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七十二章 偷坟掘墓

第九百七十二章 偷坟掘墓

  慕容世家怎么说都是江湖中的一个大门派,而且和少林寺关系还过得去,王远作为少林寺方丈首徒大师兄,自是不能随随便便就去慕容世界搜查。

  而且王远是什么身份?辽国南院大王!

  辽国的官,搜天朝的人,牛大人好大的官威呀。

  于情于理,王远都不适合和东方未明这种身份的玩家出现在慕容世家。

  可现在东方未明说什么慕容博还没有死,这个性质立马就变了。

  当初雁门关惨案是慕容博一手挑拨,辽国教官被少林寺方丈带领的中原武林人士合力“击杀”,江湖道义上,少林寺是被人借刀杀人,属于受害者。

  国际范围上,辽国官员因为慕容博的挑拨而死,辽国也是受害者。

  合起来,王远又是少林寺方丈的亲传弟子,又是辽国的南院大王,这可是双重受害人。

  当初是因为慕容博死掉,双方才没有继续找慕容家族的麻烦,现在听说慕容博还活着,王远自是不会任由他逍遥法外。

  王远此番前去,也算是理直气壮,这次不在慕容世家手里敲出来东西来,王远都对不起自己双重受害者的身份。

  毕竟东方未明说的有道理,慕容家可是有全套的七十二绝技……

  ……

  故人西辞黄龙府,烟花三月下扬州。

  离开上京后,王远和东方未明一路舟车,来到了姑苏。

  舟车真是一点儿也不夸张,先坐车再坐船,这一路倒腾,让王远不由得感慨还是跟着飞云踏雪好啊,一个飞机想去哪就去哪,丁老仙也行啊,画个圈圈就能到处溜达……

  姑苏城,王远早有耳闻。

  常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姑苏城的景色之美自是可想而知,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讲王远这还是第一次来。

  上次虽然去过王家,可那是从无锡开船走水路过去的,并没有经过姑苏。

  此时姑苏城下着小雨,来往玩家或NPC都打着伞,或带着斗笠匆匆而过,腰间挎着刀剑颇具江湖气息。

  城中各种小巷子,在烟雨蒙蒙中,勾勒出一幅如诗一般的水墨画。

  习惯了北方的宏伟建筑,江南城市的婉约,让王远这种粗犷之人,都忍不住想要吟诗作赋,不过王远属实读书不怎么努力,张着嘴咿咿呀呀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呀。

  “牛哥,你想说啥呀?”见王远张着嘴半天没说出来一个字,东方未明笑着调侃道:“是不是想说卧槽!”

  “屁!粗鄙之语岂是出家人该说的话?”王远撇嘴道:“我们出家人都说阿弥陀佛!”

  “哈哈!”

  东方未明哈哈一笑道:“走,跟我去逛逛吧。”

  “逛?不直接坐船过去吗?”王远问道。

  这种美景,要逛也得带个妞啊,和一个大老爷们逛的什么劲,何况东方未明还一身官服,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犯事被抓了呢。

  东方未明道:“得先买点东西。”

  “哦?登门拜访还要买礼物吗?”王远奇怪的问道。

  没听说过啊……朝廷搜查还要买礼物,这么给慕容世家面子嘛?难道就因为他们不是中国人?

  “咱们是去调查慕容世家的,自是要有所准备!就这样去办不成事……”东方未明笑的非常猥琐。

  东方未明以前没有当大内密探的时候,他的管辖地区就是苏杭一代,对姑苏城十分熟悉。

  跟在东方未明的身后,二人穿过几条狭窄的小巷子,来到了一架阴森森的杂货铺前。

  “这不是黑店吧……”王远看了一眼杂货铺,忍不住问道。

  这杂货铺所在的位置十分偏僻难找,人迹罕至也就罢了,大白天的还关着个门,显然不像是正经的店铺。

  “差不多!”

