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六十七章 大获全胜

第九百六十七章 大获全胜

  襄阳副本第二天,联军依旧按兵不动,就地休息。

  蒙古兵由于昨晚一晚上都在精神紧绷状态,睡眠状态极差,第二天的攻势比之昨日要弱了很多,襄阳守军压力大减。

  到了晚上,王远继续带着骑兵和斥候去敌营骚扰,还是和昨夜一样,也不应战上去丢一波弓箭就跑,根本不给蒙古人正面还击的机会。

  蒙古人追之不上,还怕像昨天一样吃亏,只能眼睁睁看着王远等人离开。

  可就在王远骚扰完回营后,王保保带着一队人马,悄悄的离开了蒙古大营直奔联军营地而来。

  正如朱元璋所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蒙古人岂会坐在那里等你骚扰,你可以偷,我也可以偷嘛。

  可王保保不知道的是,朱元璋早就在率领五行旗在营地外做好了埋伏。

  厚土旗极其擅长土工作业,早就在营地外一圈密密麻麻的布置好了陷马坑。

  王保保率兵还没有接近联军阵营。

  只听最前排重骑兵大叫一声:“不好!”

  紧接着前排骑兵脚下一空,所有人你撞我我撞你连推带搡,尽数跌进陷马坑。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会来偷营!”

  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了王远浑厚的声音。

  与此同时,只见周围火把亮起,五行旗旗众纷纷围了上来。

  其中巨木旗一马当先,提着千斤木来到陷马坑旁,不等蒙古骑兵从坑里爬出来,手中巨木便纷纷丢下陷马坑,好好地来了一波落井下石。

  随后洪水旗烈火旗双管齐下,强酸无物不融,烈火喷在巨木上,火焰冲天而起。

  陷马坑蒙古兵被烧的内哭爹喊娘,闻者无不心中凄凉。

  “哎呀……阿弥陀佛!”

  王远何曾见过这种惨烈的场面,只得连连颂佛号。

  现在两军交战,你不残忍敌人就会残忍,此时若是手软,下一次被杀的那就是自己,为了拯救更多的人,牺牲在所难免……

  漆黑的夜晚,在凄厉哭喊声中,蒙古人的夜袭小队一波就被五行旗全军覆没。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冲火坑中跳了出来,转身便往蒙古阵营方向跑,正是蒙古兵首领王保保。

  “还有人活着!不能让他跑了!”朱元璋见到那人大声道。

  王远闻声直接追了上去。

  王保保并非武林中人,只是一个将领,轻功自是远不及王远,此时他失了马,跑的也不快,王远顷刻间就追到了王保保身后。

  “回来吧你!”王远右手往前一拍,使出擒龙功【抢珠三式】,一道龙形真气直直卷向了王保保身后。

  “嗖!”

  眼见王远一把要将王保保抓入手中,突然一只羽箭飞至落在了王远和王保保二人中间,精准无比的挡住了王远的【抢珠三式】。

  【抢珠三式】是非指向性招式,抓取判定为第一个触碰到的物体,这巧妙飞至的箭矢正好挡住了一击。

  “啪!”

  王远一抓落空,将箭矢抓在了手中。

  “什么人?”

  看到这突如其来的箭矢,王远微微一愣,连忙四下望去,夜色中的月光下,百步之外只见一人影策马立在右前方,隐隐约约的看到那人手里提着一把大弓。

  “我日!!这什么BUG?”

  看到那原处的身影,王远心中惊骇不已。

  弓箭是一门很难掌握的技术!外行人根本不知道百步之外开弓是什么概念。

  这么说吧,二十米外能够精准命中靶心的弓手,便是高手!即便是枪械,有效攻击距离也不过是五十米,超过这个距离很难命中。

  一百步,换算成常用距离差不多是一百五十米……这个距离莫说是夜色之下,就算是大白天的,肉眼也很难看到靶心,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张弓搭箭抛开命中最多也就射几十米而已。

  夜色之下,王远这般视力也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可以,那人却一箭百步之外精准救人,如此强悍的箭术,王远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更可怕的是,那人还是骑射!!这对精准度的要求还要高出一个层次。

  特么的,这游戏里真是什么样的怪胎都有!现实中肯定没有这种人。

  “嗖嗖嗖!”

