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九百八十五章 高手一个接一个

第九百八十五章 高手一个接一个

  轰!!!”

  一声巨响,庄聚贤冰寒的掌力已然结结实实拍在了王远的身上,掌力撞到王远身上的金光,当即被弹开往四下散去。

  虽然掌力被弹开,但寒风凌冽,王远也是被冻的浑身一颤。

  掌风波及之处,尽皆成冰。

  隔着数丈远的武林群雄,在这炎炎夏日,瞬间感觉如坠冰窟。

  王远身后的少林众僧当即运起内力抵御,方才堪堪支撑得住寒风侵袭。

  然而挨了庄聚贤全力一掌的王远,却是毫发无伤,纹丝未动,金刚不坏神功的金光散去,王远坚挺的站在脚印中,身形连晃都没有晃一下。

  “卧槽!臭不要脸!!”

  在座的玩家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对着王远暗暗竖起了中指。

  作为玩家,尤其是少林寺的玩家,大家自然都知道王远有一门盖世神功叫《金刚不坏神功》,其中有一招是无敌招式,可以抵御所有伤害。

  莫说是庄聚贤了,就算东方不败亲至,也决计上不了王远半根毫毛。

  想不到这和尚竟如此奸诈,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什么为了两家感情,自己不会还手,愿意用血肉之躯让庄聚贤知难而退,结果却用无敌技能骗庄聚贤的大招,太损了这个。

  庄聚贤这一掌下去,王远自是名利双收。

  少林寺慈悲为怀,为了正派手足,甘心挨上一掌,庄聚贤却受恶人指使去攻击武林正道。

  一个包容天下,一个是非不分。

  单是出发点,王远作为少林寺的代表,不知道比庄聚贤高到哪里去了。

  至于武功方面,人家站在那里让你打,你都打不动,孰高孰低,自是一目了然。

  打人都没有力气,还说自己是黑社会?

  玩家有论坛,有网络,知识可以共享,认得金刚不坏神功不奇怪。

  NPC却是活生生的古代江湖人,见过这般神奇武功的自是少之又少。

  见王远挨了庄聚贤一掌,果真动都没有动一下,天下群雄登时就傻了眼了。

  大家站在远处,被庄聚贤掌力催动的掌风刮一下,就难以抵御,王远可是站在那里,硬生生扛下了全部掌力却是毫发无伤,如此高的修为,俨然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这……这怎么可能?”

  此时最惊讶的莫过于庄聚贤和陈友谅等人,庄聚贤不知道自己的内功有多高,陈友谅和全冠清却是心知肚明的,不然也不敢让他来挑战身为武林盟主的玄慈方丈。

  可如今庄聚贤全力一击,连玄慈方丈的徒弟都伤不得,这少林和尚的武功修为,莫非已经近乎妖术。

  “阿弥陀佛!”

  见庄聚贤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王远双手合十,笑着道:“庄帮主?你可知天外有天?连小僧这一关都过不了,还妄图挑战玄慈方丈,真是不知所谓!望你知难而退!”

  说话间,王远双掌暗运内力,聚气一拍两散。

  之所以王远不和庄聚贤硬刚,也是忌惮他掌中怪异的寒风,如今庄聚贤在王远的诱骗下,全力一击使出打在了王远的无敌技能上,尚未回气,此刻王远只需一掌,便可以要他性命。

  若他认怂,当着天下群雄,王远愿意给少林寺一个面子,饶他一命,若他不知死活还要来挑衅,王远这一掌肯定毫不犹豫就拍过去。

  “我……我……”

  庄聚贤也没有傻到实心,自知实力远远不敌王远,自是不敢在闹腾下去,看了看身后的陈友谅和全冠清,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丁春秋,无奈道:“庄某甘拜下风!”

  “阿弥陀佛!”

  王远环视四周道:“大家可看明白听清楚了?”

  王远声音不大,清晰地传入了所有人耳中。

  天下群雄本就站在少林一方,如今王远又展示出这般盖世神功,自是无人敢多言。

  这时候,玄慈微笑着道:“庄帮主,你既然已学会少林寺的易筋经,也算是莫大的机缘,回去后应该勤修丐帮的打狗棍法和降龙十八掌才是,莫要和那丁先生学星宿派武学,为祸武林!”

