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七十九章 版权问题

第九百七十九章 版权问题

  “g!duang!”

  随着三声悠扬的钟声,王远和玄慈来到了大雄宝殿外。

  少林寺各院高僧以及门下弟子,也都跟随而至。

  荧惑守心和功德无量等人作为各院首席弟子,也赫然在列,跟在各自师尊身后。

  少林寺其他僧众也正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顷刻间,大雄宝殿外便聚集了数百人。

  这时候,八个和尚从正门外缓缓走来。

  王远抬起头来四下张望。

  为首的那个中年僧人王远自是熟悉的很,正是鸠摩智同学。

  这小子在中原没事做,处处打酱油,在哪都能遇到他。

  跟他前来的七个和尚年纪都已经很老,服色与少林寺也大有不同,显然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

  其中一僧高鼻碧眼,头发鬈曲,身形甚高,俨然不是中原僧人,打扮长相倒像是印度人。

  胡僧身旁的老者约有七十来岁年纪,身形矮小,双目炯炯有神,顾盼之际极具威严。

  “这不是神山吗?”

  看到那老者,王远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五台山的神山上人。

  当初王远寻找《四十二章经》的时候,就和这老家伙打过交道。

  此人虽然所学功法粗浅,都是江湖把式,可其修为之高不在玄慈之下。

  武林中将其和玄慈并称降龙伏虎二罗汉。

  这老和尚能把粗浅的功夫修炼到这个层次,足见其天赋之高。

  只不过人比较倒霉……他要是像张无忌虚竹那般福源,怕不是早就是绝顶高手了。

  之前王远见此人的时候,这老家伙似乎对玄慈颇有意见,此时带人上少林寺,莫非来者不善,心怀不轨?

  玄慈说的大限将至,莫非就是他?

  王远黑着脸,恶狠狠的瞪了神山上人一眼,心中暗暗道:“就凭这些杂鱼,若敢对玄慈不利,老子直接就捏死他们。”

  其实王远并不怕是别人前来找麻烦,怕的却是萧峰。

  毕竟从情理上来讲,只有萧峰才和玄慈有直接的仇恨。

  而且王远和萧峰玄慈这关系,夹在中间属实不好做人。

  就算王远要维护玄慈,以萧峰的实力,王远也不见得能维护的住。

  所以,王远已经想好了怎么替玄慈跪地求饶……

  王远把萧峰的性格拿捏的死死的,萧峰是有情有义的汉子,王远若是这般做,他肯定不会再强行动手。

  这样就能让玄慈苟住一条性命。

  ……

  如今在座的各位僧人武功修为虽高,能撑的住的也就鸠摩智一人,见只是这群杂鱼,王远心中安稳了不少。

  只要不是萧峰,王远就有把握护住玄慈。

  玄慈引诸人来到大雄宝殿内。

  拜过殿前佛像后,便分宾主坐下。

  玄慈指着众人给大家介绍:“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

  大家都听说过神山上人威名,连忙参拜。

  参拜过后,玄慈又依次引荐其他几位僧人。

  “大轮明王鸠摩智……”

  这个大家都认识……这和尚上蹿下跳的在中原到处装逼,玩家里认识他的人也不少。

  其他什么观心,道清,觉贤,融智,神音……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得道高僧。

  不过都是龙套,没必要理会。

  最后一个,玄慈指着那胡僧道:“此乃天竺高僧哲罗星。”

  大殿内,少林寺众弟子拜过之后,诸位老僧也纷纷回礼。

  寒暄过后,玄慈道:“诸位皆是佛门的有道大德。今日同时降临,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甚盼七位大师开坛说法,宏扬佛义,合寺众僧,同受教益。”

  “不敢当!”

  这时,神山上人淡然道:“少林庄严宝刹,小僧心仪已久,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六十年后重来,垣瓦依旧,人事已非,可叹啊可叹。”

  这老家伙内功修为属实不弱,声若雷霆,如雷贯耳,使得所有人为之一振。

  不过听到他的话,众人俱是心中惊讶。

  王远也皱了皱眉头。

  这货显然是来找茬的。

  “阿弥陀佛!”玄慈可是个老狐狸,岂会这么容易就被激怒,这老头颂声佛号淡淡道:“天下佛门是一家,清凉寺,少林寺又有什么区别呢?”

  “哼!”