  就在王远愣神间,又是三支箭矢飞至。

  三支箭矢虽是同发,可飞向的位置确实王远的喉咙心口小腹,三个位置。

  有如此神力可百步穿杨,王远自是不敢怠慢,当即双臂交叉,猛地左右两侧下方一拉。

  “啪嗒!”

  三支箭矢被王远弹开,落在地上。

  而王远手臂也被震得微微一麻,护身真气竟被箭矢破开。

  得亏王远金刚不坏神功护体,本身防御力和判定也是极强,不然这三箭还真是不好挡。

  “咦?”

  马上那人见王远随手拦下了自己的三发箭矢,亦是微微一惊,当即拨马调头道:“将军快上马,那和尚我们打不过!!”

  王远被箭矢阻拦的功夫,王保保已经连滚带爬跑到了那弓手身旁,弓手随手一拉,将其拽上马,二人乘马便要跑。

  “想跑?”

  见王保保要溜,王远召唤出太极熊,翻身上熊,直直追了上去。

  太极熊速度极快,如一道幻影,顷刻间就追到了二人身后,那弓手让王保保钾马,自己则转身回射。

  这一次王远是近距离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自古弓兵出挂逼。

  那弓手的箭术简直强的没边,在夜色中奔驰的骏马上,左一箭,右一箭,或左右开弓,箭箭不离王远要害。

  王远明明速度极快,远超王保保二人,却被压制的始终距离而是十数米,根本近不得身。

  双方渐行渐远。

  “擦!”

  见离蒙古大营也越来越近,王远干脆将胯下坐骑一收,使出一招移形换影瞬间往前跳了五米。

  “给我落下去吧!”

  那弓手见王远突然飞到到了自己身后不足十米,当即大喝一声,右脚踩着弓,手一拉弦。

  “砰!”

  弓弦声未落,一支箭矢已经飞到了王远的面门。

  王远似乎早就有所预料,双手往中间一般。

  “啪!”

  箭矢在即将射中王远面门的一瞬间,被王远掌力断成了两截,王远右手捞住箭头,左手抓住箭尾,突然再次一闪用出了乾坤摩弄。

  等那弓手反应过来的时候,王远已经出现在了二人正上方。

  【金刚落地】!!!

  半空中王远身上金光一闪,猛然下坠,坐在了王保保和弓手二人中间。

  “kuacha!!”

  王远是什么力道,这一落,直接就把胯下骏马的脊椎生生坐断,四肢马蹄横着一伸趴在了地上。

  “扑腾!”一声,三人落地。

  王远双臂张开,以腰为轴猛地一转。

  “噗呲!噗呲!”

  两声闷响,左手箭尾插在了王保保的眼睛里,右手箭头插在了那弓手的脖子上。

  “啊!!!”

  王保保吃痛,抱着脑袋在地上不住地翻滚,王远追上去,抬脚踩断了王保保的肱骨,王保保起身不得。

  而那弓手则是就地往后一翻,十分淡定的和王远拉开了距离,距离不过三五米又对着王远后心张弓搭箭,手一放。

  “嗖!嗖!”

  两只箭矢射向王远。

  王远听闻背后风声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转身大手往后一抓,粗暴的将两只箭矢抓在了手里。

  “……”

  见王远在如此近的距离,都能抓住自己的箭矢,那弓手眼睛瞪得老大道:“敢问英雄高姓大名?”

  “少林寺,悟痴!”王远淡淡道:“你呢?”

  “哲别!”那弓手道:“今日是我学艺不精了!”

  “你特么管这叫学艺不精?”王远满头黑线。

  你特么再精一点,死的就是老子了!

