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六十五章 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第九百六十五章 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啊?你说什么?”

  朱重八此言一出,王远三人的目光便被吸引了过去。

  “我说仗不是这么打滴!”

  朱重八眼中精光闪烁道。

  “哈哈!”

  高升泰闻言哈哈一道:“老夫护国安邦,一己之力剿灭叛党,戎马数十年身经百战,不知道打了多少仗了,你一个小小的民兵统领,也敢教老夫打仗?”

  “教,不敢!”朱重八不卑不亢道:“高君候这辈子打的最大的仗也超不过五万人吧,这等近百万人的大仗,怕不是你们整个大理国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人。”

  “你!!!”

  高升泰脸色一变,神情十分不悦。

  而王远此时却是对眼前这个朱重八非常感兴趣。

  这丑和尚气势颇为惊人,而且一上来就谈吐不俗,先是来了一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挤兑了一下在场诸位统领,将魔教这“泥腿子”属性的民间组织提高到了和大家手下兵马同一水平的档次。

  此时又一句“你们大理国举国之力都不过百万,谈什么打仗”。

  一句话就把自作主张,要求王远派辽军上去送死的高升泰怼的哑口无言。

  在这朱重八眼里,自己虽有五万兵,可心中已经推演了百万军队的杀伐。

  这份睥睨天下气吞山河的气势,真是当世少有。

  莫说区区魔教一个统领了,即便是魔教教主张无忌来了,估计也没有这份“胸中定乾坤”的气概。

  “你一个小小的统领,也敢跟我说这话?当真放肆!”高升泰有些安耐不住。

  说话间,便散发出了杀气。

  毕竟在大理国,没人敢这么和高升泰说话,哪怕是段正明段正淳兄弟俩,对他也是恭恭敬敬的。

  高升泰内力相当不弱,叶二娘之流遇到他都灰溜溜的躲着走,朱重八虽是五行旗统领,实力却不咋地,甚至都不及五行旗旗主。

  若高升泰突然发难,恐怕朱重八是抵挡不住的。

  然而面对高升泰的怒火,朱重八面无表情,似乎高升泰针对的并不是自己一样,那份坦然自若更是让人心生敬畏。

  因为朱重八心里明白,大家在各自代表的实力下,职位有高低,可到了联军这里,都是一方领军,地位是相同的。

  既然是辽国主场,有王远在就不会让高升泰对自己不利。

  “唉……话不能如此!”

  果不其然,此时王远摆摆手安抚住高升泰道:“孔子说过,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问岁数,先听听朱统领有何高见在下结论也不迟。”

  “……”

  高升泰自是知道王远的厉害,这和尚武功之高震古烁今,而且为人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得罪他对自己绝对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保不齐还会想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下,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何况还是王远这么一个大“贼”。

  “还是牛元帅有高见,远见卓识绝非边陲小国可以比拟的!”朱重八笑了笑冲王远拱了拱手。

  “靠!”王远郁闷,你踩一捧一可以,别冲我来啊,你这么干岂不是把高升泰的仇恨转移到老子头上。

  “哪里哪里!”

  王远也是狐狸,连忙道:“高君候行伍出身,自是有他的见解,大家各抒己见才是。”

  “哼哼!”

  朱重八饶有兴趣的看了王远一眼,心中对王远十分赞赏。

  接着,朱重八道:“既然牛元帅问道俺的看法,那俺就不妨直说了!”

  “在俺们家乡有句老话叫一不拼吃,二不角力!”说到这里,朱重八问王远道:“牛元帅,你可知怎样才能百战百胜?”

  “这个……恕小僧不知……”王远摇头。

  “哼!”高升泰讥讽道:“哪有百战百胜的将军!”

  朱重八道:“行军打仗,拼的就是将士,只有保证将士的存活率,才可以百战百胜!那蒙古铁骑横扫八荒,你当他是面团捏的?是个人就能跟他们硬碰硬?”

