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袁洪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袁洪

  还真别说,掺了毒的酒味道都不一样了,散发着一阵阵水果的香味,闻起来像果汁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尝。

  若不是知道这里面撞得是啥,大家可能真的会尝尝两位调酒大师的杰作。

  准备完毕,大家将酒坛封好驱赶着马车继续前行,按照系统给的坐标,一路来到了摇光阵眼所在的位置。

  这里是一座小山,四面光秃秃的,显得十分突兀。

  来到山顶上,只见山顶上立着一座白色的高塔,塔下摆着一个小桌,桌前坐着一个天将。

  那天将一身亮银铠甲闪闪发光,长得还挺帅,不远处插着一根棍子,正自顾自的坐在那里饮酒,身旁扔了好几个空的酒坛子。

  “这就是四废星君?也不像是个猴啊……”

  看到那天将,大家面面相窥。

  这时,那天将似乎也察觉到了远处有人,突然抬头道:“何人在那里窃窃私语?快滚过来,否则就别怪袁大爷下手无情。”

  说着,那天将右手一伸,插在远处的铁棍“刷”的一下就飞到了手里,接着往地上一砸。

  “轰隆!!”

  整座小山都为之一颤。

  王远等人险些站立不稳。

  “卧槽!”

  众人不由得心下一惊。

  随手一击,就有撼山之力……这修为之高,至少也得返虚期以上了,而且这家伙还只是一丝元神灵韵,实力不足本体万分之一……其本体到底得是多恐怖。

  “上仙莫要发怒!我们是北庭故地来的。。”

  王远反应极快,连忙拖着马车向前几步,显出身形道:“是来给这里的星君送酒的。”

  “哦?是吗?”

  那天将闻言身形一晃,瞬间来到了王远跟前。

  “!!”

  大家再次一惊,好快的速度。

  “啊……是啊……”王远假装慌张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故作惊慌道:“不知上仙可否通知一下星君。”

  “哈哈哈!”

  见王远如此浪费,那天将倒也不再怀疑王远的身份,哈哈一笑道:“不用通知了,我就是四废星君,这酒留在这里即可。”

  天将话音落下,王远几人眼中显示出了天将的信息。

  【四废星君·袁洪】(灵韵元神)

  境界:返虚十层

  气血:充足

  法力:充沛

  法术:八九变化,武艺绝伦。

  天赋:魔神不灭体

  背景介绍:梅山白猿修炼成精,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后被天庭封为四废星君,其灵韵元神阵守天罗地网大阵摇光位。

  “原来是叫袁洪……不是孙悟空……”

  看到袁洪的介绍,大家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此猴子不是彼猴子,不然大家还真么什么把握。

  不过这只叫袁洪的猴子,实力似乎也不弱,虽然他叫四废星君,称号跟个白痴似的,介绍也很简单,可法术天赋那简短的几个名词就彰显出了此人的不俗。

  八九变化,就是七十二变,武艺绝伦便是难搞的近身体修,最可怕得是那个魔神不灭体。

  这玩意王远曾听石公说过,天底下修成魔神不灭体的大妖超不过十个,这袁洪竟然也是其中之一,这么看来这家伙就是弱化版的孙悟空啊。(其实按照封神和西游原著,孙悟空一只手至少能捏死一百个袁洪,注意,我说的是封神原著,不是洪荒文。)

  虽然乌合之众一伙人曾合力击杀过大乘期的修士李元化,但看到袁洪的属性,心里也是极其的没底。

  毕竟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不同。

  李元化是仙灵界修士,最高修为也不过是大乘期……而袁洪则是天界星君下凡,实力虽然被压缩了,可战斗经验和本体的诸多神通都在。

  弱化的星君,也是星君啊,岂是寻常大乘期修士可比的?

  看来对付这个袁洪,硬拼的话胜率极低,甚至接近于零,现在能指望的只有这些药酒的效果了……

  好汉子架不住三泡屎……真男人顶不住五轮炮,只有让袁洪喝下酒,大家才有赢他的可能。

  “原来您就是星君啊。”王远假装意外了一下,然后谄媚道道:“这些就可是为了您专门酿制的,就放在这里了,您慢慢喝我们先告辞了!”

  说着,王远冲大家使了个眼色,示意众人找个地方藏起来,等袁洪喝完酒在一哄而上。

  然而袁洪却突然道:“慢着!”