  说着,东方未明抬手,极有节奏的在杂货铺门口轻轻敲了几下。

  “吱嘎……”

  杂货铺应声而开,里面走出了一个脸色阴沉的老头,那老头两眼翻白,毫无生气,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比段延庆还诡异。

  王远见那老头,下意识的掌中运起了内力。

  “牛哥别冲动!”东方未明见状连忙压住了王远的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在那老头眼前晃了一下。

  “官……官爷……”

  老头看到令牌心中一惊,连忙道:“您怎么来了,小店可是正经生意!”

  “我呸!”

  王远差点没笑出声,正经生意大白天关门?那马里奥岂不是正经道士?

  “哼!”

  东方未明的官腔却是字正腔圆:“你是不是正经生意,你以为本官不知道吗?这次来这里,是找你帮忙的!”

  “啊?小老儿能帮官爷您什么忙?”老头惊慌道。

  “带我去店里挑点东西!”东方未明指了指店里,跟着那老头就走了进去。

  王远紧随其后。

  好家伙,这店里比店外还要引森,冷的和特么冰窖似的,屋里两边全都是一些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东西,那些东西造型确实很古怪。

  “唔……”

  看到这些玩意,王远终于知道这个店是干啥的了。

  这他娘的是卖古董的,而且还是现买现挖的那种。

  难道东方未明也要买古董?不应该啊。

  这时,东方未明也开始了自己的采购。

  洛阳铲,八卦罗盘,火把……

  “我擦,你买这些东西干啥?”王远看着柜台上罗列的一堆家伙事,头皮一阵发麻。

  “挖坟啊!”

  东方未明道

  “你疯了!偷坟掘墓可是重罪!”王远道。

  到底是传统家庭出身,王远虽然皮了一些,有些老观念还是刻在骨子里的,比如盗墓这种事他就非常抵触。

  “没办法!”东方未明道:“我去调查的就是慕容博那老东西的坟墓!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活着,找到证据以后便可以奏明皇上,继续调查慕容博。”

  说到这里,东方未明接着道:“不要说什么偷坟掘墓!我可是官府的人,那叫偷吗?那叫考古!”

  “你为何可以这么无耻!”王远斜着眼睛看东方未明。

  “这个嘛……”东方未明严肃道:“这得从牛家村说起了,我认识了一个姓牛的和尚……”

  “好了,你的故事没什么新意,快买吧!”王远直接打断。

  买完道具后,末了东方未明还不忘买了两张紫色的符纸,自己收下一张,另一张递给了王远。

  “买这玩意干啥?”

  “辟邪啊……咱们是去挖坟,万一遇到鬼怎么办。”东方未明笑道。

  “扯淡!”王远道:“遇到鬼不怕,就怕遇到人……你去挖慕容复他爹的坟,人家岂能饶你。”

  “你能不能闭上嘴……”东方未明瞪王远。

  这和尚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东方未明还是很接受别人意见的,掏出一张破布,把脸给蒙上了。

  接着还很贴心的问王远:“你要不要?”

  “我不用!”王远摆摆手道:“我有易容术……想变谁变谁。”

  说着,王远掏出一个面具,在面具上写下了包不同三个字,然后扣在了脸上。

  接着王远整个人一阵扭曲,变成了一个又高又瘦的黄衣汉子,一脸的欠揍模样。

  “啧啧啧……”

  东方未明也不是第一见王远的异术了,此时再见已然感到新奇。

  这么一个不要脸的技能出现在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人手里,江湖中还能如此平静也是怪事。