  “我……”

  高升泰哑然。

  朱重八继续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辽国铁骑虽然也不弱,可是和蒙古人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不少的,像你这般打法,恐怕一个照面就扛不住,就损失了我们的绝对守护力量。”“哦?接着说!!”

  朱重八说到这里,王远心里暗暗吃惊。

  这朱重八好生厉害,他说的这些,竟和武穆遗书里王远所能看得懂的那些东西,大致相同的。

  行军打仗,一定要以人为本。

  只有保证将士的存活,才能打出胜仗来。

  《武穆遗书》是什么东西?王远看了这老半天,从介绍就知道那是咱岳王爷岳飞的军事著作!

  区区一个民兵统领能有岳王爷这般真知灼见,这格局不可谓不高,说不准他还真有退敌之策。

  “蒙古兵之强我就不多说了!”朱重八道:“对付他们的铁骑,应该要避其锋芒,削其锐气,让他们士气落到了一定程度后,实力才会下降,那时候咱们才有退敌的胜算,若是像高君候这般硬上,咱们这三十万人,能够啃下蒙古五万人就已经烧高香了。要记住一点,这是近百万人的战役,并非几十人的械斗!战术为上,可不是人数差不多实力就差不多。”

  “朱哥教育的极是!”

  朱重八这话说完,王远已经是佩服至极,就连高升泰看朱重八的眼神也变了。

  从一开始的不屑与之为伍,变成了惊叹,还有几分不服气:“你说这些小孩子都懂,有具体战术吗?”

  “当然!”

  朱重八道:“我来的时候,已经派厚土旗旗众去观察过战场了,现在已经拟定好了基本战场地形图!还请牛元帅过目!然后我们再制定对战策略!”

  言罢,朱重八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递到了王远眼前,上面歪歪扭扭画着一些符号。

  “这是啥?”

  王远一脸懵逼。

  “字!”朱重八老脸稍稍红了一下。

  刚才如此剑拔弩张的局面,都没见他红过脸这会儿倒是有些害羞了。

  “你管这叫字?”王远满头黑线,看来这朱重八文化程度不高啊……写字还没自己好看呢。

  “小时候给人放牛,长大了当乞丐,也就当和尚后,才有机会学认字……”朱重八不好意思道:“字写的不好,牛元帅见谅。”

  “这……”

  听朱重八这么一说,王远对他更加敬佩了。

  一个连学都没上过的放牛娃能有如此战场特性,这特么是天生的奇才啊!如果不是副本里,王远都有心把他拉出去培养一番了。

  “???”

  而一旁的韦小宝听到朱重八的话,突然眼前一亮道:“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名字叫朱元璋?”

  韦小宝最喜欢的事就是听人说书,明太祖的传奇故事自是听了不下百遍(我小时候也经常听),刚才朱元璋自称朱重八的时候,韦小宝就觉得有些熟悉,此时朱重八一说他小时候放牛要饭的经历,韦小宝立马反应了过来。

  “没错!”朱重八道:“这位小兄弟认识我?”

  “你可是我的偶像啊!!!”韦小宝闻言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跪在朱元璋面前纳头便拜:“小宝可是从小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

  “你是……明太祖?!!”

  王远听到“朱元璋”这三个字的时候,也是浑身一震,当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恭敬地冲朱元璋行了个礼。

  王远学习是不咋地,不知道朱重八是谁,但朱元璋的大名绝对是如雷贯耳,那可是历史课本上的一个传奇。

  他的人生经历,编故事的不敢这么遍。

  一个要饭的和尚,到一代帝王,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历经数年将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从中原大陆追杀回漠北放羊,这般开了挂的一生,简直就是主角中的主角。

  什么狗屁天命主角,这运气那福缘的,在朱元璋面前都得跪!!

  都说韦小宝是开挂的一生,从一个小混混到位极人臣。

  可在朱元璋面前,韦小宝的故事那就是个笑话了,人家可是连饭都吃不饱到一代开国皇帝。

  韦小宝起码还是“康熙盛世”,朱元璋却是乱世中求生存,环境和对手那都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这才是真正的能人!!

