将轮子插在腰间,举拳相迎。

  二人你来我往,不相上下。

  黄蓉瞅准时机,绕到了金轮法王背后,一棍直取灵台。

  另外两个女子也分别抽出长剑玉箫,围住了兵刃直奔金轮法王。

  “都停手!!”

  王远见状纵身一跃跳入了战局,双掌一合使出了【金刚拜塔】。

  “铛铛铛!”

  随着金光亮起,

  黄蓉的竹棒,以及另外二人的玉箫长剑纷纷落在了王远身上,王远回手一掌落下,三般兵刃尽皆被一掌震断。

  三人大惊,后退了一步,黄蓉也道:“悟痴大师,你我相识多年,今日便要帮这番僧不成?”

  王远这一出手不要紧,那老和尚和刘瑛也纵身上前。

  刘瑛帮周伯通直取金轮法王,老和尚则食指往前一点直奔王远。

  “指点见山!?”

  看到这一指,王远心下大惊,段家一阳指,想必这位就是一灯大师了!

  一灯大师位居天下五绝,王远自是不敢怠慢,双手同出,一横一圆使出【见龙在田】。

  “铛!”

  一灯大师一指戳在气墙上,王远顺势一掌【潜龙勿用】回击。

  谁知一灯再一指跟上,劲力比之方才那一指更强,一指破开王远的【潜龙勿用】直奔王远膻中。

  “退!!!”

  王远知道绝顶高手的一击伤害多高,如今金刚拜塔正在回气,无法硬抗当即用出了【沛然有雨】。

  “呼!!”

  一道强横的真气在王远为圆心往四周扩散开来。

  黄蓉和另外两个姑娘,直接就被推出了老远……一灯大师指力未至连忙收手,往后一飘,轻轻落地,众人稳住身形,一脸惊诧的看着王远,心中暗道:“这和尚好生厉害!!”

  就连金轮法王也是惊骇不已。

  一灯大师乃是当世绝顶高手,黄蓉也是女中强者,另外两个姑娘都是出身名门,实力亦是不俗,却被这大和尚一招震退,属实骇人听闻。

  郭襄惨死,金轮法王也不想在伤生,于是大和尚:“都让开!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你试试啊!看你怎么死!”

  周伯通自持武功极高,根本就没把金轮法王放在眼里。

  黄蓉也道:“悟痴大师,有老顽童和一灯大师在,你们没有胜算的,何必帮这杀人的凶手!”

  王远自然也知道胜算不大……

  自己这边就俩人,金轮修为虽高,战斗水平都不如自己,自己战斗水平是高,可和绝顶高手还差了一线,对面不仅有两个绝顶,还带着四个帮手,想赢他们太难了。

  “阿弥陀佛!”

  听到黄蓉的话,王远长颂一佛号道:“小僧只为正义执言!此地乃是小僧的绝情谷,方才的一切都是小僧亲眼所见,无论法王以前做过什么坏事,但这一次却是你们误会他了!”

  “误会?你这秃……”

  “老顽童,不要打岔,听悟痴大师说!”

  周伯通和王远关系一般,黄蓉和王远倒是关系不错,周伯通刚要连王远一起骂,黄蓉连忙打断道:“既然悟痴大师说是误会,那我的襄儿为何会跌落悬崖……”

  “还不是因为你!”王远道:“法王本来只是想收襄儿为徒,还发誓,只要寻得衣钵传承,就再也不问蒙古和大宋的事,我也劝的差不多了,谁知小襄儿却要找什么杨过大哥哥……”

  “我呸!”周伯通:“他算什么东西,也敢收襄儿为徒!襄儿才不会去当尼姑呢!”

  “杨过!!莫非!!”

  黄蓉何等聪明,听到王远这话,转过头往山壁上看了一眼,看到青苔下小龙女留下的两行字立马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两行泪水,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冤孽啊!!!这个杨过为何总是和我过不去……”

  “杨过?”周伯通四下环顾:“难道是杨过把襄儿推下去的?不能啊……和尚你胡说八道!!”

  “头疼……”

  王远双手扶了扶太阳穴……和聪明人说话,与和心智不健全的人说话,完全是两种体验……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