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讲道理的王远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讲道理的王远

  六派掌门和王远虽然不熟,但他们都不是傻子,当然也都知道能凭一己之力在蜀山盟之上创建太一门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石公是前辈高人,不能为难小辈。

  王远是后辈新秀,自是无所顾忌,让王远来谈赔偿条件,摆明了狮子大开口。

  而且现在形势逆转,对方不仅占了主动,占了理,背后还有一个大靠山,自己几人基本就等于砧板上的鱼肉,还不是任人宰割。

  “大家不要怕!”

  有的石公的首肯,王远笑眯眯的走上前来对众人道:“我是个讲理的人!”

  “……”

  六派掌门冷汗直流,多么脱俗而不做作的开场白啊,一般这么说的就没有几个讲理的。

  果然!接下来王远便直接兴师问罪道:“在此之前我有些事要问清楚,你们都是修行界的长辈,为何联合起来欺负我一个晚辈,还杀进我的山门,对我门下弟子任意屠戮?”

  “这……”

  六派掌门沉默不语。

  王远属实极其精通纵横捭阖之道,虽有石公做靠山,可王远直接上来就谈赔偿恐怕是不能服人的,大有恃强凌弱之嫌。

  此时王远先把对方罪行数落一通,将自己代入到受害人的一方,结果立马就是两个概念了。

  前者是,六大门派屈服石公淫威,被迫赔偿。

  后者则是,七大门派上门屠山被人反制,故而赔偿。

  从受害者,变成了被人拿下的施暴者。

  此时王远无论要什么赔偿,那都是合情合理了。

  关键是屠山灭派这事,六派掌门真的有参与,王远所说也是真真切切,他们不仅无法反驳,反而还心存愧疚。

  “算了!”

  不等六派掌门辩解,王远摆摆手故作大度道:“俺师父常教导我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能没事就灭人门派……这次我就原谅你门了吧。”

  “……”六大门派掌门继续沉默,这句话的重点不是王远原谅他们而是灭人门派四个字。

  接着王远终于步入主题:“不过我可以原谅你们,我门下弟子却不能原谅你们,为了守卫门派他们被你们一遍遍的屠杀……他们可都是鲜活的生命啊,都是修行之人,你们为何如此残暴!”

  见王远再说下去,自己的罪孽怕不是要遗臭万年,蜀山盟二号人物徐长卿站出来道:“牛掌门!我们知道错了,你尽管开口,该赔多少就赔多少!”

  “这个嘛……”王远道:“我这些弟子一开始个个都有元婴期五层的修为,被你们屠杀过后,现在最高修为不过是金丹三层了……哎。”

  “噗……”

  化生池内太一门人闻言,憋不住笑出了声来。

  讲道理,加入太一门的玩家的确有不少修为高的,但最高不过金丹十层而已,而且在一开始的时候那些玩家怕掉境界全都跑了,留在这里的修为都不是特别高,王远直接来了一句个个都是元婴五层修为,简直不要太无耻。

  “这……”

  六派掌门也是气的够呛,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个个元婴五层?牛掌门夸张了吧!”徐长卿是个实在人,忍不住出言吐槽道。

  夸大损失徐长卿可以忍,可王远说的根本就是没谱的事,这就很过分。

  “这是境界高低的问题吗?”面对徐长卿的质疑,王远怒视众人道:“他们都是我们太一门的英雄,都是我挚爱的兄弟手足,亲朋弟子,被你们无乱杀戮,你难道在质疑自己的所作所为吗?”

  “这……我……”徐长卿本就不如齐淑溟那样善与言辞,王远几句话下来怼的徐长卿百口莫辩。

  “这样吧!”王远道:“就算他们平均掉了十层境界吧,每层境界一百上品灵石,一万师门贡献,各位掌门意下如何?”

  “一层境界一万师门贡献!!牛掌门你觉得妥嘛??”

