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六十六章 骚扰战术

第九百六十六章 骚扰战术

  “哦?”

  听到朱元璋的话,王远若有所思,似乎有些眉目。

  “不明白?”

  朱元璋道“那我在提醒一句,有的时候,过于在意自己弱点也未必是好事!何况现在他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某三点上!”

  “懂了!!”

  朱元璋此言一出,王远瞬间大彻大悟。

  打仗这种事,归根到底和打架殊途同归。

  太在意自己弱点,反而会暴露自己的弱点,精神过于紧张,便容易被对手带着节奏走。

  而且粮草水源这种东西,都是打仗的重要资源,所以一定要尽量分散,万一被人拿下一个储存点,还会有其他储备。

  如今蒙古军将所有的粮草和水源都集中在一起严加看管,恰恰是犯了兵家大忌。

  这要是随便哪一个点被人给端了,蒙古军也就被人一锅给端了。

  所以蒙古兵如今的不知看似万无一失,其实直接就把弱点给暴露了出来。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王远笑着道“看来这次的退敌任务也没那么难嘛,只要派一队斥候去偷偷潜入烧了他们的粮草,毁了他们的水源,蒙古兵就完了!”

  “哪有这么简单!”

  朱元璋道“蒙古人可不是傻子,他们精明很,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弱点所在,之所以敢把这三个点暴露出来,就肯定是有埋伏,等着你往坑里跳。”

  “这么歹毒嘛?”王远大惊,现在这nc真是够猥琐,打仗的人心都有够脏的。

  “废话!你以为他们是怎么横扫天下的?靠蛮力嘛?”朱元璋撇嘴。

  “这个……”

  王远无言以对。

  其实历史上蒙古铁骑规模并不是特别大,却能一路横扫欧亚大陆,绝非靠蛮力征服,战术水平必然也是极高。

  兵法有云,示敌以弱以求战,示敌以强以求和。

  蒙古人敢把自己的弱点光明正大的摆出来,自然不是来求和的。

  “那该怎么办?”王远又有些不知所措了。

  本来嘛,王远还想易容成金轮法王的模样,去水源下毒,然后火烧粮草呢,可现在听朱元璋这么一分析,突然觉得这个操作肯定不行。

  首先,之前火烧樊城的时候,王远用过易容术,蒙古兵定然会万般提防。

  其次,金轮法王早就带着郭襄去隐居了,应该也不会在这里。

  而且以蒙古人的奸诈,为了对付王远肯定有特殊的应对,王远敢易容过去捣蛋,人家就敢让王远有去无回。

  这个副本也没说明是什么机制。

  如果是玩家死亡,任务就会失败,这特么就划不来了,看来还得想个更好的对策。

  “打仗不是一个人的事!”朱元璋指着营外兵马道“咱们有三十万人马,你得让他们各自发挥出自己的能力才对,而不是一个人蛮干,分析敌我形势,才是一个为将者的基本功,记住,没有那个军队可以正面对抗气势如虹的蒙古人,一定要磨光他们的士气才有胜利的机会。”

  “有道理!”

  王远知道朱元璋这是在传授自己经验了,连忙开始分析朱元璋话里的意思。

  首先是要分析敌我形势,比如军队的优势之类。

  装备方面,联军有康熙送来的神武大炮……神武大炮威力是很强,可只能用于阵地作战,攻城或者守城有大作用,双方交兵的话,作用力就很小了。

  毕竟炮弹是无差别攻击的,双方打在一起,一炮下去自己人和敌人一起死,这就十分坑爹,因此现阶段神武大炮的作用十分有限,只能用于发起先手进攻。

  可一旦先手进攻,蒙古铁骑就会正面杀过来,联军是抵挡不住的,三十门炮能起到的作用,仅仅只是激怒敌人。

  部队方面,联军这边有四类部队。

  大理国的斥候部队,善于摸营潜入。

  大辽国的铁甲骑兵,善于正面战场。

  打进过的八旗精英,善于远程作战。

  魔教的五行旗,则是特种兵,打仗不怎么滴,但是却拥有特殊能力。

  蒙古兵那边的铁甲骑兵十分凶悍如钢铁洪流,可铁甲兵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便是机动力相对常规轻骑兵有些不足。