  难怪他对和蒙古兵打仗这件事上如此有经验,恐怕整个游戏里都找不出第二个能比他更专业的了。

  “看到没有,这个就叫专业!!”王远指着朱元璋,一脸敬佩+激动。

  系统这次开眼了,没有把王远往死里坑。

  “???”

  高升泰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王远和韦小宝在激动什么。

  历史上的蒙古人到底有多恐怖,王远虽没见过,可也有所了解,面对整整三十万蒙古大军,别看王远手下也有三十万人,而且还配备了火炮等武器,可王远心里并不认为自己率兵可以打得过巅峰时期的蒙古铁骑。

  王远手段再狠毒,终归一介草民,战略眼光,战役指挥什么的,距离平凡人太远,你让一个没上过战场的新手去打三十万蒙古铁骑,那岂不是刚出新手村就要单挑200级最终BOSS?

  人家赵括纸上谈兵起码还是懂的兵法呢,能和白起这样的战神周旋多日,王远懂个屁啊,拉出来就打蒙古人。

  可此时知道眼前此人就是明太祖朱元璋后,王远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稳了稳了!

  朱元璋的出现,给王远狠狠地打了一针强心剂。

  ……

  不过系统既然把这个任务设置成【至高无上】这个级别,肯定也不会让王远就这么蒙混过关。

  朱元璋的到来却是给王远提供了不少信息,但朱元璋却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只会和黄蓉之前一样给王远提供思路,完全不给王远提供具体的作战策略。

  用朱元璋的话说,自己终归只是来帮忙的,具体该怎么做不能越俎代庖喧宾夺主。

  反正就一句话,你一个做任务的,不能指望我一个NPC帮你全都干了,稍微提点你一些线索,自己那主意便是。

  对于朱元璋的解释,王远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里是什么意思?”指着一处符号问道。

  从地图上图标来看,应该是汉水堤坝的位置。

  “蒙古兵的驻军!”朱元璋道:“上一次牛元帅水淹樊城威震华夏,这次蒙古兵非常注重汉水堤坝的防护,在汉水脆弱的地方,都有军队驻扎!”

  “这样啊!”

  王远看了看自己包里的炸药。

  吃一堑长一智,蒙古兵之所以能够天下无敌,其战后反思还是很强的,王远还想如同上次那般给蒙古兵来个水火之灾就很难重蹈覆辙了。

  像蒙古人这么强的作战意识,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那这里呢?”

  王远又指着蒙古大营的图标最中间的另一处位置道。

  “水源!”

  朱元璋笑眯眯道:“蒙古兵上次被你们坑怕了!怕你投毒,所以水源都不敢用外面河流的,只能就地挖井,而且也是重兵防护……”

  王远:“……”

  这他妈还真是万无一失。

  早知道上次守卫襄阳的时候就留一手了,也不至于搞得一点退路都没有。

  “粮草呢?”王远又问朱元璋。

  “这边!”

  朱元璋指了指最中心的位置道:“这里……”

  “我就知道!”王远抓脑袋。

  这一次蒙古人可真是一点儿空档都不留给王远。

  汉水的堤坝,饮用的水源以及粮草,都被保护的严严实实的,生怕再和上次一样,被人下毒不说,连粮草都被一把火烧了,最后被逼无奈,去找粮草,结果被人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其实也未必是坏事!”

  朱元璋笑眯眯道。

  “哦?!能不能具体说说!”王远问道。

  “这个……不能说的太详细……我终归只是来辅佐你的。”朱元璋有些不情愿。

  “唔……”

  王远掏出武穆遗书递到朱元璋手里道:“太祖爷爷,和尚我知道你的厉害!你这么聪明的人,肯定可以在帮我的同时,还不触犯规矩。”

  “哈哈哈哈!”

  王远这一记马屁拍的相当顺溜,尤其是那本武穆遗书,更是让朱元璋心花怒放,对王远好感度大大提升。

  “既然你这么聪明!那我就用聪明人的方式跟你说吧!”朱元璋指了指水源和粮草位置道:“牛元帅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PS:突然就卡文了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