  采购完盗墓的工具,王远伙同东方未明出了小店,一路来到了码头,包了一只小船,直奔燕子坞参合庄。

  这俩坏蛋是来盗墓的,自是不敢堂而皇之的接近燕子坞,二人将船停靠在燕子坞一个极其偏僻的角落后,才敢爬上岸来。

  上岸后,东方未明拿出了风水罗盘,一通捣鼓后,确认了燕子坞墓地的方位,二人悄悄的摸到了一片墓园门口。

  这放眼往墓园里面望去,嚯!二人头都大了。

  这片墓园显然是慕容复家的祖坟。

  慕容复祖上是当皇帝的,这人口能少吗?一代传一代这么多年……传到现在说是家道中落,依旧是姑苏城的大地主。

  那姑苏房价可比四大都城都不遑多让,慕容家在姑苏却是各种靠水的别墅,就连阿朱阿碧那样的家仆,都有自己的庄园,就这势力,他家的人口可想而知。

  这墓园内的坟头数量亦是不言而喻。

  虽然上面都立着墓碑,想要找到慕容博的坟,也得找个半天。

  果然,大家族就是牛逼。

  ……

  “爸爸,你在干什么呢?”

  就在王远二人准备溜进墓园寻找一番的时候,突然二人背后传来了一个粗哑且稚嫩的声音。

  “???”

  王远二人也是做贼心虚,听到这声音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回头,只见一个小姑娘正横眉竖眼的盯着王远。

  那小姑娘长得着实丑陋,一只眼大一只眼小,鼻孔朝天嘴巴还很大……一嘴牙掉了一半,丑萌丑萌的,尤其是那霸气的表情唬的王远都一愣一愣的。

  “我喊你呢!怎么不理我?”

  见王远盯着自己不说话,那孩子走过来一脚踢在了王远膝盖上。

  “你在喊我爸爸?”

  王远头都大了,自己啥时候多出来一个闺女。

  “废话!那我喊他爸爸呢!”小姑娘转过脸对着东方未明就喊道:“爸爸……”

  “别别别……”

  东方未明连连摆手道:“我不是,他才是……他跟你闹着玩呢……”

  说着,东方未明小声对王远道:“包不同的闺女,包不靓……你自己看着对付吧。”

  “额……”

  王远无语,包不同那种嘴贱的杠精竟然还有孩子。

  “不靓啊,你怎么在这里,我和你东方叔叔在玩呢,你去别的地方!”王远一副长辈的语气,随手驱赶。

  既然是当爹的,应该也是有几分威严。

  “我不去!”

  可谁知那孩子和他爹包不同一个德行,梗这脖子道:“我就要跟你玩!快跟我玩!!”

  “我特么……”

  王远长这么大,连女朋友都没有过,突然有了这么大一个孩子,根本应付不了,这小妞虽然不招人待见,总不能一掌毙了她不是。

  太丧心病狂了。

  “怎么办?”王远问东方未明。

  “我特么怎么知道,我又没带过孩子!”东方未明抓狂。

  包不靓拽着王远的衣服不松开。

  “呵,单身狗!”王远嘲讽。

  “哎……”东方未明欲哭无泪。

  王远接着又道:“实在不行就……”说着,王远拿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这不好吧……她还是个孩子……”东方未明摇头道:“你可真是个畜生!”

  “他妈的,我说的是打晕他!”王远怒道:“你想什么呢,是不是人啊……”

  “你敢打我?”

  包不靓在一旁听到王远的话,嚷嚷着道:“你要打我,我就哭你看!”

  “我……”

  王远手一抖,差点每把这熊孩子给捏死。

  “行了行了,我跟你玩好吧!”

  王远是无奈了,只好妥协。

  “好,我们玩什么?”包不靓兴高采烈的问道。

  “玩什么?”王远想了想,笑眯眯道:“找东西如何?”

  “哦?找什么?”

  “慕容老爷的坟……咱们看谁先找到……”王远一脸坏笑。

  “那有什么意思!不玩!”包不靓噘嘴道:“玩捉迷藏吧,我藏你捉……”

  “呵呵!”王远呵呵一笑道:“看来你是找不到!既然找不到就算了吧!”

  “谁说找不到!”包不靓气鼓鼓道:“你们每年来的时候,我都会跟着……不就是那边那一个嘛?”