  没有了重骑兵的冲锋开服,蒙古的步兵弓兵,就会失去防护能力,暴露于视野之下。

  分析形势,自是要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在朱元璋的帮忙下,王远分析完双方实力,脑子里也开始有战略雏形。

  朱元璋说什么来着,要消磨蒙古人的耐性,把他们的士气消磨干净,才可以和他们正面战斗。

  战略的布置自然就要围绕消磨这一特性来出发。

  怎么才能消磨对手的耐性?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让对手寝食难安!

  这个王远很有经验。

  “怎么样牛元帅,有战略了吗?”这时候高升泰凑过来问王远道。

  “有了!”

  王远笑道“一切胸有成竹!”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高升泰道“直接进攻嘛?”

  “没必要!”王远摆摆手道“先让大家吃饱饭,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啊?”高升泰一脸懵逼。

  朱元璋摸着下巴,笑的十分欣慰。

  “莫非是要偷营?咱们能行吗?”高升泰道。

  偷营是斥候的事,联军的斥候兵都是高升泰带来的,高升泰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大理的斥候能在蒙古人面前偷营成功。

  一个是全服王者,一个是郊区青铜,实力上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王远笑道“差不多吧,就是跟他们玩玩!偷不偷的成其实无所谓。”

  高升泰“……”

  不知为何,高升泰总觉的眼前这和尚有些不靠谱。

  随着王远命令下达,联军纷纷进入了修整状态。

  王远站在远处,仔细观察蒙古大营内的动向,同时还不忘观察襄阳城那边的战况。

  蒙古人的进攻十分强劲,云梯一架接一架的搭在了襄阳城的城墙上,军队如蚂蚁一样,不断的冲上城墙,襄阳的守卫也是十分惨烈,热油箭矢巨石,不断落下,大宋将士悍不畏死抱着侵略者从城墙跳下,这一幕幕场面,谱写了大宋将士最后的荣耀。

  世上的英雄,并非你拿下了多少土地,攻下了多少城池,而是守卫自己的家园和亲人,用生命鲜血来捍卫尊严。

  哪怕历史已成定数,也是要与天争命,永不退缩,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便是如此倔强的屹立在天地间,也曾失败,也曾国灭,精神和信仰永不消亡,将自强不息的精神传承至今。

  下午时分,蒙古和大宋双方损失惨重,蒙古人见久攻不下鸣金收兵。

  大宋一方也开始修整。

  见此状况,高升泰在一旁不断叹息“咱们今天若是趁机在后方偷袭,肯定能让蒙古人腹背受敌!”

  这个道理王远自然也懂,可他知道朱元璋绝对不是虚张声势的人,既然他说偷袭也胜不了蒙古人,那肯定就是胜不了的,高升泰说的虽然也对,但王远选择相信朱元璋。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历史上高升泰的名气不如朱元璋大。

  其实这也是系统给的两条副本路线,一是听高升泰的两面夹击蒙古人,二是听朱元璋的,慢慢消磨蒙古人的士气,然后将他们一举歼灭。

  从分析上来看,两个计策都好用,可伤亡比例肯定是前者要高的多,王远既然当了这个元帅,就要为士兵的生命负责,伤亡自是越少越稳妥。

  ……

  “那些外围联军是来看热闹的吗?为什么没有在我们背后进攻?”

  蒙古军营蒙哥大汗的军帐内,蒙哥正一脸的不解。

  在王远传送到副本的时候,蒙哥就收到了探子消息,有三十万多国部队在蒙古军营不远处驻扎,蒙哥接到消息后,就立马在背后布置了防线,等待联军的背后进攻。

  可谁曾想等了一整天,都没有动静,这让蒙哥有些奇怪,按理说自己的布置,万无一失才对,莫非自己的战术被人看穿了?