  听到玄慈的话,群雄无不感慨:“玄慈方丈,当真仁义,慈悲为怀!”

  王远则心中暗笑:“这玄慈师父段位还真是高!”

  玄慈这话看似一点毛病都没有,你学了我们少林寺绝学,少林寺就不追究了,可你一定要好好练功,不要走了邪道……你看看,哪个字不是长者对年轻人的敦敦教导。

  实际上,每个字都如同刀子一样,狠狠地插在庄聚贤心里:你这家伙身为丐帮帮主,偷学少林武功,还认贼作父拜入星宿派,丐帮的脸面早就被你丢完了。

  此时玄慈有多伟大,多慈悲,庄聚贤就有多卑微,多低劣。

  就这,还想跟少林寺抢武林盟主?回去再练个几十年吧!

  这招杀人诛心不见血,不愧是少林寺最高领导人。

  “啊……”

  庄聚贤闻言,脸上果然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众丐帮长老,亦是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身为丐帮帮主,丐帮的镇派绝学打狗棒和降龙十八掌庄聚贤一招都不会,此时还认贼作父,拜入邪派,丐帮百年侠名在庄聚贤身上毁于一旦。

  丐帮的名声只有那些丐帮长老关心,庄聚贤自是不在乎,可他当众出丑却是真的……但凡有点自尊,此时都不会若无其事。

  “我呸!”

  可就在这时,星宿派弟子不干了,大声嚷嚷道:“丐帮的武功有什么厉害的?什么打猫棍法,降蛇十八掌可比的上我们星宿派的武功?老仙一出手,天下折服!管你少林丐帮,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不错,星宿派神功比丐帮降龙十八掌强得多,干么不使强的,反使差劲的?”

  “庄师兄,再上!当然要用恩师星宿老仙传给你的神功,去宰了老和尚!”

  “星宿神功,天下第一,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降龙臭掌,狗屁不值!”

  不得不说,星宿派这群家伙总是能搞出一些新花样让人哭笑不得,听到玄慈这话,一哄而上把丐帮里外黑了个透彻。

  丐帮骂人也是专业的,第二届中原有嘻哈蓄势待发。

  王远见状再次折服!

  看来,这也是玄慈意料之中的事,果然,踩一捧一才是最强挑拨手段。

  若是星宿派就此再和丐帮打起来,搞个两败俱伤那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现在来看,丐帮胜率不大……毕竟丐帮最能打的庄聚贤已经入了星宿派,其他人那里是丁春秋的对手。

  “谁说星宿派武功胜过了丐帮的降龙十八掌?”眼见两边又要一场恶斗,突然山下传来了一个雄壮的声音。

  那声音浑厚至极,从山下飘然而至,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闻者无不愕然住口。

  “这是……”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王远亦是一愣,心中暗暗紧张道:“我擦,怕什么来怕什么,这家伙不在大辽好好当皇帝,来少室山干什么!!!”

  这个声音自然不是别人,正是萧峰。

  讲道理,少林寺武林大会谁当武林盟主王远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这玩意就是个虚名,不当吃不当穿,王远最在意的就是玄慈能不能活下来。

  以王远现在的武功,天下修为比他强的有不少,可能够稳胜他的还真找不出几个,想要保下玄慈倒也不是特别难。

  无论是面对鸠摩智还是面对庄聚贤,王远都没有感到棘手。

  可此时听到萧峰的声音,里面觉得这件事不好办了。

  首先,玄慈是师父,萧峰是师兄……都是过命的交情。

  其次,玄慈杀了萧峰全家,理亏在先,萧峰来报仇,王远无论如何都不能站在玄慈那一边。

  最后,萧峰武功着实了得,哪怕王远金刚不坏神功护体,各种绝学近乎大成,但面对萧峰,王远依然没有丝毫胜算。

  正因如此,王远最怕的就是萧峰来找玄慈报仇,本以为击退了鸠摩智和庄聚贤,这事就过去了,谁知这该来的还是来了。

  但听得蹄声如雷,十余乘马疾风般卷上山来人数虽不甚多,气势之壮,却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前面一十八骑奔到近处,拉马向两旁一分,最后一骑从中驰出,玄色薄毡大氅,雄壮魁梧,眼神如电,正是当今辽主萧峰!。

  “乔帮主,乔帮主!”