  听到王远这个要求,六派掌门顿时就炸了。

  几人瞪着王远,脸上写满了愤怒。

  灵石这种东西对于他们这些掌门级别的人来说,倒也不算什么太过于贵重的东西,一个人一千灵石,一千人才一百万上品灵石而已,这对于六派掌门而言就是一个数字。

  可师门贡献这种东西在门派之间,却是货真价实的硬通货。

  师门贡献是升级门派,扩大门派的组主要数据。

  七大仙门为啥玩命压迫玩家做师门任务,为的就是更快的收割师门贡献,把门派做大做强。

  师门贡献越高,门派级别就越高,招收的弟子也就越多,韭菜地也就越大,韭菜也就越多,每天的贡献收益也就越高。

  如此下来,便是良性循环,多多益善。

  即便是玩家看的很重要的灵石,也不过是用来换师门贡献的奖励而已。

  由此可见师门贡献对一个门派的重要性。

  ……

  一层境界一万贡献是什么概念?

  太一门弟子一千人算,平均十层境界,那就是一万层境界,一层境界一万贡献折合下来就是一个亿。

  玩家平日里做一个师门任务,师门贡献是1-10点不等,一天最多能做十个师门任务,平均下来每个玩家一天也就50点师门贡献。

  一个亿,那便是两百万玩家一天的师门贡献值……

  这还只是生产值,并非消费值。

  六大门派玩家虽不少,但用师门贡献买的起门派功法的玩家都是少数,真要换算下来,六大门派想要凑够一个亿的师门贡献,至少也得一个月的时间。

  有的读者可能会问,既然如此,为啥不把功法售价卖低一些?你卖或者不卖,功法都在那里,不增不减……而玩家搞到功法后,谁还会费尽心思做师门任务?靠卖的便宜来换取短暂的贡献收益,那叫杀鸡取卵。

  这些掌门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深谙经营之道。

  太一门上上下下只有千人而已,王远一句话就要了六大门派一个月的师门贡献,这让六派掌门如何能忍。

  “哦?各位掌门有什么意见吗?”

  见众掌门这幅神情,王远道:“大家不要担心,我老牛是个讲道理的人,既然大家有意见,我便给大家打个血折,那些临阵脱逃叛离门派的几万太一门弟子我就不算进来了,毕竟我是不会把叛徒当做自家兄弟的。”

  “……”

  王远此言一出,六派掌门登时再次沉默下来。

  好嘛,差点忘了,太一门也曾经有几万门人……感情这牛大春还曾想过把几万判门逃兵也算进来。

  合着这么一说,自己这边貌似还大赚了一笔。

  “怎么样,我这可是赔了血本了!”王远道:“你们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真的?”六派掌门十分天真。

  “当然!”王远道:“大不了就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你屠我山门我灭你门派,大家礼尚往来冤冤相报,都要讲道理嘛。”

  说到这里,王远转过头问石公道:“师父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徒儿你有圣人之资。”石公非常满意。

  “师父过奖了,您才是天生圣人。”王远一个马屁还了回去。

  这师徒俩互相吹捧,六派掌门都要哭了……纷纷道:“就按牛掌门说的办吧。”

  “各位不要勉强哦,我可是个讲道理的人!”王远道。

  “没有勉强!”朱梅摆摆手道:“我们都觉得牛掌门说的话很有道理!”

  “好了!”

  王远满意道:“门派就要以人为本,其次才是门派,太一门弟子的补偿谈好了,接下来我们在说说别的。”

  “????!!!!!”

  六派掌门惊道:“牛掌门什么意思?刚才那些补偿??”

  “是给门人弟子的啊。”王远疑惑道:“我说的多清楚啊,都按境界赔偿了,难道你们没有听明白?不会吧,大家都是掌门,难道想要耍赖?我虽然年幼,你们也别欺负我……”

  “孙子才敢欺负你,明明是你在欺负我们吧。”六派掌门暗自腹诽,看了一眼王远背后的石公,无奈道:“说罢,牛掌门最好还是一次说完……”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王远这厮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六派掌门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战争嘛,拳头和理总得占一样,有的时候拳头大了就是理,

  蜀山盟屠太一门理亏在先,石公拳头硬在后。

  蜀山盟六派样样不占,自是没有反驳的余地。

  你敢说个不字,人家就依理灭你满门,而且看石公的实力表现,这家伙的拳头硬度貌似还是要大于理的……六派掌门还能怎样?认命呗,难道还能眼睁睁看着蜀山盟被灭?

