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坐悟黄庭

第九百七十八章 坐悟黄庭

  不难看出,玄慈老和尚是要在自己退休前,尽可能的要在不触犯规则的情况下,给王远透露一些消息。

  王远心思缜密,自是明明白白,不过玄慈这样的打哑谜,属实让人有些搞不明白。

  佛道一家,三教合一……金刚经……

  王远暗自猜度。

  寻常观念里的三教就是儒道释三家,王远所修武学结合佛道两家之长,虽说是三教合一,其实就是佛道两门。

  玄慈既然用金刚经来提点,必然是为了告诉王远,你已经学了佛家最高经典,现在还应该搞一本道家经典来读。

  和金刚经相对的,不就是道德经?

  这两部典籍倒是随处可见,可如果只是这样,玄慈也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的暗示王远了,所以王远手里这本《金刚经》定然有非凡之处。

  思及此处,王远拿这手里的《金刚经》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这本经书和寻常金刚经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有,那便是王远手里的《金刚经》是达摩祖师手抄版。

  “手抄版!!”

  王远蓦的一楞。

  难道问题就出在这【达摩祖师手抄版】上?

  游戏里的确有一个设定,但凡是祖师手抄版的经书,都有非凡的效力。

  最直观的就是那三本原版九阳功,王远曾用来给张三丰合了一本《九阳神功》来着。

  说起张三丰,王远再次眼前一亮。

  在游戏大背景中,达摩祖师是武道之祖,能和他齐名的只有张三丰,张三丰又是一个道士……莫非得搞一本张三丰手抄的经书?

  这个……别说,还真有!

  王远突然想起来,自己很早以前去杀杨逍的时候,坠落昆仑仙境,从张无鸡埋茎处挖的一本经书,便是张三丰手抄版的《黄庭经》。

  说起来这黄庭经也是道家著名典籍之一,而且据说还以一门修仙功法,真正能领悟的人都成了仙。

  这和《金刚经》的效力差不多,领悟《金刚经》的人,也都成了佛。

  不过这本《黄庭经》在不久前已经被王远送出去了……送给了灵观大和尚,换了一本《洗髓经》……

  “特喵的,不会这么坑爹吧!”

  王远有些郁闷。

  为什么自己觉得是垃圾的书,全特么是好东西。

  《亲热天国》,王远一直当是小黄书的,在灵观和尚那里换了一本《易筋经》来,后来王远才知道,那其实是《洗髓经》原本。

  后来为了换回《亲热天国》,竟然把张三丰手抄的道家经典也给扔了出去。

  《大武仙》中的NPC都属狗的,给他东西容易,想把东西要回来那就难了,灵观虽然没啥脑子,可越是没脑子的NPC越遵循这个规则,玄慈这般聪明人,起码还能讨价还价呢,灵观能够等价交换就已经值得清醒了。

  按照等价交换原则,洗髓经换易筋经,想要把《黄庭经》这么珍贵的东西换回来,最起码也得是同一级别的道具倒是。

  这特么的去哪儿找。

  “师父啊……”

  思来想去,王远也是无奈,只得苦着脸哀求玄慈道:“达摩祖师的遗迹还有多少,能不能再给我一本?”

  目前情况来看,只有达摩祖师的手抄经典,才能换回张三丰的手抄经典。

  早知道就不把那本梵文易筋经还给玄慈了。

  “阿弥陀佛!”

  玄慈无语道:“你当达摩祖师的手抄经典是大白菜?想要就有?莫要胡言乱语了,为师这里没有。”

  “那怎么办……”

  王远郁闷道:“我本来手里有一本道家经典,可之前为了换回洗髓经,就给了灵观和尚……实在不行方丈你下一个命令,让他把书还给我。”

  “恐怕不行……”

  玄慈摇头道:“那灵观和尚乃是我的长辈师叔,辈分极高,即便是我都得对他恭敬有加,他一没违反戒律,二没有抢夺你的东西,我怎能这样做。”

  “那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拿不回来吧。”王远道。

  “你可以拿经书换啊……”玄慈道。

  “那你还有没有达摩祖师的遗迹?”

  “你当是大白菜呢!”玄慈又把话绕了回来。

  “次……阿弥陀佛!”王远咬牙道:“感情老师你在跟我套娃呢。”

  “阿弥陀佛!”玄慈道:“为师给你讲个骑着驴找驴的故事吧……”

  “你的意思,我是驴还是那个蠢货?”王远不满的问道。

  玄慈这老和尚也是邪恶的很,骂人不带脏字,无论是驴还是蠢货,都是在嘲讽王远沙雕的意思。

  “你以为呢?”玄慈低头看了一眼王远手里的《金刚经》。

  “这……”

  王远见状怔了一下,拿起《金刚经》道:“你是说,让我用金刚经去换?”

  玄慈连忙道:“老衲可什么都没说!是徒儿你悟性高自己领悟的!”

  “可这《金刚经》没字了啊。”王远翻开金刚经,里面一片空白,甩了几下,夹缝里也没藏着东西。

  金刚经的经文,早就化作符咒贴在了王远的后背上。

  “无字之经,才是最高的智慧……”玄慈道:“那六祖慧能大字不识,有字无字有何区别……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

  “好了,我明白了!”

