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七十七章 玄慈最后的教导

第九百七十七章 玄慈最后的教导

  “???什么鬼?”

  看到这个江湖通告,王远微微一愣。

  丐帮,一个被削成狗的门派,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还有就是庄聚贤是谁?丐帮帮主不是洪七公和黄蓉,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

  更离谱的是,这个庄聚贤竟然还口出狂言,要重新定夺武林盟主。

  是玄慈提不动刀了嘛?谁给他的勇气?

  以前丐帮有萧峰在,事业蒸蒸日上,说是天下第一大帮一点儿也不为过,可这群臭要饭的脑子有坑,听信康敏那贱人的一面之词,自断臂膀把萧峰驱逐,丐帮从此一蹶不振,一代不如一代。

  而少林寺本身就是天下第一大派,传承千年,寺内高手如云。

  玄慈方丈更是为江湖人士所敬仰尊重,王远几次任务,更是让少林寺声誉如日中天天下闻名,无论是门派底蕴还是武林声望,都不是丐帮可以比拟的。

  单论个人实力,如果是萧峰要重新定夺武林盟主之位,肯定不会有人质疑丐帮的实力,可现在这个庄聚贤是什么鬼?听都没听说过,也敢挑战武林盟主?怕不是脑子有问题?

  这种大事,肯定所有玩家都要去凑个热闹,王远身为少林寺的大师兄,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在江湖中王远虽然声望很高,可也没少做过得罪人的事,即是武林大会,各大门派定然也会到场,王远还真怕岳不群左冷禅之流,会在武林大会上落井下石,搞少林寺一把。

  “呼啦啦!”

  王远刚要收拾一番回少林寺探探风声,突然一个飞鸽传书落在了王远的光头上。

  接过传书,是玄慈发来的,传书消息很简洁,只有一句话:“徒儿,速回!”

  “这……”

  拿着玄慈的飞鸽传书,王远有些失神。

  字里行间不难看出,玄慈似乎很急,甚至有一种急着见王远最后一面的感觉。

  这种情况,王远就非常少见。

  玄慈是何等样人?这老狐狸不仅佛法高深,修为极高,而且心思缜密,城府很深。

  平日里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王远坐在他对面,看着他笑眯眯的都不敢确认这老头到底是生气还是开心,如今连飞鸽传书里都带着急切,显然是有什么大事了。

  能让玄慈这么失态的情况,王远就见过一次,那便是虚竹失踪之事……

  看玄慈这么急,难道庄聚贤也是玄慈的私生子?

  不然这庄聚贤真的这么厉害?连玄慈都怕他把武林盟主抢了去?

  王远心中满是疑惑,对此不敢有丝毫怠慢,片刻都没有耽搁,直接驿站传送到了少林寺。

  来到少林寺后,少林寺此时不再像往日那般祥和,护寺棍僧严阵以待,山上山下都布置好了人手。

  显然对这次的武林大会十分重视。

  往日少林寺门庭若市,各派玩家没事都回来溜达一圈,瞻仰一下千年古刹,如今其他门派的弟子都被驱离,唯有少林寺玩家进进出出,大家面色严肃。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王远越发的觉得这次的活动有些哪里不对劲。

  “牛哥,你回来了啊!”

  就在王远纳闷的时候,突然正面走过来了几个玩家。

  这些人王远都认识,有职业高手功德无量和光天化日,还有方证弟子荧惑守心,以及少林寺高手大千世界。

  个顶个的都是江湖中的大高手,而且看样子他们依然飞升许久,身上的佛光流转,气势俨然。

  “恩!”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平日里王远和这几个人关系并不是很好,可别人主动打招呼,王远也不会给人脸色。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王远好奇的问道。

  这些家伙相互之间也不是朋友,此时聚在一起就很奇怪。

  “刚接了任务……要联合所有能联合起来的力量,做好少林寺的守备工作!牛哥你没接任务嘛?”三千世界算是这几人中和王远关系比较好的,主动解释道。

  “原来如此!我还没呢!”王远摇了摇头。

  看来玄慈也会给自己发布守备少林寺的工作。

  “嘿嘿!”

  这时,荧惑守心突然笑道:“牛哥你也不用太急着去接任务,有我们几个在,少林寺保证万无一失。”

  “?”

  王远怔了一下,荧惑守心这个讨厌鬼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这时,荧惑守心又道:“这次武林大会非比寻常,来的都是先天高手,牛哥你可别上去惹麻烦,您可是咱少林寺大师兄,万一被人一剑秒了,岂不是丢少林寺的脸。”

  “次奥……”

  王远满头黑线,就说这狗改不了吃屎,还以为荧惑守心转性了,原来这逼在这等着自己呢。

  如方证不服气玄慈一般,荧惑守心对王远这个大师兄心底也不是特别服气,曾被王远收拾过几次也不长记性,总想着在王远面前找场子回来。

  本来这家伙对王远的修为还有些忌惮,可此时见王远还没有渡劫,忍不住就开始犯贱了。

  言辞中满是对王远的嘲讽。

  哎呀,你还是少林寺大师兄呢,江湖中叫出名的好手哪个不是先天高手,你一个未飞升的家伙也好意思当大师兄,赶紧自己退位让贤吧。

  “哈哈!”

