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八十一章 你牛爷还是你牛爷

第九百八十一章 你牛爷还是你牛爷

  “哗……”

  王远此言一出,大殿内所有人皆是一片哗然。

  什么叫狂妄?这就是!

  鸠摩智那通天彻地的修为方才大家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如他这般高手,纵观天下之大,也找不出几个来。

  在座的各位有一个算一个,都自诩非鸠摩智一合之敌。

  王远不过是玄慈的弟子而已,修为尚未到先天,却敢放言挑衅,说什么怕鸠摩智不敢和自己单挑,如此狂妄无知的言语,简直不像是个出家人。

  “阿弥陀佛!”

  玄慈连忙颂了声佛号道:“徒儿,莫要无礼,你如何是国师的对手。”

  方证也道:“悟痴,退下吧,明王他修为通天,你绝非他的对手。”

  一旁的荧惑守心几人更是抱着胳膊不屑道:“这牛大春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知道天高地厚,鸠摩智是他能惹的吗?”

  “就是!”

  光天化日也符合道:“脸面这种东西,就是凑上去丢的,他要给玄慈丢人,我们看着就是了……待会别忘了拍视频发论坛,我标题都想好了,就叫螳臂当车如何。”

  “我觉得恶狗吠日比较贴切。”功德无量嘿嘿笑道:“毕竟一个狗东西,一个大轮明王……”

  “有才有才!”

  “佩服佩服!”

  二人齐齐冲功德无量竖大拇指。

  王远平日里没少得罪荧惑守心几个,此时见王远自不量力,荧惑守心几人自是幸灾乐祸,如果不是这么多少林寺弟子看着,他们可能还会上去落井下石一番。

  鸠摩智虽然表面谦和,本质上却是一个极其傲气的人,而且酷爱攀比,喜欢压人一头,不然也不会不远万里来少林寺装比。

  以他的修为,本已登峰造极,天下罕有敌手,他的目标只有玄慈方证等高僧,自是懒得理会王远。

  可王远那一句“怕你不敢”,却是戳到了鸠摩智的G点。

  小智我纵横天下,还从来没服输过,怎会不敢。

  “哼哼!”

  面对王远的挑衅,鸠摩智冷哼一声道:“如何不敢!尽管出招吧!”

  说着,鸠摩智摆好了架势。

  “哈哈哈!”

  王远却突然哈哈一笑道:“小智啊,你是前辈,如何拉下面子和我这个小辈动手动脚……”

  “噗……”

  大殿内众僧见鸠摩智答应了王远的单挑,个个屏气凝神,不敢出声,想看看这个少林寺大师兄到底怎么死。

  可听到王远这话,众人差点没闪了腰。

  妈的,你这么装逼的挑衅鸠摩智,难道就为了认个怂?这也忒不是东西了。

  “哈哈哈哈哈!”

  荧惑守心几人更是笑的肚子都疼了,指着王远道:“大师兄,不行咱就别硬装了……输给鸠大师不丢人,最多就是丢你师父的脸面,哈哈。”

  “……”

  玄慈听到荧惑守心的话,并未生气,反而很是淡然道:“悟痴,不要逞强!”

  显然在玄慈心里,王远比自己的脸面还是要重要一些的。

  鸠摩智冷笑着道:“怎么,你说要打,现在怎么又不敢了呢?”

  “我什么时候说不敢了!”王远笑眯眯道:“你以为我和那些连亮剑勇气都没有的废物一样吗?”

  “额……”

  大殿内的笑声戛然而止。

  王远的嘴巴一如既往地狠毒。

  “那你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究竟想要如何?”鸠摩智不耐烦道。

  “我有我的打法!”王远笑着问道:“国师是否精通少林寺七十二绝技?”

  “那是自然!”鸠摩智傲然道。

  “想必也知道这一拍两散是个什么招式吧。”王远又道。

  “知道!”鸠摩智点头。

  王远接着道:“既然国师你也精通一拍两散,那么是否敢和我对上一掌?”