  只要好于这个结果,蜀山盟就是赚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王远继续道:“这太一门虽不是仙山府邸,却也是我用须弥界从凡间搬回来的府宅,是一个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留给我的遗产,如今山门被你们捣毁,我想要梵天宗的山门,白眉先生没意见吧。”

  “阿弥陀佛!”

  白眉祖师挑了挑眉毛道:“梵天宗的山门,本就是太一门的,如今物归原主,老衲没有意见。”

  “太一门的丹房,是我在凡间炼药之地,颇有些旧情,如今也被你们损毁,百花谷的丹房和丹炉我就看着很不错。”王远又道。

  “牛掌门此言差矣,我们根本就没有杀进山去,贵派丹房如何会被损毁?”花月十分不满的问道。

  百花谷靠炼丹起家,丹房和丹炉是七派中最好的,花月自是不舍。

  “哗啦!”

  花月话音刚落,便听哗啦一声,马里奥从王远身后飘来,大声道:“掌门,咱们门派的丹房由于刚才的战斗,被震塌了。”

  身为王远最早的朋友之一,马里奥和王远当真是沆瀣一气,王远一撅屁股马里奥就知道他想拉什么屎。

  “你!!”花月指着马里奥,咬牙切齿。

  “看吧……”王远摊手道:“你们都是大乘期修士,挥手间就可以毁天灭地,我这太一门才多大点地方,又是凡间府宅,哪里经得起你们在这里打斗,我劝你还是讲道理一些。”

  “讲道理……”

  花月抿了抿嘴唇,无奈道:“牛掌门所言极是,百花谷丹房转让给太一门了。”

  “蜀山派的剑阁?”王远又问徐长卿。

  “给!”

  徐长卿摆摆手,懒得和王远废话。

  有花月的前车之鉴,徐长卿当然不会不知道如果自己不给,王远会怎么做。

  “天机阁的炼器坊……”

  “青城派的修心斋……”

  “昆仑派的祖师亭……”

  王远这家伙敲骨吸髓绝对是一把好手,六大门派什么值钱他要什么,一圈下来大敲竹杠,把太一门的基础设施鸟枪换炮……

  六派掌门心在滴血,若不是惧怕石公,恐怕王远现在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大家那个苦啊,还不如刚才被石公抽了元神呢,起码不用受这么大的屈辱,看峨眉派就很幸运,死了一个齐淑溟,峨眉派就不用再赔偿了。(李元化:喵?)

  “师父,我的安排怎么样?”王远敲完竹杠,转过头问石公道。

  “恩!有我年轻时候三分风采了!”石公点头道:“你还是太仁慈。”

  “没办法,弟子天生善良。”王远做乖巧状。

  “去你码的吧!”六派掌门心中暗暗竖起了中指,你特么管这叫善良?

  就连太一门众弟子都被王远这臭不要脸的行为给震惊了:“这就是咱们掌门吗?这就是传说的牛大春嘛?看到他这么流氓,我们就放心了……”

  “不愧是老牛,我竟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乌合之众众人叹为观止。

  “我悟了……”

  唐山葬恍然大悟。

  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些人身为游戏食物链顶端的职业级高手,也斗不过眼前这个牛大春……从一开始,自己就输的很彻底了。

  ……

  签订完赔偿协议,六派掌门失魂落魄的离开。

  看着六人远去的背影,石公笑着对王远道:“我果然没看错你,你真的很有悟性,和我年轻时候一样。”

  “嘿嘿!”王远嘿嘿一笑道:“不然怎么能当你徒弟。”

  “那么你是如何看破我的哑谜的?”石公又道。

  “废话!”

  王远道:“你教唆惹了蜀山盟然后就要离开,而且你前脚拍屁股刚走,后脚七大仙门就来屠山……我带着这点人打七个大乘期高手,这肯定是不可完成任务啊,当时我就觉得肯定有蹊跷。”

  “所以你就让他们砍我的草?”石公道。

  “你说的嘛,千万不要让别人动,那意思肯定是我也可以选择让别人动啊。”王远笑。

  “你可真是个混账!”石公哭笑不得。

  “师父您夸人的方式有毛病。”王远笑的十分灿烂。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