  就在这时,丐帮之中数百名弟子奔上前来在那人马前躬身参见。

  看到昔日兄弟依旧记得当年之情,萧峰虎目含泪道:“契丹人萧峰被逐出帮,与丐帮更无瓜葛。众位何得仍用旧日称呼?众位兄弟,别来俱都安好?”

  萧峰自称契丹人,显然是否了帮主的称呼,众丐帮弟子不知如何称呼,只得道:“您……您老人家好!自别之后,无日不念……”

  萧峰能在几年的十年,把丐帮发展为天下第一,可以和少林分庭抗礼,其人格魅力自是无需多言,说是萧峰之前后,丐帮无雄主也不为过。

  如今被驱逐这么久,依旧伸手丐帮弟子爱戴,这就很难得。

  “师兄!好久不见!”

  王远也冲萧峰打了个招呼。

  “好兄弟!”

  萧峰冲王远抱了抱拳。

  君子之交淡如水,二人感情自是无需多言。

  和众人招呼过后,萧峰转过头看着庄聚贤道:“你是何人?”

  萧峰何等天人,庄聚贤和他凛然生威的目光相对,气势立时怯了,嗫嚅道:“在下……在下是丐帮帮主……帮主庄……那个庄帮主。”

  “你既然拜入星宿门下,哪里还是我们的帮主!”丐帮众人纷纷叫嚷。

  “我……我……”庄聚贤百口莫辩。

  “哎……”

  萧峰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摇了摇头,但自己已经不是丐帮众人,实在不好多说什么。

  “萧大侠,我女儿可好……”段正淳和阮星竹凑上来问道。

  “此次冒险前来,阿朱在大辽等待!”萧峰恭敬地回道,怎么说也是岳父岳母,态度一定要好。

  “???”

  段誉听到段正淳和阮星竹的话愣了一下,旋即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思索了一下自己和萧峰的辈分称呼到底是大哥还是妹夫,最终还是决定各论各的,走上前道:“大哥,别来可好?这可想煞小弟了”

  萧峰见是段誉,却是如同对待王远一样说道:“兄弟,别来多事,一言难尽!”

  “啊?”

  段誉一脸懵逼,不明白萧峰话里的意思。

  这时忽听人从中有人大叫:“姓乔的,你杀了我兄长,血仇未曾得报,今日和你拚了。”

  跟着又有人喝道:“这乔峰乃契丹胡虏,人人得而诛之,今日可再也不能容他活着走下少室山去。”

  但听得呼喝之声,响成一片,有的骂萧峰杀了他的儿子,有的骂他杀了父亲。

  当日聚贤庄一战,萧峰杀红眼了,不知道杀了多少江湖豪杰,此时聚在少室山上的各路英雄中,不少人与死者或为亲人戚属,或为知交故友,虽对萧峰忌惮惧怕,但想到亲友血仇,忍不住向之叫骂。

  天下群雄多数与萧峰有仇,又人出声便一呼百应,纷纷抽出刀剑兵刃,欲将萧峰乱刀分尸。

  “大哥,你莫不是小瞧了兄弟?”段誉看到这般情景,方知为何萧峰对自己这般冷淡,当即豪气顿生。

  “大哥,三弟!你们都来了为何不带我一个?”

  段誉话音刚落,又一个光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纳头便拜。

  “这位是?”萧峰见状微微一愣,他还是第一次见虚竹。

  “他是二哥!”段誉将与虚竹结拜之事说了一遍。

  “好兄弟!”萧峰见此危难之际,一个小和尚还敢出来和自己结拜,足见是个重义的好汉子,当下大为欣赏。

  三人当即跪下,当着天下群雄叩了八拜,义结金兰。

  “好兄弟,待会你站在悟痴大师身边,他会保护你的!”

  萧峰只当虚竹是个普通僧人,还特意嘱咐他待会打起来要躲得远远地,莫要被人误伤。

  “妙啊!”

  一旁的慕容复暗中观察多时,此可见萧峰一出来就惹了众怒,为了笼络人心,当即往前一步道:“萧兄,你是契丹英雄,视我中原豪杰有如无物,区区姑苏慕容复今日想领教阁下高招。在下死在萧兄掌上,也算是为中原豪杰尽了一分微力,虽死犹荣。”

  这话说得比唱的都好听,那是说给萧峰听得,分明是说给中原群雄说得。

  段誉急道:“慕容兄,这可是你的不是了。我大哥和你初次相见,素无嫌隙,你又何必乘人之危?何况大家冤枉你之时,我大哥曾为你分辩?”