  “他们很可能是要偷营!”这时候,一个年轻将领走出来道。

  这年轻将领不是别人,正是赵敏的哥哥王保保……

  至于为什么王保保会出现在这里,只能说康熙的军队都能来,王保保为啥不能来?

  “偷营?”

  蒙哥笑道“趁着我们将士疲惫,来偷袭嘛?真是不知死活,传我命令下去今晚严加防备!”

  “遵命!”

  王保保接到指令,便出了军帐。

  与此同时,蒙古军营外围,数队轻骑兵摸了上来。

  为首的是一个胖大和尚,那和尚胯下骑着一头黑白相间的巨熊,来者正是王远。

  韦小宝坐在王远背后道“大哥,行不行啊,我感觉好怕……蒙古人会不会有防备?咱们会不会死,我这么多老婆怎么办……”

  “你烦不烦……”王远无语道“我说了多少遍了,咱们来这里偷营不是为了偷,是为了玩!”

  “玩?”韦小宝依旧不能理解王远的意思。

  临近蒙古大营的时候,韦小宝掏出了一个望远镜,向对面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魂都没了,惊慌道“大哥……他们的铁甲重骑就在大营里守备呢?咱们还去不去?”

  “是吗?太好了!我就知道他们会有所准备!”王远闻言不仅没有担忧,反而一脸的惊喜。

  随后对着众八旗军轻骑下令道“大家上!”

  这些八旗兵都是没有,自是不会像韦小宝一般瞻前顾后,接到王远的指令,众人二话不说,驱马便来到了蒙古军大营外。

  “远程进攻!!“

  随着王远一声令下,八旗军张弓搭箭,对着蒙古大营一通乱杀。

  “有人偷营!”

  就在这时,只听王远一声爆喝,浑厚的内力将声音传播开来,整个蒙古大营上方都能听到王远的叫喊声。

  “杀啊!!”

  听到王远的喊声,早就准备多时的蒙古铁骑直接冲大营内冲出来,组成阵势对着王远等人就冲了过来。

  “撤!”

  王远想也没想,直接就下达了撤退指令。

  “溜了溜了!”

  王远第二波指令下达,八旗军调转马头,撒腿就跑。

  蒙古铁骑在后面一路狂追。

  奈何八旗军都是轻骑部队,移动速度极快,蒙古的铁甲重骑跟坦克似的,自是追不上。

  千军万马的奔腾声,势若惊雷,可屁用都挡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八旗军走走停停时不时停下来嘲讽一波。

  很快,八旗军便把蒙古铁骑引到了大营外的一片空地上,就在这时王远下令道“全速跑路!不要回头!”

  八旗军速度飙升到极致,蒙古铁骑依旧穷追不舍。

  “噗通!”

  然而跑了没多远,突然最前面的重骑兵突然马蹄一空,整个人便失去了平衡。

  陷马坑!

  朱元璋曾说过,真正的将领,是可以将自己手下所有士兵的能力都发挥到极致。

  魔教的五行旗虽然正面战场肯定不如正规军那样强悍,可架不住人家花样多啊。

  这陷马坑,就是厚土旗的杰作!

  坑内还被锐金旗竖着安插了各种长枪利器,只要跌落进去,便无有生还的可能。

  随着第一个蒙古重骑兵跌落陷马坑,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一排接一排……

  重骑兵冲撞力强,惯性也大……刹车自然也很难刹住的。

  前面的落坑,后面的拨马刹车,在后面的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撞在了同伴身上。

  “轰隆隆!”

  随着一阵闷雷般的声响,后面追赶的重骑连环相撞。

  一时间惨叫连连,被人撞死的,被马踩死的,掉坑里摔死的,被利刃插死的,还有被同伴砸死的……只一个照面,就让蒙古铁骑伤亡惨重,折了进三分之一。

  “撤!!”