  见玄慈又要长篇大论,王远赶紧打断。

  王远发现,虚竹这么欠揍不是没有原因的,那罗里吧嗦的样子,像极了玄慈老和尚。

  不等玄慈继续忽悠,王远把《金刚经》塞进怀里,直奔少林寺后厨。

  此时少林寺多事之秋,少林寺僧人都去山上山下戒备了,少林寺的后厨也冷清了许多。

  王远经常来后厨溜达,没有火工头陀的引路,也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灵观老和尚的住处。

  此时,灵观大师的房门紧闭,隔着老远,王远都能感受到浓郁的灵气。

  王远走至门前,刚要敲门。

  “吱嘎!”

  禅房的门迎声而开,禅房内传来了一个声音:“是悟痴啊,进来吧!”

  “????!!!!”

  听到禅房内的话,王远惊骇不已。

  自己远在门外,并未敲门,为何屋内之人知道自己来了?更令人感到诡异的是,屋内的人竟然知道自己是谁……这是何等的感知能力?

  最让王远感到纳闷的是,这声音是有些耳熟,可语气却是极为陌生,屋内坐着的到底是什么人?

  王远越想越惊,打起了十二分戒备,满怀疑惑的走进了禅房内。

  一进禅房,王远更疑惑了。

  这间禅房是灵观老和尚的住所绝对没错,和这老和尚疯疯癫癫,后出的火工和尚们都看不起他,除了给他一口饭不让他饿死以外,很少有人理会他。

  所以灵观老和尚的房间,素来邋里邋遢。

  而此时这间禅房不仅干净整洁,一尘不染,角落处还焚着香,屋内淡淡的檀香味,让人心旷神怡。

  王远走进内室,只见一中年僧人,正坐在禅床上闭目打坐。

  那中年僧人胡子和灵观一样很长,但却干净整齐,飘飘然仙风道骨,此时他打坐的姿势亦是道门的五气朝元。

  早就非常诡异了。

  一个陌生的中年僧人,占了灵观和尚的禅房,在这里修炼道法……而且还和王远很熟的样子。

  真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坐!”

  王远走进内室后,僧人睁开眼睛,指了指王远身旁的蒲团。

  王远盘膝而坐,然后纳闷的问道:“阁下何人?为何不见灵观大师?”

  “哈哈哈!”

  听到王远的问题,中年僧人哈哈笑道:“小悟痴,老衲就坐在你面前,难道你都不认识了吗?”

  “啊???!!”

  王远直接愣住了,愣了足足有十秒,这才喃喃道:“不能啊?你是灵观大师??开什么玩笑?”

  灵观老和尚是个很有个性的人,虽然王远只和他见过即便,但却印象极其深刻。

  那老和尚又胖又邋遢,胡子乱糟糟的,若不是身处少林,王远都能把他当是丐帮长老……其实就算是丐帮,净衣派长老也是干净整洁的很。

  而眼前此人,说不上消瘦把,但身材却是匀称的很,面容干净整洁,身上一股仙气,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敬意。

  更离谱的是,灵观老和尚只是个傻子,平日里说话都说不利索,眼前这僧人言语间透着一股智慧,说他是灵观,王远宁愿相信自己是杯莫停。

  “没错!老衲正是灵观!”灵观淡淡的笑道:“原本我浑浑噩噩,无欲无穷,无意间习得了易筋经的至高武学,后来你送我一本《洗髓经》让我易经伐髓,清除体中浑浊之气,再后来你又送我一本《黄庭经》,如今我方才能开启智慧,领悟大道……老衲能有如此修为,多亏了悟痴你啊!”

  “我……”

  王远此时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是好了,只得摆摆手说道:“哪里哪里!这都是灵观大师您的造化……”

  王远可一点都没有谦虚。

  他本来的想法,仅仅只是在灵观手里骗易筋经而已,谁知道自己三番两次的找他换经书,结果无意间培养出了这么一个人才出来。

  这都是命啊。

  世界上多少人,辛辛苦苦勤学苦练,就为了有一朝能参悟无上秒道,可有些人却是命好的不行,摔个跟斗捡本秘籍,钻个地道学本绝学,走到哪里都有小妞陪着也就算了,还有人去冰窖睡个姑娘就搞了一身内力,你特么能往哪说理去?

  有些煞笔的运气,就是能让人感叹世道不公。

  灵观老和尚能有如此机缘,亦是的他的造化。

  这都是命,犟不得……

  “呵呵!”

  灵观微微一笑,也不揭破王远,而是淡淡道:“少林正值多事之秋,悟痴你乃是方丈亲传弟子,为何还要来这后厨溜达,寻老衲何事?”

  “那个……”

  王远纠结了一下道:“为了经书而来。”

  此时灵观的修为之高,王远已经完全不到底了,保守估计也得和张三丰平级,这种角色就算没学过招式,也不是谁都可以惹的,王远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原来是为了《黄庭经》的。”

  灵观倒也大气,笑着道:“这本书我已经全部背下来了,而且又是你送与我的,还给你倒也无妨。”

  “真的吗?”