  神山上人冷冷道:“小僧当年来少林寺求教,是仰慕少林寺武学,早知少林寺名不副实,当年小僧也不会有少林之行了。”

  “???!!!”

  神山上人此言一出,大雄宝殿内,众少林弟子尽皆变了脸色。

  少林寺乃是天下第一大派。

  来少林寺的玩家,无一不是敬仰少林武学。

  或许在众多玩家眼里,少林寺攻击不如华山剑法犀利。

  实战不如天山派那般强势。

  但论综合实力,无论是武器拳脚还是内功,少林都是一流,不仅全面,综合实力也是极强。

  最具代表性的,当年华山论剑的天下第一高手就是出自少林寺。

  在座各位少林玩家,都是各院高手,拜入少林皆是因为如此。

  平日大家自己可以随便调侃少林寺不够强力,可现在被人指着脸说少林寺沽名钓誉,名不副实,大家的心态自是有所不同。

  清凉寺算个叼毛,也敢在这里口出狂言。

  王远则眯着眼睛,一言不发,想看看这老家伙到底想放什么屁。

  玄慈方丈道:“师兄何出此言?敝寺上下,若有行为乖谬之处,还请师兄明言。有罪当罚,有过须改。师兄一句话抹煞少林寺数百年清誉,未免太过。”

  “哼哼!”

  神山上人道:“少林寺乃佛门之地,并非官府衙门,为何私自囚禁他人?莫不是持强凌弱??”

  “呵呵!”

  玄慈闻言微微一笑,俨然已经知道了众人的来意。

  玄慈转过头对玄寂道:“玄寂师弟,你来说明吧。”

  玄寂朗声道:“七年前,天竺高僧波罗星来到本寺,本寺以礼相待,而波罗星大师却借翻阅佛学经典之际,在少林寺藏经阁偷阅少林武学,发现时已经学会了三门绝技,少林武学虽然平平无奇,但佛法无边,武学却有国界,自是不能外传,何况中原武林偷学武学也是大忌,中土武学传到天竺亦是后患无穷,与中土佛门和天竺佛门百害而无一利,故而经过再三商议,波罗星大师被留在了本寺参研佛法。”

  “哦?”

  王远闻言看了看玄慈,又看了看神山上人。

  心里也琢磨过味道来了。

  神山上人王远是打过交道的。

  此人天赋绝佳自视甚高,无奈没有好的功法,故而武学上限止步于此。

  这家伙当年来少林寺求学,就是贪图少林绝技,求而不得心中自是有所执念。

  那哲罗星和波罗星都是天竺番邦僧人,如何知道少林寺有高深武学,怕不是受了神山上人指示,才来偷阅少林寺七十二绝技。

  不然的话,就神山上人那小心眼,如何会为了别人出头。

  这狗东西上蹿下跳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玄慈何等精明,此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诡计。

  “哈哈哈哈!”

  玄寂话刚说完,神山上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为何不准弟子探视?”

  “既然学了少林武学,自是不能任由他转告旁人。”玄慈道。

  “哈哈哈!”

  神山上人哈哈大笑道:“少林寺果然强硬。”

  “若是清凉寺武学被人盗取,神山师兄会如何做?”

  玄慈见他态度傲慢,也不生气,而是淡淡的问道。

  神山上人微笑道:“武功高下,全凭各人修为,拳经剑谱之类,实属次要。要是有哪一位英雄好汉能来到清凉寺中,盗去了敝寺的拳经剑谱,老衲除了自认无能,更有什么话说?难道人家瞧一瞧你的武学法门,还能要人家性命么?还能将人家关上一世吗?嘿嘿,那也太过岂有此理了。”

  “说得好!”

  王远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神山师伯将那些秘籍经典拿来分享一下吧。”

  王远多贼啊,抓住别人的话把,就往死里捏,一向是王远的常规操作。

  这神山上人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像极了网络上的键盘侠。

  一副,不就是秘籍吗,看看又怎么了,难道你会死。的态度,属实让人反感的很。

  既然他说看看也无妨,王远自是要满足他。

  “没错,神山师伯,拿出来看看嘛……”

  荧惑守心等人虽然不喜欢王远,可更反感神山上人,见王远回怼过去,也忍不住随声附和。

  一时间大雄宝殿内众僧人的眼光皆落在了神山上人身上。

  眼神中三分渴望,七分玩味。

  “你!!”