  “这……这……”

  王远话音落下,殿内众人再次震惊。

  方证更是直接训斥道:“悟痴,你不想活了吗?切莫乱讲!”

  不得不说,方证老和尚虽然和玄慈不对付,但绝对不是坏人,这时候还不忘给王远找台阶下。

  江湖中人都知道,习武之人气力在巅峰期后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但内力修为却是年岁越大,修为越强。

  从年岁上来讲,鸠摩智五十出头,正值巅峰之时,不仅内功修为通天,掌力可以切铜如泥,气力也并未散泄,可以说是一个习武之人最强劲的时候。

  七十二绝技的习练是需要内力和佛法为根基的,内力佛法越高,所修绝技就越多,鸠摩智既精通七十二绝技,其内力修为俨然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层次,其实王远一个小和尚可以比拟的。

  弱者与强者对抗,往往不能拼力,需要靠技巧取胜,这就像六十公斤的选手对战一百公斤的选手,和人拿拳头对轰肯定是要吃亏的。

  王远若是和鸠摩智比斗招式,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此刻王远却是要和鸠摩智对上一掌,简直是不知死活。

  “方证大师多虑了!”王远合十冲方证行礼道:“这鸠摩智,未必是弟子的对手!”

  “哼哼!”

  鸠摩智听到王远这话,傲气又被激发了出来,冷笑道:“既然你不知死活,那小僧便和你对上一掌!出招吧!”

  说话间,鸠摩智后退一步,双臂往下一压,真气流转开始聚气。

  “好!谁躲谁是孬种!”

  见鸠摩智中计,王远嘴角微微一扬。

  鸠摩智的武功有多高,王远何尝不知,这大和尚的修为比起燕龙渊都不遑多让,俨然也是一百九十级的一档绝顶高手,若是和他比斗招式,王远怕不是都摸不到他的衣角,可若是比拼掌力嘛……嘿嘿,王远却也没怕过谁。

  说话间,王远真气运转,霎时间一道金光洒下,梵音四起天花乱坠。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金光凝聚丈六金身法相。

  佛法无边!开启!

  逆转阴阳!开启!

  乾坤大挪移!开启!

  左右互搏!开启!

  一拍两散,聚气!

  “这……这是什么?”

  见王远突然变成了丈六金身,鸠摩智心里咯噔一声,当即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上当了,不过牛逼吹出去了,这么多人做了见证,谁躲谁孬种,鸠摩智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运功。

  “出手吧!”

  这时候,王远的一拍两散聚气百分之百,金身法相双手合十,双掌猛地往前一推!

  奥义·佛法无边·万佛朝宗!!!

  这一掌,凝聚了王远毕生功力,佛法无边的大招加持,逆转阴阳的属性转换,乾坤大挪移的判定加成,以及左右互搏3.6倍的攻击翻倍。

  随着一掌拍出,带着风雷之势,无尽的威压,直压得大殿内众僧气息闭塞抬不起头来,巨大的金色掌影化作一个“卍”字对着鸠摩智就拍了过去。

  王远这一击如此恐怖,鸠摩智冷汗都下来了,自是不敢有丝毫怠慢,当即放弃一拍两散的聚气,双手一搓,一团火焰附着于双掌之上,接着双手往前一推,丹田内内力倾泻而出。

  火焰在真气的催动下,如太阳一般闪耀,整个大殿内气温被瞬间提高。

  鸠摩智绝学,火焰刀——【十方焚灭】!!

  “轰”的一声巨响,王远的掌力和鸠摩智的火掌碰撞在了一起。

  掌力推动火焰,以二人为中心,往四下燃烧扩散。

  两个单体攻击技能,在王远和鸠摩智合力催动下,竟然变成了一个大范围性的AOE。

  殿内众僧但觉一道热浪袭来,连忙运功抵御,方才护住了自身。

  火焰扩散到四周的墙壁上,将坚硬的大殿墙壁烧出了一圈的坑洞。

  烈焰散去,王远和鸠摩智各自后退了数步,抵消掉了对方掌劲余力,鸠摩智满头大汉,双臂微微颤抖。

  王远属性全无,倚在了玄慈怀里,方才没一屁股坐倒在地。

  二人互相对视,心中齐声道:“好厉害的死秃驴!!”