  慕容复冷冷一笑,说道:“段兄要做抱打不平的英雄好汉,一并上来赐教便是。”

  段誉这小子一直纠缠王语嫣,慕容复早就不耐烦了,此刻乘机发作了出来。

  段誉道:“我有甚么本领来赐教于你?只不过说句公道话罢了。

  “哈哈!”丁春秋也道:“姓萧的,你杀我门人,还夺走了我派至宝神木王鼎,今日之仇咱们可得算算!”

  “萧峰!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庄某今日也要和你做个了断!”庄聚贤跟着为了上来。

  三人把萧峰团团围住。

  少林派玄生大师更是暗传号令:“罗汉大阵把守各处下山的要道。这恶徒害死了玄苦师兄,此次决不容他再生下少室山。”

  萧峰见三大高手以鼎足之势围住了自己,而少林群僧东一簇,西一撮,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暗含极厉害的阵法,不由得热血上头大声道:“慕容公子,丁老怪,庄帮主,你们便三位齐上,萧峰何惧!”

  说话间,萧峰一掌便对着丁春秋拍了过去。

  丁春秋知萧峰掌力无敌,当即斜着一引,将掌力印向慕容复,慕容复虽精通斗转星移,却是卸不掉萧峰掌力,连忙凝聚内力往后一跃,被一掌击退数丈。

  丁春秋这边尚未回手,萧峰右手一抓,腰身用力猛地一甩,便将丁春秋摔翻在地。

  这时庄聚贤一掌袭来,萧峰侧身闪过,一拳劈向庄聚贤面门,庄聚贤忙往后一仰头,拳风掠过将庄聚贤击飞出去。

  “噗嗤!”

  庄聚贤脸上的面具,被萧峰犀利的拳风撕碎,露出了他本来面容,这小子面色苍白,年纪不大,俨然一副落魄公子哥的模样。

  “这是……”看到庄聚贤的长相,群雄顿觉眼熟,王远也觉得在哪里见过。

  但大家只是觉得面熟而已,谁会在乎他是谁。

  萧峰三招击退当世三大高手,已然把众人的眼光吸引了过去。

  “大哥!我来帮你!”

  段誉见三个人打萧峰自己,登时大怒,冲上前便纠缠慕容复。

  “丁老怪,你杀我师叔祖,又与我大哥为敌,我便要清理门户!”虚竹亦是大喝一声纵身而上直奔丁春秋。

  兄弟三人各自为战。

  王远身为少林弟子,当着天下群雄不好出手帮忙,而且他也知道萧峰武功修为,并不担心,此时仅仅盯着场上几人,一言不发。

  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这段剧情不重要,就不多写了。

  没有了丁春秋和慕容复捣乱,庄聚贤在萧峰面前屁都不少,几招就被萧峰踢断了腿,躺在地上嗷嗷大叫。

  虚竹内功虽高,但不会运用,和丁春秋大战千余招不分胜败,最后使出生死符,将丁春秋制服。

  段誉这边就比较惨,这孩子武功实力时不灵,如何是慕容复对手,在萧峰的指点下方才堪堪抵御慕容复。

  结果慕容复脑子不知道那根弦没搭对,打赢段誉就行了呗,他非得过去羞辱段正淳,结果段誉真气暴走,将慕容复按在地上一顿爆捶。

  慕容复丢了面子还想偷袭,萧峰上前一步随手一把将其拽起来,如同提着小鸡一般扔了出去,还不忘嘲讽:“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

  连续被段誉萧峰殴打,慕容复心如死灰,随手捞起一把长剑,就往脖子上抹去。

  所有人尽皆大惊失色。

  便在此时,只听得破空声大作,一件暗器从十余丈外飞来,横过广场,撞向慕容复手中长剑,铮的一声响,慕容复长剑脱手飞出,手掌中满是鲜血,虎口已然震裂。

  “咦?谁在捣乱?”

  王远震骇莫名,抬头往暗器来处瞧去,只见山坡上站着一个灰衣僧人,脸蒙灰布。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