  说着,包不靓指了指最北面的一座巨坟。

  “多谢你了小姑娘!下次我在来当你爸爸……”王远微微一笑,屈指一弹,轻轻弹在了包不靓的脑门上。

  包不靓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东方未明鄙夷道:“真无耻啊,连小姑娘都骗!”

  “去你大爷的,老子是来帮你忙,你还说风凉话!”王远反鄙视。

  二人你一眼我一语互相挖苦着,来到了慕容博坟前。

  只见坟前的墓碑上刻着慕容博的名字。

  墓碑很干净,应该是经常有人前来打扫。

  王远和东方未明围着坟墓转了一圈,随便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顺眼的位置,抄起洛阳铲就开挖。

  二人虽不是专业的盗墓人士,可胜在武林中人气力足。

  尤其是王远,这一身的蛮力,毫无上限,洛阳铲在王远手里跟特么挖掘机一样,不消片刻,便在坟墓上掏出了一个直径一米的大洞。

  二人先后跳了进去。

  墓室里,一片黑漆漆的,点燃火把接着火光,二人看清了墓室的全貌。

  这个墓室相当大,周围陪葬的东西只有一些书籍之类,并未珍贵之物,更奇怪的是,墓室角落处还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放着一本翻开的书,似乎是有人在这里看过书来着。

  这要是在别的地方,绝对是相当稀松平常的事,可在这墓室里,却处处显出诡异。

  在坟墓里看书,这爱好颇为独特啊。

  墓室的正中央是一副巨大的棺椁,在这黑漆漆的墓穴中,看上去就有些瘆人。

  “来,搭把手打开它!”东方未明走上前去,掏出兵刃在棺椁上敲敲打打,还招呼王远帮忙。

  王远对这种事还是颇为抵触的,不情愿的走了过去道:“还真要开棺见尸呀?”

  “可不!”东方未明严肃道:“不见尸体,怎么能确定慕容博已经死了呢?”

  “万一有尸体咋办?咱俩岂不是干出了恶心的勾当!”王远撇嘴,偷坟掘墓本就死罪,开棺见尸罪加一等好吧。

  “放心!”东方未明道:“我看过原著,我赌棺材里没有尸体!”

  “如果有怎么办?”

  “赔你钱!”

  “就这样办!”王远拍板。

  “擦!”

  ……

  说完,王远一掌印在了棺椁上。

  “哗啦!”

  棺椁应声而碎,露出了里面黑漆漆的棺材。

  王重阳的棺材板王远都见过了,也不差慕容博一个……

  “嗬,这棺材还是大漆的呢……”王远感慨了一句,巴掌往上一抬,便把棺材板拍飞。

  随着棺材盖飞走,棺材里的事物,出现在了王远二人眼前。

  只见那棺材里只有几件破旧的遗物,并没有尸骨。

  慕容博的坟,也是一座空坟,

  看来正如东方未明所说,这慕容博当年并没有死,而是怕大辽和少林寺双方来追究此事所以诈死逃脱。

  “怎么样,我就说吧!”东方未明指着空棺材对王远道:“慕容博老匹夫没死吧,看来慕容世家果然有密谋造反的狼子野心。”

  “嘿嘿!”

  王远见此场景,亦是十分满意道:“本来我还怕没有理由去找慕容复索赔呢,现在慕容博既然没死……一切都好说了。”

  说到这里,王远随手在棺材里拿出了慕容博的陪葬衣物道:“这就是证据!”

  “哼哼哼!两个小贼果然没安好心!”

  然而就在二人得意之时,突然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了一个深沉的笑声,而且王远总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是在哪里听过。

  “谁?!!”

  听到这声音,二人连忙循声望去,直接方才那个小桌旁,坐着一个人。

  那人一身黑衣,和东方未明一样蒙着面,头发苍白,正一脸不屑的盯着王远二人道:“可惜了,这证据你们是带不走了,小命还得搭在这里。”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