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 第672章 宫邪一人分饰多角

第672章 宫邪一人分饰多角

  两位高贵美艳的影后找准了各自的位置。景蔓芝坐在殿内的主位上,身边立着掌事嬷嬷。饰演周太妃的于蔓卿则站在她面前不远的阶下。

  两人一站一坐,气势不输对方。

  这一场戏是太后识破了周太妃的阴谋,将人叫到自己宫里来,警告她不要再乱来。此刻的太后,正与皇帝斗得分身乏术,抽不出时间来教训太妃,只能先恐吓她一番。

  围观的人都能感觉到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不自觉站远了一些。

  宫小白瞧见大家下意识的退步动作,有点想笑。但她心里无比清楚,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笑!

  “你觉得她们俩谁的演技更厉害?”

  耳边,一道低低的声音响起。

  宫小白没回头,知道是乔菀然站在她身后。

  不等她回答,另一道声音插进来,“应该是景蔓芝吧。她被许多圈内的老演员誉为不可超越的神话。”

  宫小白扭头,对上赵昕清丽可人的一张脸。见她看过来,赵昕眨眨眼,一派天真的样子。

  还真是有些天真。

  即使心里这么想,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啊。

  要是传到于蔓卿的耳朵里,有她好受的。

  宫小白没回答乔菀然的话,正色道,“我们还是看她们演戏吧。”

  话音刚落,景舟的声音就通过扩音器传出来。

  看戏的观众都屏住了呼吸。

  “啪!”

  景蔓芝拿起手边的白瓷杯就扔过去,滚烫的茶汤溅落在于蔓卿的脚边,杯子也应声而碎。景蔓芝嚣张含怒的声音接着响起,“周蓉荟!你这次委实做得太过分!一个没有孩子的女人,皇帝留你在宫中已是给足了你恩赐,你还想如何!”

  于蔓卿抚了抚云鬓,柔柔一笑,眼波流转,瞥一眼地上碎成几瓣儿的瓷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太后娘娘说的什么,妾听不明白。”

  景蔓芝怒目而视,搭在椅子扶手的那只手一点点攥紧。随着她的用力,头上的珠翠玉环乱晃,显示出她此刻隐忍着滔天的怒火。

  要不是最近与皇帝周旋,她早就弄死阶下的女人了!

  “看来,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她冷冷一笑,仿佛脑海中已经盘算出一个毒计,怎样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眼前这个绊脚石。

  周太妃听闻此言,仍是一脸无惧,掩唇淡笑,“是吗?先帝已仙逝,妾倒是不知道是姐姐先去见他,还是妾先去。不如,我们赌一把?”

  景舟视线不离监视器,喊了声,“卡!”

  众人以为是她们当中的一人出了问题,看好戏的心态飙升到顶点。

  然而——

  “这条过了,准备下一场。”景舟说。

  众人哗然。

  老演员不愧是老演员,NG的可能性为零。

  两人没对戏之前,观众不好评价,眼下看完了一场戏,有了真实的对比,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讨论两位影后谁表现得更为出色。

  宫小白退出人群,靠在殿外的朱漆圆柱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唇角带了笑意。

  围观群众如果是外行人,肯定看不出什么,以为景蔓芝和于蔓卿的演技不相上下。但她相信,内行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兴许是景蔓芝九年没有拍戏,甫一拍这种情绪激烈的戏,找不到状态。不能说她演的不好,从导演没有喊“卡”这点来判断,她演的绝对没问题。

  宫小白看过景蔓芝出演的所有作品,打个比方,如果说十年前景蔓芝的演技能打十分,那么,现在的她就只能给八分。

  她刚刚的确有点用力过猛……

  相信再给她几次机会,她能演的比刚才更好。

  然而,她的自尊心似乎不允许这么做。

  宫小白为什么这么开心?

  不过是因为她找到了碾压景蔓芝的信心。大影后的演技不如从前,她真是有足够的信心打败她!