  “今日哲别被你所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哲别十分有气度!抬着头硬气道。

  “你在蒙古军中什么职位?”王远想了想问道。

  “护卫!”哲别道。

  “你一个护卫,我杀你也没啥用!”王远转过头问王保保道:“这家伙应该地位不低吧。”

  “你怎么知道?”哲别反问道。

  王保保:“……”

  这个家伙,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

  王远嘿嘿一笑道:“嘿嘿!你看他跑的那叫一个上气不接下气!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

  蒙古人以勇武闻名天下,能够养尊处优,切没啥体力的八成就是其中高阶智将,可能身份还不低。

  “鄙人不善奔跑!”

  王保保道。

  “抓了你,能不能让蒙古人退兵?”王远问王保保道。

  “你在做梦!”王保保大声道:“这次南征,是我们蒙哥大汗亲自带兵,我不过是他的一个参谋将军,你拿我做威胁没有丝毫作用!”

  “你的意思是得杀蒙哥?”王远笑眯眯道。

  “……”

  王保保连忙闭嘴。

  这和尚怎么就这么坏呢。

  “既然你没用,那就杀了吧!”王远淡淡的嘟囔了一句,抬起手就要把王保保打死。

  “别!别呀!”

  王保保连忙道:“起码我还是有那么点儿用的!”

  “你有什么用?浪费我们联军的粮食嘛?”王远恶狠狠道。

  “那个……”

  “噗!”

  王保保刚要说什么,突然一支箭矢飞至,射在了王保保的喉咙上,箭矢穿过王保保的喉咙,重重的插进地面,白羽微微晃动。

  王保保眼睛一瞪,当场毙命。

  “?”

  王远转头望去,只见哲别提着弓怒声道:“叛徒!死不足惜!亏我还来救你!”

  “喂喂喂,你怎么把他杀了?”王远不满道:“你别忘了你也是我的猎物!”

  “哼!”

  哲别傲然道:“那又如何?你可以杀我侮辱我,但我不会背叛我的国家!”

  “好样的!”

  王远道竖着大拇指由衷的感慨,虽然立场不同,但哲别的确是个有骨气的人。

  “现在你是我的猎物,我若要你归顺我也是不可能的了?”王远道。

  “我不会背叛我的国家,归顺你这个汉人!”哲别拧着脖子道:“给我个痛快的吧。”

  “哎呀呀……”

  王远有些惋惜道:“你这一身的本事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很可惜,我真的不舍得杀你!但你若不归顺我,还要回蒙古效力,那便是放虎归山,对我们汉人不负责任,我有个注意,技能保全你的性命,又能让你活下去,还不伤害我们汉人,你愿不愿意接受。”

  “什么注意?”

  哲别瞪着眼睛问道。

  “是不是你被我捉了,就是我的猎物,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除了归顺我?”王远问道。

  “没错!”

  哲别点头。

  “既然如此,我便放了你吧!”王远道。

  “放了我?真的吗?”哲别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王远道:“不过放你可以!但你不能再回蒙古效力!这个你能答应吗?”

  “啪嗒!”

  哲别闻言二话不说,直接就把自己手里弓给撅成了两段道:“我哲别对天空之神发誓,永不再参与战争!”

  “哎呀……”

  王远一阵肉疼,这哲别手里的弓一看就不是便宜货,就这么被他给毁了。

  “你这身本事……不能这么浪费啊,有没有什么秘籍啥的?”哲别自断兵刃,王远也露出了狐狸尾巴。

  他所觊觎的无外乎就是哲别的本事。

  可惜自己福缘太差,就这么杀了哲别,不一定能摸出什么好东西。

  与其一了百了,杀人摸尸体,还不如给他条活路,让他不再参与战争,若能把秘籍忽悠出来更好,忽悠不出来以后见了面再接着忽悠。

  不杀之恩也是恩,总会有得逞的时候。

  “既然我以决定不在动武!我这一身本事也无法传授与你了!”哲别摇了摇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骨笛道:“这是我的贴身信物,你把他交给襄阳城守将郭靖,他是我的徒儿,会代我授艺的!”