  这一掌可是倾尽了王远毕生功力,绝顶高手硬抗一下也得五内俱焚肝肠俱碎,迄今为止只有燕龙渊挡下来过,不过那燕龙渊有斗转星移的绝技,防御力极高,能挡下这一击也属情理之中,万没想到这鸠摩智修为如此通神,竟然用火焰刀直接抵消了这般毁天灭地的一掌。

  不过硬抗了王远这一掌,鸠摩智也好不了哪里去,如果没有关键时刻用出最强杀招,而是逞强使用【一拍两散】抵御,这会儿吐蕃的小喇嘛八成找他的转世灵童去了。

  此时此刻,整个大雄宝殿安静的可怕,所有人的眼光都被王远给吸引了过去。

  这和尚,真的抗住了鸠摩智的全力一掌,而且还和鸠摩智打了个平手,这……

  现阶段玩家,绝大部分都已经渡劫飞升晋级先天,先天玩家不见得是高手,但高手必然是先天境界。

  江湖中叫得上号的好手,也都是先天级别……

  王远不过是一个还没有渡劫的少林弟子,虽有大师兄的身份,却真没人把他当回事。

  方才听说王远提出要和鸠摩智对掌,所有人都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想看王远是怎么出丑的,可谁曾想,结果却是这般始料不及……

  甚至修为高一点的玩家也看出来,鸠摩智临时换了绝学出来,显然是怂了。

  一个没有渡劫的玩家,能和鸠摩智这样的绝顶高手打成平手,而且还让其如此狼狈,这是绝对是所有人想都不敢想的。

  ……

  至于荧惑守心和光天化日几人,此刻已然懵了……

  “不能……不可能……怎么可能?”

  既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始怀疑人生。

  荧惑守心和光天化日可是和鸠摩智交过手的,亲身感受过鸠摩智的可怕,根本都摸不到鸠摩智修为的边缘,深知这番僧武功修为之高,江湖中无人能及。

  荧惑守心为什么屡次三番挑衅王远?

  就是因为他对王远一直都不是很服气,以为王远修为就算比自己高,大家都是少林弟子,练得都是易筋经,王远就算比自己强,最多也就强上一丢丢,是因为王远出手比较卑鄙,自己才会屡次落败。

  如今自己已经渡劫飞升,王远却还是后天武者,二人早就有差距,这少林寺大师兄的位子也该拱手相让才是。

  可谁曾想,这个家伙却是强悍到了这等地步,连鸠摩智这般高手,都能打个旗鼓相当。

  现在荧惑守心终于搞清楚了,二人之间真的是有差距的……而且还是无法弥补的那种差距。

  这还没有渡劫,王远的修为就已经达到这个地步,若是等他步入先天岂不是……

  思及此处,荧惑守心眼中满是绝望,他从来就没有如此无力过。

  本以为渡劫以后,就可以超越眼前的目标,结果却发现,自己始终活在阴影之下,荧惑守心那种失落绝望的心情可想而知。

  什么叫大师兄?

  大师兄就是在任何时候,都能撑起门派的人,你牛爷,还是你牛爷!

  再想起之前自己对王远的挑衅,荧惑守心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一番调息过后,王远属性渐渐恢复,鸠摩智也恢复了一下气息。

  “呵呵!”

  刚好一点儿,王远呵呵笑道:“国师不是自称精通一拍两散嘛?刚才您那一招,我可没见过!”

  “哼!”

  鸠摩智冷哼一声道:“阁下修为超绝参研绝技多时,小僧初学乍练,自是不敢贸然献丑,只得使出绝学对敌!”

  说到这里,鸠摩智又道:“天底下能和小僧打成平手的人没有几个,悟痴大师,小僧领教到了!告辞!”

  说完,鸠摩智转身飘然飞出了大雄宝殿。

  “哇!”