  “你傻乐什么呢?”孔影帝不知何时站在她身侧,穿上皇帝的玄色冕服,胸前绣着张牙舞爪的暗金色龙纹,风姿卓绝。

  她笑了吗?宫小白抿抿唇,这才发觉刚才的唇角是上扬的,有点得意忘形了。这可不行啊……

  切记,要戒骄戒躁。

  她调整了表情,仰起脸,莞尔一笑,“没什么,就是想到一个搞笑的微博段子,不自觉笑了。”

  她以为自己这样说,影帝就不会再问什么。谁知,他沉吟片刻,倏然偏着头,“什么微博段子,说出来让我也乐一乐。”

  啊?

  宫小白脑子懵了一瞬,好在自己没事就刷微博,各种骚话段子学了不少。随便挑了一个说给他听,逗得影帝眉开眼笑。

  宫小白真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玩过微博,她说的是很普通的段子,土到掉渣,这人居然还能这么捧场的大笑,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搞得她很有自豪感。

  “我来是想告诉你,待会儿有我们的戏,你别紧张。”孔睿锋收了笑,语含鼓励。

  进组有一个星期了,两人各自拍着与其他人的戏,作为剧中的夫妻,还未曾对过戏。

  宫小白想到刚才统筹过来通知过她,点点头,“我知道。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现,肯定不会拖影帝后腿!”

  “……”

  说起来,宫小白也是第一次跟这么大咖位的演员拍情侣对手戏。之前是跟白砾,他那个人演技不上不下,有时候状态不好还拖累她。后来拍《七国列传》,里面没有感情戏,到最后才跟祁霖来了个眼神对视。

  《深宫3》里,皇帝和宁素有很多感情戏,两人各自的情感几经变化。皇帝临死前还惦记着宁素,可惜那个时候,宁素已经不再爱他……

  孔睿锋说完话,走到远一点的位置,看剧本去了。

  殿内,景蔓芝和于蔓卿接着刚才的戏,进行下一场。宫小白想再去围观,奈何门口挤了太多人,她找不到一个好的观看位置。

  真遗憾。

  她还想跟二位好好学习呢。

  “我感觉,孔影帝对你好好哦。”赵昕凑到她身边,八卦兮兮地说,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挖了个八卦,“听说他在剧组里很少主动找女演员说话。”

  宫小白听出她话里有话。

  她是想说,孔睿峰对她有好感,所以主动找她?这人说话有没有经过大脑。她已婚的事整个娱乐圈没人不知道,她拿这种事开玩笑不会尴尬吗?

  如果是粉丝们开玩笑,拉CP也没什么,关键是赵昕一脸八卦的样子,好像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

  这感觉让她心里十分不舒服。

  “你想多了,他来找我,是想通知我待会儿有我们的戏。”宫小白语气有点冷,明显不想多说,却又担心不解释,这人能脑补一堆乱七八糟的事。

  赵昕像是没听出她的不耐烦,拿出手机,“我们来合影吧。”

  宫小白今天穿的是宫女装,而赵昕饰演的淑妃因为跟太后有亲戚关系,一出场就是妃子,她身上穿着华美的衣裳。

  官宣后,赵昕在个人微博上发了跟宫小白的合照,当天她的粉丝数量就涨了四万多,令她惊喜得想尖叫。

  粉丝们都在评论底下要求多发一些宫小白的剧组日常照。

  她虚荣心膨胀,回复了几个粉丝,表示她跟宫小白关系很好,有空会更新更多的日常照,关注她就能看到了。

  这样一来,关注她的人就多了。

  她现在微博粉丝有十几万,对于一个从没在娱乐圈里露脸的小透明来说,算挺多了。

  小王子们关注她,也不是因为喜欢她这个人,而是通过这种方式了解更多关于殿下的消息。

  有的小王子看到她发的那些文字的口气,心里有些不舒服,感觉她就是在蹭殿下的热度,借此涨粉。但这种事,想想就算了,理智一点的粉丝都不会发出来。他们知道,说出来会给殿下带来不好的影响。

  娱乐圈确有类似的例子,本来男星和女星私下关系是好朋友,两家粉丝却总是互相骂对方蹭热度,搞得两位正主很尴尬。

  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路人站出来说,真受不了谁谁谁,以为自己名气很大似的,别人靠近一点就说蹭热度。

  宫小白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要看剧本了。下一场戏是我和孔影帝的,我有些紧张,要提前做准备。”

  容忍了她一次,还当她会容忍第二次?