  “!!!”

  所有人闻声浑身一震!心中暗道这家伙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星君还有何事?”王远心态极好,十分冷静的转过头问道,同时还在频道里发消息:“准备动手!”

  袁洪道:“一个人喝酒不尽兴!我看你挺顺眼的,来陪我喝酒!”

  “噗……”

  听到袁洪这话,乌合之众众人差点没直接笑出声来,王远也差点郁闷的吐血。

  什么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酒里的药,是王远让人下的,为的就是给袁洪挖坑……结果这家伙还挺客气,邀请王远一起往坑里跳……

  这种情况下直接拒绝,自然会引起袁洪的怀疑。

  王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道:“星君,小人何德何能,能与您共饮?”

  “嗨!咱们在一起喝酒,就是兄弟想称,哪来这么多规矩?你不会是不给我面子吧。”袁洪有些不满道。

  “去吧老牛!”

  乌合之众这群坏蛋纷纷道:“星君他老人家给你脸,你还不接着?快去快去……我们先回了。”

  说着大家生怕袁洪把自己也留下,转身就往山下溜去,只留王远一人在风中凌乱。

  他妈的,真讲义气啊。

  袁洪倒也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拉着王远道:“来来来,陪我喝几杯!”

  顺手,袁洪就在马车上拿下一个酒坛,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

  接着,袁洪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日!”

  王远后背汗毛都炸了,心直接跳到了嗓子眼。

  “不对啊……”袁洪道:“这酒好奇怪。”

  “这个……”王远连忙道:“这是特酿果酒,是我们北庭故地的特产,只有德高望重人才能喝。”

  “果酒?”袁洪若有所思道:“难怪有一股瓜果的味道,让人难以抵御。”

  一边说着,袁洪抓起酒坛咕咚咕咚就往嘴里一顿灌,绿色的酒汁顺着酒坛边缘洒下,看的王远直吞口水。

  “好酒!好酒!”

  一口气一坛子酒下肚,袁洪大声夸赞道:“果然是特酿,味道比起天上的御酒也不遑多让!”

  “过奖过奖!”王远心虚的很。

  “兄弟,你也喝啊!”袁洪抓起一坛丢给王远,自己又提起一坛开始往嘴里灌。

  这家伙难怪叫四废星君,真是个酒囊,一口气就是一坛……喝酒如此豪迈之人,王远就见过一个萧峰。

  “啊……这是橘子味,好喝好喝!”袁洪第二坛下肚,再次夸赞。

  “兄弟,你为何不喝?”见王远抱着酒坛没有喝,袁洪奇怪的问道。

  “哥哥!”王远道:“小弟不胜酒力,就算能喝酒,我们这些凡人又哪能如哥哥一般海量?我听人说,酒量多一分,本事就多一分,我若能像哥哥一样酒量如海本事如天,也不至于做个送酒的杂役了。”

  “哈哈哈,那倒也是!”袁洪点点头哈哈一笑,被王远夸得有些飘飘然。

  “那兄弟你随意,哥哥就不客气了!”袁洪提着空酒坛冲王远做了一个干的架势,然后继续狂饮。

  王远很是熟练地走到袁洪身旁,把自己手里的酒坛顺势递过去道:“这就是为哥哥特意酿制,兄弟我可不敢多喝,我给哥哥斟酒吧。”

  “哈哈哈!”

  袁洪哈哈一笑道:“我就说看你很喜欢,要不是有公务在身,老子非得收你为徒不可,此间事了……你去……”

  说到这里,袁洪突然愣了一下,本来想说让王远去找他,却想起天罗地网大阵一开,王远这般普通人定会灰飞烟灭活不下来,于是叹了一口气道:“哎……这都是命,兄弟喝酒!”

  “哥哥不必为难,我跟哥哥喝酒,也不是为了在哥哥那里讨什么便宜,咱们酒逢知己千杯少嘛。”王远微微一笑,又递过去一坛酒。

  心中不由得暗暗道:“要不是有任务在身,老子也不舍得杀你。”

  这袁洪性格还是很好的,并没有因为王远是个送酒的杂役就看不起他,反而称兄道弟拉着一起喝酒,若在平日里,王远非得跟他结交不可。

  可现在酒也喝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兄弟啊,你不懂!”袁洪摆摆手道:“我也是身不由己……你可不要怪哥哥。”

  “哪里会呢,也就你把我当人看!”王远回道。

  “哈哈!烦心事不说了,继续喝!”袁洪哈哈一笑,再次举起酒坛一饮而尽,看的王远目瞪口呆。

  说袁洪是海量,一点儿也不过分,一通豪饮下来,一车的酒被袁洪一个人干了大半。

  山下的乌合之众众人都有些不耐烦了,开始质疑丁老仙和长情子是不是偷工减料了。

  就连王远也暗暗焦躁:“怎么还没生效?”