  王远喜出望外。

  游戏里越是高,越特么卑鄙,本以为灵观开启灵智后,也会跟自己墨迹一番,想不到他竟然还保留这一份单纯。

  “不过……”这时灵观又道:“按照规矩……我不能就这么给你。”

  “我特么……”

  王远满头黑线,收回方才的话,,都是喂不熟的。

  “所以你想把黄庭经拿走也不难!”灵观淡淡道:“再给我找一本差不多的书来就行了,不然我不能还给你,上面有规定,不能在你们这些人面前吃亏。”

  灵观就分的很清楚。

  这《黄庭经》是王远给的不假,可却是自己拿《洗髓经》换的,而《洗髓经》也是用《易筋经》换的。

  如果就这么给了王远的确是亏了。

  “这个……”

  王远看了看怀里的无字金刚经,又纠结了。

  讲道理,王远万万没想到,灵观这个傻和尚竟然开启了灵智。

  如果这和尚还是和往常一样傻兮兮的,拿这本无字经书递过去,置换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毕竟傻子嘛……

  可现在这灵观和尚开了灵智,有了智慧,看起来比王远还聪明些嘞,王远哪里还敢拿无字经书忽悠他。

  “换吗?”

  见王远踌躇不定,灵观淡淡的说道:“山下的人马上要打上来了,你没多少时间犹豫了。”

  “唔……”

  王远沉思。

  玄慈大限将至,山下的人上山后,便是玄慈退休之时……玄慈一退休,可就没人再暗中指点自己了,所以必须赶在山下之人上山之前作出决定。

  “豁出去了!”

  王远咬着牙,心一横,掏出那本无字金刚经就递了过去。

  递过去,可能有机会换到,不递过去,肯定拿不到,为何不赌一把呢。

  “这是?”

  灵观结果金刚经翻了几页,眼中满是疑惑。

  似乎也看不明白王远到底是什么阴间操作,竟然拿了一本白纸忽悠自己。

  “此乃无字之经!”

  王远开始学着玄慈的语气忽悠:“六祖慧能大字不识亦能领悟金刚经,上面有没有字又有什么却别呢?所谓佛法无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王远不仅把玄慈的话复述了一遍,还把自己记下的那几句金刚经经文也加了上去。

  “恩……”

  灵观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那本《黄庭经》,递给了王远道:“阿弥陀佛,悟痴,你心怀大道,必成正果,福生无量天尊!”

  王远:“……”

  喂,老哥,知道你佛道合一,你不用把两道术语都用在一起好不好,你本质还是个和尚,天尊你妹啊,要不要在念几句金光咒听听。

  不过接过经书王远还是暗暗捏了一把汗。

  得亏听了玄慈的几句忽悠之词,不然还真的满混不过去。

  取回《黄庭经》后,王远一溜小跑的回到大雄宝殿,然后坐在玄慈面前,开始朗诵《黄庭经》。

  上清紫霞虚皇前,太上大道玉晨君……

  王远每念一句,玄慈的眉毛就跳动一下。

  当着佛陀念《黄庭经》,王远肯定是有史以来第一人。

  换做常人,肯定要骂王远大逆不道,但玄慈活的明白,佛陀和道祖都一样,拥有宽广渡人的胸怀,肯定不会介意有人在他面前有不同的信仰和理念。

  只有那些自以为是的信徒,才会以自己狭隘的内心,做出一副为神代言的样子,以此谋求私利。

  无论神佛,有容乃大才是正道,凡是容不得他人的教义,皆是邪祟妖魔。

  随着王远将经书一字一字念出来,《黄庭经》上的经文,和方才的《金刚经》一般,也化作了一股清气符文,飘飘然穿过王远的衣服,贴在了王远后背上。

  三十六部经典念完。

  书上所有的经文全部消失,而王远后背上,多了一片绿色的荷叶,苍翠欲滴。

  金刚经化作的三色莲花,在荷叶的衬托下,更显生机勃勃。

  “阿弥陀佛!”

  看到王远身上这番变化,玄慈双手合十长颂佛号:“悟痴徒儿你过来!”

  “师父!”

  王远起身走到玄慈身旁。

  “哎……”

  玄慈长叹一口,抚摸着王远的光头道:“你有此般修为,又得佛道两派加持,如今为师已没有遗憾,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师父……我……”

  王远就是听不得玄慈这话,本来还挺开心的,玄慈这么一叹气,王远也跟着伤感起来。

  王远刚要说几句扯淡的话活跃下气氛,突然殿外跑进来一个小和尚,惊慌道:“掌门方丈,不好了,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到访!”

  “鸠摩智?他怎么也来了?又要凑热闹?”

  听到鸠摩智的名字,王远倒是有些意外。

  这个吐蕃番僧真是哪哪都有他,什么热闹也凑……这家伙虽不是大奸大恶,可人品不怎么滴,怕不是要趁火打劫。

  “带我前往!”

  玄慈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袈裟道:“悟痴,你也随我前去吧!”

  “遵命!”

  王远双手合十,跟在了玄慈的后面。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