  宫小白拒绝了赵昕的合影请求,拿起剧本,走到一棵大树下,低头看剧本。

  赵昕原地跺了跺脚,耳侧垂下来的流苏差点打到脸。

  微博已经好几天没更新了,再这样下去,她跟宫小白关系好的谎言不攻自破。

  其实早就有粉丝提出质疑,既然宫小白与她关系好,怎么没关注她微博,人家在进组后立刻关注了孔睿锋以及其他几位演员的微博呢!

  赵昕举着手机看了眼,对着正在低头看剧本的宫小白拍了一张。

  没P照片,直接发了微博,配上文字:“当当,捕捉一只看剧本的殿下!”

  底下立刻就有粉丝回复。

  “嗷嗷,今天是小宫女殿下,萌萌哒。”

  “殿下都快一个星期没更博了!她难道想当活在别人微博主页的艺人吗?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求殿下高清正脸照,不然不点赞。”

  这条评论被顶上了热门评论。结果,她这条微博的点赞数果然少得可怜,评论数倒是一如既往的多,且全都提到了宫小白,没有一个人提她的名字。

  ——

  景蔓芝和于蔓卿的对手戏拍完,没留在剧组,卸妆后就分别回酒店了。

  接下来要拍宫小白和孔睿锋的对手戏。

  她还在抓紧时间看剧本,孔睿锋过来了,关切地问,“剧本背熟了吗?”顿了顿,揉了揉额角,似乎认为自己说错了话,“我忘了,鲁昭然导演曾跟我提过,你记台词挺厉害,从来不会因为台词卡壳NG。”

  宫小白虽看着剧本,却不是在背台词。台词她早就记熟了,她在琢磨人物情绪,顺便思考每一场该以什么动作来演。

  甚至,她给自己添了许多小细节的动作,写在剧本的空白部分。

  “鲁导跟你提过我?”

  “当然。”孔睿锋挑了挑眉,“我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私下一直保持联系。不过,我至今都没机会跟鲁合作,你这丫头运气好,第一部电影就是跟他那样的大导演合作。”

  宫小白笑了,“我也觉得我超级幸运。”

  孔睿锋的年龄跟宫邪差不多,由于他的身份地位,宫小白一直拿他当前辈老师来看。听他对她的称呼,显然也是把她当成新人晚辈。

  两人谈笑风生,落在他人眼中却犹如钢针一般刺眼。乔菀然看着,心有不甘。

  负责道具的工作人员弄好了殿内的摆设,景舟便喊了两人过去。

  他看着宫小白,“这场戏没难度,需要说戏吗?”

  “不需要。”宫小白斩钉截铁。

  “OK,那我们开始拍了。”

  现场有历史顾问和礼仪老师,教了宫小白一些基本的行礼姿势。电影开拍前,宫小白就查过相关知识,并且演练过多次,一点问题都没有。

  导演一声令下,无关人员退开,正式开始拍摄。

  孔睿锋坐在龙椅上,高高在上,睥睨着殿内向他行礼的女子。

  女孩的声音淡然如初冬时节一池水,清冽好听,“婢子宁氏,参见陛下,陛下大安。”

  这场戏,她与宫邪对过词,演起来轻松无比。

  果然如此,一条就过了。

  景舟大为赞赏,一个劲儿地夸宫小白。

  孔睿锋晃了晃自己脸前的十二旒,“我演的也不差吧?怎么没见你夸我一句?”

  “一边儿去。”

  景舟挥挥手,驱赶苍蝇一样。

  没给两人更多的休息时间,补完妆后,趁热打铁接着拍。

  下面几场戏,宫小白带给景舟接连不断的惊喜,无论情绪多么复杂的戏,她的表演都张弛有度,把控自如,其中还加了一些剧本上没有的细节动作,不仅不突兀,反而让情节更丰满。

  导演夸她,她也不谦虚地受了,露出娇俏的笑,心里却是在想别的事。

  景舟自然不知道,剧本上的戏,宫小白都反复跟人对过词。

  跟她对词的人当然是宫邪。

  由于跟宁素有对手戏的角色太多,非演员的宫邪只好一人分饰多角,有时候他要演皇帝陛下,有时不得不反串,饰演沈茜、太后、淑妃……真是苦了她家的总裁大大,开辟了第二事业。

  怎么办,她有点想他了。

看过《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的书友还喜欢