  一旁的功德无量也忍不住道:“牛哥,修为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可不要躺在以前的成绩上吃老本……”

  “没错,没错!”光天化日也在一旁随声附和。

  这几个家伙可都是吃过王远亏的人,此时见王远已经被二线玩家都落下了老远,一时间心花怒放,不落井下石几句,简直对不起自己往日受的那些气。

  怨气爆发。

  “呵呵!”

  在门派里,王远也不能残害同门,面对几人的嘲讽,王远呵呵一笑道:“你们几个就是记吃不记打,注意自己的身份,我就算修为再低,也是大师兄,有号令同门的权利,你们是不是不想混了!”

  “哪里哪里……”

  功德无量连连摆手道:“我们只是跟牛哥你开个玩笑,牛哥你请,玄慈方丈还等着给你发任务呢!”

  说着,功德无量就给王远让开了一条路。

  其他人也往旁边侧了侧身。

  王远看都懒得看几人一眼,径直往大雄宝殿走去。

  “切!神气什么?”

  看着王远离去的背影,荧惑守心直撇嘴:“就他这实力还敢装逼,早晚大师兄会换人!”

  “蹦跶不了多久了!”

  功德无量笑道:“这家伙不就是仗着自己是玄慈的徒弟吗?玄慈都要自身难保了,他牛大春算个屁,先让他得意一段时间!”

  来到大雄宝殿,王远拜过玄慈后,找个蒲团和玄慈面对面席地而坐。

  二人四目相对,玄慈一脸慈祥,眼神深邃,看着王远一言不发。

  王远发现,玄慈面容相较于上次见面憔悴了许多,显然是有很多心事一般。

  “师父!您唤徒儿来有什么事!”

  见玄慈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王远心里有些毛毛的。

  这老东西,有什么任务直接放就行了,干嘛这样盯着自己,莫不是知道自己又在外面做了坏事……没有啊,最近老子十分乖巧来着,还顺便拯救了一下世界,玄慈老东西应该赏赐才对吧。

  “阿弥陀佛!”

  听闻王远的询问,玄慈长颂了一声佛号,伸手摸着王远的光头道:“少林寺弟子玄慈,一生未建功绩,庆幸晚年收得一关门弟子,继承衣钵,实在人生一大幸事。”

  “喂?这是什么话?”

  嚯,玄慈盯着王远不说话就够可怕了,现在还这种语气,王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悟痴!”

  玄慈轻唤一声。

  “弟子在!”王远双手合十。

  “你这孩子很聪明,虽然为人小心思多了一些,可却富有正义感,拥有最本质的佛性!”说到这里,玄慈停顿了一下道:“你所修持的乃是佛门金刚护法之道,杀生普度并非旁门,但行走江湖你的佛性未必会被其他人了解,手段过于偏激,便会招惹是非,希望你能够收敛心性。”

  “弟子明白!”王远点头,心中更加疑惑,往日玄慈可从来不和王远说这种话,也没有像这般跟王远说教过,向来都是任由王远枉为,然后给王远善后的,如今说这般话,难道是不想再擦屁股了?

  “一念生,种种魔生,一念灭,种种魔灭!悟痴徒儿,为师若不在你在这世上便没有了管束,希望你能够自持,能做到吗?”

  “能!”王远再次点头,然后疑惑道:“你要去哪儿?是要退休了吗?是不是我又给你惹什么麻烦了。”

  说到这里,王远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在游戏世界里,王远关系好的朋友就没有几个,按照认识的顺序,玄慈算是第一,萧峰算是第二。

  萧峰当年被丐帮驱逐,可是王远亲眼所见,那种被迫退休的屈辱,王远是可以感受的到的。

  玄慈在少林寺当了这么多年老大,地位还是相当牢固的,若要使退休,八成是自己给他惹出了什么祸端。

  那玄慈固然卑鄙狡诈,可一直以来对王远都是百般呵护,视如己出,王远这般顽劣之徒,听到玄慈这话,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

  同时还在寻思,自己到底又犯了什么大错。

  “和你没有关系!”玄慈摇摇头道:“种孽因,得孽果,该来的迟早会来的!为师这一生无牵无挂,唯独怕我不在后,没人再管教你,你若出了什么事,也没人帮你承担,这少林寺没了我,以你胡作非为的性格,恐怕也是待不长久……我多希望能看着你成长,为少林寺独当一面。”

  “这……”

  王远低着头,没有言语。

  突然莫名的感到一阵伤感。

  这大和尚顽劣归顽劣,也不是铁石心肠,哪怕明知道玄慈只是一组数据,可二人相处这么久,早已有了师徒情分。

  玄慈自知大限将至,都不忘担忧王远,王远心里自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触动。

  他娘的,这狗屁游戏策划,干嘛要把一个NPC搞得这么真实。

  “放心吧师父!”