  被王远摆了一道,神山上人大怒,指着王远道:“我和玄慈方丈说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了。”

  “阿弥陀佛!”王远道:“小僧以理论事,和辈分有什么关系,我是玄慈方丈亲传弟子,这里是少林寺大雄宝殿,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吗?你口口声声说少林寺强势,你来我少林寺门,却不让我这个大师兄说话,到底是谁强势?拿辈分压人的可不是我们玄慈方丈。”

  “我……我……”

  神山上人武功卓绝,耍嘴皮子的确不行。

  何况王远的嘴皮子功夫师承玄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如何是神山上人可以抵挡的,三言两语,王远就占据了主动。

  对于王远的行为,玄慈老师相当满意,笑眯眯地说道:“徒儿,不可无理!神山老师到底是长辈。”

  说到这里,玄慈接着又道:“倘若这些武功典籍平平无奇,公之于世又有何碍?但那些拳经剑谱内容精微,武林中素所钦仰,要是给旁人盗去传之于外,辗转落入狂妄自大、心胸狭窄之辈手中,那未免贻患无穷,决非武林之福。”

  说到“狂妄自大,心胸狭隘”八个字的时候,玄慈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神山脸色黢黑,自然知道玄慈意有所指。

  王远和玄慈这爷俩一唱一和,一捧一逗,当即让大殿内其他人也俱是看清了神山上人的嘴脸。

  这老东西居心叵测,话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就是馋少林寺的武功秘籍。

  “阿弥陀佛!”

  神山上人被王远拿下,这时一旁的鸠摩智也跳了出来,宝相庄严道:“哲罗星师兄万里东来,难道方丈连他师兄弟相会一面,也是不许么?”

  到底是专业打酱油和稀泥的高手,鸠摩智这一句话就很到位。

  你少林寺不让人家兄弟相见,说是怕泄露武学。

  现在这么多人在,你总不能还是不给见一面吧。

  如果不让二人相见,少林便又理亏,处于被动。

  “那有何难,有请波罗星师兄!”玄慈并没有拒绝,还是吩咐执事僧,把波罗星带上少林大雄宝殿。

  波罗星哲罗星兄弟见面,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王远:“……”

  这真是兄弟俩?王远对此深表怀疑。

  二人叽里呱啦,互相倾诉了半晌。

  哲罗星突然用华语道:“玄慈方丈说假话,我师弟只是来藏经阁看佛经,没有偷学武功,佛家典籍是天竺的,达摩祖师也是天竺的,为什么不能看?他教了你们,你们却关了天竺比丘,忘恩负……那什么。”

  “出家人不打诳语!”

  玄慈道:“波罗星师兄,你若说谎,不怕坠阿鼻地狱吗?”

  “我不说谎!”波罗星连忙道。

  “哼!”

  玄寂道:“那你为何身怀三门少林寺绝技?”

  “我……”波罗星一时哑口无言,不知道如何辩解。

  “哈哈哈!”

  神山上人却是笑道:“中土佛门果然受惠于天竺佛国不浅。当年达摩祖师挟天竺武技东来,传于少林,天竺武技流传至今,波罗星师兄身怀武功绝技,又有什么意外呢,般若掌摩柯指,大金刚拳,般若,摩柯,金刚,听名字就知道都是天竺绝技,你们少林寺才是后学的。”

  “擦!”王远闻言,不由得撇嘴。

  好么,这狗东西真是有够不要脸。

  玄慈曾不止一次提到过,少林寺虽源于天竺,但少林武学尤其是七十二绝技皆是少林高僧所创,神山上人却偷换概念,用文字游戏掩盖原创事实。

  感情创作七十二绝技的高僧都没有版权,拿出来一看作者都是天竺的达摩祖师。

  这也太霸王条款了。

  波罗星也吹牛逼道:“我们天竺绝技三百六十门,区区七十二绝技都是天竺武学。”

  “……”

  少林寺众僧,低头不语。

  这个版权问题不好整啊……人家就那些摩柯般若等关键词耍赖,你有什么办法?

  就在众人无计可施的时候,王远又出来道:“这个也好办!我倒是有办法。”

  PS:人在老家,手机码字,早上起来中指一直疼……今天就这些了,我感觉我废了。。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