  飞出大雄宝殿没多远,鸠摩智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王远方才那一掌属实恐怖至极,燕龙渊使用斗转星移仅仅只是堪堪招架转移,鸠摩智用火焰刀掌力硬抗自是损耗眼中,此刻内息都被王远震乱……强忍着才没有当场出丑。

  有道是强者为尊应让我,英雄至此敢争先。

  尊重强者,在弱肉强食的武林中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方才鸠摩智武功通天彻地,大雄宝殿内众僧皆惧其修为,一时间让鸠摩智拿了主场,甚至玄慈还差点把波罗星给交出去。

  此刻鸠摩智被王远打跑,控场自然也就变成了王远。

  少林寺众僧倒还好,知道王远是玄慈的亲传弟子,有这么一个强力的大师兄,那是少林寺的荣幸。

  玄慈虽是面无表情,刚王远出手震慑群雄,击退鸠摩智,属实让他脸上增色不少,心中亦是欢喜不尽。

  神山上人和哲罗星是兄弟两个,看着眼前的胖大和尚,脸色黢黑,低头不语,显然是惧怕了。

  神山上人毕竟知道王远的为人,心中暗道:“坏了,波罗星要完!”

  果不其然,打跑了鸠摩智后,王远转过头来继续盯着波罗星道:“哦哟阿三哥,你的三百六十门绝技呢?拿出来耍一耍!看一看!让小和尚我也涨涨见识如何。”

  “这个……我……”

  王远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是不想放过波罗星,非要和波罗星打一场。

  鸠摩智都不敌王远,波罗星如何敢放肆,这可是要命的事,于是波罗星连连后退摆手决绝:“我不和你打……”

  “不打?”

  王远咄咄逼人道:“那就证明三百六十门绝技是假的呗……”

  “是假的,是假的!”波罗星连连点头。

  丢人总比丢命好。

  但王远却丝毫没有放过波罗星的意思。

  见波罗星承认自己说谎,王远笑道:“也就是说,你所学几门绝技,是偷的少林寺的咯?”

  “我……”

  波罗星没想到王远套路这么深,三言两语又回到了老问题上。

  这个问题让波罗星左右为难。

  不是偷的,那就得和王远打一场,是偷的,那边要继续在少林寺囚禁……

  这个选择好难啊。

  不过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况少林寺斋饭也不错,波罗星只好道:“没错,是我偷得!”

  “大家可都听清楚了?”王远转过头来问神山神音哲罗星等七位老僧道。

  神山神音哲罗星三人的脸色如同吃了屎一般,但还是无奈的回道:“听清楚了,原来波罗星竟是这种人……”

  另外四位老僧是来见证的,见波罗星已然承认自己偷经之事,自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我愿意继续在少林寺参研佛法!”波罗星也道。

  “这个大可不必了!”王远却笑着摆摆手。

  “啊?真的?”波罗星喜出望外:“悟痴大师莫非要放我走?”

  “天真啊……”神山扶额叹息暗道:“你要死了!”

  “哈哈哈!”

  王远哈哈一笑问众人道:“入乡随俗,咱们中原若是逮到那偷学武功之人,怎么处置?”

  “轻则废除武功,重则……”一旁的老僧回了一句,不过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不符合出家的慈悲心肠。

  “阿弥陀佛!”王远道:“大师所言极是!少林武学乃是我中华武学之精要,岂能传给外人?眼前有人觊觎少林绝技,就算把波罗星武功废除,他也可以口述给他人,养着这种卑鄙小人,又浪费我们少林寺的米饭……俺师父仁慈,不忍把事做绝,不如今天我来擅自做主吧。”

  “你……你想怎么样?”

  波罗星心下大骇,惊恐的望着王远道。

  “你不是喜欢研究佛法吗?我送你去见一个人!”王远笑眯眯道。

  “谁?什么人?”波罗星疑惑道。

  “你老乡!”

  “啊?老乡?”

  “没错!”王远道:“我们一般都叫他佛祖!”

  /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