  言罢,哲别把骨笛丢到了王远手里。

  拿到骨笛后,王远看了一眼,伸手塞进了怀里,接着让开了路。

  哲别回头看了一眼被王远压死的爱马,以及地上弓箭,叹息一声消失在了夜色中。

  ……

  且说王保保乃是蒙古营中大将。

  此番王保保一死,蒙古兵一方士气大落。

  偷营一去不回还折了大将,蒙哥也不敢再派人夜袭。

  而王远这边却越玩越起劲,越玩越会玩。

  在朱元璋的帮助下,偷营几乎成了王远每天的必备节目,每天不骚扰一波王远都睡不着觉,而且手段百出,花样极多。

  或骑兵射击骚扰,或斥候背后放火,又或者围着蒙古大营大声高歌,王远的声音在内力的加持下极具穿透力,韦小宝亲授十八摸配上《威风堂堂》的BGM,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整得众蒙古兵大晚上的眼中精光四射,睡不着觉。

  不仅蒙古大营的将士受不了,就连联军这边都被口吐白沫,连连求饶。

  更可气的是,王远还时不时放一波炮,搞得蒙古人个个精神恍惚,听到军鼓声都忍不住趴在地上寻求庇护。

  三天过去,蒙古兵白天攻城,晚上被王远折磨,一个个被折腾的毫无生气,眼圈漆黑,站在那里就像睡觉,精神和士气已然低落到了谷底。

  第四天,蒙古兵照例攻城,攻势越来越乱,甚至襄阳守兵硬碰硬竟然都占了一点上风。

  看到这个场景,朱元璋笑着道:“是时候了,晚上我们可以偷营了!”

  “我们哪天不偷?”王远反问。

  “是偷!不是玩!这次要全面进攻知道吗?”朱元璋道。

  第四天夜晚,王远和朱元璋高升泰韦小宝各带将士一举全部出营。

  “不好了!联军又来了偷营了!”

  蒙哥大帐内,探子飞马来报。

  “偷吧偷吧!反正就是恶心人!”蒙哥无奈的摆手道:“不用理会,我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

  连续几天的骚扰,不仅蒙哥,其他蒙古将士也都乏了,知道这群联军没啥真本事,就会恶心人……也懒得在理会,就算听到营外马蹄声,也懒得起身迎敌。

  反正也追不上,何苦麻烦自己呢,还不如睡一会呢。

  然而就在这时,大理的斥候部队已经摸入了蒙古兵大营内,王远在杂货铺搜刮来的火把已然尽数发放给了斥候们,这一次大家没有随便扔几个火把就跑,而是将身上的火把全部一股脑的丢进了大营。

  此时蒙古将士们还抱着侥幸心理睡大觉呢,完全没意识到对手已经来真的了。

  蒙古人的军帐本就不如砖瓦那般耐烧,这一波火把丢过去,几万个着火点落在了蒙古大营中。

  “呼啦!”

  山风一吹,猛然火起,火借这风势,越烧越大!

  由于疏于防范,蒙古兵反应过来的时候,火已经烧起来了,再想救已是不可能!

  蒙古大营外,看着这熊熊烈火,王远心下极其兴奋,放火果然是最大的杀器。

  “不好了!大营着火了!”

  “不好了,粮草储存点着火了!”

  探子接连闯进蒙哥大帐,将睡梦中的蒙哥惊醒。

  “什么情况?”蒙哥闻言大惊。

  这时又一探子来报:“大营外,有大批联军集结!”

  打仗,打的就是一个士气!

  蒙古兵悍不畏死,方才是天下无敌,蒙古人数日寝食难安,士气已然跌落谷底,此时又被火烧了连营,俨然已经毫无斗志,军营内慌乱的蒙古军和被炮声火焰惊到的战马如没头的苍蝇一样横冲直撞,这些蒙古人没被火烧死,反而被自己人踩死不少。

  这时,王远也已经带着辽国铁骑杀入了蒙古大营。

  同样是铁骑,辽国铁骑修整了数日,好吃好喝好睡眠,蒙古铁骑吃不好睡不好,又惊慌失措,战局自是可想而知。

  几波重逢下去,蒙古兵被杀的丢盔弃甲死伤无数。

  “听我命令!全军撤退到樊城!!”

  蒙哥见此时大势已去,慌忙下了撤退指令。

  幸存的蒙古将士接到指令后,整备人马,便往樊城方向逃了去。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