  “哎呀……”

  就在这时,袁洪突然哎呀一声。

  “怎么了?”王远心中蓦的一喜。

  只见袁洪面色红润,眼含桃花道:“兄弟,哥哥失陪一会儿……喝了这么多酒,可能是肚子喝坏了。”

  言罢,袁洪化作一道风,飞进了塔内。

  “终于有反映了!”

  王远见状,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不一会儿,袁洪从塔内飞了出来,身上的盔甲已经脱下,只穿着贴身小衣,一脸暧昧对王远道:“不知为何,哥哥突然心焦气躁,难以自拔……兄弟,你能不能帮……”

  “不能!”

  王远吓得魂飞魄散,连忙站起身来后退了几步,袁洪扑了个空。

  “兄弟不会不讲情义吧……”袁洪步步紧逼。

  “情谊自然要讲,但这不是什么情谊不情谊的事……”王远连连后退。

  袁洪突然脸色一变道:“肚子怎么又痛了,你且不要跑,待会哥哥回来的。”

  话未说完,袁洪手一指,王远就被定在了原地,然后袁洪又溜进了塔里。

  “你儿子才等你!”

  王远直接使出【任意妄为】破开袁洪的定身法,转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发消息码人:“你们快来!开团了!”

  “这么快嘛?”

  马里奥很有经验道:“不让他多拉几次?上次杨逍还拉了十次呢,袁洪这个修为怎么也得拉个一百次吧。”

  “去你大爷的!”王远怒道:“再拉下去,我就先被他侮辱了?”

  “真的吗?那就再等等吧。”听到王远这话,乌合之众众人比袁洪还激动,尤其是独孤小玲,这老巫婆原形毕露,还发了一串期待的表情。

  “你们真是畜生!”王远崩溃。

  “兄弟,哥哥来了!”王远正跺脚骂街呢,袁洪再次回来。

  王远连忙指着山下的乌合之众一伙人道:“哥哥,山下还有别人,莫要对我下手啊,你看他们有男的有女的,还有不男不女的,你想要什么样的都有。”

  “哦?”袁洪顺着王远手指的放下往山下一看,登时眼睛都红了,如饿狼一般直接冲下山去。

  其实以袁洪的修为,倒不至于饥渴如此地步,实在是架不住那半车的春药……劲大啊。

  “老牛!你大爷啊。”

  山下众人见袁洪向自己冲了过来,立马反应过来了是怎么一回事,纷纷破口大骂。

  “是你们先不厚道的。”

  王远冲众人比了个中指,接着身影一闪下一刻就来到了袁洪的身后,双手一拉手中斗战迎风一晃,化作房梁粗细,三丈多长。

  袁洪喝了太多药酒,春意盎然,精虫上脑,完全失了智,感知能力比之正常状态下大大下降,根本没有注意到背后的王远。

  王远双臂抱着铁棒,卯足了力气猛地一抡。

  “Duang!!”

  一声闷响,沉重得铁棒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袁洪的后脑勺上。

  “铛!!”

  铁棒砸在袁洪脑袋上,发出一声异响,直砸的火星四起,王远虎口一麻,被震得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没有坐在地上。

  袁洪则是被砸的微微一晃,往前一个趔趄,然后迅速站稳了身形。

  接着袁洪转过头来不可思议道:“兄弟?你为何打我?”

  王远老脸一红,愧疚道:“对不住了袁大哥!你死了只是灵韵消散,阵法被破,我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好好好!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

  袁洪竟然一点儿也不意外反而道:“咱们兄弟刚才情谊算不算的真?”

  “当然!”王远道:“和你喝酒,我也是真情实意的。”

  “那就好!”

  袁洪道:“刚才是我大意了没有闪,不过以兄弟你们几个的修为,就算我只是一缕灵韵,你们想杀我也不容易,一定要用尽全力啊!千万不能留手!”

看过《网游之金刚不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