  王远沉吟了片刻,抬起头道:“虽然弟子还没有渡劫先天,可以弟子如今的修为,只要我在,天下没有人可伤得了你!无论得罪过什么人,我都能让他有来无回。”

  王远这话绝对是发自肺腑。

  他能为了玄慈,对萧峰隐瞒萧远山是被玄慈害死的真相,此时定然也会尽力维护玄慈。

  莫说是旁人,即便是萧峰找上门来,王远也愿意豁出自己的脸面,求萧峰放玄慈一马。

  “哈哈!”

  玄慈哈哈一笑,摸着王远的光头慈祥道:“傻孩子,你可千万不要冲动!为师有为师的想法。”

  “不行!”

  王远嘴硬道:“你要是不在了,我再惹了祸,谁给我擦屁股!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你别把自己想的这么伟大!”

  “痴儿!”

  玄慈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见玄慈又不说话了,王远道:“你叫我来不会是就为了告诉我这些没用的话吧,我看别人都接到守备少林寺的任务了。”

  “守卫少林,那是各院弟子的职责!”玄慈道:“你即是我的亲传弟子,这些粗活自是不用你来做,你只需要跟随在我身边即可。”

  “额……”

  王远挠头,看来方丈的弟子牌面也大,粗活累活都用不到自己来做。

  “那我就坐在这里跟你聊天?”王远又道。

  讲道理,虽然王远和玄慈交情很深,但玄慈并不是萧峰那种有趣的人。

  萧峰这家伙平易近人,风趣幽默,只要有酒就能和王远聊个三天三夜不停点,玄慈这家伙却是标准的佛家弟子,那种不接地气的姿态,就让人难以接近。

  真的和玄慈待在这里聊天,王远怕不是会被逼疯。

  “你不是有一本金刚经吗?可以研读一下!”玄慈笑眯眯道。

  “啊?那玩意又不是功法秘籍,我看他干什么?”王远撇了撇嘴。

  说起这金刚经,王远就生气,自己兜了一大圈,帮玄慈带回了私生子的消息,这老和尚小气的就给了一本没用的经书。

  这会儿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损不损啊。

  “哎!”玄慈叹气道:“为师大限将至!会害你吗?”

  “这……”

  王远愣了一下,当即把《金刚经》拿了出来。

  这可是达摩祖师手抄本,对于少林弟子而言,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但对玩家来讲,不能学的东西全都是垃圾……何况这金刚经里的内容,一般人也看不懂啊。

  玄慈有意暗示,王远也属实无聊,只得翻开书页,开始研读。

  如是我闻……

  随着王远将《金刚经》一字一字读出来,那金刚经上被王远读出的字化作一朵朵金色的莲花,从书本里飘出来,钻进了王远的衣服内,贴在了王远的后背上。

  “????”

  看到这奇怪的场景,王远眼睛都直了:“什么情况啊这是?”

  “阿弥陀佛!”玄慈假装惊讶道:“想不到悟痴徒儿你竟有如此高深的佛法修为,可以用心感悟《金刚经》,真乃大机缘也!”

  “我……”

  王远服了。

  这玄慈老和尚,还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是他让自己读金刚经的,这会儿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果真老狐狸。

  不过仔细想想,玄慈做的也没错。

  他到底只是一个NPC,如果明目张胆帮助王远作弊,自己被人道毁灭倒没什么,毕竟大限将至,早死晚死都一个样,可王远作为直接收益人,肯定也会被系统拿去调查。

  说到底,玄慈才是最聪明的人。

  临死前,也不忘送亲传弟子一场造化。

  领会到玄慈的良苦用心,王远心里更加难受……

  金轮法王曾说过,对于没有儿女的出家人来讲,传承是最为重要的,亲传弟子之于师父,那便是亲生儿女一般,玄慈对王远的感情自是可想而知。

  得知《金刚经》得特殊效果后,王远也不再抵触手里的经书,逐字逐句将金刚经朗诵了出来。

  何以故,须菩提!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一切有为法……

  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金刚经》不是网文,字字珠玑,句句精要,一共也没多少字。

  三十二品,很快就被王远读完。

  经文也全部化作的金莲,贴在王远后背上,化成了红蓝粉三色莲花,栩栩如生,如同大师亲手所绘制的纹身。

  “咦?也没有什么属性提升啊。”

  读完《金刚经》后,王远突然发觉,方才场景虽然酷炫的很,但是自己的属性并没有丝毫改变,只是后背上多了半背的纹身。

  “属性?”

  玄慈淡淡道:“有些东西,可比属性要重要的很,你虽是佛门弟子,但却身怀道门神功,是真正的佛道双修,若得两家典籍加持,自会有无上妙道大神通。”

  “呵……无上妙道……这话可不像你一个和尚该说的。”王远忍不住嘲讽。

  “三教合一为根本,练气化虚固元神!”玄慈淡淡道:“我虽禅宗弟子,可佛法无边,道法自然,无甚高低贵贱,有容乃大,方可立见根本!”

  “哦……”王远点头。

  “你听懂了吗?”玄慈又问:“我能教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我再想想!”王远似懂非懂,抓了抓脑袋。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