  这时候,王保保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慌忙下令撤退。

  而就在他们被八旗军轻骑兵引走的时候,高升泰已经带着几波大理斥候绕到了战场的另一侧,偷偷潜入了蒙古大营。

  根据王远战术,高升泰也没有和蒙古兵纠缠,摸入敌营后,随便放了几把火便直接撤退。

  等到蒙古兵反应过来的时候,大理的斥候部队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两波偷袭下来,虽然没有伤到多少人,可蒙古大营内顿时人心惶惶,精神紧绷,生怕还有第三波偷袭。

  而王远早就已经带人回到了联军阵营。

  “怎么样?蒙古人激动了吗?”

  见王远回来,朱元璋笑眯眯的问道。

  “哈哈!”

  王远哈哈笑道“这群傻子,跟着我一路跑,结果被陷马坑坑死了一批就回去了。”

  高升泰也道“我们都进去了,为啥不让我们去点了他们的粮草!”

  “还不是时候!”

  王远摆摆手道“且不说咱们能不能攻破守卫粮草的护卫,若是粮草被烧了,那诱饵不就没了吗?接下来还怎么磨灭他们的士气呢!”

  从刚才的交手来看,蒙古人的确非常聪明,早就提前已经布置了守卫力量。

  如果王远目的不是为了骚扰,而是真的为了偷营,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了,所以王远断定,这粮草其实只是蒙古人的诱饵,就算烧了用处也不大。

  况且,现在这种情况谁是钓鱼的还说不准呢,粮草既然是引诱王远的诱饵,又何尝不是王远折磨蒙古人的诱饵呢。

  两波骚扰后,联军再次修整。

  蒙古阵营,戒备更加森严,所有人打起了十分二精神,防止对手再次偷营。

  时值深夜,两点多钟。

  见联军没有再次偷营,蒙古阵营开始松懈。

  可就在这时,王远突然上线,然后对炮兵营下令“开炮!”

  三十门神武大炮对准了蒙古大营就是一波轰炸。

  “轰隆隆隆!!”

  炮声震天!

  虽然神武大炮的射程够不到蒙古军营,但三十门大炮齐发,那声势之大,几乎毁天灭地,大地都为之震颤。

  “联军来了,联军来了!”

  蒙古军营内,众将士听闻炮声又是一阵骚乱。

  折腾完毕后,王远才心满意足。

  王远决定了,从现在开始,没事就要骚扰一波对手,想起来就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下手,对手肯定也猜不到,活活把蒙古兵折磨的精神衰弱才好。

  思及此处,王远兴奋不已,似乎找到了好的玩具一般。

  “不要高兴太早!”

  朱元璋见王远如此得意,于是提醒道“蒙古人可不是坐以待毙的羔羊!你得有所防备,不然咱们死的都不知道!”

  “哦?是吗?”王远思索了一会道“那咱们可以如此这般!这是交给朱哥你了!”

  这一夜,所有的蒙古兵都不敢入睡,蒙哥黑着脸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不太清楚!”王保保也是十分郁闷道“对方看似是偷营,其实根本就不和我们正面厮杀,只是露个面就转身跑路,那些人都是轻骑或斥候,跑的和兔子似的,我怀疑他们是为了扰乱军心。”

  “这可如何是好!!”蒙哥一听头都大了。

  打仗这么久,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恶心的行为。

  你要是来偷营也就罢了,大家厮杀一通,生死有命。

  你特么就在外面嚷嚷一波就跑,不咬人恶心人,这他么谁受得了?

  追吧,恐怕有埋伏,不追,将士们还人心惶惶……加强戒备,将士们攻城一天已经很累了,晚上再睡不好还不得熬死,不管不问,又怕这群家伙突然发起攻击……

  “哼!”

  王保保冷哼道“中原人就爱搞这一套!放心,末将会让这些臭虫安静下来的!”

  “你有什么策略?”蒙哥问道。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王保保道“他们会骚扰我们,难道我们就不能主动去骚扰他们么?明晚不等他们来骚扰,我就带兵去偷了他们营地!”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